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内射女秘21p 禁忌乱偷在线观看全部

“各位旅客,X市站就要到了,请您……”

到站的播报声音响起,车上的大部分旅客将自己的目光从手机上收回,刚刚睡醒的旅客匆忙的揉揉惺忪的睡眼,纷纷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本来就嘈杂的车厢瞬间更加热闹起来,我看着窗外的风景,记忆里X市每年的冬天都格外的吝啬,当北方的大地都被雪白色装点的时候,这个地方依旧倔强的不肯换上新衣,似乎秋天的惆怅太长,要把整个冬天都用来叹息也叹不尽那么多人留在这里的忧伤。但是我又不确定是不是这些年这里的冬天一直都是这样,离开这里以后,我只会在每年的九月回到这个地方,只是为了每年九月十七号那天能去那颗梧桐树下看看,总觉得一个不经意的回眸就能再看见那个久违的身影,可是十年过去了,终究还是无果。

“兄弟,下车了。”旁边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拍拍我的肩膀。

“噢,到了啊,谢谢……谢谢……”

X市每年都在变化,每年踏上这片土地都觉得不太一样,所有的过往在我的记忆里已渐渐模糊开来,新的事物逐渐在覆盖记忆里她的模样,这让我很惶恐,这也是为什么我每年都坚持回来看看的原因,虽然看不到她,但是好在那颗梧桐树还在。

看着X大学的校门口挂起了研究生院的牌子,我终于意识到这里的一切终究还是在一年一年的变化着。我们当年离开的时候就传言这个承载了我们四年美好时光的地方要被改成研究生院了,以后的本科专业全部转到新校区,没想到这几年间真的都变成了现实。我没有着急再回到那颗梧桐树下,也许怕失望,也许……我也说不清楚。

“小叶,今年你回来的够早的啊。”

我回头发现是胖老板,他经营着一家书屋,就在学校附近,这么多年我每次回来都会去书屋坐坐。胖老板原名叫李书才,是个东北男人,却没有东北男人粗犷的外表,长的白白胖胖,总是穿着中山装,大一的第二个学期悄然来到我们的生活,每天喜欢喝着茶躺在摇椅上看书,一脸无欲无求的样子,当年我们一直都觉得人安逸到这个份上也是人生赢家了。

“胖老板,你好啊,又一年没见了。”

“对哦,十年了,你还真的是每年都回来,你小子够痴情的啊,走吧,坐坐去。”

“好啊。”

这间书屋离学校并不远,大概一百米的样子,他在前,我在后,一路上闲聊着这一年来的趣闻。

“路边的店面都换了一茬又一茬了,也就我这书屋还坚挺,你们这帮小年轻来的时候才十八九,现在转眼你们也快三十了,我都四十好几了,这一年一年的见你,倒也没觉得时间过的这么快,当我决定回老家了,这才发觉时间已经晃过了十年。”

“什么?你要走了?”我心里忽然咯噔一下,看来是真的什么都在变了,十年的时间,我每年都在努力记忆,希望可以把还没改变的东西一点点牢牢记住,但是,十年变的东西还是太多了,很多很多东西都已经被遗忘了,这个书屋也要慢慢的在我记忆模糊了吗?

“对啊,在外面时间长了,有点想家了,当年也是因为被伤透了心才离开家乡,现在虽然不知道能不能面对过往,但是,家终究还是要回的,老了。”胖老板的笑有一丝不舍,有一丝无奈,他的事情我是知道的,只是我自己的感情也没整明白,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另外一个感情困惑的人。

“那这个书屋呢?”

“准备转手吧,我也是最近才有这个想法,现在正在着手办这个事情。坐吧,还是老样子,先来一壶茶,晚点再整酒,等会儿啊。”

“好嘞。”

书屋的布局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多大变化,这也许是十年来唯一让我欣慰的地方了,还是那富有怀旧感的老书桌,只是书架上的书似乎比以前多了很多册,书屋的东北角还放着那个排满小抽屉的心形大书柜,上面那几个“遗忘的角落”字样依旧挂在那里,西南角放着另外一个心形大书柜,上面挂着“我们的约定”。每个书柜整整排布了366个小抽屉,分别按月份分为十二个大格子,每个大格子又按对应月份的天数分了小抽屉,抽屉里放了N多人的故事。我听胖老板说,放在东北角,是因为家在东北,取名“遗忘的角落”是因为那些已经无人认领的秘密,希望它们的主人都能像他一样,把不痛快的过往永远留在遗忘的角落,好好面对以后的生活。

“嘎吱”

门忽然在这个时候响了,我回头看看门口方向,进来一个相貌清秀的姑娘,看样子应该是个学生吧,她径直的走到茶水柜台和胖老板交流着什么,然后换上工作服,开始收拾东西。我记得去年回来的时候还没服务员啊,新招的?我心里盘算着。

“茶来咯。等久了吧。”

“好远就闻到香味了,你泡的茶真是不一样,真想念这一口。”我端起茶杯闻闻茶香,品了一口,我冲他使使眼色。

“那是什么情况?”

