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老师把腿过来不疼 乡村小说很黄很好看的

经历过多样的短工,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善多言,那暗箭难防的中伤深深地伤害了他对工作的热忱,他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历经种种磨难终于成为了一位光荣的初中老师,而聘用他作实习的单位正是他的母校县中。这说起来还得托楚老爷子的福,他听说一宁成为教师之后便二话不说地跑到校长办公室为他说话,才让他得以顺利地开始他的教学生涯。

“唐老师!你过来帮我个忙,我有事要出门接朋友,请您帮我批阅下卷子,等我回来请你吃晚饭!”邻桌的张晗老师叫着他,她也是本校毕业回归的学子,算起来还是他的学姐。

“放心去吧,张老师,不用请吃饭,要是你赶不回来的话记得先电话说一声,我替你把课上了也行,快些去吧,别让你的朋友等久了!”他放下手中的笔站起来,走到张晗的办公桌边取回试卷。

“那行!就麻烦你了,以后若遇到什么需要姐帮忙的事儿,尽管打招呼,有我罩着你没人敢欺负你!”张老师迅速地下楼去了,楼道口传来阵踢踏的声音。

或许教学楼该修缮了,连穿着平底鞋的张老师都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这楼道安全的问题需要给上头反映一下,他在心里这样想到。

县中变化很大,他所认识的老师如今也没剩下几个,大都去支援新建的联办学校,而他曾经的班主任吴琼老师如今已因突出的教育成果转到市里去教学。正因为人才的大量流失,县中才会大胆地招收起刚毕业没多久的新鲜血液,将退休很久的老教师们召集起来为他们答疑解惑,传授教学的经验,他在老一辈教育工作者的身上看到了永不熄没的热情,那种对教育的热爱深深地感染了他,使得他在顽劣的学生面前也保有战斗的热情。

他正批阅着张老师留给他的数学卷子,对着红笔拟好的答案飞速地进行着,高分与低分交错而行,他的心情亦随着卷面的整洁或脏乱而起伏,他如今也充分体会到当年他的老师们的那份恨铁不成钢的心。待得批阅完成后,他还将成绩录入表格算出此次测评的平均分,虽则其他班级的成绩与他这位语文老师没有多大关系,但他还是存有着比较的心思,有竞争才有动力,有压迫才有进步,他还得给自己班上的学生施加些压力,不能让他们活得太舒适,失去了进取之心。

他有些烦闷,倒不是因为天气,虽然他已经完成了今天的教学任务,又将明天的课备好,他总觉得心绪不宁,于是只得转悠着去自己班上的窗口边察看学生们的情况,这当然是老师的一种乐趣,是有着正当理由的乐趣。

教室里正在讲故事的是文老师,他兴许是见学生们听得疲乏用给他们提神,但站在窗边的他听了两句之后,他的脸就变了颜色。原来文老师正讲着他当年的事,这定是哪位好事的学生提出的话题,他努力地观察着教室里表现最为激动的人,好让他下课到办公室喝茶。

“话说你们的班主任,唐老师,也就是我的学生,当时那叫一个风流倜傥啊!你们知道他当年收到过多少情书?光是我替他拦下的就不少于五十封,所以呢,你们如果想要得些追女朋友的经验还得去求他多支招,不要为难我这个老头子。我知道你们这个时代的学生都早熟,都比我懂得多,但是呢,既然来了学校就应该认真的学习,你们说学习是任务,还没多大用么,大错特错!学习就是积累经验,虽然有的同学没有心思认真学,但你以后总归是要成家的吧,就在这大多数人都要经历的时间打熬好自己,将来与人竞争的时候赢面要大些……”

文老师兴致勃勃地讲着,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就站在门外听着,而偶然瞥见他的同学则规矩着将目光端正,提醒着周围出格的朋友,文老师似要将这些思想偏歪的学生拉回正轨,正所谓投其所好打成一片,再从内部打倒敌人的策略,在老师们的眼里,学生也可算得上是另类的敌人。

放学之后,他还得等世安回家,而他们的住所却还是顾芳的小院,而曾今他住过的小楼也已经换了租客,毕竟房子不能空着,放在那里赚些钱才是最好的安排。玉华如今已入了大学,每月还会给世安和他通话联络感情,只是玉华经过这几年的风波似已看开自己的感情,放了他个自由之身,开始正正经经地当起了他的妹妹。

班里的同学都知道世安有着位班主任哥哥,时常胁迫着世安让他去班里讲课,世安说同学们贪恋他的美貌,不让他多跟班里的人打交道,他也只得遵从妹妹,偶尔才走到她教室门前接她。

“哥,今天可是我的生日耶,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呀,我很期待呢!”世安吊着他的手,撒着娇。

“你看你,都多大个姑娘了,还这么娇气,你同学看见了不得说你呀!”

