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被老外弄肿了 宝莲灯之百花缘txt

此时已经日落西山,天地间只留下淡淡的大气层折射的太阳余晖。天涯的身体一动不动的躺在原地,身体的周围隐隐约约的浮动着一团紫气,映的周围几缕翠绿的小草都穿上了紫衣。可是正在紫气不断的变浓之时,天涯的伤口处,突然射出万道金光,一条金龙从她的身体里钻了出来,不断的盘旋在她的身体周围,慢慢的紫气开始变弱,最后天涯的身体全部被神龙身上的金光包围着,强烈的金光还惊动了夏日的萤火虫,它们纷纷飞出草丛,光光点点的,煞是好看。

神龙拖着天涯的身体浮了起来,它不断环绕在天涯的四周。这时天涯腰间的那个成满桃花瓣的香囊露了下来,大片的桃花顺着松动的开口处飞舞着飘下,但是还没等到它们落到地上,它们都被神龙的金光给包裹住了,粉红色的花瓣瞬间变成了金色,纷纷飞到了天涯的周围。

“既然你们能够抑制她身体内的僵尸血液,那么就随我一起进来吧!”

像是听懂了神龙的话,所有的桃花瓣都射出了金光,每一片都很有次序的飞到了神龙的身上,与它的鳞片化为了一体。当所有的花瓣都与神龙和二为一时,神龙的身体随即幻化为金色的雾气,浸入到了天涯的每一寸肌肤里。

“阿朗,天色不早了,咱们回去吧!”看到太阳已要落山了,与乔朗同来砍柴的伙伴们纷纷背上砍好的木柴,准备回家了。

“不了!”乔朗停下挥舞着的斧头,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你们先回吧,我再砍一些!”

“呵呵,那我们就先走了!”

“天都快黑了,你还能看的见吗?”

“哎呀,你懂什么,阿朗多砍些柴,准备存银子把敏珠娶回家嘛!”

“哦,怪不得那小子每天砍柴都砍到这么晚!”

“呵呵……”

听到回去的伙伴们的笑语声,乔朗笑了笑,继续挥舞着斧头砍起柴来。等到天色实在是有些暗了,他也砍的差不多了,他把砍好的木柴捆好,由于天色暗了,山路不好走,他就顺着河滩往回走,虽然路有些远,但是河滩周围地势比较低洼,容易走些。走着走着,他就瞧见前方对岸崖壁之下,有金光时隐时现 “什么东西?”他揉揉眼睛,仔细的又看了看,可是这次却什么也没有,“大概是有些眼花了吧!”他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赶路,这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自己砍了一下午的柴,回去晚了,娘亲又该唠叨了。可是走着走着,眼前又是金光一闪。

乔朗奇怪的朝着对岸望去,这时他已经离金光闪烁的地方近了不少,当他仔细看时,金光却又不闪了。他又没有理会,继续走他的路。结果来来回回的发生了好几回,他干脆放下背柴,朝对岸喊了起来。

“喂,对岸有没有人啊?”

没人应声,可是却总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于是点起火把,小心翼翼的趟过了河,来到对岸,仔细的寻找金光闪烁的地方。

“啊!”他走着走着,突然脚下被绊了一下。拿起火把仔细低头一看,一个身穿紫衣的人,面色苍白的躺在地上。

“喂,你怎么了?喂,公……”他探了探天涯的鼻息,感觉她还有气息,于是叫唤着,刚想喊“公子”,可是虽然天涯穿的是男子的衣饰,但是她的头发早已经披散了,为整个人添了几丝柔媚,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个女孩子。乔朗赶紧停住换了称呼,“姑娘,姑娘你醒醒!”他掐了掐天涯的人中,却还不见她醒来,于是干脆背着她回到了河对岸。背着一个人,柴是不能背了,他把柴放到一个隐秘的地方,想着明天再来取,急忙背着天涯朝着家里走去。

“你还是不甘心吗?”

在一块冒着冷气的透明地类似水晶一样的巨大石块里,隐约飘动着一抹人影,在里面不停的上下飘飞。一身雪白的衣衫,不停的上下飘舞,人影很淡,若不是里面传出声音,根本就不会注意到她的存在。

“甘心?你都说了这么多年了,就不觉的厌吗?”

声音来自石块前,那抹浓重的黑影。

“都这么些年了,为什么你还不能释怀?”

女子的声音有些凄凉,嘤嘤地似在哭泣。

“释怀?我为什么要释怀!我想得到你的笑就这么难吗?为什么你只会对他笑,为什么?他有什么好?黑影不断的波动,有时还会显现出人形的模样。

“哈哈哈哈……”他突然间大笑起来,“不过,这次是我赢了,就算是死,我也要把你留在我的身边,就让他在黄泉路上等吧!哈哈哈哈……”

女子再也没有说话,身影时隐时现。

“哭啊,你怎么不哭了,你不是很愿意在我面前哭吗?”

结着冰凌的巨大岩洞里,回荡着男子愤恨的喊声。他的情绪非常的激动,就连岩洞顶端巨大的冰凌都有些承受不住,“啪”!的一声,狠狠的插进了地面厚厚的冰面之中。

“哼,你又不说话了,除了哭,你就只会在我面前沉默不语,难道我就只能得到这些吗?”

