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穿书温润师兄 快穿系统男神h辣

今日是陆凤的寿辰,天水庄是张灯结彩,府上所有的奴仆都忙活开了,宴席摆在天水庄的后花园内,地方宽敞不说,还有百花环绕,很是惬意自然,而应邀前来的各路英雄好汉也都各就各位,天涯和步弈也入了宴席。

“今日是小女的寿宴,难得各位前来赴宴,老朽在这里先干为敬了!”龙不争坐在宴席的首位,陆凤则坐在他的侧面,其余人则都按主次坐在下首。

“盟主客气了!我们能得盟主的邀请实在是三生有幸啊!来大家同敬盟主一杯!”说话的是一位五大三粗的壮汉,他一起身,手里端着一个大碗,里面的酒水随他一起不住的摇晃,甚至都撒了出来。

“好,敬老盟主一杯,同祝三小姐福寿连年!”

“喝、喝!”

“好,就大家的吉言,喝!”

在场所有的人举杯痛饮了一番,喝罢,一位须眉白发的道人说道:“无量天尊,老道失敬了,盟主一搏云天,出家之人妄能破戒,贫道仅已茶水代之与老盟主和三小姐痛饮一杯!”

“呵呵,玉散人客气了,能请得老前辈同来,是老朽和丫头的福份,却不知这斋饭合不合前辈的口味?还望老前辈多些担待,来晚辈敬您一杯!”这玉散人在江湖上的威望甚高,龙不争在他面前自称晚辈,就可见他的地位了。

“好!”

众人又饮了一杯,“江湖上传闻,盟主这次寿宴其实还有另外的目的,不知是真是假?”玉散人问道。

“呵呵,什么是都瞒不过老前辈的眼睛,不错,这次晚辈确实还有另外的目的!”

“哦?”

一时之间,众人都交头接耳议论了起来。

“众位,今日老朽不才,邀得众位前来,其实是有一件事情要求众位帮忙!”龙不争向席间众人一抱拳。

“诶,盟主有何事,尽管提来,毋需如此多礼啊!”

“是啊!”

“盟主有事请说,我们在所不辞!”

“对!”

“咳……咳……”天涯刚喝了一口酒,差点呛到,“什么嘛!简直就是一窝的马屁虫嘛!”正想着又听到龙不争说道:“多谢多谢啦!想必大家都已经听说了,我那不争气的义子白君不慎丢失了祖上的镇宅之宝紫轩戟,如今获悉已落入阎魔宫阎魔夜星手中!老朽不才,无能夺回,希望在座的众位,有能帮上一忙的,老朽不甚感激!”

“哼,阎魔宫作恶多端,老子早就想踏平她的狗窝了!”

“呵呵,老朽其实也早有此意,希望能借此机会,大家连起手来,消灭了这个武林公害!”龙不争点头说道。

“好,我同意,我一定助盟主一臂之力!”

“对!我也是!”

“还有我!”

“我!”

“消灭阎魔,夺回宝物!”

“消灭阎魔,夺回宝物!”

“消灭阎魔,夺回宝物!”

“哼,挺热闹的嘛!怎么你们这些自称为武林正派的人,都这么爱在别人背后说三道四啊!”

“什么人?”

“好大的胆子,竟敢来此捣乱!”

“出来!”

一语惊起千层浪,在场的人无不惊奇,究竟是何人胆敢来这里捣乱。

步弈静静的坐在天涯的旁边,听到了这个声音,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握了起来,发出了几声脆响,一直躲在面具下的额角居然冒出几滴汗来,“她……来了!”极力想逃避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而坐在一旁的天涯却并没有发现步弈的变化。

“出来,躲起来算什么英雄!”宴席之中有一个人站了出来,公开叫嚣道。

“哼!自不量力!”话音刚落,只见那个人痛苦的叫了一声,随即倒在地上身亡了!

“啊……”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突然飘洒下来许多紫色的花瓣,花瓣自天而降,却看不到是何人挥洒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好香啊!”天涯只觉得香气浓郁,看着漫天飘洒的花雨,仿佛进入了仙境一般。

“大家小心有毒!”也不知是说喊了这么一声,惊的所有人都用袖口捂住了鼻口。

“哈哈哈……”女子的声音又飘了来,“真是一群胆小的家伙!”

