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黑道总裁的地下情人 暴虐书包网

周六下午绿谷出久赶到约好的位置时看到天野律已经坐在那里了,他绕过立柱走过去,天野律正百无聊赖地支着头看书,从他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长发遮掩之下左手手腕上的一个环扣,绿谷无意识地盯了很久,直到坐下还在出神盯着她的手腕,直到面前出现一只手晃了晃,他才回过神,当下为了掩饰尴尬赶紧转过脸,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啊,那个,天野你的手镯样式很别致呢……”

天野律瞟了一眼自己左手腕上的限制器,不咸不淡嗯了一声,翻开书页打算开始做题,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

“你眼光也挺特别的。”

哈,哈哈哈,这是夸奖吗?

“喏,这里拜托你了,谢谢。”

天野律按住书页指向一道大题,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我感觉快要下雨了,天很阴。”天野律略有烦躁地转起了笔,“今天结束时间提前一些吧,不要淋在路上。”

“还好吧,应该关系不大的。”

绿谷出久也抬头看了看天气,感觉云是有些厚,不过并不觉得会下暴雨,翻出手机看了看,找到天气预报界面拿给天野律看。

“看,今天没有雨天预警啊。”

听了一会儿预报天气那个欧尔麦特版本的声线,天野律感觉眼皮跳得厉害,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他。

“本来就是我拜托你额外出来补习的,如果你被淋成落汤鸡,我会过意不去。”

绿谷出久语塞,发现熟了以后天野同学真的是个好有礼貌的人……

礼貌得生疏。

“那就速战速决吧。”绿谷思索了一会儿,扬起笑脸,“说不定补习的时候雨就下完了,正好回家。”

天野律闻言点点头,开始算题,绿谷把已经烂熟于心的解题步骤写下来,脑海里却不合时宜地想着如果真的回去路上下雨该怎么办。

话说他家要比天野家近一些吧,可不可以……

请她来家里坐一坐?

发现自己在想什么的绿谷出久手猛地一顿,原本规整的公式划开一道痕迹,破坏了整体美感。

天野律从书页里抬头看他一眼,又抽了张纸从桌子上推过去,并没有问怎么了。

绿谷出久接过来,捏紧了笔。

刚才天野律递过来的时候,手指压在白纸上,肤色竟然比纸还要白,是一种完全没有血色的苍白感。

天野同学是不吃饭吗?

他收敛心神,重新又写起来,一时无声,沙沙的写字声成了这片空间唯一的背景音。

由于担心天气,所以两个人一下午的效率都很高,所有的问题处理完后,结束时间甚至还比平时要早一些。

绿谷出久把用过的纸都有条不紊地整理好,看了眼时间下午五点,把书包里的东西都收拾完,看向旁边把课本随便扔进书包的天野律。

“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要考试了,有什么问题还可以问我,今天的几何都明白了吗?”

天野律把书包拉链从两头一拉到中间卡住,站起身点点头,发现好像绿谷看不到她点头,又开口补充道:“没问题了,笔试应该能及格。”

“目标不要那么低啦,好歹也是要进英雄科的人……”绿谷也背好书包起身,两人一起走出已经没几个人的门店往家走去,“回去再把国文看一看,我记得你古文默写有几篇不熟。”

“嗯。”

天野律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突然开口问一旁的绿谷出久:“有关实战测试,有什么参考资料吗?”

“啊,这个,的确没有往年的信息流传,感觉不是和人对打就是和机器对打吧……在模拟街区之类的。”绿谷出久挠挠头想了半天,“对了,好像可以携带武器?”

天野律想想自己的匕首,感觉无论对人还是对物都不太方便,只能近战攻击是个大麻烦,个性还只能在关键时刻使用……

回去看看家里那把长刀生锈没。

“是这样啊,谢了……”

话还没说完,天气风起云涌,道路旁的树叶被吹得打着卷飞向半空,然后被骤降的雨滴打在地上,已经湿掉的落叶失去再次升空的能力,只能陷落在泥土里。

“……下雨了。”

路边的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沉默了两秒同时跑起来,天野律一边跑一边把书包甩下来顶在头上,绿谷出久也把书包拿下来,只是抱在了怀里,两人顶着风,雨越来越大,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就劈头盖脸砸下来,没几分钟两个人身上都湿透了。

天色肉眼可见地黑下来,阴云开始一层垒着一层堆砌在空中,时不时划过几道闪电,照亮已经彻底阴沉下来的半空,绿谷出久一边跑,还要一边抱着沉重的书包,看着天色已经差成这个样子,之前的想法又开始活络起来。

狂风夹杂着雨点扑面而来,冲击力大得导致他差点看不清方向。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带着他跑起来,拉扯他的力度不大却很稳,呼啸的风声中他听到天野律不算大的声音,带着水汽撞着他的耳朵。

“你家在哪儿带我进去避避!”

