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苏青关慕深全文免费阅读 丫腿张开点就不会疼了

联邦Omega学院

拜近期的Omega运动所赐,Omega学院往常喧闹的校园里此时显得分外冷清。

Omega学院特聘的讲师在台上讲述着帝国建立至今的辉煌历史,从虫族的入侵,帝国的溃败,到第一批自愿接受基因改造的Alpha开始,讲述到了Omega存在的意义。

“虽然第一批为我们人类作出奉献的Alpha们在前线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可是由于虫族大军日益强大,使得我们战士的伤亡率仍旧处在一个相当高的水平。”

“基因改造在当时是一种极为不稳定的手术,即便是身体各项指数都高达a级的志愿者也只有百分之十的成功率。Alpha与普通人结合的生育率极低,生下的也全都是普通人,也就是Beta。”

“也是在这个时候,另一批志愿者站了出来,自愿改造自己的身体为Omega,为这场持续数十年的虫族战争的最终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虫族战争能获得胜利,联邦能够从帝国独立,离不开Alpha,也离不开Omega。”讲师讲得动情之处,泪盈满眶。“现在的Omega运动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桑诺撑着下巴,漫不经心地听着台上的讲师喋喋不休地重复着那些所谓的正统,视线划过教室各处。

教室里空了一半,那些空位置的学生因反动言论被扣押入狱,或者是禁足在家里,剩下的Omega要么眼神游移,要么面露惊惶。整个教室弥漫着风雨欲来的气息。

一直在转动着的笔啪地一声扣在了桌上,一只手举了起来,“老师,我有个问题。”

“既然Omega为这个社会做了这么多贡献,为什么从不让我们学习经济,政治,军事和法律,继续为我们联邦奉献自己的力量呢?”

讲师的手颤了一下,他扶了扶眼镜,声音仍旧维持着温和——这种态度是联邦公认的最适合对待娇弱的Omega的态度,“那本就不是Omega该做的事情,因为Omega的脆弱和珍贵,理应得到最妥帖的照顾。”

“那老师你有没有假想过,一旦Omega学习了这些,这个联邦会变成什么样子吗?”叛逆的学生步步逼问。

讲师猛然反应过来,“你是个反动Omega!警卫警卫!”

在紧接着响起的震耳欲聋的警报声中,桑诺镇定的声音传遍了空旷的教室。

“Omega学习了经济,他们就会知道一切Omega的权利其实是在限制自由。”

“Omega学习了军事,他们就会知道拥有保护自己的实力永远是最重要的事情。”

“你在说什么!明明限制Omega参军是避免他们发情!!”讲师慌乱之中仍旧在尖锐地反驳着。

“Omega学习了政治,他们就会知道世界上绝对不会有永恒的利益和地位。”

“Omega学习了法律,他们就会知道——”

“——怎么会有一次□□就能决定一辈子这样荒谬而原始的笑话。”

那支笔被投掷了出去,穿过那些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在讲师暴睁的双眼中,擦着他的脖子狠狠地钉入了黑板。

“确实,发情期真的是一个大问题。可是明明,”

“割掉腺体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吗?”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受回手的Omega,动作间露出了脖子上新鲜的手术痕迹。

“桑诺......”离他近的Omega咬住了下唇,她犹记得对方在一个多月前的混乱被迫解除了婚姻,是那场混乱的众多受害人之一。

“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们非得像只被圈养的绵羊一样,永远只活在鲜花,钻石,华美的服饰里。除了一场所谓的幸福婚姻,我们连点能证明自己活着的东西都没有。”

桑诺口腔里含着血气,却几乎是有生以来最畅快地说出了这番话来。一个多月以前他浑浑噩噩,悬浮在空中,被鲜花和赞美包围。一切对他轻而易举,手到擒来。

随后他被打落谷底,才发现自己竟然连半点反抗的权力都没有。他们只会怪罪他太不爱惜自己,怎么没随身带上只抑制剂?

