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孕夫膀胱好憋好涨 老旺罗明秦雨的全文下载

几位老者给两人讲了沧澜秘境的事情,说是一个月后,两人会跟着其他的优秀的弟子一起去沧澜秘境,语岩和楼慕烟都答应了。

出门了以后,语岩故意站的离门口不远的地方,将一个储物戒指交给了戎辽,说:“非常感谢几位大能能给我和烟儿这个机会,里面有我准备的一些酒菜,等我俩走了之后,你老带进去给大能们尝尝鲜!”

又将另一个戒指弹进了戎辽的袖子里,除了楼慕烟,谁也没看到,几个大能也没看到,戎辽倒是感觉到了,他依旧保持惊讶的状态,又收敛了表情,点了点头。

楼慕烟转过头去憋着笑,语岩大声的对戎辽说:“殿主,我们自己回去就行,我们记得路!”说着拉着楼慕烟就走,楼慕烟都快憋不住了,但是还是跟着走了。戎辽在后面笑骂了一句:“两个鬼丫头!”又转身进入了。

屋里的几人继续坐在那里装模作样,戎辽也懒得说了,他相信以他们的耳力不会没听到,直接控制精神力将里面的东西连同桌子都移了出来。

看到这一大桌子的菜和这么多的酒,他们立马不装模作样了,一个个的都围着桌子用灵气幻化出了凳子,开始大吃大喝了起来,还不住的称赞。

戎辽回去后,又把两人叫来说了一些事情,楼慕烟又问了许多不明白的地方,之后俩人就去闭关了。

一个月后,弟子们都齐聚沧澜秘境,拿着令牌等待传送。过了一炷香之后,所有人都进了沧澜秘境,语岩就一直跟着楼慕烟,看着她又在沧澜秘境里光芒四射。

和冥修汇合以后,又开始撒狗粮,看的她牙酸。看到他们联手杀那些怪物,挖灵石,挖灵石的时候,她让赤蜂也过去帮忙了,挖出的灵石被楼慕烟分成了八份,她、苏锦、冥修各拿了八分之一算是劳务费,其他的出去后她在给她的父母、师傅、两个哥哥和其他的亲朋好友。

她最近给赤蜂取了个名字叫赤芸,赤芸很快的接受了,不然它和妹妹真的很难区分,它也是很苦恼的说。

直到他们和沧澜秘境的最高统治者交手的时候,那两人生死相随,她也就跟着跳了下去,接着才是楼慕白下跳。

她这次之所以不出手就是因为这是不可逆转的,不然天道会给两人更大的考验,未知的才是可怕的。谁让这篇文章就是以生死相依来考验两人的爱情呢?

她在空间风暴里看到了暗主,暗主也看到了她,俩人点头打了个招呼,暗主就离开了。

语岩看到暗主已经出手干扰了,她也就不担心其他人了。她直接抓住了楼慕烟,和她一起降落到南海海域。她将自己和楼慕烟改成了南海海域的气息,又喂了她一颗回蓝丹,一颗回血丹。

回血丹是她最近炼制的,她最近闭关练了不少丹药,为的是即将来到的域外战场。虽然书上说的男女主先苦后甜再分离,但是危险肯定是无处不在的,她也得准备一些东西,所以她最近在空间炼制了很多东西。

语岩看着楼慕烟,心里想着事情,她不知道那样做了之后能不能改变那个结果。她自己也觉得很矛盾,不过她决定试试,万一有用呢?她这具身体和楼慕烟也有一些血缘关系,也不能真不管,又不能直接管,只有迂回试试了,她看着楼慕烟,心事重重的叹了口气。

楼慕烟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语岩深色复杂的看着她。楼慕烟以为是语岩有愧没来得及救她,她笑了笑:“没事,我明白你身不由己。”

语岩没来由的眼睛一酸,她叹了口气,算了,还是舍不得啊!提前就提前吧!反正后期也没什么大的事情,让所有的好与不好都对着她来吧!