最后两个落落落汤鸡停在绿谷家的玄关口,一个撑着墙,一个扶着门大口喘气,绿谷拼命护住的书包也淋湿了一大半,天野律的就别说了,能有一本书存活下来那就是奇迹。

两个人平复了一会儿呼吸,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的惨状,没忍住同时笑了出来。

天野律还比较克制,她看着地上的一滩水,看看自己彻底湿透的衣服,微妙地停顿了一下,看向一旁抱着书包翻腾的绿谷,开口问道:“你家里没人吗?”

“啊,周六的这个时候妈妈好像会在超市买特价食品。”绿谷出久把湿掉的本子拿出来翻开,“因为买的东西很多,一般妈妈要到晚上才能回来。”

说完他的身体就僵住了。

等,等等,现在这个情况,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吗?

他停下动作偷偷看向一旁的少女,天野律正把湿漉漉的长发拧成一股绞干,发尾上的水珠顺着她纤细的胳膊流下,最后滴进袖口,绿谷有些惊慌地移开视线,赶紧换上鞋去橱柜里翻了一会儿找到拖鞋,匆匆忙忙从抽屉里找出来一条新毛巾,又回到门口递给天野律。

外套长袖已经彻底湿透了,黏糊糊地粘在身上,天野律皱着眉把外套脱下来,就像在揭下来一层皮,把衣服拿在手里,谢过了绿谷出久拿来的东西,她换上拖鞋,拿着毛巾擦了擦脸,突然回头问跟在身后的绿谷出久。

“能借下你家的吹风机吗?”

“好,好的!”

天野律拿着衣服去了卫生间,收拾得差不多才出来,虽然身上还没有彻底干透,不过对于她来说只要不滴水就可以了。

毕竟是别人家,如果麻烦对方母亲清理地板就有点尴尬了。

“那,那个,我家有烘干机,如果不介意的话,把衣服给我吧……?”

“唔,谢谢了。”

天野律把手上的外套递给绿谷出久,在兜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头绳,只好又把头发胡乱揉了两把散在了身后。

最后两个人坐在绿谷出久的房间里开始长时间的相对无言。

绿谷出久一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把天野律带进自己房间,一边偷偷瞟明显在发呆的少女,庆幸她没有吐槽自己满墙的欧尔麦特海报。

“天气预报一点都不准啊。”

天野律捏着自己湿透的发尾出神,懒洋洋地捻了捻,对着绿谷出久开口。

“还以为欧尔麦特播报的准确率会高一点。”

“……这,这个,欧尔麦特只是提供了语音包而已啦,我也没想到会突然下暴雨……对了,天野同学有带伞吗?”

“没有。”绕了绕自己的头发,天野律叹了口气,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好像很早前有人在我桌边放了把伞,可惜后来和爆豪打了一架丢给那家伙了,也忘了还给原主。”

咦,天野同学不知道那把伞就是小胜的吗?

……原来那么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啊。

再次洞察一切的绿谷出久压下心里的酸涩,不自然地转移话题。

“对,对了,天,天野同学你要不要去洗个澡……如果一直湿着的话会不舒服吧?”

被这种僵硬的转移注意力方式尬了一下,天野律目光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拒绝了。

“那,那换个衣服?虽然妈妈的尺码可能不适合你……但是这样下去会感冒吧?”

“不用麻烦了,只是淋了十分钟的雨而已,我才不会感冒。”

看着天野律撇撇嘴不乐意的样子,绿谷出久突然就觉得很想笑。

“咳……也对,只有笨蛋才会感冒,天野同学是不会的。”

这种宠溺的表情和哄小孩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天野律皱着眉刚想说什么,就看到绿谷出久侧头捂着嘴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阿嚏!”

“……噗。”

天野律看着还一脸懵逼的绿谷出久,没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绿谷君是笨蛋。”在绿谷出久面前晃晃手指,天野律笑得很开心,“这可是你刚才说的,不可以否认哦。”

绿谷出久尴尬地挠挠头,注视着天野律的笑容,慢慢红了脸。

可,可恶,笑起来的样子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停留在她身上的眼神,绿谷出久转过头平复一下心情,提议继续补习,天野律撑着下巴,想起自己湿到滴水的书包,脸色都变得有点扭曲。

天野嘀咕着倒霉,说起自己上学以来一直遭殃的书包。

“我当时本来都叫住你了啊……结果你没有听。”

“哦,我知道,是我的错。”

