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老师脚下奴踩踏篇 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

上官家的二少……别无他想,就是上官寒!

北堂妖只觉眼前炸响一道惊雷,这已是她第二次遇到上官寒了,这一次,狭路相逢,她会如何做选择?是躲,还是迎面而上?

上官潇扬起一个温和的笑容,他掀动衣袍,往前走了两步,既不过分靠近,也不过分疏离。这些人都是跟他一起长大的,他就以这样的态度对他们就很好。

“沈兄,魏弟,你们怎么也来庙会了?”

来人哈哈一笑,眼眉一扬,风流恣意道:“我们来庙会,自然是有我们该做的事情。二少可等你许久了,你还不去看看?”

“子辰在等我?”上官潇有些疑惑,他和上官寒的关系并不算好,近几年来还有恶化的趋势,怎么上官寒还特意在佛安寺等他?难道他找自己有事情?

北堂妖也是知道的,子辰是上官寒的表字。子辰子辰,辰是天上的繁星,素洁优雅,干净利落。只是寓意这么好的名字,却配了一个人渣!

魏无忌笑了起来,应道:“那是,子辰说和你许久未见,怪是想念的。”

上官潇愕然,他其实是不信的,但上官寒会这么说,一定有他的理由。

“大少,你身边的这两位……是哪家的小姐?”沈廷和忽然开口,惹来上官潇的侧身遮挡。

他不想让别的男人将北堂妖的模样看去。像是珍宝,他此生会尽全力去呵护,也不能容忍别人的半分觊觎。

沈廷和大笑,调侃了一番上官潇,正要离开的时候,北堂雅就极其羞涩地走了过来。

“上官公子,方才是你救了我吗?”

若是个普通的男人,看到北堂雅娇羞的神情,柔软的眼神,和细嫩的腰肢,一定会忍不住为他倾倒。但她面对的是上官潇,他从刚刚开始就把北堂雅看得很清楚了。

北堂雅是打算通过上官潇这里挑起话头,将另外几位男子的视线都引到自己身上,但没想到上官潇完全不买账。

“这位小姐,不是我救了你。”

跟与北堂妖说话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北堂雅的笑容顿时有点挂不住了,她勾了勾唇角,轻声道:“上官公子,我都知道了,你不必谦虚。”

上官潇也认真地说道:“我不曾救过你,你要是实在想找你的救命恩人,就去问问今日佛安寺有多少家族带了守卫,他们会告诉你究竟是谁救了你的。”

北堂雅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她转头看向北堂妖,眼神又变得十分委屈了。

“瑶妹妹,你来帮人家讨个公道啦!”

北堂妖耸耸肩,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魏无忌和沈廷和便调笑着开了口:“这位小姐,你若是不嫌弃,我们俩可以帮你的忙,替你找一下你的救命恩人。”

北堂雅一看跟这些富家子弟搭话有苗头,立刻就露出了喜色。

以前都是北堂妖占尽风头,就连出去宴会,北堂策都只带着她,北堂雅什么机会都没有。如今她翻身把歌唱,自然要极大限度地展示自己的个人魅力,好让过世的北堂妖看看,她比起北堂妖并不差!

看着北堂雅跟那两个不正经的富家子弟大谈特谈,时而发出铃铛一般清脆悦耳的笑声,北堂妖真是无语了。

这个蠢女人,只会给北堂家丢脸!上赶着去贴男人,只能让人觉得她容易上手,也没什么特殊的价值。

上官潇站在北堂妖身侧,和她一起看着活蹦乱跳跟没事人似的北堂雅,想起来刚刚她俩的斗嘴,忍不住笑了下。

笑声清朗明净,北堂妖就站在旁边,想不听到也没法。

她稍稍偏过头,问道:“你笑什么?”

上官潇抿了抿唇,在犹豫要不要实话实说,但他又怕这话冲击到北堂妖,便不太想说。

北堂妖看他不说话,也就没兴趣了。

“我说了,你别生我的气。”

北堂妖想笑,他又不是她的谁,她能生什么气?

“你说,我不生气。”

得了北堂妖的承诺,上官潇才悠悠开了口。“方才你姐姐还说她要死了,如今跟活鱼似的活蹦乱跳,哪里是身体有恙?”

北堂妖听了第一时刻就笑了出来,她乐得不行,眼眸弯成了月牙的形状。

“你是说,她之前像条死鱼,现在又活络起来了,你觉得很神奇?”

上官潇微笑,“我可没这么说。”

北堂妖怡然自得,倒是对他又有了几分善意。

“你还没说,你为什么也看她不顺眼?”

