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前后夹击啊,啊再深点口述 开嫩苞女的小说

“公主,我们非要穿成这个样子吗?”香草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委屈地说。

这是我找人新做的两身男装,一套香草的,一套我自己的。我整了整衣袖,对镜中的自己颇为满意,笑着说:“嗯哪,这样出去多方便。”

“咱们这是要出去?去哪儿?”香草瞪大了眼睛,困惑地说。

“你说呢?捡日不如撞日,咱们今天就去!”我笑着说。

“啊?现在?”香草惊讶地问。

“嗯!就现在!”我斩钉截铁地说。

“可是,公主我还没有准备好……我们的……”香草还想说什么,却被我不分说拉出了门。

到了门口,我才发现香草想要说什么,原来我们平日里出门用的小马车已经被我弟弟元衍先拿去用,其余的不是太大太张扬,就是太破。折腾了半天,小内侍才给我们找了一辆小破车。

“算了,就它了吧。”我心想,破总比张扬来的好,不要搞得全城的人都知道谁谁要出门,这就不好玩了。

“我说吧,我们没准备好,您还不听。”香草有些抱怨地说。

“行啦,你不也想早点去会会那个怪人的嘛。”我说。

我们就这样一路晃晃悠悠地出了城,很快便到了无稽山。无稽山是卫都西郊一座绵延数十里的大山,山脚下有个小镇,人称无稽镇,香草打听到的怪人便住在这个小镇上。

“公主,你是说丁香夫人有可能就是给这个人传信号?”香草一边走一边小声和我说。

“嗯哼。”我小声哼哼道。

“可是,”香草看了看周边,又看了看我,压低声音道,“这里离咱们王宫也太远了,琴声怎么可能飘到这儿嘛。”

“当然是飘不到这儿啦,但是你想啊,他们说这个人会闭关,一闭关就是十天半个月,我估摸着闭关是假,外出是真。”

“外出?你是说到我们卫都?”香草睁大了眼睛道。

我点点头。

香草若有所思,突然悟道:“那那些吃的也不是他一个人吃的?”

“当然,至于是给谁送吃的,倒要本公主探个究竟了。”我说。

香草突然抓住我的胳膊,道:“公主,那会不会是一个天大的……”

“阴谋!”我接到。

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宅院。

我轻轻地扣了扣门,从门缝里探出一个清秀的小脑袋,是个小童子,看着约莫十岁的样子,模样很是讨喜。

我的心顿时悬下了大半,这么个小书童的主人想必不会是个大恶之人。

我笑了笑,做了一个揖,道:“请问,先生在家吗?”

“你是谁?找我家先生何事?” 小童子打量了我一番道。

“在下子元,久慕你家先生大名,特来拜会,烦请通报一声。”

小童子仰头看我,认真问道:“可曾约过?”

我预感有些不妙,赔笑道:“不曾。”

小童子又问:“那可是旧识?”

我有些发窘,无奈道:“也不是。”

小童子瞟了我一眼,不客气道:“既不曾约过,又不是旧相识,公子还是请回吧,我家先生很忙,不见生人的。”

额,这一上来就吃了闭门羹,倒是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我一下子竟有些蒙了,呆呆地立在门口不知道该说什么。

眼见着小童子就要把门关上,还是香草反应快,上前一步抵住门说:“这位小哥且慢,我家公子远道而来,总不能白跑一趟。可否麻烦进去通报一声,如果你们家先生执意不肯见也就算了。”

小童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香草,想了一想说:“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们通报,是我家先生正在休息,要不你们等他醒了再来吧。”说着,又要关门。

糟糕,不会是闭关去了吧。

“先生可是修炼去了?”我问。

“修炼?”小童子抬头看了我一眼,拉长声音道“是睡-觉!”

“那可否让我们进去等?这外头晒得很。”我指着头顶的烈日道。

“不行!闲杂人等非请不得入内!”童子道,随即“嘭”地一声,大力关上了门。

“喂!你出来!谁是闲杂人等?我们可是……”

香草还要往下说,我忙一把拉住她,道:“好啦!算了啦,我们等等好了。”

香草有些生气,咕哝道:“都什么时辰了,还睡觉,我们一大早从城里赶出来,他却睡到日上三竿还不肯起来。这算个什么事儿?”

