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嫁给军人折腾死你小说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

不过就算是那样,似乎还引不起紫云的在意。这时她冷冷的道:“还不走吗?”

      “这……”

       感觉到她的冷意,夺魄脸庞上随之浮现起一丝为难。随后,试探般问道:“若是你真的不惧苍海空大人,可敢露出真容,留下姓名。”

     她自知不可能是紫云对手,苍海空是她唯一依仗,如果紫云真不卖账,那她真的毫无办法。而且她现在连紫云的样子也不知道,回去必定受罚,甚至可能会因此烟消云散。

     

     “我叫紫云。”

     对于这点,紫云似乎也是明白,这时她报出了真名,随后更是撤去了身上谜雾。

      “这……”

      在紫云撤去迷雾的同时,勾魂夺魄同时一怔,她那绝世的容颜,青莲般的气质,让勾魂显得沉醉,夺魄显得妒忌。

    本来,夺魄听到紫云认识苍海空,还曾一度以为她是男子,甚至可能会倾慕于苍海空。如今一见,紫云不但是女子,美貌比之苍海空更是胜了几分,可见她真的是不卖苍海空账。

    

    对于她的想法,紫云并不知道,但她也知道自己容貌过于引人瞩目,再次遮起真身。

     随后,冷冷的道:“我的相貌姓名你们都已经知道了,还不离去?”

    这次,紫云并非迷雾遮身,身上的气势溢出,勾魂夺魄同时随之一震,惊慌的神色随之布满了他们的脸上。

    随后,二人几下飞身跳跃便快速的远去,连招呼也没有打。

     当他们彻底远去,紫云把目光投到那团灵魂上。随后,她将神念化魂音,对它道:“你被勾魂了,我现在就将你送回肉身。”

     

     “我被勾魂了!?"

   

     听见紫云的魂音,一直在悬浮的灵魂亦停了下来,似乎是被紫云的话所惊。

    它身为凡人,自然知道被勾魂代表着身死,它早知自己状态不正常,只是没想到这么严重!

      如今明白了,它立刻就发出激动的魂音道:“大仙救我,我还不能死。家中父母卧病在床,我妻子一人承担不起。”

      “放心,我会帮你的。”

      听见它的魂音,紫云心中亦一阵感动。万万没想到灵魂在现在这种情况,首先想到的还是妻子。

    这时,她极力的安抚,而那灵魂亦安静了下来,然后问道:

  

  “不知上仙高姓大名?若是这次能帮小人再世为人,小人定必日夜供奉,报答上仙的救命之恩!”

     刚才紫云与二使对话并非魂声,所以灵魂并不知情,故此现在才有这一问。

     “不必了。”

   

    对此,紫云似乎不以为然,淡淡说了一声。认为她和灵魂所面对的世界不同,以后很难再有什么交集。

    可是,世间之事因果循环,屡见不鲜,今日种因,他日结果,世事有谁又能率先预料?

   

    

     “回去吧!”

  

    对于这些因果,紫云显然没有料到。这时她手捏奇异法印,朝身前灵魂一指。天空随之响过一声隆鸣。

      隆~~

      伴着隆鸣声,空中随之发出了一道七彩神光,笼罩着这片天地,遮云蔽日。

    “这是怎么回事!?”

    “这天怎么会这样?”

    远方的人们见到这一幕,面上皆是懵圈的神色,有不安、惊慌的情绪表现出来,短暂惊讶后更是急忙离去。

     “这是!?”

     搂着尸体的女子比正在远离的众人更显惊疑,手掌颤抖着向尸体心口处摸去,在刚才神光照耀到尸体的刹那,她从尸体身上听到心跳声,以为产生了幻觉。

    很快,女子的手掌就触碰到尸体身上,一股有力的心跳感随之传到她掌心处。

    “这是梦吗!?”感觉到这些心跳,女子自问了一句。

     而伴随着她的声音落下,她身边尸体也缓缓睁开了双眼,随后,一股温柔的声音也在他口中响了起来:

       “娘子,不是梦,我真的复活了!”

      “真的吗!?”

     看着醒过来的尸体,女子再次流出了泪水,不过与之前不同,这时是因为激动,喜极而泣。

     “娘子,是真的!”

     看着她的样子,男子似乎很心痛,他将女子搂入怀中,然后道:

    “娘子,以后我不会离开你了。”

      随后,男子跪俯在地,吼道:“上仙大恩大德,我聂风没齿不忘。”

     “他娘的,这是见鬼!”

     正在远离的人们听到聂风的啸声,顿时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更是加速远离,生怕聂风会把他们吃了似的。

     “这…"

     紫云在远处看着这些人,噗嗤的笑声随之在她口中响起。

     随后,她正想要传音叮嘱聂风好生对待他的妻子,但却在这时被一名妇人吸引了目光。

      那是年约五十的妇人,很奇特,她没有与其他人一样离开,停留在聂风夫妇不远处,面露苦色的看着刚复活的聂风,就像聂风的复活会让她不见很多银两一般。

       “聂风刚才的死肯定和她有关!”

     见到这人,紫云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她却没伤害这妇人,道行已达仙境,若是对一个凡人出手,善良的她过不了心中这关。但置之不理又违背她处事的原则,既然选择帮助聂风,那她定然会帮到底,不留后患。

     两者间互相矛盾,紫云一时亦难以决断,暗想道:“先了解情况吧!”