如今木已成舟,只能够临时改了这份婚约,劳心劳事不说,还打乱了家族的计划。

至于他?反正Omega总是会幸福的,不管是和哪个Alpha在一起。他总归是会被好好对待,会在信息素的作用下对对方产生迷恋和爱情。

就连那个人也不再见他,信誓旦旦地宣称着自己得对自己的妻子负责。

什么负责?桑诺冷笑一声,不过是那个Omega的家世更能给Alpha提供助力罢了。

所谓的需要小心呵护Omega更像是呵护一份价格高昂的商品,他所受到过的种种优待像是人们对艺术品的仔细拭擦,而不是对一个人的喜爱和尊重。

“滋啪。”混乱之中那个早已被校方关闭的转播屏再一次开启了。

那名名为莎莉的Omega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只是这一次她不再是,也不仅是那名为了心爱之人前往逃亡星的叛逆Omega,那名在众目睽睽之下陷入难堪发情期的可怜Omega。

她微合着双眼,脸上一派安静祥和。冰冷的手术刀在她白皙的后颈慢慢比划,在世人惊恐的目光中切割开了那层薄薄的皮肤。

“她居然在切割腺体!她疯了吗?!快把转播屏关掉!!”

强行维持着最后平和的Omega学院的遮羞布终于被毫不留情地撕开,露出底下的兵荒马乱。

被豢养的羔羊撒了蹄地跳出围墙,围墙内虽有肥美的草料,可是任何一个有着独立意志的人类都不会如畜生一般甘于被强制安排自己的人生。

Omega运动正式从暗处转向了明面。

与此同时,联邦再次发出声明。

因帝国军恶意阻拦,前线战争迟迟无法取得进展。而主战的沙德勒长官目前被帝国军挟持,已失去联系。联邦即日将对帝国发起反击战争,誓捍卫联邦的尊严和荣誉。

“咦?有五星的执行官出现了。”涂着鲜红口脂的唇畔轻启,一句简单的问句却被对方说了欲言又止的意味。

长而卷的头发被松松地拢在身后,虽然身着迷彩,可那份骨子里蕴含的性感仍旧肆无忌惮地蔓延出来。

她点着红唇喃喃道,可身旁除了翩翩而飞的蝴蝶,却再无人回应。

浅花迷人的草原底下,掩埋着数十具白骨。漆黑的眼洞里有细长的草叶顺着骨架蔓延而出。

“希望不是个喜欢打打杀杀的野蛮家伙。”女王阿道夫轻叹一声,怡然自得地斜靠在软垫之上。

以她为原点,淡淡的花香顺着逃亡星的风四散而去。

白连一行在新一轮比赛通知后,稍作休息就继续上路了。

等到罗伊从昏迷中醒来,才发现自己躺在后座上,头底下软软的。

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就感到自己脸上一软,软软侬侬的声音响起,“你醒了啊。”

