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空姐让三个黑人干 女子被下药被男子脱了

从昏暗的通道里出来,并没有享受到意料中的光明。

唐律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奇怪,明明心里想着要晒晒太阳,可行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却格外的舒坦。

殷素跟在他的身后三步远的位置,没有主动靠近,也没有撒手离开,只是她那身黑衣,很容易和夜色融为一体,不仔细去看,很难找到她。

担心自己一个不注意,就能弄丢了她,唐律将估计抬到眼前研究了一番,突然转身,折返了一步,正好让殷素撞了满怀,看起来就像殷素主动投怀送抱。

“殷素你看。”

尴尬才从殷素心底冒出,唐律兴高采烈的声音就打断了她的情绪。

看着唐律提到眼前的小狐狸,殷素眨了眨眼,疑惑的问道:“看什么?”

“这只狐狸呀。”

“我知道它是狐狸。”

“你看它和凡儿以前是不是一模一样,皱巴巴的丑的很。”

殷素:“……”

她初次见到舒凡的时候,根本没留意,它到底长得如何,只是觉得这只狐狸幸福的很,可以光明正大的窝在他的怀里。

现在听他讲,舒凡小的时候,也是只丑狐狸,她突然有些开心,开心自己生就一副好皮囊,姿色上还能压那狐狸一头。

不过,为什么这个时候,他还要提那只煞风景的宠物狐狸呢?

殷素大胆猜测:“你在担心她?”

“我只是觉得,自己白养了那么多年的狐狸,平日里把她当女儿看待,结果去跟了别人亲近。”

“我认为,她把你当宝。”

殷素的语气,要多酸就有多酸,只差没化成没有熟透的梅子,一口塞进唐律的嘴里。

“我一开始救她,可没想给自己惹什么桃花。”好不容易逮着解释的机会,唐律当然不能放过,顺带也将凤影的事提了出来:“就连小影,我都没想过要接触,只是她……你也知道她的性子,越是躲就越容易被她缠上。”

“嗯。”

凤影缠人的功夫,比舒凡有过之而无不及。

现如今凤影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如意郎君,她那些和唐律站在一起的曾经,对殷素来说,其实就像一场心魔历练,过了也就过了,并没有什么跨不过去的坎。

殷素淡然的反应,让唐律有些不自在:“我比较喜欢你生气的样子,至少我觉得你还是在乎我的。”

“你也会患得患失吗?”殷素挑了挑眉。

无论是迷暗之森,还是洛城,她都没有说过要让他跟着,更没有说过,喜欢他跟着,可他还是跟了,那时候他可没有现在的犹豫不决,忧心忡忡。

“过去那是年纪轻不懂事。”

其实唐律没把话说明白,他真正担心的,还是殷素不再信任自己,毕竟他给出那么多承诺,唯一没有兑现的,就是回洛城去找她。

荒古一战,玖国女将军的飒爽英姿,罗刹鬼剑的杀伐果断,都被写进了历史,照理说,他作为洛城的军师,是应该和她们并肩作战的,然后他却做了个失信人。

哪怕,非他所愿。

“我喜欢。”

“啊?”

殷素突然道出口的喜欢,让沉淀在愧疚中的唐律彻底僵住。

以为他没有听懂,殷素迟疑了一下,不充道:“不懂事,我喜欢。”

“你不怕我又给你惹麻烦?”唐律眯起眼睛,笑了。

他想,他已经知道要怎么挽回她渐行渐远的心,只要他还是那个洛城之上的少年,照她死脑筋的性子,肯定还会一直喜欢下去。

所以,他还是可以为所欲为。

殷素喜欢唐律的笑,从前现在,一直很享受他能对着自己笑出来,无论是狡诈的,欢愉的,还是放声大笑。

眼下他能笑,她就忍不住高兴:“接下来去哪?狐狸窝?”

“不着急。”唐律竖起食指摇了摇。

唐腥背着他炼制尸兵,本就是大大的不敬,让他待在枉死城好好反省一下,也挺不错的,所以他并不着急找到剩下的尸兵,反倒是很乐意和怀中人随便找个地方,品品茶听听书聊聊人生感悟。

“唐昊呢?”