话音刚落,在人们的视线之内偏偏然飞来一顶粉色的轿子,轿子由四位轻功极好蒙面的少女抬着,轿子四周用薄薄的丝纱围住,在空中借着徐风飘舞着,透过丝纱,人们看到里面坐着一位中年美妇,正是阎魔夜星。

“妖妇,你竟敢前来送死!”看到来人在天水庄的地盘上如此嚣张跋扈,辛追不免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他不由分说的站了出来。刚想上前去问个明白,却不想被迎面而来的鞭子挡住了去路,出手的正是随后而来的千穗。

“哼,黄毛小子,竟敢对我家主人无礼,看鞭!”说罢,两个人便打在了一处。

“啪”!千穗的响尾鞭绕在了辛追的银枪之上,两个人正在拉扯之际,有一个人飞身过来,用剑一挑,把纠缠的两个人给分开了,而这个人正是龙不争。

“好功夫!”天涯不禁赞道,“怪不得会被选为武林盟主,看来是真的有能力!”

被分开的两个人各自归了位,龙不争轻轻一笑:“小女今日生辰,我想就不劳宫主大驾了吧!”

“哼!看来今日我来,肯定有很多人心里都不高兴了?”阎魔夜星说道。

“你这妖妇,今日到底有何目的?”辛追还想上前,被龙不争拦住,“追儿,切莫鲁莽!”看到义父沉下了脸色,辛追只好退了下去。

“你不是想抢回这个吗?”只见阎魔夜星一摊手,掌中赫然是白君丢失的紫轩戟。

“啊……”龙不争暗暗的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有料到,阎魔夜星会把这紫轩戟拿了来,难道她已知晓其中的秘密不成?而在场的其余人也都吃了一惊。

“呵呵,不知宫主心中的打算!”龙不争问道。

“打算?”阎魔夜星冷笑了一下,“当然是让你们今天都死无葬身之地!”

“啊……”

“什么?”

听了阎魔夜星的话,众人又一次炸开了锅。

“想必没那么容易吧!”龙不争眯了眯眼。

“你说呢?”阎魔夜星反问了一句,只见她突然破轿而出,整个身子飞到了半空之中,而她手中的紫轩戟则发出了诡异的白光,顿时把所有的人都笼罩了起来,“哼,这次你们死定了!哈哈哈哈……”柔韧的白光,顿时之间射进在场人的身体之中,所有的人都跌倒在地,感觉身上像针扎的一样,剧痛难忍。

“妖妇,你竟然用收妖的器物对付人,你就不怕被它反噬吗?”

让阎魔夜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场的居然还有人,没有受到她的控制,她低头一看,一个白衣女子静立当场,神情非常愤怒的看向她,而此人正是马默然。当马默然看到她拿出了紫轩戟也暗暗的吃了一惊,料想她必是知道了驱动它的暗门,否则在场的这么多的人,就算是武功再高,老谋深算的阎魔夜星怎么会亲自涉险呢?就在她驱动暗门之际,马默然专门克制紫轩戟的金刚咒护住了身体,逃过了此劫。

“你是什么人?”阎魔夜星问道。

“怎么,你没让你的镜影居主去查吗?我就是专门克制你的克星!”说罢,马默然双手掐咒,口中念道:“神龙敕令,风龙借法,收!”天空中骤然升起一阵狂风,吹得人睁不开双眼,当风停之后,人们再一看大吃了一惊,原本在阎魔夜星手中的紫轩戟此刻居然躺在了马默然的手中,阎魔夜星对此更是大吃了一惊,虽然此刻众人没了白光入体,但是身上还是十分的疼痛,就连自卫都很难,看到马默然收了紫轩戟,所有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阎魔夜星看着空空的两只手,咬牙切齿的看着马默然。

“主人?”跟随阎魔夜星而来的其他人撤掉了自己的防卫,纷纷聚拢在阎魔夜星的身边。

“阿步?”看到步弈有些吃痛的抚着腹部,天涯赶紧用手掺了他一下,“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你呢?”

“我也没事!”天涯看到其他人痛苦的表情,自己倒是十分的庆幸,刚才她也逃过了白光刺体,看来应是体内的神龙保护了她,白光射来时,步弈居然不顾自己,想用他的身体替天涯挡住,当天涯发现那些白光对自己没有作用时,反而翻身去为步弈遮光,步弈当时被白光刺的周身疼痛,在加上昨晚受的内伤,想要把天涯扳回去,却没了力气。而同样逃过了此劫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茅靖远,此刻他已站了出来,立在马默然的身侧。

“啊?”阎魔夜星吃了一惊紫轩戟已经落入了马默然的手中,如果她用自己刚才的招数来对付自己,那今天可就危险了,想到这里她冷冷的一笑,“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今日我认栽。不过你们自称是正派,立志铲除邪教,却没想到你们居然也和邪教来往!”

