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穿书前妻有孕 不要这样 救命 放开我牲畜

杜子徽自幼就是在京城就一个旱鸭子,没有接触过水性的他,一落入池中就拼命的挣扎,想要呼救却被水浸漫了口鼻喝了一肚子的水。

杜子徽被丢下水的那一刻他的大脑已经是空白的,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有求生本能的使劲挣扎,但是越挣扎就越往下沉,不过是一会儿的时间他就没了挣扎。

这个时候杜子徽才开始有感觉到自己的四肢越来越沉重,他悲戚的想,今天是要死在这个小小的池塘里了。

凤九重站在亭子里看着杜子徽在下面挣扎,他的眼神很冷似乎根本不在乎杜子徽的死活,又或者是他以为杜子徽是装出来的。

还是询阳过来说了句:“他好像快不行了。”

凤九重才出现一丝慌乱,而这丝慌乱还是因为害怕叶濂知道才产生的。

柳云蝉身为医者,虽然也是一个有脾气的圣手,但是要看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死在自己面前还是很不悦的,但是要让他救人也是不可能的。

他甚至还巴不得杜子徽就这么死了,叶濂因为杜子徽记恨上凤九重,那他的竞争对手也就只剩下上官珩和这个神秘的询阳了。

四个人冷冷的站在上面,没有一个要出手相救的意思,就连杜子徽都以为自己是要死定了。

杜子徽开始产生绝望了,他想到自己在京城的老父亲,突然一股强烈的不甘涌上来,他突然就有了挣扎的力量。

上面的四个人看到没了声息的杜子徽都以为人是要死了,但是突然又看见杜子徽挣扎起来,他们都是一阵惊讶。

而这时,询阳一跃下去抓住杜子徽,杜子徽抓到物体之后就死死的抓住,溺水之人的反应让询阳皱了皱眉,但还是一把劲带着杜子徽上了岸。

询阳把人丢在地上,身上湿漉漉的感觉让他不悦的皱了眉,也不顾地上的人死活转身就离开了,剩下一个半死不活的杜子徽在吐着池塘的水。

柳云蝉看见他的样子,虽然不情愿但还是上前去给杜子徽把脉,之前他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杜子徽在水里挣扎而不救,但是现在杜子徽既然被救了上了来,他就不会放任他在自己面前死去。

杜子徽迷迷糊糊之间感觉到一只有温度的手握着自己的手腕,隐约还听到凤九重和上官珩两个人说着恶毒的话嘲笑他。

“你刚不是见死不救的吗?现在又在这里惺惺作态装给谁看?叶濂?”这是上官珩的声音,从中可以听出他的不屑。

凤九重也跟着应和:“怎么不让他在泡久一点,说不定就死掉了,询阳那个家伙真是多管闲事。”

询阳?杜子徽在有意识的最后一刻听到这个名字。

柳云蝉不管两人对他的冷嘲热讽,而是给杜子徽把水压了出来:“要是阿濂看到他死掉肯定会伤心的,我不想看到阿濂伤心。”

上官珩才不信他的鬼话:“假惺惺。”

刚才不救,现在有人救上来了却说这么冠冕堂皇的话。

当叶濂知道杜子徽溺水的时候,杜子徽已经被下人抬回房间换好了衣服,而杜子徽也不负众望的发起烧来。

叶濂不知道杜子徽是怎么会溺水的,这四个人也没有一个告诉他,下人更是不知道,全是听柳云蝉吩咐了才知道杜子徽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叶濂又开始愧疚不安起来了,一边给杜子徽喂药,一边自责不已:“都是我不好,如果我看着他就不会让他有这样的危险了,都怪我。”

凤九重根本就看不得叶濂这样自责,他瞪了一眼躺在床上不知事的某人,出声安慰叶濂:“这又怎么可以怪你呢?是他把你赶走的。”他完全不提如果不是他杜子徽也不会掉进池塘。

叶濂还是自责:“明知道子徽心情不好,我还要去打扰他惹了他的烦,明明我就应该看着他的,我又离开了。都怪我。”

见叶濂这么自责,凤九重、上官珩、柳云蝉着急不已。

叶濂是真的伤心,看到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如纸的杜子徽:“子徽,你一定要好起来,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这三人顿时大惊失色:“阿濂,你不要想不开啊,他这个人渣哪里值得你这样。”

“我不准你们这么说阿濂。”叶濂突然很生气的站起来看着他们,“你们出去,如果不是真心想要子徽好的,你们都给我出去。”

这三人又怎么会想看到叶濂和杜子徽独处一室,哪怕现在杜子徽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他们都不愿意两人在一起。

为了不被赶出去,这三人才住了声。

过了两三日,在柳云蝉的调理下,杜子徽才慢慢转好,今天他已经可以下床了。

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杜子徽神情恹恹的,叶濂提出到外面晒晒太阳,也难得没有和叶濂呛声,但也没有同意,叶濂就当他同意了。

一把把虚弱的杜子徽给打横抱起来放在外面的太师椅上。

这一场面被赶来的几人看见,一时间他们的表情怪异的看着叶濂,叶濂不知道他们这事什么表情,不过他也不在意,而是高兴的招呼:“你们来了?今天子徽的身体好了很多,我打算让子徽晒晒太阳。”

杜子徽现在没什么精神,但是不代表他不计较那日他们见死不救的事,对他们自然没有好脸色,冷淡的瞥了一眼他们便移开的视线。

只是惊鸿一瞥,柳云蝉突然发现这个丞相之子竟是这等绝色,杜子徽那苍白的脸色让精致的五官有了脆弱的美感,竟然让柳云蝉有短暂的晕眩。

柳云蝉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不自然的看别的地方,却发现凤九重也有不自然的神色,柳云蝉一时间心情复杂了起来。

不到一会儿的时间,叶濂就已经勤勤恳恳的给杜子徽搬来了小台子,上面放满了吃食,还寻来了几本话本供他解闷:“子徽,你有什么想要的吗?我出去给你买。”

杜子徽的这次溺水说来还是和叶濂有关,杜子徽一想到自己差点死了就是因为这个叶濂,哪怕现在叶濂伺候得再好,他也不开心。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NjDRaooNDR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