唉,睡觉我们没有预约呢?不就是等呗,本公主闲来无事,有的是时间,等就等罢。于是,我摇了摇手中的扇子,就要往外走。

“公——”香草张开嘴,我知她要喊公主,便瞪了她一眼。她忙改口道:“公子。”

“下次再叫错,就不带你出来了。” 我说。

她点了点头,道:“小的记下了,公——子。”

我学着戏文里男主的样子,潇洒地摇了摇手中的扇子,说道:“那现在就陪本公子在这周围转转,难得出来一次,别浪费了。”

“是。”香草也学着戏文里的样子恭敬地回答。

可这周边也没什么可转的,镇子不大,两下就能走到头,出了镇子,便是稀稀落落的几户农家,再就是一望无际的农田,再过去就是大名鼎鼎的无稽山了,我倒有心去山里避避暑,只可惜看着近,走过去估计得半天,这天气又热,树上的知了也叫得人心烦,还是算了吧。

我们没走多远只得又转了回来,估摸着这么短的时间那位“高人”应该还没醒,就索性绕着院子转了起来,就当熟悉下地形好了。

还别说,这一转,还真的转出了名堂。那房子后院的围墙并不高,紧邻着围墙的有一棵琵琶树,说来也巧,那琵琶树有一根枝桠伸到了园子里,沿着它爬上去,倒是能偷窥园子里的情况。

要说吧,我这个公主和别的公主比,没什么特点,就是比较不像公主。因为小的时候母亲过世的早,幼年时有一段时间身子比较弱,父王怕我养不大,就找了一个师傅教了我一点吹纳吐息、强身健体的功夫,虽然练得不三不四,但是登高爬梯,翻墙上树却是够了。

于是,我二话不说,捋起袖子就往上爬,却把个香草急得直跺脚。我瞧她鼓着个腮帮想喊又不敢喊的样子实在好玩,就冲她招了招手。

“公子,下次再也不放你出来了!”香草红着脸气呼呼地说。

我摘了片叶子扔向她,道:“哼,你说的啊,那下次我出来也不带你了。”

香草急得眼圈都要红了:“您小心点吧,倒还有闲情扔东西,万一摔个好歹的,叫我怎么去跟主人交待!”

唉,这丫头什么都好,就一样不好,动不动就要抹眼泪,我一看这形势有点不妙,就赶紧分散她注意力道:“嘘!有动静!”

这一招果然有效,香草马上捂住了嘴不再出声,我趁机又向上爬了几步,终于爬上了墙头,哈,豁然开朗。

这是个不大的庭院,布置的倒挺别致。靠近墙角的这边,是一片花圃,开满了一簇簇不知名的紫色的鲜花,花圃的旁边是一个小水池,看样子养了不少锦鲤,再过去是一片翠竹,枝繁叶茂,翠绿欲滴;花圃边有一条石头小路向前延伸,一直通向主人的卧房,房门虚掩,透过那打开的窗户,我隐约看见床上躺了一个人。

香草在下面等得有些着急,轻声问道:“公子,看着什么了?”

我答:“我好像看见——那个人了。”

没想到香草比我还要兴奋,问道:“长什么样?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年轻的,年老的?”

为了看得清楚一些,我更加努力地向前探着身子。可屋里光线暗,外头又亮,任凭我怎么努力还是一无所获。

“隔太远了,看不真切……”我回头说。

“唉!”香草叹了口气,颇为失望。

我仍不死心,卯足了劲要做最后一试,也许是劲使得大了些,只听“啪嗒”一声,树枝竟然断了!

“完蛋!”我心头一紧,身子瞬间失去了平衡。连人带树枝从墙头砸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院内,溅起花瓣无数。

“公子,没事吧?”香草在院外紧张地问,听声音好像要快哭了。

“没事,没事。”我说,挣扎着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还好,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这片花,歪歪扭扭地倒了一大片,可惜了。

我正暗自庆幸着,想再沿着墙根爬回去。怎道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

“谁——谁在那儿?”

我吓得一个激灵,本能地将身子一缩,钻进了紫花丛里。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NjDYr4rNDZ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