语岩对着楼慕烟笑了笑,将她拉了起来:“这次回去,我教一些东西给你!”楼慕烟懵懵懂懂的点头。这时一艘飞行器缓缓驶来,跳下来三名男子,楼慕烟去和他们打探消息去了。

和他们交流以后,两人跟随着这三人一起去参加海浆果大赛,因为蓝斯还欠着他们东西呢。

在飞艇上,几只灵宠又把楼慕烟训了一顿,楼慕烟一个劲的认错,道歉。

在海浆果大赛上与冥修汇合后,两人又开始撒狗粮。语岩看的都麻木了,她直接扭过了头。

罗曼家族最后还是得了第一名,语岩和楼慕烟则跟着罗曼家族一起去了王城参加海星宴。

楼慕烟在王城的商铺不停的败家,而且还和一个公主对上了。语岩就看着不说话,因为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几个人还碰到了夜清寒,冥修和夜清寒之间的根本就不像是情敌,像是朋友。

几个人还参加了一场拍卖会,楼慕烟又和那个二公主对上了。楼慕烟拍了很多的物品,大多数也都是那个二公主想要拍的东西,把那个公主气的砸光了所有的东西。

回到居住的地方后,血血已经吸收了七彩琉璃石,楼慕烟又让血血折了两只枝条,她拿去给了语岩,她知道语岩肯定拿去培育了虽然她从来没见过。

十天后,语岩和楼慕烟几人一起去了南海皇宫参加了海星宴。语岩对大殿上的你来我往,只做没看见,她还是第一次品尝海域的食物,每样都偷渡了点去了空间让初荷研究。

等她吃饱喝足,大殿上的事情也告一段落,风月昕也和楼沫羽重逢了。楼慕烟正在敲诈蓝斯,蓝斯让她们拿出玉简给他看,她也拿出了玉简给了楼慕烟,让她一起递给蓝斯。

语岩看着楼慕烟和蓝斯讨价还价,又和皇族的长老打赌,结果又坑了一批草药。把她乐开了花,皇族的长老想以势压人。语岩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手指对着空中打了几个手势,几个长老全部被封了灵力。

几个长老吓得冷汗蹭蹭,语岩道:“想赖账?想要命吗?”几个长老忙不迭的点头。楼慕烟趁机又加了两倍的物资,把几个长老气的差点晕过去,但是他们就是晕不过去,只好先把东西交出去。

语岩看楼慕烟收了东西,才说:“一个时辰后会自动解开,下不为例,不然你们懂得!” 楼慕烟则眉开眼笑的调侃几位长老,他们敢怒不敢言。

蓝斯敲打了一下几位长老,又让在场的人自便,他带着楼慕烟和冥修去了后面。语岩没去,去了也是没事干,她和风月昕、楼沫羽回了人域。

回了人域以后,语岩去见了武会长,武会长带她去见了域主。她见了域主之后,域主请她坐,两人都没说话,语岩还拿出了一壶灵酒,一壶泉水,两个杯子。她给域主倒了一杯灵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灵泉,两人慢慢喝着。

过了一会,域主问她:“何时离开?”

语岩知道他问的是何时飞升仙界。她见得是域主的本体,她能看出她的修为掩饰情况她也不惊讶。再说,她也放水了,不然域主也看不透。

语岩回答:“也许是域外战场,也许域外战场之后,我也说不准。”

域主并不意外她的答案,又接着说道:“请你帮个忙可行?”

语岩道:“你不用说我也知道,既然投身这方世界,我也会尽力保护他们的安全。不过那些作恶多端的就算了,就当清洗各方种族!这点你同意吗?”

域主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站起身,对她微微施礼:“多谢!”

就坐下了。

语岩直接受了礼。想了想,她拿了一瓶分魂丹递给他:“这是分魂丹,里面有说明书,用不用你随意,你也可以送人,但是不可暴露我的存在,虽然你也说不出去,但是我还是给你打个招呼。”

“对了,从你要个东西,你应该有。你将百年前掉落此地的一块石头给我。这块石头对这方世界有害,我将它带走,魔族就是由他们衍生的。若是还留在这方世界,千年以后这方世界将会魔化。”语岩道。为了拿到陨石,她脸都可以不要了。空间里的三只笑的稀里哗啦、东倒西歪的。

