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我在爸爸后面搞妈妈 皇上求您放过臣女

宙斯酒店办公室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妈妈会走?”崔英道也不管崔东旭是不是在忙,里面是不是有别人,直接破门而入。

“崔英道,出去!你的礼仪呢。”正在和副会长商讨事情的崔东旭大为光火,起身给了崔英道一拳。

看来父子俩是有话要说,副会长很有眼色的起身退了出去,把门关上。

“所以你就是这样把妈妈逼走的是吗?用暴力和出轨,现在也要把我逼走吗?”

“崔英道!这就是你对待长辈的态度吗?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这样跟我说话?你以为凭借你自己的力量可以找回你妈妈?没有宙斯,你又算什么?”崔东旭对待儿子一向是铁腕教育,说话从来不顾及崔英道的感受。“你妈妈已经出境了,现在这种情况想要找回她就像大海捞针。她留了签好字的离婚协议给我,里面你也是留给我的,有本事你就等成年之后独立出去,现在,我还是你的监护人。既然你今天不去上课,那就换衣服去厨房洗盘子吧。”

“对了,过几天等风头过去,我会召开记者会,发布和你妈妈离婚的信息。你提前做好心理准备。”说完开门让崔英道出去。

“咚”的一声把头盔扔在地上,仍不解气,又挥拳打向墙面,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心中的怨恨。怨崔东旭的背叛和暴力,怨妈妈的不辞而别,怨自己的软弱无能,更怨金叹,要不是因为他,自己又怎么会错过和妈妈的见面,也许见面了一切都还有转机。

“少爷,你的手出血了,包一下再洗盘子吧。”

“我看起来心情很好吗?滚!”

“少爷,这是会长吩咐的,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我会洗的,现在滚!”

手上的伤远比不上心里的痛,崔英道已经逐渐冷静下来,是呀,自己现在还是要依靠崔东旭生活,要找到妈妈现在的自己也没有这个能力,还是需要依靠宙斯的力量崔英道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渴望权利,有了权利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以前的他以为宙斯早晚是自己的,从来都没有在意,过着二世祖一般的生活,和金叹一起以打架欺负同学混夜店为乐,后来自己和金叹闹翻,金叹远走美国,自己一个人依然混的不亦乐乎,就是恶童一般的存在。妈妈说希望自己好好的,那自己就努力变好,希望可以下次见面时不要让她失望。

洗完盘子,崔英道手上的伤口已经泡的泛白发涨,简单的消毒包扎之后,崔英道看了看时间,算准下课的时间打电话给赵明秀,想从他那获得刘Rachel的号码,看看能不能多知道一些关于柳兰京的消息,毕竟刘Rachel是最后一个见到柳兰京的人。

“喂,明淑呀,想哥哥了没有?”

“欧巴,你今天怎么没有来上课呀,是背着明淑去哪里鬼混了吗?”

“我今天有事,你帮我请个假就说我身体不舒服。你知道刘Rachel的号码吗?”

“刘Rachel?你要她的号码干嘛?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我的女神了?你不能这样,我还没有下手呢,你可不能抢。”

“她的订婚宴不是要在宙斯举行吗?有些细节需要跟她核实,我被迫在酒店实习呢。”崔英道还没有想好怎么跟好友分享关于他妈妈出走的消息,只能随便找了个借口。

“哦,017-xxxx-xxxx,欧巴要多注意身体,不要只顾着工作,爱你哟。”

听着好友插科打诨,崔英道心里稍稍安慰了些。

“喂,您好。”电话播过去,接通后耳边响起清冷的女声。

“刘Rachel,我是崔英道。”对面的背景稍显嘈杂。

“嗯。”刘Rachel接通电话边示意周围安静些,边往外面走了走,今天约了试礼服,如果有不合适的地方可以尽早调试。“有什么事情吗?”

“你为什么没有留住我妈妈?”虽然知道别人帮自己是情分,不帮自己是本分,但也许是因为对面的女孩马上就成为自己宿敌的未婚妻,也许是自己只是把对自己无能为力的邪火转嫁到别人身上,一开口就质问起来。

“所以你打电话来只是为了对我表示迁怒吗?我很忙,没有其他事情就挂了。”

“我对不起。我想问一下你知道我妈妈去哪儿了吗?”

不可一世的崔初丁竟然会主动道歉,果然为了在乎的人,连变成狗杂碎也不在乎,更何况是道歉呢?“伯母只是说自己赶时间,似乎说是要去机场,但没有告诉我目的地是哪儿。伯母连你都没有告诉,怎么可能会告诉我呢?如果你想问的是这个的话,那我知道的已经说完了。”自己的确是不知道柳兰京最终要去哪里,只是知道崔英道最后是在首尔找到的她,自己也不算是说谎。

“对于我妈妈的事情,谢谢。”

“不用,”我不过是还你的情罢了,刘Rachel在心里说。

“Rachel小姐,李代表让您把拍订婚照的礼服一并试一下。”李Esther的助理看时间紧迫,过来小声的催促,等等她们还要去和化妆师联系试妆,今天的行程安排的很满。

“好的,”刘Rachel回头对助理说,“我还有事”

“金叹他”

“嗯?阿叹怎么了?”

“算了,没事,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估计他现在也不在你身边”崔英道,你是想说金叹是庶子吗?上一世始终没有告诉我,在我知道后还警告我不要说出去,也是,他告不告诉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反正自己已经决定要跟金叹订婚了。

“那我挂了,你有事直接联系他吧。”说完便挂了崔英道的电话。从此我不再欠你的,那你欠我的要怎么算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nnxUvyyWTY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