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第7章酸痒难耐 故意往上一挺舒服吗宝贝

二十四、暗恋,就像是青春里的一道明媚的伤口

许多多静静地坐在窗前,任湿漉漉的长发随风飘零,今晚的夜空好多星星。

“多多,来喝点汤吧。”许妈妈看着发愣的女儿,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心事了。

大口大口地喝着汤,却满腹的心事。

“多多啊,明天是周末,陪妈妈去趟孤儿园吧。”许妈妈是一个心地很善良的人,一有时候就会去孤儿园探望那些小朋友,她跟院长谢容是很多年的老友了。

“嗯,好,妈”汤好烫,一边吐着舌头,一字一顿地说完。许多多也见过院长好多次,她是一个慈祥的中年妇女,丈夫死得早,留下了不少的一笔钱,于是她就开了这家孤独院,想为A市所以无家可归的孩子安个家。

次日,许多多跟妈妈一大早就来到的孤儿园门口,并带上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院长谢容跟许妈妈很久没见了,两人一起坐在榕树下话话家长,聊聊心事。而许多多则在一旁跟小朋友们玩着游戏,一会转圈圈,一会扮家家酒,玩得不亦得乎。

小院子不大,却成为了三十多个小朋友的栖身之所,这个时候,应该是童年最快乐的时期,而这群孩子却无家所归,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人性的丑恶跟不负责任,直接影响这群祖国幼苗的成长,花一般的年纪,本该拥有一个相亲相爱的家庭的…..许多多在心里这样想着,至少,她还有一个爱她的老妈,有一个不算很完整的家,但也很温馨,很幸福。

在这一片绿幽幽的草地上,他们就在这里心情地玩耍。还有一个小男孩,他是坐在轮椅上的,看着同伴能够开心地嬉戏,大大的眼睛里,除了羡慕,还有悲伤,他时而看看伙伴,时而抬头仰望蓝天,看着那一群群飞过的大雁,眼中闪烁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孤寂。许多多心疼地摸了摸他的头。

“容阿姨,我来啦”

声音从大门的方向传来,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孩走了进来,手上提了大包小包的东西。随意扎起的马尾,还有一张还带着稚气的脸,眼睛弯得就像小月牙一样可爱。而身后,跟着一个高大帅气的少年。

这个,这是上次在学校门口被别人欺负的女孩子么?萧洛凡也来了?

她快步走到容阿姨身旁,扔下大包小包的东西,就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容阿姨自然是笑得嘴得合不上了,“小雨啊,你都好久没有回来看我了,还有这些小弟弟小妹妹,也都想你了”

“小雨姐姐….”稚气的童声传来,那群小孩子就像看见糖果一样开心地扑了过来,个个都往着黄雨馨的怀里蹭。只有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孩子,像没有看到一样无动于衷。

“小西、小鱼、梅梅……..呵呵….”一边数着孩子们的名字,爽朗的笑声一阵阵传来。

萧洛凡看了许多多一眼,然而,许多多眼里有着跟他一样的疑惑,为什么大家都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许多多比他先一步打了招呼,微微一笑,算是问候了。

半晌,黄雨馨终于想起身后的萧洛凡,才开口介绍道,“容阿姨,这是我的洛凡哥哥。”说着,还亲昵地拉过萧洛凡的手,这一幕,是故意做给许多多看的。

“哟,交男朋友了也不告诉容阿姨,你这鬼丫头”容阿姨调侃地笑着。黄雨馨没有反驳,萧洛凡倒是很在意地看了许多多一眼。

原来,他们是男女朋友!

萧洛凡跟许多多两人的眼神来回,许妈妈倒得看得清清楚楚。看着自己的女儿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时间差不多了,我看我们要先回去了。”许妈妈向容阿姨打了声招呼,拽着许多多走的时候还不忘瞪了萧洛凡一眼。

搞得萧洛凡心里老郁闷的,被许多多误会了不说,还被“未来的岳母大人”漠视。其实刚刚许多多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真的很想解释说,小雨只是我的妹妹而已。可是这样,又怕会伤害到小雨。

那天自从救了她之后,面对弱小的她,想要保护她的感觉油然而生,只是一种,像亲人一样的感觉,不想让她再受到伤害。

而另一边,许多多被妈妈拉着走出了孤儿园。“那个小子不就是那天晚上你喝醉酒的时候送你回来的那个吗?”质问的语气。

“嗯”许多多没有反驳,轻哼一声

“你们肯定有问题!”许妈妈盯着女儿的脸,断定的下了结论。

“妈,人家有女朋友的,不要乱说啦,我们只是朋友而已”许多多白了老妈一眼,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再说,女儿早已经心有所属了。

“哦”那小子刚刚身边还站个了小女孩来着,许妈妈顿时恍然大悟。想起那个女孩子的脸庞,倒是跟小时候的许多多的几分相似。

“那个…妈,要不你先回家吧,我还有点事呢。”许多多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开口。

