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男同事把手指放进我体内 花蒂惩罚拧喷了

“呕。”

曲嫔一碗桂花莲子羹全吐到了地上。

“娘娘怎么了?!”

云烟匆匆放下手中的活计儿,赶到了曲嫔的身边。

噌的一声,她没有扶稳花瓶,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云烟不得空管它,将曲嫔给扶着坐到了椅子上,“娘娘近几日总是不思饮食。奴婢去找太医来给您瞧瞧吧?”

“不行,”曲嫔捉住了她的手,虚弱的身子喘着粗气儿,“不要去找太医……”

“为什么啊娘娘,您的身子向来不好,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啊。您好不容易才从芸妃的魔掌中逃出来一条命……您就真的这么不珍惜吗?”

不珍惜?怎么会呢?人活在这世上,少有几个不惜命的吧。可她自己心里清楚这般不舒服是因为什么……

自从吃了方韵给的药丸之后,她就时常体虚,即便是皇上来了自己的殿上,她也提不起什么精神来侍奉。

她不知道那药里究竟有什么,而且她之前偷偷找太医验过了,那药是没有问题的,就算是要赖到方韵身上,也说不通啊。

唉,她是天生命薄吗?被人弄的险些不孕还不算,好容易得来的生子秘方又如此折腾人……要是真能生出龙子来那倒也罢了,要是生不出,日后年老色衰,漫漫长夜能与谁人度啊。

瞧瞧方韵,虽不再青春,可皇上却对她是一心一意,从无半点不敬。即便是皇上对自己也宠爱有加,可她心里也清楚,任是宫里的谁,都比不上这位发妻在皇上心里的地位。况且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令桓宇来她宫里时,看折子的时候比在她卧榻上躺着的时候还要多。

深宫之中,几分寂寞几分欢愉,旁人是看不出的,只有自己知道。

“娘娘,您就别再倔了。也不要瞒着奴婢……今日奴婢收捡您的梳妆台的时候,瞧见了那个盒子被打开了。”

盒子。

“你动我东西!”

赵涵之一个巴掌就打了过去,把云烟给打到了地上,“你是越发不听话了,谁准你动的??!”

“娘娘!”

云烟跪着,眼里浸满了泪水,“您不说奴婢也知道,皇后赠予您的生子药丸已经被您吃完了……您怎么就不听奴婢一句劝呢……若是这药里真有什么,您以后可怎么办啊娘娘!”

云烟说着,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她侍奉曲嫔这么多年了,知道自家主子虽看着跋扈,不懂礼数了些,可也是被逼无奈才如此的。谁刚入宫的时候不是细致谨微的活着,要不是因为芸妃的那档子事儿,让主子深知隐忍苟活也不会有好下场……

她也不会变成这番模样,处处刁蛮无理,只不过是不想被人看轻,再遭毒手罢了。

可现下看来,刁蛮无理也惹人厌弃了。皇后娘娘此举的目的虽不清楚,可瞧着娘娘也恶吐不止的反应,估计皇后也没有安上什么好心思。

“不用你管。药本宫已经吃完了,你去把盒子清理干净,不要同任何人说这件事,也不要让人看出什么把柄。”

曲嫔的脸色苍白,那模样就快要撑不住了,可她生性要强,被芸妃陷害过后又不肯处处隐忍。若是被人看出了难处,这后宫怕是人人都要来踩上一脚,到时还指不定会不会惹来皇上厌弃。

这件事,她一人忍了便是了,尤其在皇后面前,更不能让她看出来自己的不适。否则不正中她的下怀吗?

如今皇上子嗣不多,宫中妃嫔不论出身不论年纪,只要能怀上龙嗣,那便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事儿,不然就只有一个下场,凄冷度日。

她不过是想要个孩子,怎么就这么的难!爹爹送她进宫之时,她才不过将将十六。如今已年届二十,四年无所出还能夜夜得圣宠,是让人羡慕,可谁又知道她心里的苦呢。

若不是爹爹屡立战功,自己怕也早已是冷宫中的一个人儿了罢。只是这些年下来,爹爹老的越发的快了,大将军的位子,怕是也要让给年轻的将军来坐了。到那时,没了靠山,宫里的人还能容的下自己吗?