“胡说!你打不过我默然姐姐,居然血口喷人!”陆凤大吓道。

“怎么,做了还不敢承认,宾客里就有圣教的人混在其中!”

“什么?”

“在哪?”

所有的人都互相张望,生怕自己周围的人就是圣教的人!

“糟了!”天涯暗叫不好。

“哼!就是他们!”顺着阎魔夜星手指的方向,众人看去,正是天涯和步弈。在他们周围的人,立刻向后退了出去,由于慌忙,砸碎了不少碗筷。

“天涯?”马默然也吃了一惊,她也暗自揣摩过他们俩的身份,却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是圣教的人,“你们真的是圣教的人?”

“我、我……”天涯有口难辩,步弈则忍着伤痛,护住了天涯,“阿步?”

“有我在,不会出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步弈轻声说道。

“哼!”阎魔夜星突然向他们这边一甩袖,一股强大的内力迎面扑来,步弈暗叫不好,他一把把天涯拉近了怀里,但是由于劲力来的太快,他来不及躲了,后背重重的挨了一下,“哇……”他口一张,鲜血顺着面具的里沿滴在了天涯的衣袖上。同样,劲力波及了其他人,人们纷纷躲避,场面顿时混乱起来。就在混乱的片刻,千穗趁机飞快的来到步弈的身后,一甩响尾鞭,打开天涯的同时,用鞭子缠上了步弈的腰间,身子一提,失去力气的步弈一下子被甩了出去,另外一个阎魔宫的高手顺势抛过一条铁链,缠住了空中的步弈,把步弈控制在了手中。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所有的事情就变了一个样。

“阿步……”步弈被抛出去后,天涯用力抓住了步弈的衣袖,可惜如今手中只剩残片。呆呆的看着趁机逃走的阎魔宫众人消失的方向,天涯只觉得此刻心乱如麻,“为什么,她们为什么还要把阿步抓走?”然而她却忘了此刻的险境,阎魔宫众人走后,她成了唯一的众矢之的,此刻受了伤的众人正在调息无暇顾她,但是茅靖远此刻却拿着一把宝剑指着她,“你是圣教的人?”看的出来,他非常的吃惊和愤怒。

“是!”天涯站了起来,看着他说道。

“好,既然如此,那你就来偿命吧!”说完,宝剑一挥,招招致命,就连马默然也没能劝住。天涯吃了一惊,她不明白,就算自己是圣教的人,但是也没干过什么坏事,更何况以前也不认识他,为何他会如此想要杀了她?“啊……”一剑没有躲过,天涯的左臂被划了一个大口子,“啊……”天涯吃痛的用右手捂住了伤口,迎面却又来了一剑,“当——”天涯赶紧唤出了无双剑,奋力挡住了这一剑,“你要干什么?”天涯的武功基本上就是一个花架子,迫于无奈之下,只好运用轻功躲避对方的进攻,时而用无双剑抵挡一下躲不开的招式。“嘶……”好容易才躲过了一剑,但是衣领却被划了一个大口子,天涯的左肩被剑梢轻轻的划了一下,涔出了血滴。“呀——”衣服顺势下滑已经有大片的肩头露了出来,天涯赶紧又羞又怒的用手把衣服拉上去,遮住露出的部位,但是同时茅靖远也住了手,他呆呆的看着在一旁捂住正在下滑衣服的天涯。

“你到底想要怎样啊?”天涯走手捂着衣服,握着宝剑的右手气得直发抖。

“你到底叫什么?”茅靖远脸上的怒气突然间褪色了不少,他皱着眉头,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疑团。

“我叫什么关你什么事!”天涯也不知怎么了,她突然间觉得好讨厌眼前的这个人,手中的无双剑此刻却不知怎么变得忽明忽暗。最后消失不见了,没了武器,天涯此刻更是觉得难过。

“你……”茅靖远深锁眉头,他突然一个箭步窜了上来,又像上次一样,把天涯抱起抗在了肩上,不由分说离开了天水庄,“师兄?”正在帮陆凤调息的马默然没有料到茅靖远居然会走,她没来的急跟上,只好留了下来继续帮众人疗伤。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akHkw2faHQ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