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总裁按着腰用力压下去 啊,啊啊好大好深

凰国的首战大捷换来了城内民心士气大振,也换来了短暂的喘息时间。

考虑到皇都内的大部分将士是未曾真正上过战场的新兵,景澈命曹厉、梅天礼将新老士兵分组,以老兵带新兵的形式配合,初步定了守城的方略。另一方面,命许秋娘领着娘子军将城内军需物资全部收集起来重新分配。

一天下来,各项工作也有了些成效,景澈正在营中与曹厉、绫音、梅天礼等商议战事。

轻纱覆面,绫音如往常一般焚香煮茶,众人奔波一天,此刻才稍稍放松下来,仿佛那纷扰战事都被挡在营帐之外。

“领军大人。”

听得士兵通报,便见一英姿飒爽的丰韵女子自营外步入,眉目带笑,看得人通体舒畅。

向景澈行了礼,女子朗声报道:“秋娘幸不辱命,除出战前征得的五万军马,今日再领娘子军五千,征了城内高官富商府里的所有米粮。这么看来,皇城能撑十天半月是没问题了。”

“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秋娘果然没让凰国失望。”望向秋娘,景澈凤眸也染上了笑意。他一身青色盔甲未换,脸上尘土未擦,倒是有些狼狈,却无损他的清润淡然。接过绫音递的茶,如玉的眉目在淡青色的浮光映照下更显清润,淡道:“明日起,不仅是高官富商府里的米粮。无论贫富,皇城内所有百姓家中米粮,一律征作军饷。”

“领军!”不仅秋娘诧然,梅天礼也齐声问道:“为什么是所有百姓?”

“这是自然。”月色透入,映着他微垂的凤眼,一身狂狷尽敛其中,饮尽杯中清茶,景澈又道:皇城内将实行宵禁。不仅米粮,皇城内所有的金银财物、布帛棉料等等都会集中在一起,由秋娘所领娘子军统一煮食分发、缝衣制甲。城中老弱病残将由娘子军集中照料,除士兵外不得随意走动,只能在规定时间内出外领取食粮。”

这番话下来,梅天礼已是眉头紧皱,不禁问道:“这可是苏南提及的‘非常手段’?”见景澈微微点头,又忧道:“领军可想到,这事若处理不好,明日必惹起大乱!”

秋娘倒是已经想通,朗笑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不把物资都集中了,到时商人屯米屯粮引起恐慌再派兵管制已是太迟,那时候外忧内患,还不被白策打个落花流水。”

沉稳的曹厉也颔首同意,又提到:“末将只是担心明日宣布之时可能会引发骚乱。”

绫音刚好沏好新茶,给众人端上时笑道:“正好今日苏将军给领军传信,正正为领军大人解决了这个难题。”

身为神兽,荧天的噩梦就是被当成泥塑被供奉起来,天天熏香日日念经。

虽然这不是一只神兽的本职,但还是有些不小心出了名的同行被如此对待,每每吓得它胆战心惊。

而苏南,它最最亲爱的主人,竟然一再将它推进噩梦之中。

比如说,那日诬陷它是秦灵公主转世,硬是逼迫它承受万军朝拜。

再比如说,今日派它传信,硬是要它当着全皇城的民众化火飞升,宣布全城宵禁物资管制的消息,加上景澈众人稍加煽动,整一皇城的十几万人黑压压地跪了一地,高呼万岁,弄得它浑身的鸡皮疙瘩不打一处来。

结果景澈大喜,全军大喜,全城大喜,唯它一兽独郁闷,那也罢了。回了幻之森林,一万大军竟是销声匿迹,连同它那最最亲爱的主人苏南也不见踪迹,它屁颠屁颠地寻了一遍,除了大军昨日留下的大营物资等以外果真是一个人影也没有。

“又将我抛下!老天啊!这实在是太没良心了!”荧天欲哭无泪,朝着眼前的青山大声咆哮!

轰轰!!

