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乖宝贝看镜子里的你 苏青关慕深全文免费阅读

任天皓这个主角离场,这个宴会也就意兴阑珊了,王月莹将刚刚角落里发生的事情看在眼里,然后向任士文挑唆。

“士文啊,你知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这下天皓那孩子就真的把我们家的脸都丢光了。”王月莹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对着刚刚和人打完招呼的任士文说道。

任士文看她这个样子,心里感觉不妙,他有些紧张的问道:“任天皓那个逆子刚刚干了什么?”

王月莹一脸为难的样子,想说又怕任士文生气,更加吊得任士文心里痒痒的,他急切道:“月莹,到底怎么了,要真的丢了我任家的脸,我一定不让这小子好看。”

王月莹眼眸一转,虽然心里很高兴任士文要对付任天皓,但还是装出一副为孩子好的样子说道:“哎呀,士文,我说出来了,你可不要和孩子计较。”

“就是刚刚媳妇叶芯晚的好朋友找天皓麻烦了,说是芯晚的死因是堕胎后身体不稳定开车才发生这样的事情。”王月莹将刚刚孙依依的话重复了一遍,然后偷偷观察着任士文的表情。

“可恶,任天皓那小子居然瞒着我们,”任士文知道叶芯晚的死因以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又疑惑道,“可是为什么要怪天皓呢?”

王月莹没好气的瞥他一眼,似乎在不满任士文的不通气,她继续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当然要怪天皓,我们早就催芯晚那孩子生个宝宝出来,她自己也挺愿意的,为什么好好的又去堕胎?肯定是天皓强迫的啊。”

王月莹分析得有理有据,任士文也觉得有道理,但是他也是商场上面的老狐狸了,不会因为这推断的一句两句话就给一件事情下定论。

“那这也只能是我们的猜测啊,没有证据的事情怎么能怪天皓呢?”任士文还是将自己的立场说出来。

这十分在理的一句话,听到王月莹耳朵里就是父亲在维护自己的孩子,她继续煽风点火:“士文,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刚刚孙依依和天皓在那边吵架的时候,天皓已经亲口承认了,但是在法律上面并不能承认这种间接的事故。”

“那天皓怎么说的?”任士文想要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于是继续问道。

“天皓也没说什么,就是说芯晚那个孩子是咎由自取,他结婚之前就告诉她不会有好结果,他是在怪芯晚的一意孤行呢。”王月莹明面上是在给任士文解释,其实在不着痕迹的煽风点火。

任士文这种霸道的性格,不喜欢事情脱离自己的掌控,任天皓的脾性跟他一模一样,甚至更甚一层,主要是任天皓现在掌管着整个任氏集团,要是王月莹再不采取措施,家里就没有自己一点地位了。

“混账!居然这样对待自己的妻子,败坏我任家的名声!”王月莹的话果然激怒了任士文,但是任士文虽然老了,但还是有几分脑子的,他说道,“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要不然还是去和天皓说说吧,看看那孩子能不能被说通。”王月莹提议道。

任士文听完王月莹一番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月莹啊,你刚刚也看到了,任天皓那个孩子根本就不听我管教,就算我想管他,也管不了了。”

王月莹叹了一口气,然后苦口婆心的劝道:“士恋旧,这个世界上哪里有和自己的父亲有隔夜仇的孩子呢,他只是心里对你有怨气罢了,况且你还是他的父亲呢,百善孝为先,你就应该拿出做父亲的架势来。”

任士文听听王月莹这话,也觉恋旧道理,他点点头道:“那我明天叫他回来吃顿饭,然后问清楚这件事情?”

“明天就叫他回来不妥当吧?还是等几天吧,这两天任氏集团不是接了几单大生意吗?先让他忙过这一阵再说吧,王月莹一副体谅任天皓的样子,很是善解人意。

“还是你想的周到。”任士文很满意王月莹的处理方式,他就喜欢王月莹温温柔柔的样子,不然当初也不会不顾任天皓的反对就她娶进门。

“这个食宿也真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只是通知我们一声,而且缘由都不说。”任士文还惦记着任天皓的事情。

可这边任天皓开着车,不知道去哪里,然后恋旧什么似得朝医院开去,以前他心情不好的时候都喜欢来医院陪着林佳梦。

刚刚喝了几杯酒,和孙依依还有程文磊吵了架,心情不是很好,鬼使神差的,任天皓又到了林佳梦的病房里。

我还在摆弄着我的手机,设置我新的电话卡,可能是恋旧的原因吧,这张新卡我总是用不惯,等哪天要找个时间去营业厅把以前那张卡补办回来。

我心里这样念叨着,然后一个人进了我的病房,我还奇怪着是什么人这么大晚上的还来看我,抬头一看发现是任天皓。

“你怎么来了?”我放下手中的手机,看着风尘仆仆的任天皓问道。

他刚刚不是说参加一个宴会吗?怎么还有空来医院?我满脑子的问题,不过闻到他身上的酒味也知道他是参加完酒会过来的。

“我就是想过来看看你。”任天皓一脸深情的说道,不过我以前追求的他的深情,在现在看来,很恶心。

我低下头不去看他,继续摆弄着旁边的手机,以前好多业务都绑定了手机号的,现在还要全部重新注册过,很麻烦。

病房里沉默了一会,任天皓可能是不习惯我安静的样子,然后问道:“佳梦,怎么不理我,手机有那么好玩吗?”

“嗯,我昏迷了两年,刚刚玩手机才知道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我没有忘记自己现在是林佳梦的身份,所以故意这样说道,虽然知道没有人会怀疑我不是林佳梦,但是还是保险一点比较好。

“是吗,还有更发达的东西,等你出院了我再带你去见识。”任天皓温柔的笑了笑,可能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很惹人疼爱吧,他顺势坐在了我的床边。

我灵敏的鼻子嗅到一股浓烈的酒味,按理说参加宴会就算喝了酒也不应该有这么重的酒味啊,这么浓的味道更像是被人泼了酒。

我狐疑的上下打量着任天皓,因为我们两个坐的太过近的原因,看的眼睛有些胀痛,我揉揉眼睛。

“怎么了?”任天皓察觉到我的不对劲,然后自己在身上看了看,发现自己没什么异样之后又问道,“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还是说我长得太帅了,你一直盯着我看?”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dNHjQh0JNjh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