不知道唐律沉淀在自己的私欲里沾沾自喜,殷素简简单单的抛出一个名字,就让他从美景连绵的十重天飞速掉了下来,落进了北海冰湖。

本能的打了个哆嗦,唐律瞬间拉下了脸,满嘴苦涩:“真把这小子给忘了。”

“要去找风冰,将他劫回来吗?”

殷素觉得,从风冰手底下救萌宝,那是自己的事情,喜欢唐律也是自己的事情,通通和他无关,倘若唐昊因为风冰受罪的话,她就应该帮着唐律从风冰手里将唐昊救回来。

只是她太小看了唐昊的智慧,风冰虽然狠毒,那副躯体里却还隐藏着一个善良的灵魂,被唐昊随意忽悠,倒也没把这个武力值不怎么样的封占师怎么样。

所幸唐律看人的眼光不差,即使想起了自己将一个小辈丢给敌人,多少有些失礼,但唐昊的安全,他却不担心:“我们先去找个住的地方,安顿好后,我会回零族一趟,那群老顽固虽然食古不化,却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你不用为那小子担心。”

“住的地方?”

殷素错愕。

她接到任何心愿,从无垢城里出来,都是用最快的方式解决问题,然后匆忙的赶回去。

对她来说,灵舍才是住的地方。

可唐律的意思,明显是要带着她找个旅馆什么的住下。

也许她离无垢城太远,不方便回去,可她不明白,为什么唐律一个堂堂大族长,也不好好回家睡觉,非要跟她一起。

“我们以前不也是住一起么?”唐律理所当然的反问。

洛城之上,他们的确住在一个宅子里,有时候甚至会挤在一个房间,可那个时候她还小,不懂男女有别,现在她懂了,却不敢轻易让他跨界:“男女授受不清。”

“有什么不清的。”

唐律无所谓的笑了笑,强行将她往怀里拉了拉,双手环抱住后,狡猾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了一吻,道:“你看,我抱了你,还亲了你,本来就已经不清不楚的了。”

“你……”

殷素羞愧难当,心底却觉得格外的甜蜜。

果然,她是逃不掉的。

离狐狸窝最近的城市,是空城。

和幻城,无垢城完全不同,这座城市处处都是高楼大厦,根本看不到一点带有“复古”韵味的建筑,就茶馆此间这种生命力超强的连锁店,没能在空城立足的原因,只因为风格不符。

殷素其实并不喜欢这种现代化的风格,因为当初装着的摄像头就像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举动,让她浑身不自在。

可偏偏唐律觉得这里很好。

用他的话来说,时代在变化,品味自然也要跟着变化。

殷素虽然不知道这种变化能有什么作用,但他说的,无论好坏,她总愿意去听,所以老老实实的传了个信回无垢城后,跟随唐律坐着城轨地铁到了空城。

地铁虽然稳当,里面却很嘈杂,昏迷中的小狐狸很快就惊醒了过来。

唐律找个了个隐蔽的死角,让小狐狸幻出了人形,看上去就是个和萌宝差不多大的小男孩。

也许是异兽和封占师长期的矛盾影响,小狐狸本能的排斥唐律,坐到位置上时,也远远的躲着他,却因为眼前陌生的事物,多少有些害怕,所以情愿靠殷素近一点。

从未被人那么靠近,殷素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惹得唐律哈哈大笑:“你不用这么害怕他的,要是不喜欢他坐里旁边,踢远点就好。”

“他还小。”

“是啊,跟我们比起来,这里还有谁不小的。”

唐律的话,让殷素无言以对。

“长生”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从玄分四国到玖国一统,大国分为七城,七城各为其主,每一个位居高位的人,在手握重权的时候,都会想尽办法求得仙药,以求长生,可他们却永远不能理解,真的长生是怎样的痛苦。

心生不安的时候,殷素总喜欢紧握往生剑,仿佛这把带着无穷灾难的魔剑,有种绝对的力量,可以砍断一切危险。

只不过这个快捷的地铁上,除了他们,全都是灵识未开的普通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早在上地铁之前,唐律就让她将往生剑当成袖剑藏了起来,此刻要是拿出来,恐怕要吓倒一片人。