白连亲密地把头凑到他的颈边,从后视镜里看,两人就像是交颈的驯鹿一般。

正在开车的克洛伊皱了皱眉,把后视镜给调高了。

他心情很复杂,作为联邦新一代Alpha中的佼佼者,在这场比赛中的表现真是连他自己都说不过去。

先是被发情期控制得失去理智,那般失态的场景不经剪辑地被转播出去,他精心打造的形象也遭到了损坏。

紧接着之后的比赛一步步走下来,他却始终被这些个赛制牵着鼻子走,几番对抗下来却是连一星执行官的权利也没能拿到。

不过好歹也是接受过精英教育的Alpha,当意识到这个比赛不再是学院里的公平和正义的竞技后,他也调整了心态,耐心琢磨这个赛制之下的制胜之道。

早在红白对抗赛之初,小队尚且四分五裂之时,他能想出最好的应对之策也不过是就此分开,各自为战。

可白连仅仅是换了一个说法,就让这些心高气傲的选手接受了他的安排,将4名白区执行官一网打尽。

而后又甚至越过14区原执行官潘多,成为了三星执行官。以三星执行官的身份利诱其他人将手上的权利转移,成为了五星执行官。

白连所做的每一步,在他看来都大胆至极,可偏偏又是针对当下场景的最合适的办法。甚至于会造成一系列意想不到的后果。

他甚至怀疑,连这突如其来的赛圈缩小也在这名Omega的计划之内。

吉普车外鹦鹉正随着车队在空中滑行,仔细看才能看出有黑色的鸟影被遮蔽在鹦鹉巨大的身躯之下。

克洛伊的眼神微暗,白连毕竟是Omega,总不可能真如他所说那般顾及到所有人,没有执行官的权利的他们在对上其他赛区的执行官就像是初生的婴儿一般脆弱。

一个脑海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很快就占据了他的全部思绪。

罗伊无奈地用一只手将赖在自己身上的Omega推开,在推到一半时看到对方受伤的眼神,不得不卸了力道,任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扎得更紧。

“我没有在怪你。只是,赛制进程加快,难免会有意外......”

白连眼里的心虚一闪而过,只是罗伊正搂着自家的Omega担忧着,也没留意到。

就听见那个犯了错的Omega在他的耳边小声哼唧,“罗伊,对不起嘛。”

“可是,可是......”他像是很不好意思,但还是咬着唇说了说来,“我的发情期要到了,我怕......”

碧绿的眼睛在罗伊看不到的角度里划过一道狡黠的光。

既然罗伊不记得了,我完全可以再来一遍发情期嘛。Omaga为自己这个天才的想法暗暗激动了一把。

早已失去了那段记忆的罗伊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他连眉毛都难得皱了起来,在眉心皱起一个小的突起。

眼见着前方Alpha的背影,下意识地紧搂着怀里的Omege,另一手则悄然摸上了别在腰上的枪。

白连突然被紧埋进罗伊的怀里,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罗伊怕不是在吃醋吧。

他眼睛甜甜地弯了起来,顺势把自己嵌得更深,心里满是甜蜜和欢喜。第一次发情期的时候,这家伙居然要把自己推给克洛伊,简直太伤Omega的心了。

这次的表现还不错,我就勉勉强强原谅你了。

他这么想着,突然听见身旁人低声说,“白连,抓紧我。”

哎?

前排的克洛伊猛地踩下了刹车,所有人不由得顺着惯性往前一撞,紧接着是文图的声音:“情况不对!”

隐藏在草丛之中的蝴蝶像是被惊扰一般,纷纷翩然而起。空气中浮动的花香变得愈加浓郁和粘稠,仅仅嗅入一点,就觉得精神愉悦,整个人彷如徘徊在这一片花海之中。

与此同时,另一种隐秘的欲望也顺着脊柱慢慢地爬了上来。白连的眼尾在他不自知的情况下变得湿润而嫣红,一股熟悉的莲香从他身上缓缓散开,合着这股陌生的花香不急不缓地充斥了整个车厢。

在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罗伊搂着他哐地撞开了车门,滚落在了外头松软的草地上。

紧接着前方驾驶室也传来咔哒一声开锁的声音,高大的Alpha从驾驶座上下来,逆着光的他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罗伊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哎呀,这里居然有Omega和Alpha。”柔媚的声音自局域广播响起,显然他们已经踏入了新的执行官的地界。

“看来奴家下的催情香要先给这两位用上了。真是的,人家还想有多几位......裙下之臣呢。”暧昧的声线挑动着在场所有人的神经,紧接着她的自保家门更是如惊雷一般击打在每个人的心头。

“奴家乃18区执行官阿道夫,恭迎各位大驾。”

女王阿道夫,曾是境外纳多星系的暴君咖米什帐下的小小军女支,却在被招侍当晚成功暗杀咖米什,以雷霆般的手段统领起一叛乱军,挑起了纳多星系长达8年的内乱。

至于什么手段?呵,当然是些众所周知的,不入流的手段。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dlFlk0sdFk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