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下面痒了我帮你挖挖 寡妇下面太紧了夹死我了

到了学校,明歌就见到申然站在大门口,明显是在等着自己。

申然见到明歌,立刻朝着她扑了过去,给了明歌一个大大的拥抱。

两个人抱在一起,申然忍不住尖叫起来,刺的明歌耳膜都有些疼了,但她却不忍心打断申然。

两人放开后,申然才在明歌的侧脸上狠狠亲了一口:“明歌,你真的是太棒了!不知道昨天颁奖典礼有没有视频,我真的好想看你得奖的时候都说了什么,你有没有感谢我们?”

见申然比自己还兴奋的样子,明歌只觉得高兴,拉着她去教室的路上,简单跟她说了在电话里没有办法阐述清楚的细节。

听得申然只觉得更兴奋:“不行,我一定要去网上找视频,太激动了,易安得奖是他厉害,我真的没想到你也会得奖!”

“我得奖也是因为我厉害好不好!”听到这话,明歌立刻佯装不高兴的样子,瞪了一眼申然。

惹得申然又大笑了起来,直到两人走到教室门口,才有些不舍分开。

趁着课间休息的时候,申然终于忍不住登上了自己的微博,发了一条恭喜明歌的微博,还在后面特地艾特了明歌。

中午休息的时候,明歌拿出不断震动的手机,发现自己的微博里,很多人都在恭喜自己,甚至连一些之前没有接触过的艺人,也都跑来恭喜她。

明歌看着微博上各种恭喜自己的信息,原本还激动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她知道自己因为这次得奖的事情,会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因为之前一直都在拍电影,或许只有圈内的少数人知道她的存在,但因为这次的最佳女配,让更多的人认识了她,关注到了她。

这时一种好的现象,也是一种督促她成长进步的一种现象。

至少明歌觉得这一点是好的,她很有耐心地一一回复了向她道喜的艺人。

手机息屏后,明歌才深吸了一口气,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目的并不是只是一个最佳女配而已,她今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她要比现在更努力才行!

此时,比明歌更加关注这个信息的人,就是林瑶了。

她看着微博里刷满了明歌得奖的视频,还有明歌在获奖时的短视频,林瑶只觉得无比的不甘心,更是恨得牙痒痒。

她自己落得这么狼狈,好不容易接着机会,想要留在国内,却全都被明歌给毁了,她怎么能不很?

林瑶紧紧握住手机,她实在是不甘心,她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晚上明歌去到剧组的时候,剧组里的人也都纷纷跟她道喜,整个剧组仿佛都陷入了喜气洋洋的氛围,就连平时在工作时不怎么露出笑容的副导演,看着明歌都有了些笑意。

准备拍摄的时候,明歌才发现林浩一直没有出现在片场。

按道理来说,昨天的颁奖仪式,他应该也对收到邀请函,可她却没有发现林浩的身影。

现在冷静下来,明歌才发现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

随后,明歌直接走到易安的身旁,低声问道:“易安,林浩呢?最近怎么都没有见到他?”

这话问的易安一愣:“我不知道他,他只跟我请了假,怎么,他没有联系你么?”

 

明歌微微摇头,将这件事情在心中画上了一个问号,看来她今天结束拍摄之后,还要联系一下林浩。

细细一想,明歌这才发现,自己好像自从上次跟林浩一起吃完宵夜看过电影后,就再也没有见到林浩了。

结束拍摄后,明歌动作迅速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刚刚离开片场,就给林浩拨通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可是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这样的情况,之前也出现过,那是在他们闹别扭的时候。

明歌认真地想了一下,最近她跟林浩也没有闹什么别扭,那为什么林浩不接自己的电话?难不成是他出了什么事?

女人都是爱乱想的生物,一通没有人接听的电话,就足以让她联想出很多问题。

只不过,明歌还保持着一丝理智。

回到家后,明歌再次给林浩拨通了电话,电话依旧没有人接,明歌心中有些忐忑,又觉得有些气愤,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情况了,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林浩为什么不能告诉自己?

每次都是不接电话,这又是什么意思?

明歌想到这一点,心中觉得无比的郁闷,可是林浩现在联系不上,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默默叹了一口气,明歌决定不想那么多了,或许林浩只是有什么事情罢了,一时间顾不上自己也是情有可原。

随后,明歌简单的吃了一口东西,就直接进了空间。

她的姐妹装还没有做完,虽然,这个姐妹装只是拿来试手的,但好歹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进了空间,明歌直奔小木屋,刚走进去,明歌就见到木屋里多出了两个木头模特,明歌微微一笑,不用猜,这肯定是毒毒听到她们的对话,给她特地准备的。

这三个模特并排放在一起,明歌心中还是觉得挺开心的,有毒毒这么一个贴心的金手指,她已经没有之前的负面情绪了,现在满心充满了干劲。

随后,明歌就投入到了给宋闲做衣服的工作中,申然的服装已经完事了,虽然是一席白裙,但白裙看起来,显得更加纯洁。

而且怎么说,申然的已经做完了,如果她跟宋闲的衣服染上颜色,那她们三个的就不是统一的感觉了。

很快,宋闲的服装就已经剪裁完了,在假人模特身上拼接好后,明歌站在模特前打量了起来,修修剪剪后,明歌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现在宋闲这个衣服也差不多完成了,只等宋闲过来试穿后,用缝纫机拼接起来就好了。

明歌坐在椅子上,看着模特身上的两条裙子,缓缓勾起嘴角,这么一看,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休息了一会儿后,明歌离开了小木屋,去了蚕房,将蚕茧又吐出的丝收集完,才听到毒毒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d9ljBvhwMjY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