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老扒夜夜春宵张敏 做完爱他还要放里面

“小雅,一会哥哥要彩排,我送你回去吧?”看了看时间,过一会大家应该都会上台了,鹿遥要是再不做好造型就来不及了。张乐雅乖巧的点点头,“好的姐姐,但是不用你送了,我可以自己去的。”“这样不太安全,还是让我送你去吧。”“真的不用了,我一会可以打车的,姐姐你就好好的陪着哥哥吧。”张乐雅再三推脱了,笑着摇摇头。

“那这样,我送你出去吧。”“嗯嗯。”这次她到没有拒绝,“那哥哥我先走了,你一定要加油哦,我还会支持你的。”张乐雅对着鹿遥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鹿遥笑着站起身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会的,你也要好好加油。”

“那我先送她出去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小声对鹿遥说,临关门的时候张乐雅还开心的朝着鹿遥挥了挥手。“你今天开心吗?”在走廊上的时候我看着她问,她开心的双手合十,满眼冒着星星,“开心啊,我刚刚都快晕过去了,这可是我第一次这么距离见哥哥啊,他比电视上还要帅啊。”见她花痴状快要流口水的样子我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喏,这是鹿遥给你的礼物,你可要好好收着啊。”

我递给她一个纸袋,她惊奇的接过,睁大眼睛看着我,“这是哥哥给我的?”我微笑着点点头,她在原地转圈欢呼起来,“天哪,我好幸福啊!”又立马停下来盯着我看,“姐姐,我觉得你和哥哥之间很不一样哎。”她有些犀利的眼神看的我的心有些慌乱,“怎么个不一样啊。”“我觉得你们之间好像很默契,你说什么哥哥好像就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她眯起眼睛看着我摩挲着下巴,“没有吧,可能是因为平时我们相处的时间比较久吧,肯定会很融洽啊你说是不是哈哈哈。”我不敢看她眼睛,只好尬笑来掩饰我心里的慌乱。

“是嘛……”她撅着嘴在思索着什么,“当然是这样啦,快去上课吧,一会该来不及哦。”我推着她往前走,她听到我的话拍了拍脑袋,“对哦,我再不回去老师该怀疑我了,要是给我妈妈打电话就糟了。”她加快了脚步往前走,我在后面拍了拍我的小心脏,她眼睛也太毒了吧,我和鹿遥之间也没有那么明显吧。难道说我和鹿遥在公共场合还不够疏远吗,还是离的太近了……

送张乐雅走了以后我回到了鹿遥的化妆间,发现他还是一个人在里面,我觉得很奇怪,难道朗哥和琴姐还不来给他做造型和化妆吗?“朗哥和琴姐还没来吗?”我疑惑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看手机的鹿遥,鹿遥见我回来抬头耸了耸肩,“不知道,苍溟把他们两叫走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什么?又是苍溟,这个苍溟究竟是想怎么样啊,到现在还在做这种小孩子的事情。

“没事,我给琴姐打电话。”我拿出手机拨通了琴姐的电话,“喂,琴姐,鹿遥这边什么时候可以化妆啊。”“那个斯意啊,萨姆尔说今天我们就给他化。”那边传来琴姐唯唯诺诺的声音,我皱了皱眉头,这个苍溟…………“那萨姆尔什么时候可以弄好,鹿遥这边不可以没有人啊。”“我们还要一会呢。”“你让萨姆尔听电话。”我简直要被他气死了,他一个戴面具的要化什么妆,化那么精致又看不见。“喂,干什么。”显然苍溟的语气很不耐烦,我尽量让我的态度好一点,“萨姆尔,你让琴姐他们先过来给鹿遥化妆吧,你戴面具可以等一会弄个造型就好了。”苍溟在那头冷哼了一声,“凭什么,凭什么我就那么粗糙,你不知道戴面具也是要好好化妆的吗,这样才能显得我精致。”“我告诉你你够了,朗哥和琴姐是鹿遥专用的,你不要在这边闹好吗?”“那你告诉他现在是我萨姆尔专用的,有本事让公司再派两个来啊!”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赌气的成分,还没等我说出下一句话他就挂断了电话,我生气的把手机往沙发上一甩,拍着胸口顺气,真的是要气死我了。“怎么了,生这么大气?”“不行我要去找他去,他真的太过分了。”我刚想气冲冲的推门出去找苍溟,鹿遥拉住了我,“别去了,算了。”“怎么能算了,他这是在跟你赌气知道吗,他太过分了。”我承认我现在很激动,激动的想把苍溟打一顿。