得知她翻墙时书包掉进了鱼塘,绿谷出久没忍住笑出了声,他咳嗽了一声解释,那个地方就是因为学生总是翻墙所以才建成了一个水池,一开始还有人不知道经常掉进去,后来就没有人以身涉险了。

天野律对于这种行径表示强烈谴责。

两人的气氛无意识缓和下来,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更多的时候都是天野律在听,绿谷出久在说。

不过一听他说欧尔麦特天野律就想换台。

但是看着绿谷满脸的激动和崇拜,天野律还是压下了自己的想法。

雨停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天野律换上自己的衣服,收拾好自己湿漉漉的书包,再次谢过绿谷,打开门就往外走。

看着天野律的背影,绿谷最后还是没忍住出声叫住了她。

“考试加油。”绿谷出久看着她停下来等待自己的下文,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律。”

天野律背正了书包冲他挥挥手,拒绝了绿谷送她回家,出门时回头冲他笑了一下。

“你也加油,出久君。”

绿谷出久上楼都是飘着走的。

今天因为下雨回来有些晚的绿谷妈妈惊讶地发现自己家孩子一直保持着傻笑的状态,都有些担心绿谷是不是发烧了。

而另一边雨一停就被赶出去买酱油的爆豪胜己在房间里翻来翻去找外套,正巧从打开透气的窗户外看到了刚从绿谷家走出来的天野律。

他穿衣服的动作顿住了。

……

明天,哦不,今天就是雄英入学考试的日子了。

因为和自己的小徒弟约好了早上在海滨公园见面,八木俊典四点就起来准备早饭了。现在他坐在沙发上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犹豫着该不该叫律起床。

……真正的英雄就要敢于面对困难!

最后还是蹑手蹑脚上了二楼,八木俊典敲敲门,敲累了再换个姿势继续敲,大约过了五分钟,房间里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如果他现在不叫醒天野律的话,估计她醒的时候雄英都开学了。

最后八木俊典咬咬牙,手下用力,推开了房间门。

天野律没有锁门的习惯,这让八木欣慰又忧心,不过此刻他站在门口看着床中央鼓起来的一团被子,由衷地感觉到了无奈。

“律,再睡就要赶不上考试了,不是说好了要去雄英吗?”感觉说这些还不够,八木俊典又补充一句,“我做了你喜欢的乌冬面,饮料在杯子里,你洗完漱就可以直接吃了。”

毫无动静。

“律,已经很晚了,再睡就要中午了。”对着外面漆黑的天色,八木俊典面不改色地打开了房间的大灯,然后看到床上的那团鼓包依旧一动不动。

“律,已经到点了……”

八木俊典看看手表,感觉快要到约定见面的时间了,只能叹口气来到床边,刚伸手准备打开床头灯,结果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手腕被狠狠一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用力压住了肩膀,整个人都被直接按在了床上。

“……妈的。”

天野律目光沉沉地看着身下的八木俊典,手下力道不减,死死扣住了八木的肩膀,表情是难得一见的恼怒。

“八木俊典你是不是傻了,现在才几点!”语气真的算不上好,天野律咳嗽了一声,嗓音还带着没睡醒的鼻音,她烦躁地直起身子把垂下来的头发撩到身后,闭着眼睛缓了一会儿才感觉清醒了一些,“你是要我学着写一本静冈凌晨四点半给你当鸡汤吗?”

八木俊典哑然地看着满脸不高兴的天野律,再感受一下现在两人的体位,头一次有些不知所措。而天野律看着他一脸茫然的样子就更来气,再看看八木已经整理好的着装,想到最近他经常早出晚归,顿时更不高兴了。

感觉大脑已经因为当下这个情况变得一塌糊涂,张了半天嘴也没想好要说什么,就在八木俊典迟钝地思考着要先说让天野从自己身上起来还是先说今天考试的时候,突然感觉肩上的钳制消失了,他愣了一下抬头看过去,正好看到天野律对他扯开一个没什么感情的笑容。

正在心里狂敲警钟的时候,八木俊典看到天野律低下头在他脖子处停了一会儿,刚想伸手把她的头发拂开,就感觉自己被狠狠咬了一口。

八木俊典再迟钝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安抚一下自己一百八十迈的心跳,刚想说什么就被天野律轻飘飘一句话堵了回去。

“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几乎可以算得上是狼狈不堪地逃出了家门,而在沙滩上等了有一会儿的绿谷出久惊讶地发现今天欧尔麦特戴上了围巾,还把外套的领子竖得高高的,好像恨不得把自己缩进快撑爆的风衣里。

今天有这么冷吗?

绿谷出久摸不着头脑地想了半天,只能放弃思考。

而一边的欧尔麦特裹紧了自己的风衣,决定往家里买个闹钟。

这谁顶得住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dnxRAJsdTA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