“因为你是我哥哥呀!他们还能说什么呢,不就是羡慕嫉妒恨嘛!对了,欣然姐姐他们回来么,我可不想只有你给我过生日,我想要热闹一点!”

“你这就开始嫌弃老哥了呀,还说不够热闹,我早就给他们打了电话,都在家等着你呢,你水灵姐也从市里赶回来啦,瞧瞧你这脸蛋,我还没你面子大呢!”

“唉,老哥,你别捏我的脸呀,要是变形了回不来我可要你好看!”

“你这丫头!夸你天生丽质难自弃好吧,快上车,哥带你去街上挑些好东西!”

世安许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兴许是因为有着哥哥陪在身边,亲人,亲人的陪伴是治愈一切坏心情的良药,至少在此时,坐在老式自行车后座的世安的心是安稳的。

华灯初上,县城里比往日更有生气,几年来的经济腾飞带来了新的面貌,路边的街灯更加明亮,脚下的公路不再坑坑洼洼,乱贴小广告的墙壁如今已消失不见,四周的绿化也做得更好,只是拥挤不曾改变,宽阔的街有着更多的人。

世安的生日宴如她所愿的热闹,正因她是大家的开心果,人人都迁就着她,随她的意愿开始做起时下流行的游戏,欢笑声来自于东阳特地为世安讲的笑话,祝福声则是有大家共同而发。在虔诚的祈祷中,世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情,她说不清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但真诚的毫无杂意的眼光令她难以忘却。

今夜不能喝醉,只因明日还有着课程,欣然与东阳也告辞而去,水灵姐亦是要为自己的家打拼,单靠着骆天琦还不能将生活建设得美好起来,这是无奈的事实。

收拾好四散的餐盘,世安还在院里奔着,那得物而喜的欢快还未消逝,月光下的她又开始少女独有的臭屁,他不禁摇摇头,开始感怀起他自己那个时代的女生。

打开手机,他又开始搜索起志异小说来,如今他对网络小说的看法也已经改变,他不愿再快速地浏览那些写得淡而无味的快餐文学,而是到正规的网站上支持起那些有着实力付出心血的文学工作者。对于新兴的短视频他没能有多大的兴趣,只是偶尔翻看作为调剂,在他的世界里,或许只有交流着的鲜活文字才能博他一笑,他已没剩下多少期盼着的梦。

“叮咚!您有一封新的邮件!”他摸出枕边的手机,双眼通红,死死地盯着屏幕不肯移开。

发件人:苏鸢小姐的房东

邮件内容:唐先生您好!我是苏鸢小姐的房东赵丹,受苏鸢小姐之托,今日特发邮件告知,苏鸢小姐于今日下午于我租房中不幸逝世,愿唐先生收到此邮件后,速到新北省柏湾市西海大道天平小区198号面谈,商议苏鸢小姐之后事。

他的心肺已经被撕裂,“哇”的一声吐出口殷红的血,他没想到等来等去煎熬着,最终却等来这样的噩耗,他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到苏鸢的身边,他恨这时间总是无情地摧残着生命,于是他呜咽痛哭,而他的手机也已破碎。

世安闻声而来,站在门口竟不敢靠近他的身边,只问道,“哥,你怎么了,要不要我帮你喊医生过来!”地下是血与泪的混合,她从未见过哥哥哭得如此无状。

“世安,哥哥还好着,你明天给张晗老师带句话,让她帮我请三天的假,我要出趟远门,有非常重要的事!”

“哥!你到底是怎么啦,你给我说说啊,不要哭行不,你这一哭我的心简直都要碎了!”世安也惊慌着,眼里挂着泪。

“苏鸢,苏鸢她死了!我要过去,我要到她身边去!现在就去,现在就去!”他也不顾世安,提着挎包就往门外跑去,夜色之下的他失了理智,仿佛化身为独行的孤狼,奔跑在无垠的旷野中,寻找着逝去的爱侣的灵魂。

“喂,三叔!我哥他疯了!他一个人……”世安哭着向三叔求救,她生怕哥哥在路上出什么问题。

苏鸢,这位他爱到骨子里的女子终究是如花褪色,四散凋零了,在这个纷扰的浮世中,他没能给予她任何,哪怕是一分应有的庇护。他悔恨着,他几乎想一头碰死在墙角去陪她走那幽冥底的奈何桥,但他还得坚强着,他还有着不能毁弃的牵挂。

这人生来就是要还债的,既存则立,便无法脱离,而他欠着苏鸢的,此生却已无法偿还!

红颜已旧!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OjHgb0rOHV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