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啊啊啊太大力了要坏了 苏可可秦墨琛

“靠!尹哲昊,你是非要逼我说粗口就对了,是不是?我还帮你追回你的钱包,你不感谢就算了,你还在质疑我的性别?!”

秦以涵此时像一只快要发飙的母老虎,双手叉腰,恶狠狠的瞪着眼睛看着尹哲昊,感觉快要把尹哲昊吞掉。

“我没有要你追回我的钱包啊,抢了就抢了呗。”尹哲昊无所谓地怂了耸肩。

“你钱多得没有地方花了是不是,说这种话你也不怕遭天谴,余晓晓喜欢你真是瞎了眼。不过怎么说,你的钱包还是给我追回来了,所以,你不想要也得拿回去。”

秦以涵又气又恼地把抢回来的钱包硬是塞到尹哲昊的手上,但是尹哲昊却把钱包看成超级病原体那样,钱包还没有碰到自己的手,立马就推掉秦以涵的手,钱包就这样掉落在地。秦以涵看此动作,原本不悦的情绪上又多了份郁闷:

“小子!你什么意思?你怎么就这样扔在地上了?”

“脏死了,给回我我也不要。”尹哲昊的语气渗出了满满的嫌弃,还连忙拍了拍双手,仿佛刚刚手上沾到了什么世纪致命病毒一样。

脏死了?!秦以涵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由就这样扔掉了一个崭新的钱包,她很自然地从地上捡起来,拍了拍钱包的两面,怕他还是嫌弃,还用力吹了一把,尽管这让看在眼里的尹哲昊又反感了一次……

再一次伸手递给尹哲昊:“你拿回去擦一擦,洗一洗不就好了吗?”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尹哲昊依旧不领情。

“你……那…….那你就算不要钱包,你连里面的卡也不要了吗?”被尹哲昊这样的王子病气的秦以涵差点没吐血。

“无所谓……”

尹哲昊的那副不屑让秦以涵已经不知道萌生出多少次想暴打他一顿的念头。

可是尹哲昊也再一次无视了秦以涵想要杀人的表情,径自往公寓的方向走了,撇下了秦以涵,惹得秦以涵在他身后一直大嚷道:“喂,你真的就这么走了?喂!”

无论后来回到公寓,秦以涵用任何的方法想要还给他,但是尹哲昊一直坚持不再接过那个他认为脏兮兮的钱包……可怜的名牌钱包,莫名其妙的给尹哲昊就这样逐出家门了。

“真是有够变态的了。”

秦以涵经过这一天的折腾后,现在已经是夜深时分,她才刚回到家没有多久接着便去洗澡,洗完澡后,秦以涵累得直接走回了房间,坐在了自己的床边,一只手用毛巾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一只手拿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尹哲昊嫌弃不已的那个钱包。

想起尹哲昊的行为,也不由得再咒骂了一遍。就算事后,她想直接把钱包随便放在尹哲昊的家中某一地方,但是只要尹哲昊一看见,就立即把钱包扔到了垃圾桶里面,见不得别人这样浪费的秦以涵,后来也索性把钱包拿起来暂时交由自己保管住了。

从七年前开始,她就懂得了,自己所有现有的东西,都不是必然的属于自己的,自己想要的,必须要自己用汗水挣回来,所以,她也不会浪费任何东西,而对尹哲昊这种浪费的行为,秦以涵是相当极度的不齿,反感,让人作恶。

还有一件事情让秦以涵感到很气愤的是,秦以涵本来也没有想过伸张正义会得到什么感谢之类的,但是,这个尹哲昊,居然不感谢也就算了,还要趁机挖苦自己一顿,那个嘴贱,跟李煜祺比算是棋逢对手了。他们两个要是搞基,绝对是天作之合,天生一对!

秦以涵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小腿,已经淤青了一块,是今天跟小偷搏斗的时候不小心受了一点小伤。唉,秦以涵也幸亏自己只是受了这样一点小伤而已,要不然被小偷伤的更重,她也极度怀疑当时纯粹抱着看热闹心态的尹哲昊会不会走过来帮她或者送她去医院。

想到这几天对着变态活遭罪,遇上的事情一件比一件愤慨,还有苦不敢言,秦以涵算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委屈,但是又能如何,秦以涵也只好自我安慰这些就权当是历练吧……不知道怎么的,秦以涵突然想起了金道锡,虽然对金道锡没有很多的印象,但是单单从接触到的全部和对面楼的尹哲昊相比,同样是当歌手,怎么人品就可以差这么多呢?