域主二话不说,将装陨石的空间戒指给了语岩,这是他之前外出的时候装回来的。他不清楚真假,但是魔族的确是在这块石头落下来的时候出现的,他姑且相信了。

域主又拿出一个空间戒指给她:“这是这次沧澜秘境的奖励,还有我准备的一些适合域外战场用的东西。”语岩也没客气,都拿下了,起身道:“既然说完了,那我走了,回去还有些事情,有事你就传音,我有空就看。”域主点了点头,起身送她出去。

语岩回来的时候,楼慕烟两人也刚好从域主分魂那里回来。语岩直接将两人拉进一个房间里说:“这三个月我要给你们俩特训,希望你俩不要被外面的事情绊住,给你们三天时间,把外面的事情处理完,对外说闭关。”

楼慕烟和冥修面面相觑,却什么都没问,各自去安排事情去了。三天后,语岩将他们俩带到了闭关室,设了时间阵法,教他们炼制修真版的隐形机甲衣。她不讲原理,只一遍一遍的给他们演示,让他们自己领悟。

她对两人说:“我教你们的东西只有你们自己炼制出来的才有用,我炼制的给你们俩关键的时候没效果。原理我不能告诉你们,只能演示给你们看,看你们能领悟多少。”

两个月半的时候,几个人终于是出来了。楼慕烟显得有些兴奋,冥修却依旧很淡定。他俩回去狠狠地睡了一觉,又趁着这几天和家人在一起说说话,逛逛街,接着他们又被域主召见了,域主给他们讲了很多域外战场的事情,又让他们问了很多不知道的东西,还指导了下他们的实力。

又过了半个月后的一天,天空中的太阳被黑暗吞噬,整个广灵界的年轻一辈的天才们都伴随着黑暗去了域外战场。

进入域外战场以后,语岩和楼慕烟等人站在了一起,她在凯洛希讲话之后,领取牌子之前让晋江做了点手脚,让广灵界的天才们都在一个阵营,不至于像书里写的那样,有内奸什么的,还东一块西一块的。又以神识给广灵界的天才们都穿套上了机甲隐身衣。并且还下了禁制和忽略咒,让所有人都不会注意到隐身衣。

这种隐身衣是攻防一体的,上面有各种繁琐的阵法,从头到脚都会保护住。只留了眼睛看,嘴巴和鼻子的孔来呼吸,耳朵也留了孔还放了小型的扩音器,不至于影响听力。

衣服的材料是用语岩空间种的各种妖藤的枝条熬制后炼制成的。她空间里那些枝条全部长成了万年参天大树,每根粗壮的枝条都有万年了。但是那些树都还没开神识,她四个月前可以无限使用。所以她让灵灵全部折了,只留了种子重新种下。之后让厨娘们熬制那些藤条,绣娘们进行炼制。

等绣娘们炼制好以后,她集中了全部的衣服,统一在上面设了阵法——极速防御阵法,极速反噬阵法,大型极速聚灵阵,极速修复伤口阵法,极速修复内伤阵法,极速修复精神力阵法……大大小小包括攻击,防御,修复,解毒等在内的几百种阵法。

大型聚灵阵只要有灵气的地方都可以自行运转还不会被发现,有了大型聚灵阵,其他的阵法也不影响运转。再者来说,在炼制衣服的时候,也在里面加了够二十年运转的极品灵石。因为她也不知道域外战场是几年,她就只放了二十年的。

