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校花奶好大好软故事 女人自熨全过程(有声)

“到时候再说!”宇文季北的心里甚是烦躁,话音刚落便纵身一跃,飞身跳下屋顶,准备回去宴席了……

看来,无论如何一定要尽早,把这生米煮成熟饭了!

不知是什么时候,宇文季北已经坐在了七溪的身旁。

“咦?宇文季北……”七溪还是若无其事的,嘴里塞着一颗大荔枝,鼓鼓囊囊的说着,“你咋……回来啦……”

七溪毫无吃相的样子,让宇文季北心里的怒气瞬间就烟消云散。

“……”可是,他依旧是冷着脸一言不发。

“你……刚刚干啥去了……”七溪将核“噗”的一声吐了出来,说巧不巧,这颗核刚好掉进了宇文季北刚准备喝的酒杯。

“这……”宇文季北眉头一皱,便将酒杯放下,“你管我呢?”

刚刚的怒气又在顷刻间涌上心头,将酒随手泼洒,便唤侍女重新拿个酒杯。

七溪见宇文季北冲自己发脾气,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觉得他是有些小气,便自顾自的继续吃,装作旁边坐了个傻木头。

肯定是刚才和歌姬玩去了!

所以才不告诉自己的。哼!

不过,怨气归怨气,两人表面上还是要笑呵呵的。

所谓盛宴难逢,自然是要喝酒的。

宇文季北又是王爷,自然难逃被众人猛灌的命运,接连几次应酬下肚,宇文季北已有些面色微红,身形也有了些醉意,开始摇晃起来。

宇文季北酒量,一向十分不错。许是今日喝的太多,此刻早就昏昏欲睡,躺在桌子上面,半闭着眼睛,显得有几分醉醺醺的。

没成想,这歌舞竟然还有第二场。

不过,这次不是众人争艳,而是韩淑雅与程不语的竞争,依旧是韩淑雅先上台。

上一次韩淑雅已经输了一把,这次绝对要反败为胜,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让太子对自己产生兴趣,为自己日后成为太子妃奠定基础。

七溪坐在原处,看着台上的表演,觉得兴味索然,十分无趣。

其余王宫大臣,倒是显得十分开心,对于台上翩然起舞的韩淑雅,纷纷发出赞叹。

舞到尽情之时,竟撩起纱裙,秀出纤细而直长的美腿,让各位王公贵族一饱眼福……

“哇——”底下人除了惊叹于韩淑雅的技巧之外,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韩淑雅裙下的风光。

七溪暗暗撇嘴,韩淑雅真是倾尽一切的为达目的,作为韩府的二小姐,竟采取如此手段。

不过,效果却是出乎意料的好,相比之前诽议七溪那般,如今竟很少有人指责韩淑雅太过放荡,倒都是看的兴趣盎然,还鼓动着韩淑雅再来一曲。

待最后一个造型完毕之后,台下所有人都掌声雷动。

方才的表演,韩淑雅精心准备了几个月,势必要让自己一举夺魁,艳惊四座。

果然,效果也是不同凡响,不少人纷纷举杯,向韩淑雅父亲表示祝贺,表示其能有如此傲人的女儿,实在乃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短暂的客套之后,接下来又是程不语上台,进行歌舞表演。

韩淑雅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看着程不语,自己刚才的表演,简直就是堪称完美。

这个女人根本不可能超越她了!

韩淑雅信心满满的看着程不语,心里暗暗得意,将头颅抬得高高的,似是不屑于程不语的舞蹈,就差用鼻孔对着天了。

随着异域音乐的声音响起,琴瑟相合,程不语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她这次所用乐曲是有着淡淡哀愁的古琴演奏,声音醇厚而悠扬,仿佛带人入梦一般。

讲述的是一个女子思恋晴朗的故事,那稍似腼腆的舞姿,却又让人感觉韵味无穷。

可谓是千般袅娜,万般旖旎,腰肢娇儿又软,似垂柳晚风前。

所有目光都停留在程不语的身上,在场所有人鸦雀无声……

对方犹如惊鸿起舞,翩然灵动,让人惊叹不已。

相比上次的战歌祝酒,这次的程不语则极尽柔美,展现了另一面的异域风情,如此具有突破性的风格,可真是让在场的人都感到非常惊讶。

柔美的舞姿中,还带有独特的力量,元气满满的少女气息扑面而来,却又能感受到如梨花般的清新感。

待舞到恰好时,突然有歌姬开口,正应了眼前这美好的画面。

“只为你霓裳羽衣窈窕影,只为你彩衣织就红罗裙

只为你,只为你轻舞飞扬飘天际。”

这唱腔极为悠扬婉转,将女子思恋情人的感觉唱的如此透彻,舞到最后,程不语竟眼含泪花,望着远方。

所有在场的人都被她感动了,直到最后一个音符终了,都依旧是鸦雀无声……

不少人都是端着酒杯,却一时之间忘了饮酒,或是其他人那般闭着双眼,仿佛还在陶醉方才的一切。

不久之后,太子站起来首先鼓掌,而后掌声随之响起,顿时掌声雷动,不绝于耳,犹如江水一般,滔滔不绝。

程不语收起长婉袖,向众人鞠躬而后退下。

七溪不免已经心里有数,刚才韩淑雅的表演,虽然引人入胜,让人惊叹不已。

可是,在程不语的惊艳舞姿面前,却显得有几分黯然失色。

不是说韩淑雅跳得就不好,只是,略逊色那么一些。

当程不语完全成为众人的焦点,也就说明,这场竞争她赢了。

至于韩淑雅,在短暂的追捧之后,便被众人遗忘在角落里。

七溪用余光撇着她,看见韩淑雅气鼓鼓的模样,心里就想笑,这许是报应啊!报应!