其实在不自觉中,连秦以涵也没有察觉,金道锡这一个人不知道在何时开始已逐渐进驻在自己心中。

第二天一大清早,秦以涵就像往常去按尹哲昊家的门铃,等尹哲昊开了门后,两人便是完全无交流地在同一间屋子内开始了各干各的事情,然后通常就这样过完一天。

秦以涵开尹哲昊家的房门,要进去打扫卫生什么的,从来都不会跟尹哲昊提前说一声,也从来不敲门。因为不爽,虽然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他家的女佣了,但是行为上,她还真的是完全由着自己的性子来的。要是真是看到不该看的,她也没亏,以前在跆拳道社,裸男那些神马的,燕瘦环肥没真的没看的少。

不过说真的,就算是出于我无视你,你无视我的状态中,秦以涵和尹哲昊之间到现在,倒真也没有遇到什么尴尬的状况,例如像秦以涵所设想的那种,看到自己不应该看到的情景……每次当她一过来的时候,尹哲昊早就已经起床……有时候让秦以涵不由得怀疑尹哲昊是不是从来都没有脱过衣服的,无论多早,他都是一副穿戴整齐的模样。

而今天,秦以涵一进屋后不久,尹哲昊连招呼都没有打就出门去了……

“太好了,Andre,你的黑心主人不在家。”

尹哲昊刚走了不久,秦以涵就开始偷起懒来,跑到Andre的跟前,爱溺地抚摸着Andre的头,愉快地说道。跟Andre玩了好一阵子,才慢悠悠地接着打扫卫生……没过多久,门铃却响起来了……

秦以涵下意识地挨着门,透过猫眼看了一下来者,接着秦以涵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觉得不踏实,又深呼吸两把,像是要拿出多大的决心似的才能打开了这门一样。

还没有等门外的人开口说话,秦以涵却抢先了一步,满怀歉意地说道:

“对不起,晓晓,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骗你的,我已经打算要找个时间告诉你的了,对不起啊,不要生气啊!”

一下子霹雳拍啦地说了一堆话后,秦以涵甚至闭上了眼睛,一脸壮士就义的表情。因为按照惯常,她应该会被门外的人接下来暴打一顿,但是这次,秦以涵也心甘情愿地受了,谁让自己的确有错在先。

但是过了好一会儿,秦以涵发现一点动静都没有,稍稍打开一只眼睛,只见余晓晓是一脸欢喜掩盖不住,看着秦以涵就好像看到自己喜欢的明星一样,那样崇拜的表情……这般诡异的反常倒是让秦以涵觉得更不自在了。

“以~~涵~~”

一副谄媚的声音让秦以涵浑身上下都起满了鸡皮疙瘩,秦以涵都还没有来得及喊停,余晓晓又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非常热情的拥抱……勒得让秦以涵差点喘不过气了:“咳咳……放手,晓晓……咳咳。”秦以涵连连掰开了余晓晓的手。

眼睛一下子瞄到了秦以涵身后的事物,又一把狠劲把秦以涵给推开了。

“这就是尹哲昊的家,哇塞,好漂亮,好豪华……”

余晓晓就像火箭那样,秦以涵都还没有来得及拦住余晓晓,余晓晓就像踏入自家一样,开始在尹哲昊的家中四处流窜了,还要这里摸摸,那里碰碰,惹得秦以涵都经不住要连连制止,生怕余晓晓一不小心摔了尹哲昊的东西,不要开玩笑了,她还欠着钱呢!

“哇~~~哇~~~~哇~~~”这是余晓晓进屋后说的最多一个字,等到余晓晓终于肯安静地坐下沙发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如果秦以涵没有死死拉住余晓晓的话,恐怕一天也不够余晓晓逛……在此期间,秦以涵庆幸尹哲昊并没有像上次那样中途折返拿东西什么。因为,现在的情况比上次的,要严重的多,秦以涵也不晓得要是尹哲昊知道自己把余晓晓放进来他家中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嘿嘿,晓晓,那啥,参观完了吧,那你赶忙回家去吧,你昨晚都没有回来,累了吧,赶紧的,速度的,洗洗睡吧。”

秦以涵尝试循循诱导着余晓晓离开尹哲昊的家。

秦以涵绝对不能让尹哲昊回到家中看到这一幕,要不然,也不知道尹哲昊又会拿什么招来对付自己。

一说到累,余晓晓立马就大字型地摊在了沙发上,重重吁了口气说道:

“唉……真的累死啦,我哪有你那么好命,我居然这么快就要去系里面报道,报道也就算了,结果一过去那个系主任就给我来个下马威,让我们足足在那里讨论了一个晚上的关于如何提高学生学习积极性的教学方案。

你说,其实这有什么好研究,一个计算机系里面百分之九十五的都是男生,当你要教那些学生如何防御黑客入侵你的电脑的时候,就这么死板讲给他们听,女生还说会乖乖的听你两句,那些男生他们会理你才有鬼咧,最简单的方法按我说,就是放一段A片给他们看,看到高潮的时候,刷的黑了他们的电脑,到那个时候他们趴着跪着都肯定求我教他们啦,多简单,一下子就有学习的动力,还有增加了课堂的趣味性……哎呦,结果我却要还要听那群老家伙说大道理,真的累死我了。”

说着余晓晓还索性把双腿都放在茶几上,彻底地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这种事情也只就有你才研究的出来……提高趣味性,还是顺便去研究你的恶趣味啊……听姐一句话,余煜祺那祸害,你真的别跟这么多了,我可真的不忍心到时候你人老珠黄变豆腐渣的时候,没有人要,要冒着乱~伦的危险跟他撮合成一对啊……妹纸。”秦以涵白了一眼余晓晓后,很是感慨的对余晓晓的说道。

