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公交车系列500全集 老板办公室脱美女衣服

大师兄大婚如此重要的场合,她这个师弟又跑去哪里了呢?

原来从新房里出来后,她因不愿去前厅喜宴上受罪,就一个人在庄里闲逛,恰遇也是偷溜出来的二师兄陶简,两人都不喜喧闹嘈杂之处,就择了庄内一处僻静地儿喝酒。

初春里,水榭上,两人各执一壶酒半躺半靠在廊柱上喝酒。

“你不在喜宴上露面不怕师父责骂?”陶简看了她一眼,眯着眼说道。

“你不也溜出来了?要骂咱们两个一块骂!”师父。。。师父才不关心她!从上次她被黑衣人劫持到现在师父都没有过来看过她一眼!看来师父是真的对她寒心了!

“喝多了吧!”现在说的好听,一会儿师父来了又怕得要死!

“我的酒量你还信不过?想当年我喝了你两坛桃花酿也没什么事!”那可是她引以为傲的第一事!

“还有脸提那次!不知是谁喝醉了去拔师父的清恒剑,小四,话说回来,你究竟知不知道拔师父佩剑的后果?”

“知道,当然知道!”她打了个酒嗝,“不就是被罚站一个晚上么!”

陶简无奈的摇摇头,不愿和她多说那事,“你大师兄成了亲,三师兄的好日子也不远了,你自己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她拿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笑道,“我能有什么打算,不就是混吃等死吗!”

“酒话!”陶简啐了她一口,“你就不为今后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考虑是自尽还是死在师父手里?反正是个死,谁也脱不了这个字!“二师兄,你呢?你有什么打算?是继续为国效力还是回归你的世外桃源?”

“要不是师父和太子逼我从善如流,我压根不愿涉足这些事!”陶简猛灌一口酒,不满道。

“二师兄。。。”

“恩?”

“如果、如果有一天你决定隐退江湖不问世事,可以。。。带上我吗?”就像师姐说的,天下之大,任我来去!

“你。。。说什么?”陶简似不相信她会说这话,两眼紧紧的盯着她的脸,像在确定她是不是喝醉了在说酒话。

“没什么。”她笑着摇头,自己也不明白在说些什么,却忽略了陶简眼中一闪即逝的光亮。

沉默了一阵,陶简说,“小四,我给你唱首歌吧。”

她说好,我给你打拍子,于是拔下头上的簪子敲击手中酒瓶发出叮咚的响声配合陶简。

翩翩一叶舟,载不动许多愁,双肩扛起数不尽的忧。

一杯酒喝尽人间仇,喝尽千古曾经的承诺。

美人如此多娇英雄自古风流,纷纷扰扰只为红颜半点羞。

给我一杯酒烽火几时休,喝完这杯一切再从头。

江山仍在人难依旧,滚滚黄沙掩去多少少年头。

悲欢是非成败转眼成空,涛涛江河汹涌淘尽男儿的梦。

曾经海阔天空昂首莫回头,痴笑轻狂任我潇洒少年游!

陶简的声音低缓醇厚,莫青廷的敲击高低轻重配合的恰到好处,一曲罢了,陶简就着杯中酒,仰头畅快而饮,风姿卓越意气风发!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二师兄,原先一直以为他喜爱逍遥胸无大志,却不曾想他心中也有男儿壮阔的梦!

受陶简诗歌的影响,她顿时也觉得心中豪气万千,向往那样的潇洒少年郎!

“二师兄,来,干!”两人重重了碰了下酒瓶,在月色下,水榭里,喝得个畅快淋漓!

怕是多年后两人也忘不了今日这样的不羁和轻狂!

“咦?”她就着酒瓶口望,“没了!”

陶简也摇了摇手里空空的酒瓶,朝她摊了摊手。

“真扫兴!”她咕哝着,觉着这酒还未喝尽兴。

“小四,敢不敢去问大师兄讨杯喜酒喝?”

“敢不敢?”她皱了眉,不屑道,“大师兄的喜酒是一定要喝的!哪里有什么敢不敢!”