“好了,别生气了,我的小宝贝不好看了。”他顺了顺我眼前的支起的刘海,笑着捏了捏我的脸蛋,“他想干嘛就干嘛吧,反正他赌气也是因为你跟我在一起而已,我当他是闹着玩的就好了。”

他真的不介意吗,苍溟这些天做的都太过火了,不仅是言语的还是行为上的,“可是我不想让你不开心啊。”他笑着拍了拍我的头,“我没有不开心,如果这一点小事我就不开心的话,那我岂不是一天要生很多气啊。”我撇撇嘴心里还是很生气,鹿遥挑挑眉捏了捏我的鼻子,“你帮我化也一样,我觉得你化的就很好。”

我惊讶的看着他,“真的吗,可是我只是业余的啊,没有老师化的好。”“嗯,你来帮我。”他拉起我的手到化妆镜前面坐下,微笑着在镜子里看着我。

虽然有了这个小插曲,但所幸的是彩排很成功,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正式的发布会,发布会举办的很顺利,但是如果要是没有辜希潼会更顺利的。她居然在玩游戏的时候顺势倒在了鹿遥的怀里,我不知道别的人是怎么看的,怎么想的,可我离舞台这么近,我能明显看到她是故意的。

辜希潼站起来说谢谢的时候,往台下的我瞟了一眼,那眼神太熟悉了,那么得意的轻视。发布会结束之后媒体都涌上前来争先恐后的想要采访他们,主持人在上面说,“大家不要着急,我们为大家安排了房间,想采访的媒体可以一会征求意见进行采访。”

主持人的话一说完,现场的骚动更厉害了,恨不的把话筒戳到他们的脸上去,我赶紧拉着鹿遥往后台跑,至于苍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应该能应付吧。好不容易到了那些媒体和粉丝进不来的地方,我和鹿遥可以好好的喘口气了,“太可怕了,我刚刚在里面差点窒息了。”我都没想到那些人居然可以把话筒什么的糊到脸上。

鹿遥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环着双臂靠在墙上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我插着腰看着他,“你在笑什么啊,你好像很习惯的样子啊。”“当然咯,我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刚开始的时候很不适应,现在都习惯啦。”鹿遥挑挑眉颔首,“走吧,一会不是还要采访吗,回去准备一下吧。”鹿遥把手插在口袋里迈着步子往前走,看着他挺拔的背影我忍不住在心里惊叹,他果然是什么风格都能驾驭啊,不过我真的好喜欢他穿西装的样子,真想偷偷拐走藏起来不让别人见到。

鹿遥只接了几个娱乐新闻的采访,虽然后面还有好多个等着,不过他还是让我回绝了他。我知道他肯定是太累了,很早的起来一直忙到现在有没有空余的时间休息,就算还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接受采访了。还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问的问题太刁钻了,我还没见过有谁会这样问问题的。那个奕齐视频居然问鹿遥萨姆尔对他有没有威胁性,会不会担心以后的风头被他抢了。

我在后面听得都想骂人了,可是看鹿遥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他的回答也很中肯,算是挡住了媒体的一波攻击的。剩下的问题都是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还有人问他和辜希潼以后会不会在一起,真的……真的要这样一直问吗?

直到回到酒店房间里的时候我还在吐槽,什么记者吗,就不能问一些正能量的问题吗?“你说他们怎么那么讨厌啊,问的问题好没有职业道德的。”我把东西放在桌上一边撇嘴向鹿遥抱怨着,鹿遥笑着回头看着我一眼,“你都吐槽一路了,还没有吐槽完啊。”“当然没有啊,你看那个问的问题,说什么你以后会不会和辜希潼在一起,那要在一起不早在一起啦,真讨厌。”我愤愤的跺了一下脚,辜希潼刚刚跌在鹿遥怀里绝对故意的,害的记者们媒体一直在问。

“你在吃醋吗?”鹿遥来到我面前摸了摸我的头弯了弯嘴角,我扭头不看他小声争辩,“才没有呢。”“还说没有,小嘴都撅的老高了。”鹿遥按着我的头贴近他的胸膛,轻声说,“这次回去我们就去你家见你父母吧。”“什么?”我怀疑我听错了,抬头看着他,鹿遥看着我,眼里尽是深情,带着细碎的星光,一字一句的说,“我说,我们去见你父母吧,我想告诉他们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我看着他的眼睛酸了鼻子,眼眶里瞬间攒满了泪水,他……他真的愿意和我一起回家吗,他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我的脸颊,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也许有很多话想要在此刻说出来,可是千言万语只化成了一个字,“好。”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ddlDBahrdDR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