微微叹了口气,曲嫔扶着自己晕的稀里糊涂的脑袋躺到了床上,“云烟,去把我的香给点上。”

“娘娘,今夜给您换个清雅的香吧。清雅安神的。”

嗯。

曲嫔沉沉应了句,而后也没多想,就转过身睡去了。

云烟心下安了许多……娘娘还能睡着,所幸应是没有什么大碍。扫了花瓶,瞅着自家娘娘睡得还挺熟,就悄悄的拖出了曲嫔梳妆台旁的那个黑色的小匣子。里头有些药丸落下的粉末。

她将这些粉末小心收起来,收在帕子里叠好,嘱咐着几个大宫女好生照看着娘娘后,她便一伸手将曲嫔的房门给带上了。

她要去太医院,找皇后娘娘陷害曲嫔的证据。

如果真的找到了,那皇上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无论如何,她都要为娘娘伸冤,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娘娘沦落到现下这种地步,却连太医都不敢请……

太医院。

“将这些分开装,别蹿了药气儿。”

云烟一进门就瞧见了个白衣飘飘的男子,指挥着太医院的众人,不知在给哪宫的娘娘调药。

他与寻常太医的打扮皆不一样,仅仅瞧见了一个侧颜,她便觉着这人真真是天上下凡来的男子吧,不然怎会如此好看呢?

瞧着瞧着,一时间她竟晃了神儿。

“这不是钟毓宫的云烟姑娘吗?怎的得空来这儿了。”

身后人的一句话拉回了云烟的思绪。

“哦,是柳太医啊,今日是有要事来寻……”

来寻……

云烟瞧着那神秘的男子,忽的脑袋一热,玉手一伸,往他身上一指,“来寻那位公子的。”

云游也不再低头摆弄着那些药材,直直的盯着门口那姑娘,猛的一看,竟有九分像浅乐。

一个神仙一个凡人,怎么会如此相像啊。

“云烟姑娘有所不知,这位可不是什么公子,是皇上新封的一品大臣,云大人。”

哟,想不到这宫里随意赐的名,倒是和他一个姓。

云烟心下一喜,微微扬起了嘴角。这也算是有缘吗?

“云大人好。”

“姑娘请起。不知姑娘今日找我,是为何事?”

云游有些疑惑,今日不过是顺手来给楚凝调些内服外用的药,谁曾想就遇上了这莫名的姑娘。

以往似乎也见过……好像是,曲嫔的大宫女。

只是未曾如现下这般仔仔细细的瞧过她,也是今日才瞧见她与浅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可否请大人借一步说话。”

嗯?还挺神秘?

云游微微颔首,走到了太医院的门口,收了收袖子,将摸过药材的手放在一起拍了拍,稍稍减轻了身上那股浓厚的中药味儿。

“大人,奴婢是曲嫔娘娘身边的大宫女云烟。近日娘娘厌食的紧,茶不思饭不想,好容易吃下的东西也一股脑儿的全给吐了出来……奴婢瞧着不对,就想过来问问……”

“既是娘娘不适,为何娘娘不找太医诊治?反而让姑娘过来问我这一个不在太医院挂职的人?”

这……

云烟一时失了言,不知说些什么好。这男子未免也太咄咄逼人了些……怎么对姑娘家家的也如此毒舌。

“东西拿出来,给我瞧瞧。”

见她不说话了,云游便也不兜圈子了,“你一进来身上就一股子药味儿,别装了。要是想要你家娘娘尽早好起来,你得把娘娘近日饮食都说与我听才是。不就是看病吗?怎么还倒扭捏起来了。”

云烟撇撇嘴,将袖中藏的那包药粉递给了云游,“大人既对奴婢如此坦诚,那奴婢也不好有什么隐瞒……可此事也还望大人切不要说出去……算是奴婢求您了。”

她目光诚恳,眉头皱着,让云游不好拒绝。

“知道了,姑娘请说吧。云游若是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也算是积德行善了。”

或是对浅乐的思念这些天来愈发无法抑制了……云游只觉得眼前这姑娘怎么瞧着怎么熟悉,有那么一些私心,他想要帮她。

云烟一番说道之后,云游心下了然了。

“这不是什么生子秘方,只是普通调理身子的药而已。”

什么?

“云大人……云大人您再仔细瞧瞧,这药当真没有问题?不可能的,怎么会呢??!”

“姑娘莫要情急,这药是没有问题的哦。”

云游摆摆手,倒是不禁好奇起来了这药的来历,也不知这药是谁送的?难不成是钟毓宫的敌手?否则云烟姑娘一听药没有问题,怎会如此难以置信?

“不过这药里用了不少百味。”

百味?

“百味……百味有何不妥吗?”

“如若鄙人没记错的话,皇后娘娘寿辰之时,各桌都上了一道参鸡汤,姑娘可记得?你家娘娘有没有食过?”

“百味与鸡,同食有毒。”

云烟想起来了。脑袋一拍,情急了起来,“怪我,怪我一时疏忽了……未曾想过竟会有这样的岔子,那云大人,我家娘娘还有救吗!”

瞧他眸子一紧,云烟的命便丢了半条。

这神色,怕是这位大人有心也无力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NjmQgwyNmg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