“是吗?”陶简看她一副半醉半醒的模样不禁失笑。

“二师兄,你敢笑话我!好啊!看来这喜酒我是非要去讨来喝不可了!”她生了气,丢了手里酒瓶就往前厅喜宴上去。

“唉,等我。”陶简也跟了她去。

因为莫离山庄与梅庄原属同门,互相之间又经常来往所以喜宴上并没有特意把女眷分开。

江园正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喜宴上那些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过的王宫大臣们,连身边凤清师叔的唠叨声都忽略不计,正看得津津有味,只见小师叔和陶简师伯一前一后进来,小师叔脸上难得挂着笑容,只是细看下这笑容带着醉态,身后的陶简师伯脚下都在打飘估计也是喝多了。

只见小师叔径直走到主桌,朝大师伯行了大礼,只听她说话慢吞吞的,身子还摇摇晃晃要不是一边的陶简师伯扶着眼看就要倒下。

“大、大师兄。。。恭喜恭喜!今日你和雪怡师姐总算。。。是如了多年的夙愿了。。。只是大师兄,我从小和师姐一处玩,算是、是她半个娘家人,所以。。。大师兄将来如若欺负师姐。。。我、我可是不饶的。。。”

沈晨阳伸手要扶她,被她拿手挡开,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杯酒,“大师兄,我敬你,我敬你和师姐永结同心,白头到老!一辈子。。。不离不弃!”

她仰了脖子先干为敬,沈晨阳拗不过她只得和她干了一杯。

“二师兄——”敬完酒她朝身边的陶简俏皮一笑,“怎样,这杯喜酒我敢是不敢喝?”

陶简看了眼席上那些人的脸色,刚要冷嘲热讽她几句,一边的付南忙叫来人要扶了莫青廷下去。

她嫌恶的拨开那些来碰她的手,皱着眉一脸不悦道,“不就是敬新郎官杯酒要你们紧张什么!真是扫兴!二师兄走,自去喝我们的酒!”

付南瞄了眼荆之痕的脸色,心里替莫青廷暗暗捏了把汗,这四公子平时也算恭和有理仪态大方,怎么每次喝了酒就胡闹,那时还小庄主不与她计较只罚她在书房站一夜,如今年岁长了,又是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上,怕到时又不知该怎么严罚!怪不得庄主平日里不让她喝酒!

正在付南满脸踌躇不知该拿她如何是好时,付北走过来搀起喝醉的莫青廷,身边一位女子搀了她另一边,这女子看着有些眼熟,仔细看,原来是雪怡最小的那个师妹,雨薇姑娘。

“不用扶我,我又没醉。”虽然这么说,她倒是很乖顺的任由他们扶着离开大厅。

付南这才松了一口气,而大家也都把这当成喜宴上的小插曲,一笑带过,只是如果细看便不难发现太子和荆之痕的脸色未免难看。

出了大厅,付北和雨薇要送她回莲花小筑,陶简也由侍从扶着回了念恩阁。

刚走出大厅没多远,迎面也有人被搀扶着走过来,正擦肩而过打了个照面,那人抬眼看到是她,两眼里亮了亮,推开身边的人踉踉跄跄的朝她走去。

“莫青廷!”沈适就差扑到她身上了,还好一边的付北眼明手快把他推开。

“你是谁敢推我!瞎了狗眼了!”沈适怒道。

付北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要走却被沈适缠住,“等等,我还有话和四公子说!”

说着手就要碰到莫青廷的身子。

“滚开!”付北欲出掌劈向他却被另一边的雨薇拦下,“付北哥哥不可,此人如此行径虽然可恶但看在大师兄的面上,不可伤他!”

付北听了雨薇的话才醒悟过来,虽说沈适冒犯他家公子就是皇亲国戚他也照打不误,只是这其中还牵连了大公子,总不能让大公子难做人,思及此,只好忍了这口气。

“还是这位姑娘会说话!”沈适见付北没了脾气笑得更是猖狂无耻,“不知是哪家的姑娘?长的倒也标志!”

“放肆!”莫青廷因为醉着酒脑袋有些昏沉故一直没理会沈适,而现在见他竟然要对小师妹打主意,胸中顿时怒意横生!

“呦!原来四公子的脾气不小!不过。。。你这生气的模样更是俊俏!”沈适仗着没人赶动他,肆无忌惮起来,平日他就十分惦记莫青廷,现在好不容易碰到,又仗着自己是沈晨阳的叔叔梁贵妃那边的红人根本不顾礼义廉耻,眼里心里都是莫青廷惹人怜爱的小模样,越看越是心痒。

“付北,带小师妹到一边去。”

“公子——”

“我的话你也不听了?”莫青廷沉声道。

“是。”付北只好把雨薇带到一边。

沈适身边的人见形势不对上来劝他们主子离去,沈适哪肯听他们的劝,他现在正巴不得和面前的人单独相处呢!

“都滚开!我和四公子自有悄悄话说!”

侍从无奈只得退开去大厅喜宴上求助。

“莫青廷,有什么话是不能给他们听去的?你尽管说,我会好好听着的。。。”说着就把耳朵凑过去,只是还未听到她说的悄悄话,她的剑已经架在了他脖子上。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nneRc0wWXU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