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两根巨物一起一前一后 跨坐在他头上

许长泽手一转,一面碗口大的镜子便出现在掌心:“这面离镜能够看到他的日常起居。”玄天接了过来:“好的。”

许长泽看他接的爽快有些不太放心,再一次跟他重申:“一定要记住了,千万别让莫非靠近镇魔殿。他现在虽然住在七星岩上,可这魔孽身上魔性去不掉,他能够毁了我们布下的三生阵法,如果让他靠近镇魔殿,这妖孽还不知道能……”

许长风不愿意听他左一句魔孽右一句妖孽的,咳了声:“师兄!莫非他还是个孩子。”

许长泽沉着脸:“师弟!他是个孩子,可他身上的魔孽已经害死了长和了!我没有处死他,还让他住在七星岩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许长风被他噎的说不上话来,许长泽说完这句重话后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玄天沉默了下便接话:“师叔放心,我心中有数。长风师叔能不能跟我说说莫非是怎么来的长陵山啊。”

许长泽听着他的话深吸了口气,看了一眼许长风,许长风是一个在回忆的表情,许长泽叹了口气,他这个师弟不知道说他健忘好呢,还是说他大大咧咧好,一把年纪了,可他做什么事不考虑前因后果,只凭本性干。

莫非是他十年前捡回来的,他在游历途中,看到张家村血气浓重,乌烟瘴气,他便下去查看,然后就把莫非捡了回来。

“十一年前?可是楚邪作乱的时候? ”玄天从中问了下,许长泽点了下头:“嗯,就是他,楚邪这个魔孽不仅毁了数十个村镇,也毁了我们御剑派的上千名弟子。”以至于他现在无人可用。

他说的咬牙切齿,玄天也知道,同魔界的那一战,他们九鼎门也损失了很多人。正邪一旦交战就是大战,你生我死。况且魔族乃余孽,必须斩草除根。所以御剑派大弟子倾巢而出,他作为九鼎门的玄字辈弟子更应当身先士卒。佛崖就是最前线。只是那时他还小,等攻进佛崖时又遇上暴风雨,与楚邪交战艰难,两败俱伤,几乎没有活下来的。

许长泽深吸了口气:“那一战你也知道,魔界佛崖周边数百里无一生灵存活,这个莫非能活着,一定来路不正,非妖既魔,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许长泽的口气不屑中带着几分厌恶,自古妖魔都不入流,是他们大都不争气,修行之路都是夺舍而来,毫无人性,一有点道行便祸害三界,所以久而久之,人人都痛恨妖魔。而他们御剑派的宗旨更是为除妖降魔而存在的。

许长风听他这么不客气的说他徒弟也有些不乐意,他怎么也不愿意承认他捡来的莫非是个魔孽,明明跟正常小孩一样嘛。

他碰到莫非的时候是在楚邪大乱之后了,周边的村子里全部覆灭,他看着于心不忍,便徒步走在山林间,想尽他一份力量,看看还有没有生灵。

在他快走完最后一个村子时便遇见了莫非。他那时正在河边休息,正啃了一口馒头,莫非就冒出来了。这个小孩看着特别乖,他也没有往他要吃的,就是坐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许长风在他那眼神下半个馒头怎么也咽不下去了,于是就给了他。

结果他吃完这半个馒头后就一直跟着他。于是他就把他带回了长陵山。他在他入门前试过他的骨脉,就是一个普通人,身上没有魔气。灵根也是最普通的五灵根,本来这种灵根是入不了长陵山的,可他心软了,莫非在一路上已经跟他很熟了,师傅师傅的叫了一路,就凭着一路师傅,他也不能不管他啊,而且他才那么点,无家可归,除了在长陵山还能去哪?

所以他破例收了八岁的莫非为徒,这个小徒弟虽然没有仙缘,可是也算听话,比一般的小孩要灵透,教给他的心法剑法他都很快的能记住,让他这个师傅很有成就感,他还特意跟许长泽显摆过,说他收了一个神童。

结果好景不长,莫非调皮,不知道怎么就去了镇魔殿的周边,回来之后便走火入魔。

在给他施救的时候发现他并不是单纯的走火入魔,而是被楚烬的魔力所影响,身体深处的魔性被激发出来,而这魔性与他所修行的御剑派心法相抵触,一时之间无法控制,所以才导致混乱。

后面的事就这样了,莫非是魔界中人,见了就应该处诀,但在他的坚持下,许长和才勉强答应不杀他。

许长泽当没看见他伤心一阵见血的打击他:“你也不想想,山林间冒出来个小孩可能吗?就你把他当成宝。明明是妖魔,却被人为的封印住了,那身上一定有不可告人之事。后来也证明我所说不错。”

许长风还想说点什么,却被他这话噎着了,他说的不错,莫非确实闯下弥天大祸,他能破坏三生阵,只要他靠近镇魔殿,镇魔殿就会生出变数。

许长风说不过他,也没法说什么,最后站了起来:“玄天,莫非就交由你照顾了,如果不到万一,不能伤他。”

玄天点了下头送他们走,等他们走后,他看着手中的离镜皱了下眉,莫非的事是他所料未及,许长风在来的路上并没有告诉他:许长和去世是因为莫非,也就是说长陵山不仅有外敌,还有一个不知道何时会出幺蛾子的内敌。

玄天想到内敌莫非莫名的就想笑,刚还说他长的跟山下不成气候的小妖似的,果然还就是了,他的眼力一向很厉害的。玄天想了下莫非的情况,觉得他也成不了多大的气候。玄天把手中的离镜放到了枕头下面,没有去看,他相信有他在,莫非是妖是魔都不重要。

莫非在莫霖的院子里磨蹭到了做饭时间,他很用心的做了晚饭,青椒炒鸡蛋,醋溜豆角,红烧鲤鱼,鱼是去后山抓的,菜大都是他自己种的,他没有去厨房找,反正莫霖的院子他从来不管,于是让他种的乱七八糟。

莫非把菜端到桌上时特别有成就感,但这成就感没有一会儿就被莫霖打消了,莫非看他夹鱼笑着问他:“好吃吗?”莫霖看了他一眼,把鱼咽下去:“好吃。”莫非便指指其他的饭菜:“再尝尝这个……”

他还没等说完的,莫霖就回答他了:“都好吃。”他连筷子都还没有伸呢!这是嫌他烦了!