太子随即来到程不语面前,彼此有说有笑。

而韩淑雅在一边看着这一幕,心中是忿忿不平,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为了引起太子的注意,自己辛辛苦苦练了那么长时间……

早起贪黑,就为了这一只舞,本以为今天一定可以大放异彩,谁知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让自己的一番心血,全部都付诸东流。

若是不能成功吸引太子注意,那这几个月的努力,又有何意义?

七溪见着眼前的一切,已然心里有数。

终于,宴会也即将接近尾声,七溪都快要起身收拾东西了,却突然被宇文季北拉住,让她坐下。

“众位爱卿,不知觉得韩淑雅和程不语两位公主表现如何?”皇帝坐在龙椅之上,用手摸着自己胡须,向台下跪着的众人说道。

“启禀皇上,韩淑雅国色天香,知书达理,举止得体,不失天朝大国风范。乃是罕见的才女美女。”说话的乃是当今宰相。

韩淑雅心中暗喜,见有人如此夸奖自己,心中自是喜不自胜。虽然方才的舞蹈表演当中,自己略输程不丹一筹。如若众人都对自己大力支持,或许依然还有扭转战局的可能。自己还是能够赢得太子青睐。

“在下觉得程不语公主,不仅才华卓绝,而且心地善良,在玄武部落可谓有口皆碑。若是此人嫁我天朝,必然是我天朝的荣幸。”说话的乃是兵部尚书。对方意思很明显,是希望皇上可以将程不语赐婚太子。

没错,赐婚才是今日宴会的主题。同时也是最为关键的部分。

韩淑雅心中一凉。对方心意昭然若揭,看来还是有不少人支持程不语和太子在一起。

“我希望不语公主还和太子在一起。”

“我也是……”

“我也一样。”

韩淑雅心中一凉,看来韩淑雅呼声极高。自己想要和太子成婚,确实不是一件易事。为了进日,辛辛苦苦准备那么长时间,谁知最后全部心血,居然付诸东流,韩淑雅心里自然不是滋味。

程不语待在一边,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没有说一句话,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安静的气息。太子殿下,被对方深深吸引,全副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眼睛一眨不眨。韩淑雅怒火中烧。她希望有人可以替自己说话,可是事与愿违。

“好,众位爱卿安静。”皇上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胡须,面带微笑说道。显然对于众人反应,感到极为满意。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静静听着皇帝作出指示。

“程不语公主,现在我将你赐婚给我儿,不知你可否愿意。”皇上面带微笑说道。

看似在征求对方的同意,实际上就是在下达命令。

皇上既然开口,无论你愿意与否,都必须要答应。

“多谢皇上恩赐。”说着,程不语跪在地上,向皇帝谢恩。

“多谢父皇恩赐。”太子殿下也随之跪在地上,三行大礼。

太子殿下笑的极为灿烂,由此可见对于这门婚事,他感到极为满意。

相比于皇上的赐婚而言,太子殿下的态度,更为让韩淑雅心寒。

因为从太子的一举一动,她韩淑雅就可以看出,他对于程不语确实是在乎和疼爱,言语间也是爱慕非常。

对于太子殿下来说,自己根本无关轻重。

韩淑雅已然红了眼眶,她终究是只差临门一脚。

就是怪这韩七溪与程不语!

都怪她们!

“好,既然你们两个都喜欢就好。”说着皇上再次发出爽朗的笑声。

“请各位宾客安静一下,公公要代皇上宣布今日的赐婚圣旨。”

这可是今日的重头大戏,虽然跟七溪没什么大关系,倒是挺关心程不丹的,不知道他会看上哪家的佳丽……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玄武部落公主程不语贤良淑德,美如鱼羡,即日赐婚东宫太子。韩府二小姐韩淑雅韩氏熟读诗书,品行淑德,即日赐婚于玄武部落王子程不语,命三日之内完婚,钦此——”

“现在朕将赐婚与你二人,择良辰吉日,和朕的太子与美丽的不语公主一同完婚,不知二人可否有意见?”皇上用手摸着胡须,威严的说道。

皇上乃是世间,最为独到专横的存在。在他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建议两个字,他说是询问,实则是让他们屈服。

没有人可以对他的话加以违背,否则……只可能是进入地狱的深渊,万劫不复。

“陛下,臣只能拒绝这门婚事。”程不丹跪在地上,头也不抬的说道。

韩淑雅也是一脸震惊,还没从太子将娶程不语的事情中反应过来,就又被赐婚于这大块头的蛮汉!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NjDZaosNDR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