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帝王宠重生之国民校草 我看见班长的小背心

“累不累?”俞元城问秦疏。

秦疏摇摇头,“还行吧。”

“我问的是它。”俞元城慢悠悠地开口,眼神瞥了瞥秦疏怀里抱的狗,被秦疏只抓了前蹄,一脸茫然的狗。

于是,俞元城投去同情的眼光。

秦疏...什么意思?!

“它这样会累吗!”明明,累的是她啊!

“应该挺累的,你可以看它的表情。”

秦疏把它给举高,与自己对视,它瞪着那对儿黑澄澄的眼珠子,也像看着秦疏。

下垂的嘴角好像在鄙视她...

“好吧,好像是挺累的!”秦疏乐呵呵地说道,她是不会承认也许自己是被鄙视了!

边说,调整了一下姿势,像抱孩子那样抱着,然后,再乐呵呵地往前走。

目睹这一过程的俞元城...这姑娘咋了?

居然傻笑到现在...

同时目睹俩人全过程的小陆...

这两人好幼稚...

...

“真准备把它养了?”俞元城慢条斯理地夹起一个饺子,抬头看了秦疏一眼。

秦疏边吃边侧着头在看呢。

小小的一团,像个毛茸茸的黑球,现在只露个屁股,正摇着尾巴嗦嗦嗦地喝牛奶

“不然嘞?”秦疏闻言回过头,手支着头,挺认真地回答。

“想好名字了没?”俞元城换了个话题,他挺有兴致,好像还挺关心这事儿。

这不废话吗!俞元城想,他又不是傻,既能讨了秦疏的欢心又能有样东西是由他们俩共同关心的,多好,这样,他以后,借口也能有很多!

然后,嘿嘿,阿疏就无法拒绝他了!

俞元城笑了一声,他真是太聪明了,虽然...他对那团黑乎乎的玩意儿无感...

“你也觉得这名字好听吗?”秦疏看着俞元城,有点不解。

“什么名字?”俞元城疑惑地抬起头,原谅他刚刚可能开始在做白日梦了。

“你不是在走神吧!”秦疏瞪了他一眼。

俞元城敛了的笑意,一脸正色地开口道:“我是在想,我们晚饭应该怎么做。”

一抓即是重点。

秦疏听言,眼角耷拉了下来,“也许,我们可以向乐老师求助。”

俞元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节目组说,作弊就要罚钱,这应该不是作弊吧?”

秦疏歪着头想了想,“任务卡还在呢!我去看看。”

俞元城说好,就看着秦疏飞快地奔向茶几,两指捏起任务卡,开始看。

“本次行程,一切都要靠嘉宾的双手...营造最真实的同居生活...有疑似作弊的行为就要罚钱哟~”

“比如...做菜求助他人...”秦疏看完了,心凉了一大片,“俞元城,你说,节目组是不是派来折磨我的...”

俞元城看她一脸的落寞,忍住想要上扬地嘴角,安慰她道:“被折磨的还有我。”

秦疏...这他吗算什么安慰!

“哎!您屈尊来吃我炒的菜,真是难为三少了!”秦疏随手把任务卡丢在茶几上,边说边走到餐桌旁,话里的语气活脱脱像了王熙凤。

眼梢刻意的吊起,皮笑肉不笑地说着,语气岂是一个尖酸刻薄了得。

俞元城差点张口就要来一句“不难为”,但很快就咽下这句话,开玩笑,他还不傻...

“话说回来,这玩意儿到底取什么名儿?”俞元城转了转眼,瞧见了已经喝完奶即将凑到秦疏脚边的狗子,说道。

秦疏逗了逗这小尾巴,抬起头想了想,“你说,为什么那老板只卖10块呢?”

俞元城瞥了她一眼,慢条斯理地抽了张纸,擦了擦嘴,才来回她:“老板舍不得呗。”

“什么意思?”秦疏坐正了身子,两手支起,撑着下巴,一脸好奇地看着俞元城。

俞元城咳了两声,好久没看见她冲他眼睛这么亮,一时竟有些愣了。

“这狗呐,有灵性,老板舍不得它到了新地方想自己,索性用钱断了主仆情,要十块多半是讨个吉利。”

秦疏觉得他讲到挺有道理,不自觉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让我再来给你想个名字吧小可爱。”秦疏侧低过头,笑眯眯地看着在她脚边上的小尾巴。

说的话温柔地能腻出水儿来。

不得不说,俞元城有那么一丝丝的不爽了,这小可爱居然不是对着他叫的。

“既然是花了十元把你带回家的...”

“那么就叫你...”

“五角吧!”

“就这么定了!小五角,来来来~”秦疏乐呵呵地招呼着狗子。

不,不能再叫狗子这么随意的代号了,它已经有了大名儿,那就是!五角!

而一旁的俞元城,在听到秦疏自言自语时,还以为她要取名“十元”,哪里晓得,居然...叫了五角...

俞元城那一丝丝的不爽化为乌有了,居然叫了这么个名儿,难为这狗子了。

他再次同情地望了小狗子一眼,对面,一个嘴里念着“五角”,一个啾啾啾地在回应,乐此不疲。

俞元城勾了勾嘴角,这么傻兮兮的名儿也就这笨狗喜欢了,要是他...

