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干小餐馆送饭的小姑娘 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

要是让韩攸知道贝豪,就是上次被视频通话看到的那个医生,那该怎么办啊!

不过这句话,也是正中了贝豪的心意,毕竟这一切他都不想让韩攸知道。

而且目前关于顾易之身上所发生的问题,都没有搞清楚,所以他更不想贸然行动。

“一言为定!”贝豪便开口爽快的回答,只要能与顾易之相处接触,他现在什么都可以答应。

话音刚落,贝豪眸光一闪。突然把顾易之揽入他的大衣中,紧紧地抱住。

顾易之便是如同受惊的小白兔。在贝豪的胸口不断地挣扎,满脸是惶恐,怎么刚说好的就反悔了?

看到这种流氓还是不能信?

突然背后传来韩攸的大喊声,“顾易之,顾易之!”

原本顾易之想应一声的。可是贝豪的力度太大,要看挣扎无效,顾易之也只好乖乖地不动。避免韩攸知道后,又是引起误会。

不过,心跳竟然会因此而加速,便开始有些反应,还下意识地伸手去触碰。

之后,顾易之意识到失态之后,急忙地放开。

贝豪也是大惊,不过很快便平复了过来,把头也依偎在顾易之的背上,看起来两人格外的像一对甜蜜幽会的情侣。

韩攸这时,渐渐地像他们靠近。随后还是挑逗般地问道,“兄弟,你看到我的老婆没有?”

听到韩攸靠的这么近,顾易之不由惶恐。

虽然只看到贝豪的背影,但看到有人一副恩爱的样子,而且还是互相依偎。韩攸心里就是不爽,毕竟想到顾易之就是他的硬伤。

而贝豪还是一动不动的样子,也没做出会答,韩攸也意识到气氛确实有些尴尬。

上次视频通话,看到顾易之既然能在别人面前起性,在他面前又是不行。这让他处于怀疑状态,而且被偷袭这件事也是耿耿于怀!

随后又不放心的看了一眼,便随口说一声,“打扰了!”

随后,转身便直接离开。

直到消失不见踪影,贝豪这才放开顾易之。

得以释放之后,顾易之也是送了口气。刚才确实是有些危险。要是真的被看到了,她真的跳进黄河洗也不清。

“谢谢!”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说出来。

顾易之想到刚才她的所作所为,而且还差点错怪了贝豪,瞬间有些歉意。

不过,想到刚才有了反应,也是有些窃喜和意外。

“难道是受到刺激才会有吗?”顾易之不由暗自盘问。

韩攸走后,顾易之陷入沉思,对于眼前的贝豪耿耿于怀。

目前为此,只有贝豪能让她有感觉。犹如自己的病情不治而愈般,只是为什么偏偏对韩攸没有感觉,那可是她的丈夫啊!

“你刚才去法律事务所干嘛?”贝豪现在回想起来,不由好奇问道。

回国后,贝豪跟踪过韩攸,才了解到近几年顾易之过得不好,受到韩母排斥。很让他奇怪的是,今晨从韩家出来的并不是顾易之,而是一梅。

足足等了几个钟头,并在看到顾易之的身影,这才跟着韩攸过法律事务所来。

顾易之被贝豪突然问道,也是有些吃惊。不过觉得这事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像韩攸这种有头有脸的人,闹离婚几天后肯定会闹得满城风雨,人人皆知。

“我打算和我丈夫离婚,这样就不用再折磨着对方。”虽然语气平和,但有种说不出嗯忧伤。

她没想到过,会成为一个婚姻失败者。想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一人的缘故,不能做一个正常人,给不了韩攸幸福的原因吧!

“是他辜负了你?”贝豪剑眉星目,声音也变得沙哑了许多。

当初他离开的时候,还记得韩攸曾经许下的诺言,要给顾易之幸福,可如今呢?

看起来顾易之并没有那么幸福,反而是一种折磨。

“是我的原因,你也知道的!”顾易之虽然有时会埋怨韩攸,但从来都没有怪过。

而且韩攸一直都很照顾她,没让她有什么后顾之忧,但她不想在看到韩攸鬼混,而且还带着一梅,她的好闺蜜在她床上搞事情。

“是吗?”贝豪磁性般的声音回道,还有一丝调戏之意。

在此过程中,还不断向顾易之靠近,两人之间顿时就仅有三公分之差。

顾易之被这怪异的气氛弄得有些诧异,有些苦涩,想到刚才对贝豪做的那些事,就感到有些惭愧。

“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有意的,你也知道……”下一句,她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最终没把话说完。

顾易之暗想,面对她自己丈夫的时候,怎么起不了纵情纵欲,为什么对一个不认识的人会这样?

