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如何把自己玩成烂货 乖别害羞把腿张开宝贝

往事越千年......

那颗胡杨树上,绑着的女子是楼兰国的大公主——尝依。

大公主出生在盛夏的七月,是楼兰国君的第一个孩子,她本应该是楼兰国的长公主,只是国君不爱王后,爱王妃他将长公主的封号给了比她小一岁的妹妹鸢妃的女儿尝骄,所以大家就叫尝依为大公主,叫尝骄为长公主。

大公主的母亲,是涂山神族的后裔云启,云启王后是国君明媒正娶的妻子,是楼兰国的王后。

公主三岁那年,随着入夏的到来,天连降暴雨,罗布泊湖水泛滥,孔雀河河水倒灌,河道边的房屋被冲毁,百姓流离失所,为减少损失降低灾害,王后在星月宫的祭台上摆起祭天引水大阵。

王后想要借助祭祀镯的力量,将河水东引到没有人的沙漠深处,可不知什么地方出了错,祭祀镯将泛滥的河水引到王城和国王的寝宫,差点将熟睡的国王淹死,国王大怒,事后国王以王后使用巫术引怒河神、谋杀国王、残害百姓等罪名下令烧死王后,王后死后不足三天国君就立了他最爱的女人鸢妃为后。

三岁的大公主,跟随星月宫的主事伽罗嬷嬷,回到她母后曾经居住过的宫殿——星月宫。

星月宫是楼兰国的祭祀场所,也是涂山神女后裔居住的地方,它坐落在孔雀河边,离王城米兰城约有二十里的路程,新月宫里有个大祭台,祭台上有三个台阶:第一个台阶上去是一个大大的圆形坛,意为天圆;第二个台阶上去是一个大大的方形坛,意为地方;第三个台阶上去又是一个小一点的圆形,圆形的中央也是祭台的中央立着通天神柱,通天神柱前面有个焚烧炉是专门焚烧祭品用的。

焚烧炉很大,大的可以放下整只羊。公主的母亲云启王后就是在焚烧炉烧死的,大火烧了三天三夜终于将王后烧成灰烬,一阵狂风吹过卷走王后的骨灰,炉里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片灰飞。

伽罗嬷嬷说“是王后对楼兰的王,和百姓都绝望了才走得这样干干净净。”

云启王后死后,不到一月桑荼成了大祭司,国王废除旧制让他接管伽罗嬷嬷在星月宫的事务。

桑荼大祭司虽然接管星月宫的大小事务,然而星月宫的宫主只能是拥有涂山神族后裔的大公主尝依,尝依大公主,在星月宫便不能跟父姓,星月宫里的宫主只能姓云,所以大公主在星月宫里叫云依。

听到大公主的名字与自己的名字一样,云依不由自主地打个冷战,不过她没有打断魏队讲故事,而是悄悄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静静地继续听。

桑荼大祭司,虽然他接管了伽罗嬷嬷在星月宫的大小事务;但是,却架空不了伽罗嬷嬷在星月宫的势力,伽罗嬷嬷和桑荼大祭司展开了长达十几年的权利拉锯战,小公主也在伽罗嬷嬷的保护下安全长大。

黑暗在时间的长河里随着权力、利益、阴谋的滋养慢慢壮大,笼罩了整个楼兰王国,当权者贪污、腐败,百姓愚昧、自私。长大后的大公主想要改变这一切想要驱逐黑暗,她便成了王国浓得化不开的黑暗势力的眼中钉肉中刺。

大公主几次救民于水火,可是却得不到人们的支持、理解和包容。人们只记得她是个罪后之女,是个没有用的神族后裔。她提倡惩恶扬善,人们笑话她天真,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罪后之女,无用的神族后裔,她无奈、她绝望、她想到逃避,她想离开楼兰。

大公主认为自己可以远嫁他国,从此就可以逃避楼兰王国的权利阴谋,她期待着和于阗三王子的婚期早日到来,她幸福地在三王子欺骗和谎言中度过了美好的一段时间,而那却是一场更大的阴谋,在三王子的游说下,大公主在新婚的前一天将祭祀镯交给大祭司,而三王子娶的却不是大公主尝依而是长公主尝骄,大公主要嫁之人也不是人而是神,他们要用大公主尝依祭祀河神。

大公主她不明白,她是神族后人,就算再没有什么用,楼兰国的人也不会让她离开楼兰,他们宁可像烧死云启皇后一样将她烧死,也不会让她到其它国家去,更不要说让她过自己的新生活。

这一切都是个骗局,大公主云依,怀揣着对爱情和未来新生活的向往穿上了嫁衣、坐上了花轿,只是这花轿没有把她送往人生的幸福而是把她送到了人生的终点。

大祭祀给大公主下了药,大公主一上花轿就晕睡在花轿里,等她醒来自己已经被绑在胡杨树上,周围还被大祭司施了禁制,背叛和绝望让她选择了与黑暗同归于尽,同时她也毁灭了整个楼兰王国,那年她十八岁,而所有阴谋的背后,都是想要得到你手上那个祭祀镯的欲望。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njnQhwJWWh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