北堂妖刨根问底,上官潇也如实告诉她:“她看着不似你是个好人。”

看,总算有个眼没瞎的。不过把她看成好人?呵,眼睛还是有点瞎。

北堂妖刚想接下去说话,不远处又多了一阵喧哗。魏无忌也发觉了,他笑着看向上官潇,笑意略有深意。

“子辰来了。”

上官寒!

北堂妖眼神一狠,她捏紧拳头,看着那些人走过来。

为首的自然是上官寒,他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剑眉星目,凤眸薄唇,似笑非笑,绝代风华!

她就是这样被上官寒迷住的!在他闲庭散步的时候,他拈花一笑,而她傻傻地陷了进去!

“哥,你也来了佛安寺,真巧。”

上官寒来到这里,停止了和身边人的交谈,似有深意地开口说了这话。

上官潇生硬地点点头,道:“子辰,魏兄说你找我有事,不知道你有何事。”

上官寒呵呵笑了,目光从上官潇身上滑到北堂妖身上,眼眸便是一眯,他问道:“这位可是北堂家的表小姐?”

北堂妖压下胸口的愤懑,平静而显得冷漠地说道:“我是。”

“我就说看着眼熟,你昨日是不是也在大堂内?”

北堂妖点头,“是的。”

“哦~”上官寒又看向上官潇,似笑非笑道:“哥哥,你可真是厉害。”

在场的人都听明白了他这话,上官潇更是懂了其中的深意。他立时皱起眉,刚要斥责上官寒别胡说,眼前便闪过了一道白光。

原是上官寒玉冠上的一粒宝石,在日光下险些灼伤人眼。

北堂妖敛下所有的神情,看似默不作声,内心却汹涌澎湃,她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叫嚣着要杀了上官寒!

“上官寒……”忽然一旁传来女子怯弱柔软的嗓音。

北堂妖一听就知道是北堂雅,原来她对上官寒这时候已经有了情意吗?

上官潇也不忍直视,这位北堂家的小姐跟北堂妖完全不一样,居然时时刻刻都想着招惹是非,他也觉得这种女人难缠,刚给北堂妖使了一个眼色,跟北堂雅交谈的上官寒就出声了。

“哥哥,从你前往九州攥写九州志开始,我们已经许久未见了。既然这次相遇,不如一起吃个中饭,饭后你想与哪位佳人相约,便与谁去吧。”

上官寒一说这话,北堂妖就知道他没安好心。鸿门宴,是上官寒最常使用的手段!

但上官潇应下了。

“抱歉,我有些困倦,就先回去了。”北堂妖面无表情地开口,还转身就走。

“北堂小姐!”

上官寒笑道:“给我一个面子,好歹我差点就是你的姐夫了。”

北堂妖狠狠皱眉,对于上官寒这种蹬鼻子上脸就没有什么好感。

北堂雅也咯咯笑道:“瑶妹妹,别急着走啊,上官公子一表人才,怎么你见了反倒躲都躲不及?”

北堂妖极其反感别人理所当然的话,上官寒是有一张倾倒众生的脸,但这一世他迷不住她!

“你要留下你就留下吧,我回去找干娘。”北堂妖真的是毫不留恋的抬脚走人。

北堂雅脸色一变,转而咬牙在心里怒骂:这个北堂妖,真是不识好歹!

上官寒也知道留不住北堂妖了,释然一笑,又跟身边人说话去了。

上官潇则望着北堂妖离开的身影,心里有一丝不舍。

转过拐角,在众人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北堂妖眼前一乱,手腕被一只大掌包住,拉着她转了个圈,又将她抵在墙壁上。

男人好闻清雅的气息扑面而来。虽然也离她不近,但却能让她清楚地看见他面上的神情。

“怎么?在这里看到本王很惊讶?”

夜煌勾起唇角,笑得意味深长。

北堂妖眨了下眼睛,轻轻说道:“有一点。我没想到王爷还有听墙角的癖好。”

夜煌哼笑道:“你在讽刺本王?”

“王爷真是聪明。”

一来一往,两人的睿智都展露无遗。隔着一堵墙,北堂妖再一次和夜煌针锋相对!

“王爷,你在这儿难道真的只是听墙角?”冷不丁北堂妖发问,他垂眸靠近她的脸庞,呼吸落在了她耳朵上,敏感的耳垂一下子就红了。

北堂妖一怒,“你!”

夜煌说道:“本王只是来看看你,见你无恙,便放心了。”

“哼,是怕我有恙,抖落你的计划吧?”

上官寒即将在三年后发动逼宫的事情只有她知道,而夜煌居然也知道上官寒的狼子野心,提前挑起上官寒和上官潇的争斗,从根本上削弱上官寒的势力。

可以想象,有她和他在,上官寒的宏图霸业要想实现,恐怕永远无望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NkFll1sNFl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