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高考妈妈用身体奖励我 冰山教官不改霸道

没有李魏和安倍岚的一夜,椒图明显过的十分滋润,虽然脸上还是一副面瘫表情,可嘴里哼的小曲儿却是欢快的很。

安倍岚没有李魏那精神头,所以只是歪斜在座椅上,静静听他在前排自说自话演独角戏。而二黑则被用安全带绑在她的一旁,十分不甘心地呜呜做声,虎视眈眈警戒着半空中的无名。

无名在车里飘来飘去兴奋到不行,完全不在意二黑咄咄逼人的目光,自从得了李魏允许它一同回家的特许令后,它的心里基本就打定了“死了都要去”的主意,反正这条命也是白赚的。况且既然肯收留它,想必李魏大爷也不会轻易让它出事吧。

一行人各怀心思,就这样一路晃回了宠物店。

迎接他们回来的是在家留守的太后。当太后连蹿带蹦冲过来,最后以一个急刹车出现在最先进门的安倍岚的脚下时,安倍岚几乎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一向优雅淡定、自恃极高的太后怎么会狂奔出来迎接众人,不过才一个晚上不见,是不是真有这么想念?还是这位老佛爷单独在家吃错东西犯病了?

安倍岚揉眼睛的工夫,太后已瞬间用前爪梳理整齐了头顶的毛,然后重新迈起优雅的步伐,高昂着头,旁若无人般从安倍岚腿边钻了出去,待一步三摇晃到宠物店拐角处,才跐溜一下不见了踪影。

“太后它是怎么了?”安倍岚忍不住好奇心,向李魏询问道。

李魏弯着眼睛,笑眯眯说道:“你进门的时候有没有听到它在小声哼唧?”

稍微回想了一下,安倍岚点点头,“好像有诶,你听清它在说什么了吗?”

小白牙一露,李魏忍俊不禁道:“它其实只讲了四个字——憋死我了。”

吃过早午饭后,椒图立刻开车带着二黑回了大学,之所以如此积极,除了热爱科学这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外,据二黑所说,学校最近又搞了一个新课题,启动资金的数目就十分骇人,如果研究成果卓佳,那么最后落在椒图手中的奖金该有多大一笔,可想而知。

椒图离开后,安倍岚和李魏便洗洗睡了,当然在此之前,关于无名去留的问题,两个人还是进行了一番小小的讨论。

依着安倍岚的意思,她根本不想让无名跟回家来。虽然只要不闭眼入定,无名在她眼中不过是团雾气,但郁闷的是,无名挖鼻孔那个惨不忍睹的形象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只要看到无名,她就会忍不住去想。何况她不可能一直睁着眼,比如睡觉,比如练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入定了,万一在那里时候无名突然出现,她真的不能保证到时候自己会不会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所以为了无名好,我认为还是让它去别处玩比较安全。你说呢,无名?”为了劝服李魏和无名,安倍岚使劲浑身解数,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只差没口吐白沫,喷血而亡。

李魏却不为所动,朝无名所在的方向招招手,告诉无名说:“不用听你大姐的,在这里,你大爷才是当家人。大姐不稀罕你,大爷稀罕你,走,跟大爷去屋里玩去。”

听他也不嫌碍耳了,一口一个大爷称呼地甚欢,安倍岚生气之余又觉得有些奇怪。其实她真的不明白李魏收留无名的用意何在,一个傻了吧唧的大丑鬼,除了不明原因的灵魂不散外,其他方面一无是处,甚至连自己为人时的记忆都没有,真不知道李魏到底是怎么想的。

找个机会一定要和他好好谈谈。她心里打定主意,也没精神再和李魏纠缠,于是约定好未经允许无名不许进她房间后,她便回屋睡觉了。

~~~~~~~~~~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浑浑噩噩似乎做了许多奇怪可怕的梦,可等梦醒了又完全不记得内容。安倍岚怔怔坐在床上缓了半晌,这才拖着僵硬酸痛的身体下了床。

顺着梯子来到李魏的房间,屋里空荡无人,李魏的床铺上收拾地一尘不染,平整地连个印褶都没有,好像从来未有人睡过。

这家伙精神头真好,属夜猫子的吧,她暗暗笑道。可待她再来到外间的店铺时,就有些笑不出来了。

店铺里竟然也没有李魏的影子,无名也不在,不仅如此,就连难得出门的太后也踪迹全无。可是看时间,该是晚饭开饭的点儿了,这几个家伙炉灶不烧、烟不起的,能跑到哪里疯去?

安倍岚的心里突然有隐隐的不安,梦中的景象仿佛骤然苏醒一般开始浮现在她的脑海里:一样整齐的床铺,一样空荡的房间,没有人,没有鬼,也没有狗,只有她一个,也唯有她一个,静寂地好像坟墓。之后,门外的天色便该暗下来,阴沉沉压得人透不过气,无边的黑暗中似乎随时都会出现什么可怕的东西,将她一同带离这个世界……

“发什么呆呢,我的大宝贝徒弟?”

李魏腻死人不偿命的声音从门外陡然响起,惊得安倍岚浑身一震。从梦境中回过神,她朝门口看去,只见李魏身前蹲着太后,身后飘着无名,正拎着两个大塑料袋笑吟吟望着她。

“你们死哪儿去了?!吓我一跳!”梦境的后半截有些模糊了,她一时想不起,可总归一定是件十分可怕的事。所以李魏他们此刻的出现就如救命草一般,令她激动不已。

惊喜交加,她冲向李魏,直到切实触碰到他并不宽厚却十分温暖的胸膛时,她才确定,此时已不再是梦。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心中默念之时,不知怎的,她竟然有种喜极而泣的冲动。

刚刚从外边购物归来的李魏却完全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两手被占地满满,他也只好勉强用手臂轻拍安倍岚的后背,安慰她道:“我们就出去转转,遛遛太后,遛遛无名,你懂的呀。哎呦,你这是怎么啦,出什么事儿了?别怕,别怕,有师父我罩着你咧!什么事,你说?”

安倍岚用脑袋在他怀里拱了拱,趁机蹭干净方才不争气迸出的小泪花,一梗脖子,她掩饰道:“我饿死了,我要吃饭!”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akFkl2JaFl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