“不,你错了!”

沉默了许久之后,女子终又开了口。

“错?”

“你错了!”沉默了很久之后,女子终于开口说道,“你从来都不会珍惜别人对你的关心,你把我们对你的真心永远都欺压在你自认为的同情怜悯之上,它让你蒙蔽了双眼,看到的只有你自己而已。”

“哈哈哈哈……”黑色的影子开始不停的闪烁起来,“来了,又来了!你又开始了你的说教,你为什么每次都在说这些,为什么?耳朵好烦,好烦!”

黑色的身影时而聚成模糊的人形,时而又散成缥缈的雾气,终于在一阵时聚时散之后,它终于聚合成了人形,虽然还是非常的模糊,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实面孔,但是,可以明显的看到,他很痛苦的用双手捂住了耳朵。

“我再也不要听了,不要!”

“嘭”的一下,黑影弥散,消失不见了。

白色的身影还在岩洞最边缘的那块巨大的水晶石中不断的上下飘动着,“嘤嘤”地发出凄凉的低吟之声她在这里多久了,时间对于她来说,好似停滞了一般,也许只有刚刚离去的人才会知道吧!

另一头,白君在驿站里借了一匹快马,连夜赶回了“天水庄”。

“吁——”到了门口,已是第二天清晨了。

“哎呀,二少爷您回来了!”刚刚准备出门办事的老管家龙湶赶紧过来接下白君手中的牵马绳。

“嗯!”白君应了一声,“湶伯,不知义父有何事招我回来?”

“呵呵,这个老奴就不大清楚了,您也知道,老奴只是负责庄里的老老少少——”

“湶伯,您先去忙您的事去吧!不用管我了!”没等龙湶说完,白君打断了他的话,跨进了门槛。

“唉!”这个二少爷,天天一副笑呵呵的模样,再天大的事在他眼里也成了小事了。今天怎么就这么火急火燎的,龙湶一边把马交给了看门的小厮,一边想着去办自己的事去了。

“义父!”白君恭恭敬敬的给座上的一名老者掬了一下躬,说是老者,其实也不过是五十岁左右的年纪。

此人正是威慑武林的“天水庄”的庄主——龙不争。此外,他还是武林公推的武林盟主,在武林之中的威望非常的高。但是他的膝下无子,为了能够有人在他百年之后继承他的基业,十年前,他收了以武功着称江湖的辛家堡的少堡主辛追和包揽全国生意的商业霸主白庄的少庄主白君为义子。这两个人当年都已丧父,家业动摇,靠了他的实力才得以又站稳了脚跟,所以两个人对自己的这个义父是非常的崇敬和爱戴的。而龙不争膝下现在除了他们两个以外,还有一个义女,名为陆凤,常住在庄中。而江湖之中一些人也给他们三个人起了名号,为“松、竹、梅”,即合称为岁寒三友。

白君即为“竹”,排行老二。

“嗯,好——”龙不争看到白君恭敬的施了礼,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知义父急招孩儿有何事?”白君问道。

“昨天,我接到一个消息,有人探到白庄的镇庄之宝‘紫轩戟’落入了阎魔宫手中,可有此事?”

白君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是孩儿保管不力,让义父费心了!”

“此事非大非小,若是那阎魔宫中没有会用之人,那也不足为惧,怕就是怕会有人驱动它啊,江湖又怕是要起祸端了!”龙不争满脸的忧虑,他捋了捋腮下的几缕胡须,忧心忡忡的摇了摇头。

“是,孩儿这几日也正在为这件事发愁呢!”

“此事,为父会尽量想些办法,你赶了一夜的路,应该很疲倦了吧,赶紧回房间休息一会儿吧!”

“是呀,真的有些累呢!这事有义父帮忙,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义父若没别的吩咐,孩儿这就先下去了。”白君笑着说道,神色轻松了不少。

“呵呵……”龙不争笑着摇了摇头,“你这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一件,不过你是不是又忘了什么啊?”

“什么?”白君有些摸不着头脑。

“七天后是什么日子啊?”

“七天后?”白君一拍头,“哎呀,我怎么又给忘了呢,要不是义父提醒,这下又要给三妹练拳头了!”

“你那三妹整天围着我转,天天都说‘二哥怎么还不来,大哥的礼物都送到了,难不成他又像上次那样,忘了人家的生日!’说得我的耳朵根子都快磨出茧子了!”龙不争打趣的说道。

“是,上次尝了三妹的拳头,这次孩儿哪敢忘,半年前就备好礼物了,只是近日出了‘紫轩戟’的事,才又给搁到脑后去了,孩儿这就去给三妹赔不是去!”

“嗯,你快下去休息去吧!”

“是,多谢义父!”说着,白君退出了屋子。

夏日的早晨,空气分外的清新,他伸了伸懒腰,抖了抖一夜下来的倦意,向后院走去,走着走着,突然之间,一股凉意从背后袭来,他急忙一闪身,只见一杆明晃晃的银枪朝他胸口刺了过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akHka2daHR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