他顺着我的眼光看了一眼那个女孩。

“是个可怜的娃,和你是校友,在你们大学上文学院,没课的时候过来帮帮忙,我给她开点工资,一个小姑娘出门在外,能帮一点是一点吧。”

“嗯?”听胖老板这样说,更加引起了我的兴趣。

“大概两个月前吧,这个地方居然少有的下了一场大雪,那天傍晚,我一个人就在这个位置喝茶,看到楼下一个女孩在摆地摊卖袜子,但是路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了,我当时还在琢磨,怎么刚开学就出来挣钱了,雪还下那么大,好家伙,这小姑娘被冻的在外面直哆嗦。我感觉挺不忍心的,就过去买了她所有的袜子。”

“哦哦,那现在怎么还来你这儿了呢,看上你了?”我和胖老板开着玩笑。

“别闹,那事还没完,我要买,她死活不卖。”

“啊?还有这种事。”

“你也觉得奇怪吧,这丫头说非常感谢,但是不希望被怜悯和施舍,我一想,这丫还是个倔脾,我就回来了。我搁窗户边上就这样一直看着,这丫头一直在雪里哆哆嗦嗦站到夜市开始,一直到九点多才离开。”

“这年头这样的姑娘不多了啊。”

“谁说不是呢,就这样连续好几天,有一天我就搁窗户边上把她喊了上来,细聊才知道家里没亲人了,叫杨心怡,和叔父叔母长大的,上大学了不想再给家人添麻烦,自己挣点生活费,于是我就把她留下了,课余时间过来帮个忙。”

杨心怡清秀的脸庞上透着一股子坚定,安安静静的忙着自己的活计,书屋本来就是个安静的地方,衬着她的脸庞,更显得恬静,如果此情此景再来场应景的大雪,那可真是好不惬意。

“晚上去哪里吃点。”我的目光从杨心怡的身上拉回,这个书屋一直都有很多故事,她的也许很动听,很感人,但是此刻我不想再深究下去了。

“楼上火锅店吧,又换了一家,去尝尝。”

“可以,顺便喝两杯,当给你送行了。”

我们两个起身,胖老板冲杨心怡道:“小杨,我出去一下,如果我到点没回来,你就自己先下班吧。”

“好的,胖老板。”她抬头微笑着,好恬静,恬静的让人可以忘却所有的烦恼。

饭局就我们两个人,酒一箱一箱的开,瓶子一个个的空,我已经不记得饭间我们喝了多少,说了多少。

饭后,我晃晃悠悠的走回了校园,我迷迷糊糊的回到了那个梧桐树下,迷迷糊糊间……

“你醒了”

“嗯?”我用力的揉揉眼睛,看看身边,原来是她,杨心怡。

“哦,是你啊,你怎么会在这里?现在几点了?”

“我从胖老板那里回来,看他一个人睡觉去了,我就知道你肯定来这里了,回宿舍路上我就顺便过来看看,你果然在这里。”杨心怡说话的语气很平静,甚至透着和她脸庞不符的成熟和稳重。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想我应该不认识她吧,今天应该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她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你不用惊讶,虽然我去胖老板那里不久,但是,你的事情我听说了,‘遗忘的角落’九月十七号里有你的故事,胖老板说那是那面柜子里最温暖,最让人期待的故事。”

“哦,九月十七号,我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了。”那个小抽屉里留着我们最后的约定,我每年都回来,但是我从来没有打开过,因为不打开就是还有一丝希望,我不想去面对希望破灭的那一刻。

“被你爱着的女人真幸福。”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天空,X市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少有星星出现,今天居然出奇的看到月牙点亮了几颗。

看着她的神态,没有了下午见面时的坚定,竟然多出一丝凄凉,我不明白,一个还没进入社会的学生娃何来的这种叹息和凄凉。我想问问她的情况,但是毕竟第一次正式见面又感觉显得唐突,于是我决定换个话题。

“你是哪个院的研究生啊。”

“研究生?我看起来那么老吗?”

我一时语塞,不知怎么接话,顿时谈话陷入了尴尬,我用我目前已经迟钝的反应尽快思考着如何化解。

“我是文学院的大二学生,我叫杨心怡。”

良久,她打破尴尬,她冲我笑笑,似乎告诉我不用想理由解释了,她不在意的。

“哦哦,这里不是改成研究生院了吗?”我尴尬的笑笑。

“搬走了几个院系,现在文学院,地质学院和化材院还留在这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搬走。”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以前是物理学系的,比你早很多年了。”

“现在应该叫物理学院了,大叔。”她居然也有俏皮的一面,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大叔?我才三十好吧”我想努力证明其实我还没那么老。

“可是我才十九啊,叫你大哥你不感觉很奇怪吗?”她斜着头瞪大眼睛看着我。

“好吧好吧,你这小姑娘真是一会儿一个样,下午第一次见你感觉你好恬静,刚才还很忧郁,现在又古灵精怪,真是善变。”

“如果有人疼有人爱,哪个女生不想是一个宝宝呢?”她站起身准备离开。“大叔,我该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好。”

“拜拜,叶大叔。”

“你知道我叫啥?”

“知道,叶一诺,叶大叔。”此时此刻看她蹦蹦跳跳远去的背影,这也许才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吧。太阳给了我们光明,我们却在阳光下穿上各种伪装,把自己活成别人期待或者敬畏的样子,当夜幕来临时,我们才能活回自己。所以,谁又能断言我们始终迎着光前进就一定能活的开心,幸福呢?

我起身,看看身后的梧桐树,阳光下的你很美,夜幕下的你也别有一番滋味,梧桐树,我又回来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dNHDQJ4dNDJ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