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巨大龙头撞花心 撕开美女衣服

“庄主为什么不问,若是我赢了怎么办?”林云染看到他眼角眉梢透露出的得意之色,扬着下巴问道。

“那好,我就问你,若是我赢了怎么办?”楼逸清的一双眸子里满是狡黠。

林云染气结。

“你不会赢的。”她在棋盘上落下第一子,挑衅地看着楼逸清。

“那万一我赢了呢?你总该有什么表示吧?”楼逸清拿着黑子,半天没有落下,等着她的答案。

“要是你赢了……”林云染纵然很有自信,也不敢排除这个可能。

而且,楼逸清万一耍赖呢?

他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林云染发现,她所遇到的人里,没一个是正人君子。

寒子澈不是,昭华太子不是,楼逸清也不是。

一个想要她嫁妆里的神秘箱子,一个想要利用她铲除异己,稳固太子之位,而眼前这个,则是成心用她取乐。

“要是我赢了,你就留在这里,一辈子给我当牛做马,如何?”楼逸清见她半天都没能说出来,只得自己帮她说了。

一辈子给他当牛做马?

林云染真想把手边的棋盒扣在他的脑袋上!

楼逸清未免也欺人太甚了吧?

“怎么,你不敢答应?”楼逸清就知道,她根本不愿意留在这里。

哪怕落霞山庄的日子再好,她在经历了那样的危机之后,都会更乐意过平静而平淡的生活。

“不是不敢,只是不太公平。既然庄主可以提条件,那奴婢也可以吧?”林云染就不信,她这么厉害还能输给了楼逸清。

她赢了,一定要敲他一笔大的。

“当然可以。除了摘星楼的夜明珠,你想要什么都行。”楼逸清倒是很大方,除了摘星楼的夜明珠任由她开口。

“我对那颗夜明珠没有兴趣。再说,就算我想要,你就有办法拿下来吗?”这里每日不知道有多少高手想要拿到那颗夜明珠,但从来都没有一个人成功过。

“正是因为做不到,才没有许诺。若是能做到,那可夜明珠,我都可以让你拿去。”楼逸清这语气未免也太狂了吧?

看样子,他是觉得自己赢定了?

想让她一辈子在这里当牛做马?做梦吧!

“不如这样,奴婢若是输了,就帮炎王解决世子的难题,让他能早点离开山庄。不然他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庄主你还得背锅。”

林云染很清楚,在楼逸清的眼里,炎王是个大麻烦。

锦州城里那么多客栈他不住,非得要住在这里。

万一他出了什么意外,免不得会成为有心人对付落霞山庄的借口。

炎王越早离开,落霞山庄就能越早恢复安宁。

楼逸清的眉头微微一皱,桃花眼中闪过了狐疑的神色。

这丫头居然知道他最近正在烦心的事?

而且还说得这么有自信,好似她一定能解决了一样。

“你凭什么认为,你能解决了炎王世子的麻烦?连炎王到了这里好几日都未能将人救出来,就你能行?”

林云染眨了眨眼睛,笑道:“炎王没有能将人救出来,是因为他的思路不对。他从一开始就笃定了是世子杀人,一心只想着毁灭证人和证据。而偏偏证人和证据都被保护得很好,他无从下手。”

“你的意思是说,世子是被人陷害的,他并非是真正的杀人凶手?”楼逸清也不是没想过这一点,但这件事怎么看都是证据确凿。

除非毁掉证据或是证人,不然,根本就不可能翻案。

“这个,就得等庄主赢了奴婢以后再说了。”林云染对着他挑了挑眉。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法子来。”楼逸清拈起一枚黑子,落在了棋盘上。

“那也得你赢了我才能说。”其实林云染对炎王世子的命案了解得并不多,也就那日在街上闲逛的时候听了那么一耳朵。

她想的是,炎王世子再蠢,也不会亲手杀人。而且,昨夜还有人来刺杀炎王,所以,世子很有可能是被人陷害了。

那人的目的就是将炎王引到锦州来,找机会杀了他。

至于那人是不是昭华太子,林云染就不清楚了。

毕竟炎王树敌众多,想杀了他的人不在少数,不一定就是昭华太子。

她之所以将话说得那么自信,只是怕自己万一输了,不能顺利离开而已。

一盘棋,两个人足足下了一个时辰。

从最开始的互相试探,到后面的你追我赶,直至最后的难分伯仲,你死我活,林云染的汗珠都滑落到了棋盘上。

“怎么,怕了?”楼逸清看到她滴落的汗珠,眉头一皱。

这汗珠的颜色怎么不太对?

“有什么好怕的?不是还没有分出胜负吗?”林云染用袖子摁了摁额头。

她怕这棋局还没有完,她的妆先花了。

只能说她太轻敌了,以为自己看过两盘楼逸清自己和自己下的棋,就知道他的棋路了。

楼逸清比她想的难缠多了。

“马上就能分出来了。”楼逸清勾起一抹笑意,将手中的棋子放了下去。

林云染难以置信地看着棋盘,不敢相信自己连这么简单的陷阱都没看出来。

她回想了一下方才棋盘上的情况,眉心一皱,她分明记得,楼逸清落子的地方,有一颗白子的。

那颗白子怎么会忽然消失了?

“奴婢怎么记得,这个位置,是奴婢落的白子?庄主该不会是趁着奴婢擦汗的时候,在棋盘上动了手脚吧?”

方才她擦汗的时候,遮住了眼睛,楼逸清一定就是在那个时候动的手。

他武功高,偷一颗棋子轻而易举。

“放肆!”楼逸清的手往桌上一拍,棋盘上的棋子震得四处散落,噼里啪啦掉得到处都是。

“奴婢知错了。”林云染表面上被他的震怒吓到,心里却在破口大骂。

楼逸清也太不要脸了吧?被她看出来了,就直接将棋局毁了,让她连说理都没法说。

“算了,这一局就当你我平手。”楼逸清着实没想到,她的记性居然这么好,将棋局记得那么清楚,连他动了一颗白子都知道。

差点,就让她赢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znxUw0ySTQ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