“去你的,秦以涵,我跟哥那革命情怀你懂什么!”余晓晓不满的回敬了秦以涵一句。

“你们那也叫革命情怀?充其量两个在狼狈为奸招摇撞骗而已……”秦以涵无奈的笑了笑。

“别老是说我,我告诉你,老娘可有行情呢!要是现在我说要结婚,跟我去婚姻登记处的还是一打一打的,倒是你,昨晚我也跟哥聊电话的时候也说起你来了,我们在打赌,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一个傻子肯死心塌地的跟你去登记注册。然后我猜你起码三十之后,没有想到我哥很看得起你哦,说你这两年,应该没有问题。就算地球的不行,2012不是会来几个外星的吗?那些同志审美眼光估计能成……”余晓晓言之凿凿的说道。

一旁的秦以涵听着听着脸都沉了下来。“那你们拿什么来打赌啊……”

“我的赌注还没有想到,但是其实哥的赌注才重要,反正他输定了,你知道哥的赌注是什么吗?输了的话,他免费给你整容!哈哈哈。”突然余晓晓很是自豪的说道。

“敢情现在你就是说,连ufo看到我都得绕着走就对了。是不是啊,余晓晓!”秦以涵把抹布一扔,“喀喇喀喇”的按起了手指的关节。

“呐,以涵,咱们姐妹俩,话得好好说,老是动粗,伤敢情啊……”余晓晓很识趣的开始陪着笑脸。

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就是为什么秦以涵头痛两个神经病聚首的原因。

一看到余晓晓把腿放到茶几上,秦以涵连忙拍了余晓晓的腿一下,示意余晓晓缩脚,还着急地拿了块抹布擦擦茶几,生怕茶几上会有什么印子……

“哇,尹哲昊还真的很有钱啊,这屋子里面的东西看着就知道很贵……这沙发皮,是真皮吧,看样子就知道是意大利那边的货。”

纵然是坐在了沙发上,余晓晓的眼睛还是不停地四处打量。

“能不有钱嘛,他是个明星,明星还能穷到哪里去。”

秦以涵边回答,一边打量着四处被余晓晓碰过的家具,打算逐一擦干净,连指纹都不能留下,这才不会给有洁癖的尹哲昊发现“犯罪证据”。

“哎,以涵,你知道吗,好像尹哲昊本来也是个有钱人…….”

余晓晓参观够了,顺便说起了尹哲昊的八卦。

秦以涵听到这句话后,停一停手上的活,睥睨一下余晓晓,换了个轻蔑的口气对余晓晓说道:“知道……”

从昨天的事情,已经很明显的知道尹哲昊那家伙不但有钱,而且还很嚣张,想到这里,秦以涵便是恨得牙痒痒的,拿着手上的抹布擦家具更用力了。

“你也知道?”余晓晓没有注意到转过身背对着自己的秦以涵的表情是怎样,只是单纯地对这个答案略显意外。

“怎么很意外吗?不就是一个有钱而已嘛。有多意外啊……”秦以涵不以为然的说道,就像那句老话说的,当有钱到一个地步的时候,钱再增多,也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再说,钱又不是她的,她要知道来干什么?过干瘾?一点都不好玩……

她虽然喜欢钱,她虽然也不是一个君子,但是爱财有道这四个字可是她秉承的宗旨。

“看你的样子就肯定不知道啦,我告诉你,他家来头不小的,他老爸是全球富豪榜排名第八的人,他老爸的公司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前五内的集团,就连尹哲昊,都是全球名人榜前十的人!最重要的是,尹哲昊除了是偶像之外,他还是他老爸集团的亚太区总负责人呢!不过外界很多人都说了,这个负责人顶多也是个过渡,尹哲昊真正接棒的,肯定是总裁的位置。多金,又帅,尼玛还才是真正的镶金的富二代啊……”余晓晓说着说着眼睛都发光了。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家世,就是富二代闲着蛋疼,好让全世界都去羡慕他那骚包的显赫家世,总裁继任人不好好当,跑出来卖唱什么的,娱乐圈水这么深,搞不好,他还卖身都不一定了……这样的人,很有问题。”

最近大概是给尹哲昊虐得够惨了,秦以涵也只好通过这些邪恶的想法来发泄心中的不忿。

“我不许你亵渎我的偶像,他才不是那样的人,他才没有什么问题呢!”余晓晓一下子就护偶像心切,赶忙正义起来维护尹哲昊。

秦以涵没好气给了余晓晓一个大白眼,鄙视余晓晓的无知的花痴行为,嘴里嘀嘀咕咕的说道:“亵渎他?切,我比较想下毒毒死他。那样我就不用还一百万了。再说了,这样的男人能有多纯洁,搞不好,连私生子都有了。”

“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秦以涵立即转移到别的话题掩盖自己的心虚。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dNHDQB4sNDB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