但是遇上作恶多端的和前期没什么恶意,后期却抱着极大的恶意的人,会有阵法自动启动禁锢了灵力,最后慢慢的沉睡过去,不再醒来,衣服会自动被系统回收。

等域外战场结束后衣服都会被系统回收,收到空间里留着指不定以后有用。空间还有一部分没有穿的,都在那里放着。只要不穿,阵法就不会运转,也不浪费灵石。

语岩炼制的东西只对男女主的生死大劫没用,其他时候可以用,对其他任何人也都有用,所以她才给广灵界的天才们穿上那些衣服。

语岩将牌子改了,衣服发了,现在只在有人生死大劫的时候帮一把就行,其他时间她就和楼慕烟的队伍一起行动。

他们分配到的教官是月澈,他是真的能折腾,将二百九十九人折腾的苦不堪言。语岩设了个障眼法,悠悠闲闲的当旅游,路上遇到了什么好东西也会收集起来。

语岩还把五只放了出来,穿着在系统买的隐身斗篷,五只立马跑了个没影。他们自己到处玩去了,语岩也不担心他们,因为系统会传监控到屏幕上,几只的情况一目了然。

语岩把自己当医师用,她知道楼慕烟喜欢打架。她又放出了替身,替身用了变幻莫测,变成了灵宠化成的人,语岩假装替身是契约兽,也没人发现。

于是语岩和语岩的替身就成了广灵界的人的专属医师。不是小队的人受伤的时候,替身就幻化成火戟飞去帮忙治疗,偶尔也帮黑方的其他人治疗,小队的人受伤就是语岩帮忙治疗。

语岩的成绩一直紧紧跟着楼慕烟,她把控的很好。之后他们遇上了纳兰歌,又洞悉了一个大阴谋,磕磕绊绊的,楼慕烟同纳兰歌合作也拿到了天雷竹。再后来两人名扬战场,语岩也是醉了,秀恩爱秀到这么杀气重重的地方来也是够特别的。

之后楼慕烟认了兰若离为干弟弟了,又教兰若离一些东西,兰若离天赋很高,成了楼慕烟的得力助手。

进入了中转站以后,楼慕烟就开始开店做生意了,提高我方实力,削弱敌方实力,从做生意开始,潜移默化。

语岩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值得尊敬。语岩也拿了不少东西出来卖,都是她之前炼制的十品物品,还有几件十一品的,她告诉楼慕烟,她的东西只能黑方购买,因为她的东西效果相当于十二品。楼慕烟也告诉了看店的冰戟、龙耀、布偶猫和君落尘,几人都表示明白。

黑方实力的提升,终于让红方开始恐慌了,他们在各种密谋中,迎来了军功战。语岩依旧是在排行榜上仅仅跟着冥修后面。语岩等人被分到了西部战场,月澈也给大家讲了军功战的事情,奖励和惩罚的制度,都说清楚以后就送他们进了战场。

广灵界的人也都在西部战场,大家商量了一下就合作了。至于为什么广灵界的人都在一起,那就要问万能的系统了。

众人在各个战场辗转,持续着他们的征程,语岩的队伍各种人才都有,各种计谋百出,有的时候甚至直接进行赤手空拳肉搏战。语岩除了进行战斗以外,还兼顾着治疗,让大家都没有后顾之忧。

语岩看到楼慕烟放出了赤蜂群,自己也把赤蜂群和玉蜂群都放了出来,而几个主要战力则抓紧时间恢复。有机甲隐身衣的存在,他们恢复的更快了。

十六年很快过去了,战场情况基本上已经被冥修控制住了,期间,红方又策划了各种暗杀计划,而黑方最高指挥官尽全力偷偷支持着几人,不管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总之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语岩等人也即将进入大决战了。语岩背着手看着这块天空,她……也要走了啊!真是舍不得呢。

十六年,广灵界的四族天才们一个都没有死,还都成长了起来,如今到了最后的决战时刻。语岩看着排行榜,她在第三名,楼慕烟和冥修在第一第二名,下面的百名之类有七十几个广灵界的天才。

在最后的大战中,楼慕烟和冥修终于将语岩特训时炼制的东西拿了出来,直接就摧毁了绝品神器,但是他们的东西也都不能用了。他们还是被魔族给偷袭了。语岩看到冥修想牺牲了,于是伸手封锁了冥修周围的空间。自己招了招手,将神宝和魔修招了过来齐齐捏碎了神魂。

本来都已经绝望了的楼慕烟,赶紧钻了封锁的空间里,给冥修喂了丹药,看着冥修的伤口慢慢的修复,面色慢慢的红润。

这时双方阵营才反应过来,立马冲过去互相厮杀。只想将心里的各种情绪都发泄了出来,楼慕烟也加入了战斗。她知道有语岩在,她的冥修就不会有事了。

语岩以神识传音冥修:“放开精神力,有我在没事。”冥修挣扎了一下,放开了精神力。语岩直接将上个世界发明的精神力修复剂引渡到冥修的识海,快速的修复着紊乱的精神力。看到冥修确实没有了危险了,才凌空画阵,画了一些阵法围着冥修,修复着冥修的身体。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dlHka0odHR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