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爱妃灼热顶弄 花落伴官全文目录223章

沈昌珉拍拍曹圭贤的肩,“走么?”

两个人换上短袖的帽衫,拉起帽子遮住头,鬼鬼祟祟的溜出宿舍,向未名湖方向移动。

“你猜今晚有多少人去游泳?”

“说不好。”

汴大的校规白纸黑字的印有一条——“禁止在未名湖里游泳。”

所以汴大男生的毕业传统之一是去未名湖游一圈。

每到毕业季,校园BBS的首页都会飘着两篇文章。

一篇是“夜游未名湖指南”,详细的描述了放置衣服的地点,避开保安的路线和湖水的深浅程度等。

另一篇是“毕业测试”,充满了五花八门的题目。

比如,图书馆门口的石狮子是哪届校友捐赠的?

比如,图书馆哪一层的洗手间可以洗澡?

比如,理科楼的哪一间实验室摆满了人体模型和动物骨骼?

每年的毕业测试题目都不重合,杜绝了作弊的可能性。

纯正的毕业传统要求游未名湖的人只能穿一条裤子,其他什么都不准穿。

所以,这项传统只适用于男生。

今夜,曹沈两位当然不是去游泳的。

他们是去偷游泳的人的衣服的。

银赫和东海曾对两位学弟的行为嗤之以鼻,深表鄙视,“你们两个真无聊!”

曹圭贤伸了个懒腰,“学长,昨天晚上我看见有两个人打着电筒在湖边的草丛里翻来翻去,你说他们俩是在找别人的衣服呢,还是在谈恋爱呢?”

银赫和东海假装没听见,打着哈哈跑掉了。

沈昌珉拧亮手中的小电筒,沿着湖岸认真检查草丛。

曹圭贤不时看向湖面,生怕错过任何一点动静。

远远望见有保安向这边走来,曹圭贤捅捅沈昌珉,两个人立刻背起手,做诗兴大发状。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宋茜……”

宋茜打了个喷嚏,将浴室的门打开一条细缝,呼唤小学妹,“睡衣呢?”

郑秀晶笑嘻嘻的走过来,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睡衣,“只有这一套了。”

“上次明明有两套。”

郑秀晶挠了挠头,“不知道被我妈妈收到哪里去了。”

浴室的门立刻关紧了。

宋茜靠着浴室的门暗暗诅咒小学妹。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一定是故意的。

考完最后一门试,郑秀晶以“家里有空调”为诱饵拐带学姐告别温度足以蒸馒头的宿舍,回到自己家住。

凑巧的是,郑家父母去美国了,郑秀妍去黄美英家了。

宋茜叹了口气,深自懊悔为什么收拾行李时没有注意到小学妹竟然偷偷把自己的睡衣拿了出去。

小学妹实在是太会记仇了。

上次自己不过是吻了她两下,啃了她几口,再顺便调戏了她一句而已。

面对第二天有考试的小学妹,自己再怎么流氓也不会真的把她怎么样。

她居然记到现在,还明目张胆的报复回来。

宋茜闭起眼,冥思苦想脱身的方法。

门内的自己全身上下只有一条浴巾。

门外的那只小色狼可是穿戴整齐。

虽然清楚被小色狼吃干抹净只是时间问题,但因为贪图空调的凉爽而失身……

被林允儿知道一定会笑死。

宋茜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从志在必得的小色狼手里全身而退,怎么看都是一部好莱坞系列大片的名字。

Mission Impossible.

如果今晚能躲过去,她一定要把英文名改成汤姆克里斯宋。

郑秀晶盯着浴室玻璃门上映出的学姐的身影,抱着双臂勾起一边嘴角。

为了谁先攻的问题,两个人争论了很久。

从尊老爱幼的中华传统一直扯到明代婚嫁礼俗,再扯到周礼。

两个人引经据典,口若悬河,一边争论一边交流,连中国的同性恋最早起源于黄帝时代都查出来了。

谁都不肯先当被压的那一个。

所以谁也没当成压人的那一个。

今晚,这场拉锯战该结束了。

敲了敲浴室的门,郑秀晶朗声提醒学姐:“亲爱的,你再呆下去会感冒的。”

宋茜默默的在心里计算完从浴室冲到放行李箱的卧室所需的时间,咬咬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浴室门,拔腿就要跑。

郑秀晶眼疾手快的挪了一步,正好将运动神经不够发达的学姐抱个满怀,顺便紧紧箍住了她的双臂,免得她挠自己的痒痒。

“你再挣扎浴巾就要掉了。”听到小学妹带着笑意的声音,宋茜立刻停止挣扎,瞥了眼岌岌可危的浴巾,气急败坏的命令小学妹:“放开我。”

郑秀晶的视线从浴巾的边缘上移到学姐为了洗澡而盘起的发髻,再下移到她白皙的颈部,微微一笑,偏着头凑过去,吻上她颈侧还带着水汽的肌肤,“这么着急回卧室,你比我还不想等啊……”

宋茜翻个白眼,一边在内心估量和跆拳道社主将摔跤的获胜机率,一边放软了口气,“你不是怕我感冒嘛,先让我穿上衣服。”

郑秀晶抱着学姐转了个身,瞄准卧室内床的位置,一步步移了过去。

宋茜不敢挣扎,也不好回头,只能脚步踉跄的倒退着被小学妹推进卧室。

“别穿了,我会温暖你的。”郑秀晶一把扯开学姐身上的浴巾,扬手丢开,迅即抓住她的肩膀,按着她倒在床上。

宋茜刚想用力推开小学妹,双手的手腕就被死死扣住了。

郑秀晶撑起上半身,半跪着压制住学姐乱动的腿,炽热的目光毫不掩饰的扫过她紧绷的身躯,笑得开心,“别那么紧张,我还没开始呢。”

宋茜挤出一个微笑,“长幼有序,你不觉得我们的位置应该换一下吗?”

郑秀晶低下头,一边轻咬着学姐莹润的耳垂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你还是省省力气吧,别挣扎了。”

随着小学妹细致的舔吻一路蜿蜒向下,一阵阵陌生的战栗挟带着热潮向四肢蔓延,宋茜紧咬住下唇,试图阻止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呼吸却无法抑制的变得越来越急促。

郑秀晶轻笑着抓起学姐的手腕,将她的双手搭到自己肩上,“说不出话了?”

能看到平日里总是冷静自得的学姐被挑逗到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真是无比的快意和成就感。

宋茜习惯性的搂紧了小学妹的脖子,微抬起下巴,承迎着她急切的深吻。

一吻结束,气息混乱,郑秀晶亲了亲学姐的眼皮,“怕么?”

宋茜闭着眼点了点头,很小声的说:“我怕疼……”

想起学姐打预防针时抱着自己泪流满面的惨状,郑秀晶无奈的摇了摇头,“忍着点,不会疼很久的。”

“你又没经验,你怎么知道?”宋茜的手从小学妹的颈后下滑,摸索到她的睡衣下摆,用力往上一掀,再将脱下来的睡衣丢到一边,“不让我穿,你也别穿。”

郑秀晶关掉了床头的灯,俯身轻吻过学姐的眉心、脸颊、鼻尖和嘴角,“交给我就好。”

宋茜眨了眨眼,略微找回涣散的神智。

小学妹第一次邀她共舞时也说过这句话。

那支舞是她深陷的开端。

今夜是她彻底沦陷的证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9nHVbooMHV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