“你这臭丫头,都不想要妈妈了是吧!”许妈妈生气地拍了拍她的头。

“没有啦,亲爱的老妈,我要去帮芸补课啦,再见啦老妈。”还没等妈妈应允,许多多就逃一般似地往反方向走。蹦蹦跳跳得跟小孩子没啥两样。

无奈,许妈妈只好一个人往回走着,反正离家里也不远,走走呗,当运动。

…………………………………………

芸正躺在床上看小说,学校的周末格外地宁静,偶有鸟语跟花香袭来,一个人窝在宿舍里。同学们约会的约会去了,逛街的逛街去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在宿舍。没办法,谁让她被男朋友抛弃了,而唯一的朋友及死党还提前毕业了。这种人生,真是悲哀。虽然齐明也有再来找过芸一两次,托班上的女生带信,可芸的态度很冷淡,她对齐明是真正地死心了。

看着郭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看到易遥堕胎的那一章,心,像撕裂般的痛。故事的男主角刚好也叫齐铭,只是此齐铭非彼齐明呀,要是能够遇到这么好的一个男生,我就非嫁他不可了。

“花开的时候最珍贵花落了就枯萎;错过了花期花怪谁花需要人安慰……….”

好听的铃声响起,芸开了扩音,可以听得到许多多那边汽车开过的声音。

“我在学校门口,你快出来呀!”许多多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着急地说。烈日当空,正是一天当中温度最高的时候,都快要烤成烧猪了。

“好啦,很快了。”芸挂了电话,扔下手里的小说。这才慢慢地从床上爬起。

换上一套白色的花边裙子,任长卷发自然地滑落着,随意而自然。慢慢地朝大门的方向跨去。

“多多美女召唤,不知有何急事?”芸一边走来,一边开着玩笑。

“没事,就是想妞陪爷逛个街,嘿嘿”说着,还一个劲地向芸扑去。两人就这样,你一追,我一赶地走沿着林萌道一直往前走。

“那个,多多,你跟莫子夕怎么样了?”芸缓缓地开口,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想关于许多多,还是想关于莫子夕。那天晚上的事情还一直萦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就像做了一场恶梦,又狠狠地,不想把它忘记,真是变态,芸在心里臭骂了自己一顿。

“也没怎样啊,上班天天见,不仅看见他,还看见很多人,比如舞若烟、萧洛凡。”

原来上天早就已经把这些人的关系靠拢在一起了,命中注定是要相遇,冥冥中注定是会有交集,可是未来的事,又有谁知道呢?

“舞若烟,那个坏女人?”看来芸对她的印象也是非常不好,说到她就一副气愤的样子。

“是啊,我们差点还打起来了呢!”许多多若无其事地开口,必须也没打起来,一切看起来貌似也风平浪静。

“打起来!!??”芸的惊叹之后又加了几个问号,虽然她也了解许多多的性格,跟人家打架也是有可能发生的事,但是跟舞若烟打起来,万一要是忍怒了她,那麻烦可就大了。

“没事啦,没打…”许多多都不敢继续说了,她怕芸担心,只好掩盖一部分事情的真相。

“那就好….还有那个,LAIMI董事长的儿子你也认识吗?那天是不是他送你回来的?”芸貌似想把所以的问题都问一遍,好像觉得没有每天跟许多多在一起,她的事情知道得也少了,总是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友谊,会因为而被时间跟距离慢慢的磨灭掉么?其实芸也好想把曾经发生的告诉许多多,毕竟,她是唯一一个能够倾诉的对象了。可是那些事实,在自己身上上演过的每一幕,都狠狠地敲击着芸的心,只能够漫无边迹地痛!

“你是说萧洛凡啊,我刚刚还看到他来着,你说巧不巧,我们上次在学校门口救的那个女孩子是他的女朋友。”那个叫什么小雨来着,难怪上次许多多救了她的时候还是那么一脸的漠然,原来是把自己当情敌看了,许多多哼一声。

“我还以为他喜欢你呢,看上次你喝醉时他紧张的样子”

我也以为他是喜欢我的,但是,不是!

许多多笑了一声,“你还真以为我是万人迷啊,那可就不得了了,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公司那么多钻石王老五,我马上泡一个去”许多多搂着芸的肩,此时的她特别像个男孩子,再加上今天一身中性的打扮,就差没有戴鸭舌帽了。

说真的,自从打算放弃莫子夕之后,生活好像失去了很多奋斗的意义跟力量。原来的爱情是如此的有魔力,它可以让你努力两年,去争取一件遥不可及的东西,也可以在短短几天的距离,让你看清事实的真相,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打破所以在脑海里曾经编织过的美丽的梦。两年的暗恋,就这样无疾而终了,它就像给了青春一道明媚的伤口,无论什么时候想直,你依旧还是会觉得疼。

阳光越来越炙热,学校两旁的这边林萌道,仿佛怎么走,也走不完。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dnHxQJ4oWTJ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