要是他个球儿!俞元城觉得自己大概也被带傻了,他在想点什么乱七八糟的,居然在想要是他被人叫五角,他肯定是坚决反对,嗯?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可是...他干嘛把自己想成狗啊!

于是,在这一天,我们大名鼎鼎的俞三少开始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

吃完饺子,轮到俞元城洗碗,俞元城慢慢腾腾把碗擦干净,晾在碗架上,出了厨房,发现秦疏居然不在客厅。

“俞元城!”秦疏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怎么了?”俞元城正在擦手,闻声抬起了头。

“帮我!”秦疏的语气软绵绵的,在俞元城听来是这样...

“上来了。”俞元城应了一声,抬脚走向楼梯。

楼上的盥洗室,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弥漫着香氛沐浴乳的味道。

“在洗澡?”俞元城倚在门口,听到秦疏“嗯”了一声,接着就是“快进来”三个字。

俞元城挑了挑眉,推开半掩着的嵌磨砂玻璃的木门,侧身走了进去。

“啪嗒”金属的摩撞,门慢慢的合拢,玻璃面朦胧水汽爬上。

....

“好软...我可以碰吗?”俞元城的声音,隐隐约约,带着小心翼翼。

“嗯...轻一点儿...”随之而应的,还是秦疏软绵绵的音调。

“不,我就要...用力。”俞元城压低了音量,让闻者感到其语气之邪恶。

总之,蹲在门口的小陆就是这么想的...不知道秦姐出来还能不能做菜...

“啊!”一声惨叫。

此音属于俞元城。

小陆惊讶了,秦姐...是做了什么!居然惹得Arthur惨叫???

“小陆!你在哪呢?”秦疏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我,我在外面!”小陆疙疙瘩瘩的回答。

“在外面?怎么不进来?”

“啊?我,我要进来?!”小陆再次震惊。

“废话!”秦疏吼了一句。

小陆深呼吸,陆俊俊,你可以的!等一下,无论见到什么样的场景,你,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怀着这样坚定的信念,小陆颤巍巍地握上了门扶手,“咔嚓”声,打开门。

“呃...秦姐,你们是在干什么...??!”

映入小陆眼帘的,和他想的,稍微,有些许的出入...

水汽儿朦胧着,秦姐坐在个小凳子上,冷眼看着对面,Arthur则蹲在地上,抱着自个儿的手,一脸的心疼。

而他们中间...大红喜庆的大脸盆里,还趴着只全是泡沫的狗,一撮一撮的毛卷在一起,竖着,圆溜溜的眼睛,无辜而茫然。

而秦疏的话还没完,对着俞元城没好气儿地说:“让你轻点轻点你不听,下手这么重,还好五角现在牙还没利着,不然你还得打上个一针!”

俞元城抓着手腕,受着秦疏的数落,委委屈屈的样子。

在小陆看来是这样,Arthur仿佛一个小媳妇儿一般,受着秦姐的教诲。

瞬间,小陆本就对秦疏那高入云层的敬意,更是滔滔不绝,这个是大名鼎鼎的Arthur呐!

“看你把五角给吓得,肚子是能这么重的揉的吗!”秦疏边给五角冲泡沫,边瞪俞元城。

“过来给我瞧瞧。”秦疏看了眼俞元城,还是软了心肠开了口,凑过去点问他怎样了。

俞元城提着手摆到她面前。

男人精壮的小臂上,红艳艳的两道划痕,醒目的很。

“破皮儿没有?”秦疏凑近点看,虽然红的有点吓人,但皮是没破。

“还好,没破皮。”秦疏呼了口气,幸亏没破皮,准备回去继续给五角洗澡了。

哪知俞元城凑上来,手依旧提在她面前,“都红了!”

语气可委屈了。

嗯,不像三少的风格。

秦疏知道他肯定是没事儿了,俏丽丽地翻了个白眼,她可不吃这一套,开口道:“矫情个什么劲儿!”

俞元城的脸皮儿,厚着,“这不是对着你嘛。”

转盼多情,语言若笑。

秦疏鸡皮疙瘩抖了两下,不经意看到小陆蹲在一旁看戏似的,朝他喊道:“怎么不拍?”

全程看戏的小陆想,终于看到他了!!!

“啊?啊!现在就拍!”

...

经过一个澡的改造,原就毛茸茸的五角变的更加乌黑亮丽。

它此时趴在地上,对着紧闭的厨房门。

而厨房里,有两个坏心肝儿的人在商量着大计呢!

“我看,这点菜的多半是来找茬的。”

“嗯,我也觉得。”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阿疏你加把劲,毒死他!哎!你打我干什么!”俞元城提高音量叫了一声。

“滚...我要是加把劲,第一个就毒死你。”秦疏拍掉肩膀上多出来的某只贼手。

“那怎么办?”俞元城又问。

“我觉得,加点老干妈不错。”秦疏认真的说。

“这个可以有。”俞元城表示赞同,“加多少?”

“半瓶你觉得咋样?”秦疏询问了一下俞元城,半瓶会不会太多了。

“不怎么样。”俞元城回答。

“啊?”

“太少了,我觉得得放一瓶。”

“......好!”

于是,两个心肠灌了黑水儿的人一拍即合,说干就干!

小陆:我什么都不知道...小心了各位!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zjegc0hSXU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