话音刚落,突地感觉地动山摇了起来。仿佛是上天降下的轰轰雷鸣,震得它耳朵轰鸣发痛,荧天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那青山忽地被黑云般的骑兵覆盖!便见那黑云自上而下冲杀而来,一时间战马嘶鸣、杀声四起!正当它以为是白策大军攻入时,赫然发现它那没良心的主人正正跟在队伍的最后,掌着巨大镰刀的萧索身影异常肃杀,立马没骨气地一个箭步冲回了苏南身边,窝在她颈窝处。

“你来的正好,”苏南二话不说把它甩地上,“缺匹马。”

小媳妇般哀怨地瞪了她,还是乖乖地化形为坐骑载了她。

荧天这才得发现骑兵原来都是苏南旗下的凰国骑兵,看来她是正在练兵。苏南带的这一万人已经算是凰国目前老资格最有经验的战士了,刚那气势也真是吓得它小心脏扑通扑通狂窜的,没想到苏南训起人来还真是不盖的。苏南将将士分成三组,程之焕领了三分一的人负责砍伐树木制木矛,文恕领着三分一设勒马索并准备粮草,其余三分一由她训练,如此分工,每隔两个时辰换一次分工。

结果这一万人都被她反复折腾过,就是练习在山里埋伏到俯冲这一过程。整整一百五十次,每队兵至少练过五十次,别说是普通战马,它这神兽都要吃不消了。入夜以后,它还多了一个功能——被抛到天空上狠狠地发亮……

至此,它对苏南的物尽其用已经彻底无语。自从赏给它火炼珠以后,苏南偶尔用它来当火把照明、烤肉这些事情不提了,还不断让它化飞升火装神弄鬼,最后它还沦落到要当□□的地步!神兽当成这个样子,恁地没有尊严!

士可杀不可辱!

结果这颗有尊严的□□还是光荣地完成了任务,一次又一次地被主子抛到天上发光发热,最后倒头大睡,连苏南与程之焕等人商议军情也没空听了。

翌日,苏南点了八千骑兵集合出发。

放眼望去,行伍整齐、精神抖擞,倒真看不出昨日才被狠狠操练了一天的倦态。荧天也是不好意思喊累,悻悻地问了几次苏南都没讲此行目的告诉它,只得作罢。

自幻之森林出来不过数十里就是一个山谷,程之焕勒马报道:“苏将军,前方便是燕回谷。”

“燕回谷……”苏南策马奔前,环视前方地势,接而转身利落地令道:“此处往西约十里,地势应有凹陷下斜。程之焕,领兵三千,在此处再掘土沟,藏入昨日所制的一万支木制长矛,然后掩埋;文恕,领兵一千,布绊马索;三个时辰内完成,能做多少是多少。其余四千将士,跟我来。”

程之焕文恕领命,苏南则带着三千士兵登上山谷,寻来不少大石备好。将士们虽然只跟了苏南两天,昨日又被狠狠地操练,但精神上的希望满满地充斥了全身,个个是干劲十足,三个时辰的劳作,已是大有光景。

苏南再次便命众将集合,她旗下四千骑兵与程之焕的三千骑兵埋伏在山谷两侧,文恕则领一千骑兵在山谷的最前方掩藏好。

看来着架势是要突袭白策的援军了,荧天思来想去,忍不住问道:“这文恕设的绊马索就在谷口是否太靠前了,不是该在我们的石阵底下么?土坑也挖得太后了,离落石的地方可有些距离。”

苏南失笑:“你把底下一千骑兵当成铜皮铁骨呀,巨石下去砸的是敌军,可不是拿来砸自己人的。”

荧天不忿道:“那就干脆别搞绊马索,即使是援军赶路来了这里步速也不见得快,悠悠晃晃的样子怎么绊也没什么用处。”

“会让他们跑起来的。”苏南似笑非笑地瞥了它一眼,便不再言语,默然地注视着山谷的入口处。

等待的时间最是折磨人,日光倾泻,织金般的光芒柔然撒在战士们的战甲上,脸上是薄透的汗水。整整八千人马守候这些时辰,若是往常必是浮躁至极,此刻却如同融入山野之中,一呼一吸皆安然有序。

从日出到日暮,不觉夜色已至,荧天忍了又忍,终是忍不住要飞去探报,这时一直抿着唇的苏南忽地扯出笑意来。

“来了。”