看出了她的不适,唐律理所当然的握住了她的手。

坐在他们对面的老婆婆看到他的举动,用手扶了扶眼睛,露出了对年轻情侣不友好的神情,殷素尴尬的想要收回手,唐律却打死也不肯放开,察觉到殷素的抗拒全都来自于周围的目光后,他立即微笑着朝对他们行“注目礼”的围观者呲牙,弄得他们个个不好意思,偏开了头,他这才高兴的将殷素的手放在自己大腿上拍了拍,道:“两情相悦的事情,别人不会说的。”

“你……你不会不自在?”

“不但不会,心底还愉快的很。”

头一次,唐律笑的那么开心,殷素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如她所料,就唐律在地铁上对她那种占有欲,下了地铁,表现的更突出,明明是他执意要带她来空城,结果走到大街上,却因为她那惊艳的容貌,引得路人频频回望,到最后唐律干脆将她搂在怀里走路,只要有人肖像她,他就会横眼以对。

当然,作为总在传说中出现的英明族长,从来都是别人女人为了他争风吃醋,唐律这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心中酸楚,平白升起了一种将心上人永远藏起来的冲动,所以下了地铁,没走多远,他就选了间装潢还行,招牌却不怎么起眼的酒店。

酒店前台是个打扮艳丽的姑娘,烫着火红波浪头,大大的眼睛明明生的很好看,却偏偏要弄进去一些奇怪的东西,让瞳孔的颜色变成浅浅的蓝色,让殷素诧异的是,她那身短裙工作装是低胸的,低着头算账的时候,隐隐还能看到些不可描叙的“精彩”。

相较地铁上的随意,到了这里,唐律显得规规矩矩的,丝毫没有多看别的女人一眼的意思,所以前台姑娘很错愕,眼前的客人为什么会和别人不一样,看着自己的不是唐律这个大男人,反倒是殷素这个天资高人一等的女人。

直到她看见艰难爬上柜台的小狐狸后,才恍然大悟,微笑着将开好的房间门卡递给殷素:“三楼左转第一间,希望你们一家人住的舒服。”

一家人?他们?

小狐狸疑惑的回头看了看唐律和殷素,很想告诉眼前和他娘亲有些类似的姑娘,自己和这两个腻腻歪歪的人实在不熟,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唐律就微笑着道了谢,一把将他和门禁卡同时搂向了自己,轻车驾熟的领着他们上了三楼房间。

房间是个豪华套房,中央放置的那张软床,足足可以躺四五个人,让小狐狸一进屋就忍不住打喷嚏的是,软床周围摆着各种颜色的玫瑰花,好看但是暗藏危险:“死兔子跟我说过,现在的男人想要睡女人的时候,才会带他们去旅馆,睡这种带花的房间。”

“所以你是不是应该知趣点,出去找点事做?”

小狐狸没料到,唐律居然会不要脸的赶他出去,反正他和这位大族长也没有什么良好的关系,这会能破坏一桩“好事”就破坏一桩,所以他又变成了那只皱巴巴的小狐狸,摇着尾巴爬上了床头柜,用圆圆的兽眼睛盯着殷素道:“你难道也要跟这个男人睡觉?”

“你个畜生,胡言乱语什么。”

小狐狸明显猜到了,拿定殷素,就能拿定他。

殷素不喜欢被别人过多的关注,要是有只小狐狸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盯着,恐怕他还没抱住她,就被她赶出门了,更别说进一步的动作。

“我在胡说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龌龊的男人。”

“你!”

唐律气的七窍生烟。

纵观历史,能敢这么拆他台的人,除了殷素,大概只有眼前这只狐狸了,殷素是他舍不得欺负,可这只小狐狸嘛……唐律伸出手拍了他的头一下,一道金光迅速落下,将他圈了个正着:“你既然这么喜欢破坏别人的好事,就麻烦你去前台陪陪那个姑娘吧,应该有很多的龌龊男人对她垂涎有加。”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dnGQhyJdGh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