出轨二字,突然出现在她脑海,脸上惬意油然而生。

这么做,跟着小三勾引别人有什么区别?那和一梅又有什么区别?

刹那,顾易之俏脸上的绯红犹如透红的苹果。呼吸也随之变得仓促,配上心跳加速,就如同黑白双键凑起美妙旋律。

“既然你都说对不起了?那要怎么补偿?”贝豪挑逗者此刻就像受惊白兔的顾易之,黑眸如同深邃的黑洞,让她着迷。

看到顾易之迷离般的目光,迟迟未有回应,贝豪又继续说道:“反正你都要离婚了?要不就用你自己来补偿吧!”

话音刚落,贝豪便勾起顾易之的下巴,随后薄唇紧贴在她的温唇上,不多时,她的贝牙被撬开。

顾易之也渐渐开始有了反应,娇身开始发热,随后双手环抱在贝豪的脖间。享受这久为的感觉。

贝豪的魔手不断在她身上游走,身子也渐渐开始感觉到乏力。最后,只接触碰到她下身的重要部分。

顿时顾易之一惊,这种做法,让她自己都不敢想象,到底怎么了?

“啊!”尖叫声,突然打破这沉静许久的氛围。

睁着贝豪不注意,脱离了掌控,便开始整理着衣冠。立马与贝豪拉开有三尺之远,惶恐的眼眸紧盯着贝豪。

一直警示在她对面的贝豪,去痛猛虎一般。

顾易之此时对自己的反应,确实真的很是惊讶,只是为什么偏偏跟韩攸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难道是不守妇道吗?

“你…别过来!”一只手捂住胸口,一只手指向贝豪说道。

这时的顾易之跟着青涩少女,完全没两样,不知韩攸要是看到她这般样子会是如何感想。

“怎么?不打算补偿了?”被顾易之这么一闹,贝豪也在没有一丝占有欲。

压抑在心底已久的思念被顾易之泼上了冷水,欲望也渐渐被压了下来。

贝豪不提还好,这一提出来,顾易之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一直埋头,避免这场尴尬。

“其实,可以换种方式的。”顾易之并没有注意到她自己的言辞,有些古怪。

更想不到会对一个差点诱奸她的人,说出这种话,当反应过来之时。她自己也震惊,毕竟这种事确实真的有些狗血。

“但我并不想换啊?”贝豪似笑非笑地看着顾易之。

此时的顾易之并不是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反而更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脸上的红晕就如同春天般的桃花。

顾易之也不在说什么,这种事情对她来说确实过于羞涩。

庆幸的是蓝天花园这里一般都是情侣幽会的地方,加上有些偏僻,行人并不多。

这才让顾易之松口气,若是被别人看到,她真的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片刻后,贝豪看到顾易之迟迟未回复,也没有调戏之意,反而更加严肃地说道:“你想离婚,我帮你!”

既然韩攸没能给顾易之幸福,那他会再把失去的要回来!

而且这几年来,没有顾易之的日子。他并不好过,可以说一直都活在煎熬之中。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谢谢你的好意!”顾易之不想欠别人太多,而且还是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

能帮忙她解决性冷淡,已经很高兴了,所以不想再麻烦了。

最主要的是,贝豪给她的感觉与别人不同。这两次下来,让她开始有些提防。不想再和贝豪发生任何关系,毕竟在她看来,最爱的人是韩攸。

“我们就此别过吧!”顾易之不想在有任何纠缠,不想向一梅那样。

刚说完便挑头便向韩家走去,虽然要离婚,但现在那里怎么说还是她家!

而且不回韩家,她再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好。醒来之后,只知道韩攸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一直照顾她,爱她。

而贝豪静静地看着顾易之消失的背影,心中开始有着打算,眼眸深处像是发亮,闪出一到光芒。

“总有一天,你会回到我身边的!”

顾易之刚离开片刻,韩攸突然来到贝豪的身后。开口喊道,“兄弟,刚才那个是不是我老婆?”

他根本没认出贝豪,而且至始至终只是看到背影,更何况贝豪已从越南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这座城市。

听到来人的声音是韩攸,贝豪突然眉头紧蹙,立马回头说道:“自己女人都信不过,还算什么男人!”

对于顾易之这段时间种种遭遇,更是闹着离婚,贝豪确实很愤怒。

听到贝豪的声音后,韩攸很是不满,他一直认为顾易之爱的人是贝豪,就连失忆后面对他怎么调情,都是性冷淡,这一点让他耿耿于怀。

随后便冷漠地回道:“她只不过是我众多女人中的一个罢了,我想要谁就要谁!”

贝豪听到这话之后,急忙转身便给韩攸一拳。

“当初你是怎么向我保证的!”拧着韩攸的衣领,贝豪的双眸像是燃烧般的烈火。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ddHxRJ0ddTJ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