莫非一肚子介绍话都没有说出来,气的瞪着他,莫霖放下筷子看他:“你每次吃饭前都要问八遍,我要是不说好吃,你能说到吃完饭。”

莫非被他噎的膛目结舌,这是莫霖今天说的最长的句子,但是里边一点好话都没有!他以前难道真的有那么烦人!

莫非开始拿起筷子吃饭,决定不理他了。他想起他确实说的比他多,跟他说话别人都以为他是在自言自语!

莫非终于安静了,于是莫霖吃了一顿安静的晚饭。莫非最终还是没忍住,看他面容沉静、自然安逸的样子咳了声:“很舒服?”莫霖点了下头。莫非便气的站起来了,端着碗筷去厨房了。

莫霖看着他端着三个盘两个碗还能走的风风火火的样子摇了摇头,他说的话都是实话,莫非每次做完饭都问他好不好吃,他也不想想这饭都吃了十年了,就算再好吃他也翻不出花来了啊。再说了,就算是好吃也不用天天挂在嘴上是吧。

他又不是他师傅,在长陵山待的时间少,偶尔吃上一顿觉得新鲜,会夸夸他。莫霖看着莫非的背影微微挑了下眉,今天莫非没有去长风师傅做饭,以往只要长风师傅在长陵山,他的饭就是由莫非亲自做的。

今天莫非没有再去给师傅送饭,看样子这家伙也知道理亏,不敢见师傅了。

莫非洗刷完碗筷,出来就看见他靠在门上看他,莫非横了他一眼:“看什么!”莫霖看他还是中气十足的样子便放心了:“看你脸上的米粒。”莫非去摸脸,什么都没有摸到,于是朝他挥了挥拳头,莫霖也转身又回他的屋练功去了。

莫非在莫霖这里待到了晚上,莫麒这次忙着去招呼玄门的人,等想起他来时都已经晚上了,守七星岩的弟子跟他说莫非还赖在莫霖师叔的房间里时,他只好亲自出马了,莫非看他来,吊儿郎当的朝他笑了下:“忙完了?安顿好师妹了?住在哪儿?南璇宫?”他住在东篱殿,南璇宫的旁边,所以这师妹们一定是在这里了。

莫麒被他点破脸色一黑:“少废话!快走!别忘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别让我现在拽你去见长泽长老!”长泽长老规定他,太阳一下山必须要回七星岩,而这个混蛋现在还留在这里,真是胆大包天了!

莫麒上去拽他,莫非把他甩开了:“别碰我!扯坏了这衣服你赔啊!”

莫麒扫了一眼他身上的衣服,想说点什么又忍住了,哼了声:“快走!”

莫非也哼了声,当先走上了锁链桥。

七星岩是长陵山的后山,虽然是他的后山,可是跟它并不相连,两山之间隔着一个大峡谷,这峡谷深不见底,而且还很宽,于是两山之间便搭建了一座锁链桥。

莫非刚过了铁锁桥就听见铿铿锵锵的响声,他一回头,果然看见莫麒拿着他的剑在砍,莫非往回跑:“莫麒!住手!别砸断!”

莫非连跑带跳的还是没能跑过去,就差那么一两步了,可这该死的莫麒又把锁链给砍断了,他改天还得再弄一次!烦死人了!莫麒哈哈笑:“抓好了,别掉下去啊!”

山崖下传来莫非中气十足的骂声:“莫麒,你等着!”

莫麒切了声:“行,我等着你爬上来。”

这个家伙脸皮厚的都可以抹墙了,跟他说过多少次少到这边来。长风师傅虽然心软,收留他在长陵,可是长泽长老说了:晚上时间是坚决不能让他留在这里的,这个混蛋总是不自觉,每次都得他砍断链子,真是的。

莫麒拍拍手吩咐值夜的弟子:“仔细一点,别被这家伙花言巧语骗了啊。”

弟子点头笑:“放心吧,莫麒师叔。”

莫麒很放心,以莫非的能力他是爬不过来的。这足有几十丈远的山崖他也飞不过来,只要他不给他接上链桥,他就过不来。

莫麒走了,莫非也不骂他了,他也顾不上了,双手使劲抓着锁链,这山底下没有灯光,黑乎乎的,不过他这一年一来练过很多次了,闭着眼睛都能爬上去。莫非双腿缠紧了锁链,凭借着惯性撞到对岸的岩壁上,抓住了岩石上藤条,找了个石头踩住这才抬头看了看月亮,月亮特别小。操!这次跑的太快了,锁链格外长。

莫非把锁链栓到他腰上,抓紧了藤蔓往上爬,他手劲比较大,不知不觉就爬了一大截了,眼睛也渐渐适应光线了,看到岩石上长出的天心兰,莫非顺手采了,因为下过雨,所以连根都□□了,根茎粗长,莫非有种捡到人参的喜悦:“幸好上次来的时候没采,下了一场雨长的这么快。”

他想揣怀里,但想了想不是他的衣服,便咬在了嘴里,这么咬着喘不过气来,爬一爬歇一歇,等爬上来时都过了好大一会儿了,对面的灯都灭了,莫非顶着月色回了他的房间。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nlbklyrWVl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