她的声音清而细,却已传遍军中。

将士们闻言顿时目光一凝,注意力集中在谷口。夜色昏暗,但见前方果然起了烟尘,百骑先锋悠然而抵,将旗上赫赫绣着气势十足的“石”字。

“石破军?”苏南低喃道:“此人勇猛无匹极善骑兵突击之计,果然是他领的白策骑兵。”

百骑先锋过后,步伐整齐的骑兵行至,远远看来已有三五万之众,后面紧跟着的步兵还未及计算。为首一人银白色盔甲,剑眉虎目,手执红缨枪,脚踏汗血骏马,微风凛然,正是白策名将石破军。

打见那黑压压的骑兵步入谷口,众将已紧张得手心冒汗,只记着苏南昨日连番训示,不敢妄动。

荧天得了苏南允,在敌军头顶转了个圈,心里默数着人数,登时冷汗直冒,回来见了苏南就要扯走,却是怎么扯也扯不动,只得在她耳边低叫道:“走了走了!石破军带了五万骑兵!后头还有两万步兵!八千挑七万,还打什么打!”

苏南只笑,把它的嘴掩了个严严实实,转身传令道:“耐心等,待他们走到一半,看我信号一起行动!”

众将昨日早将此番动作练习得烂熟,更是集中精神等待时机。

眼看五万骑兵已过去将近两万,机会正在此时!

便听苏南一声长啸,众将应声将山谷上的千万颗巨石推下山谷!

白离军本听见奇异的长啸已是纷纷抬眼向山谷上望去,便见万千巨石如同暴风骤雨般从天而降,原本的悠然顿时荡然无存,立刻策马慌乱躲避。燕回谷本就狭窄,七万士兵同时由此通过,其中密度可想而知,在巨石带下的白离军根本无处可躲,马屁慌乱一跑更是互相推倒践踏起来,一时间,被坠落的巨石砸死砸伤的骑兵已是数千骑。

巨石阵正正在中间切断了五万骑兵,慌乱自巨石地下的骑兵发起源头来,受惊的骑兵纷纷往前往后奔驰退去。

如果说前方的骑兵在主将石破军的带领下还能保持冷静井然而退的话,那随后发生的事情就致使情况完全脱离石破军的控制范围之内。

前方骑兵为使后方有更多的空间撤退,加快了奔驰的速度,石破军在中军位置指挥调度,便听奔在最前线的副将的惨叫,接下来接连惨叫不绝,石破军虽是大喊停止撤退,只是骑兵本就是从后面受惊撤退而来,无法收住退势,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慌乱的白离兵踏入凰军预先设下的土坑木矛阵中受木矛穿身之痛而死!

断在后方的骑兵没有石破军的带领,更是慌乱。撤退时遇着文恕所领将士拉起的绊马索,白策骑兵纷纷堕马,与后方二万步兵冲撞倒地,一片混乱。

看着这境况,荧天只觉惨不忍睹,回首看了看苏南,正是似笑非笑地注视着战场,感觉到它的目光,便回首扣了扣它的脑袋:“急什么。马上就该你上场了。”

苏南又是一声长啸,吓得荧天浑身一个激灵,还没搞清楚状况便被觉得自己被提起来往空中一扔!经过昨天的魔鬼式训练,它只得本能地在空中爆发最大的能量发光。

与此同时,苏南旗下的将士依着昨日训练的模式,闭上眼用黑布裹着战马的眼睛,举着马鞭用力一挥!七千战骑自山谷俯冲而下!

山谷底下的白离军又闻长啸怕是新的巨石雨攻击,皆是本能地往上看去,猝不及防目睹黑漆的天空中骤然绽放的巨大的强光,顿觉双目刺痛!足下马匹更是疯了一般狂奔乱窜根无法控制!浑然不知凰国的死神已在他们身边举起镰刀准备杀戮!

白策骑兵已是兵荒马乱,对上士气高涨的凰军奇袭而来已是全无抵抗之能,山谷中已是一场巨大的杀戮。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djEIkwfdEk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