     她不想因一时之快而错伤好人,必须弄清楚才酌情处理。

     妇人这时观看聂风好一阵,发觉他毫无异样。

    随后,她眉头轻蹙低语道:“这个该死不死的,怎么会复活了呢!?”

     说完,这妇人便转过身,和众人一起离开此地,但她行色却是匆匆,而且还不时回身观望。

     “有古怪!”

     见到妇人的举动,紫云心中亦感到疑惑。随后,她不动声色便跟了上去。

    她一路尾随妇人穿街过巷,很快就走进幽都内城,而进入内城后,妇人则更显奇怪,四周观望,不时停下来,似乎是在躲避熟人,紫云已经见她停下了好几次!

     她们一路走走停停,一直走到一座府邸大门前,妇人才止步。而后观望四周,见得周围没有熟人,便走到府门前与那两个护卫低声交谈起来。

      苍家!

     当妇人与护卫交谈时,紫云特意观察了这府邸一翻,只见这府邸金碧辉煌,倘大无比,门前有一对青铜狮子,门上有一金色牌匾,刻着苍家二字。

    “这苍家是苍海空的家吗!?”看到这牌匾,紫云不禁联想。

     然而就在此时,那妇人又走了。只是这一次,妇人走得十分悠闲,不时与那些衣着光鲜的路人打着招呼,很是热情。但那些人似乎不认识她,和善的还冲妇人点点头,不和善的却是直走直过,鸟也不鸟她。

    对此,她似乎很在意,冷哼了一声,道:“拽什么拽,等姑奶奶有了银子还不想认识你们呢!”

     “这…”

    紫云在不远听见这话,心中随之对这妇人生出了一股厌恶感,这就像典型的白眼狼,有一股想将她拍翻的冲动!

   

      不过,紫云很快就将这想法压住,一路尾随。直到妇人走进了一间名叫盈香楼的小楼雅阁。

     “她来这里干什么!?”紫云万万没想到妇人会来这里,这盈香楼虽然环境清幽,但内有歌姬舞姬,属于青楼。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青楼,那些歌姬舞姬个个貌美如花,价值千金,没有雄厚的身家根本连门也进不了!

     对于这种烟花之地,紫云相当忌讳,这与道行无关,只因为她是女儿身,但为了查清妇人的底细,紫云还是走了进去。

    不过,她却对自身施展了一些神通,使她宛如空气,即使有人在她身边走过也察觉不到任何异样。

    当紫云踏入盈香楼,旋即就在阁楼处发现妇人的踪迹。但这时她身边却多了几个人。是两男一女。

   那两个男人容貌有点相似,应该是兄弟,年长的约二十五六岁,年轻的二十一二左右。而那个女的就坐在二人中间,被他们上下其手。

  

     对此,女人好像不在意,笑脸相迎。使得紫云轻呸一声,绝世的容颜上流露出厌恶的神色,但她还是向几人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刚一靠近,紫云就听见年轻男子对妇人道:

     “什么?!聂风死了然后又复活?这怎么可能?”

     随后,他又继续道:“七姑,你不会收了银子不想办事,故意编个故事来坑骗我们吧?”

   说到最后,男子神色越发阴冷,神情冰冷的望着妇人。

    “二少爷,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骗您,聂风真的死了又复活,他自己说是被神仙救的,不信我可以把这钱还给您。”感觉到男子的目光,妇人立刻拿出来一个钱袋,急忙道。

    “七姑。”

    年长的男子拿起妇人拿出来的钱袋,轻轻拋了拋,笑道:“帮我们苍家办事,若是办不成,可是不止还钱这么简单,是要还命的,你知道吗?”

    "这…”

     看着年长男子的笑容,七姑一怔,随后脊背也因此而发凉,急忙带着哭腔道:

    “大少爷,真的不关我的事!我用你的东西给聂风吃了之后,他真的死了,不信你可以问问人,有很多人见到的。”

    “是吗?!“

     听了七姑的话,年长男子看着她好半响,直到她低头避开他的目光,才将手中钱袋拋了过去,道:

    “这次我就相信你,这些钱你先拿着吧!”

     “大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相信她的鬼话!?”年轻男子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年长男子看了他一眼,以两人才听到的声音骂道:

    “蠢货,你怎么这样不长进?我们想要完成冥界那位交待下来事情,就必须要这些为了钱敢于害命的人,没有她们帮忙,我们怎么完成?就更别提想要从中谋私了!”

    “大哥,还是你想透彻。”

  

    年轻男子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随后说道:“大哥,这次聂风没有死,那我们就是没有完成任务,要是我们抢了他的妻子,家族肯定不会帮我们擦屁、股,我们怎么办?”

    “我就知道你惦记聂风的妻子。”年长男子显得有些猥琐的笑骂了一句,然后道:

     “你放心,聂风妻子迟早都是我们的。按照我估计,七姑所说应该是真的,聂风应该是死了一次又被救活了,只不过不是被什么仙人所救,而是普通的修真者。只要我们回家族说一声,让他们请来更厉害的阴兵,那聂风就必死无疑,到时候他妻子还不是我们的嘴中的肉…”

      说到这里,他特意看了年轻男子一眼,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他们兄弟二人感情深厚,有好东西都一起分享,而这好东西自然亦包括女人……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zjnQgwfSWg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