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洗手台的娇喘h 他在我身体里待了一晚上

花径辗转,曲水流池,芷兮跟在芍药身后,只觉渐入佳境,桃林接连桃溪,落花飘落溪面,随波逐流,离与陶醉其间,且行且欣赏。

见芷兮落在身后,离与弯身从溪水中沥出一瓣桃花来,放到芷兮手上,本想博美人一笑,却不料芷兮感伤道:“这景致,像极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如今,你倒拆散了一桩‘姻缘’。”言语间怪罪他破坏花水美意。

“无情不算姻缘。”离与闻言,将桃花依旧放回水中,“你瞧,水只管流,岂会在意有花无花。”

“一片花,也能斗嘴,”芍药回头笑话两人。离与看着芷兮的脸庞,一展笑颜,甚是纯净。

“芷兮谢过姑姑”,芷兮终于有机会与芍药攀扯上话,罔受恩惠,心中不落意:“我不知您是芍药之身,入荼蘼洞参拜荼蘼前,还念了那般晦气的诗,我赌天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针对您和荼蘼妖上的,我只是见了洞口的那些花,随意说说的。您非但不怪我,如今还收留我。”

“你这孩子,心思太重,一句话,何苦放心上。”芍药道:“你不知我是芍药,我还未曾料想你竟是白芷姐姐的遗孤呢。不知者无过。放宽些心。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什么都在意,还不要被自己的心事累死了。”

芷兮听芍药如此打趣她,不免噗嗤笑起来。离与看她舒展的笑靥,揪着的心疼才随之也舒展了一些。

“若非你明早便离开,娘娘不会不给你安排住处的。”芍药虚掩道,她知道如今芷兮的处境,即便不自请出境,此地也不会有她的容身之所,但是还是想方设法去宽慰她:“况且,让你住在我的芍药洞,也是荼蘼关照我的。”

芷兮不明就里,权且当真:“芷兮生来无父无母,倒是荼蘼,又是给我赐名,又是关照我的住处,大恩如何言谢呢,我们明早便要离开妖境,怕今后也见不到他尊上了。”

“小事一桩,他不会放在心上。”离与笑着说道,语气中有一种沉静又明朗的气质:“这儿十有八九的妖,都受过白芷姑姑的恩惠,她生前,曾是这密境里数一数二的美人,又极为乐善好施,所以,荼蘼也好,芍药也罢,对你的关心,你都尽管受用着,便是。”

“我好想见见她。”芷兮黯然:“你方才说我是恩人之女,是我母亲对你有恩么?什么恩?我好想听听有关她的事。我其实觉得我不重要,很久之前,我在这中皇山便是孤身一人了,倒不承想,有妖特地从青丘来看我,青丘离这儿远么?”

“你不是一个人,”芍药补充道:“他可是守了你……”

“不远,就在清漳水左岸,中皇山隔壁,”离与故意岔开了芍药的话,他看得出,芷兮心事重,他不想让芷兮心上再添负担:“你母亲对我,有救命之恩,若不是她,我早已命丧中皇山,此事说来话长,我以后慢慢讲给你听,你只要记住,你母亲对我有浩大洪恩,所以,从今往后,母恩女受,你要受的安心些,我才能安心。”

芷兮不知道为什么,不论是芍药,还是离与,在她问到有关自己母亲的事时,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像是顾及什么,不便相告。她初来乍到,又无端受人家这般热情收留之恩,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免得让人作难。

一路再无语,直至芍药洞。

洞口与荼蘼洞类似,攀岩附花,有娇娆与坚硬的碰撞感。进入洞来,层层递进,别有一番天地:第一层是玉翠台,洞外绿植攀岩走壁,直延伸到此台上,盘绕簇生,绿意葳蕤而生;接下来是婵娟宫,宫口立一玉石花,乃芍药之态,媚欺桃李;第三层是未央廊,廊阁内山环水绕,栩栩如生,走近方知乃岩体溶蚀景,景中楼台亭阁,飞檐典雅,堪为入画;第四层乃迷仙宫,宫中陈有一落地木钟,木钟上有长短竹管,镂刻着时辰,依次书写着: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中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

芷兮注视着这些长短不一的竹管,眼中神色迷离,她在木钟前伫立良久,挪不开步来。

离与见状,讲与她听:“这是十二律吕,与十二地支相对应,日月时辰都在这里了:

黄钟九寸,应十一月,在子;

大吕八寸三分七厘六毫,应十二月,在丑;

太簇八寸,应正月,在寅;

夾钟七寸四分三厘七毫三丝,应二月,在卯;

姑洗七寸一分,应三月,在辰;

仲吕六寸五分八厘三毫四丝六忽,应四月,在巳;

蕤宾六寸三分八厘,应五月,在午;

林钟六寸,应六月,在未;

夷則五寸五分五厘五毫,应七月,在申;

南吕五寸三分,应八月,在酉;

无射四寸八分八厘四毫八丝,应九月,在戌;

应钟四寸六分六厘,应十月,在亥。”

离与一一道来,仿佛天地都在他胸中。

“高山仰止,见教了。”芷兮微微欠下身,施了一礼,自然而然地仿佛她就是为了行礼而来到这个世界的。

“繁文缛节,免了,”离与打趣着搀起她,粲然而笑。

“我的时辰,也刻在这里面,从此之后,我也要学着,一寸一厘,去数光阴。”芷兮若有所思,一缕愁绪凝在眉间:“如今五月末,蕤宾在午;明日便是六月,林钟在未,我的未来,不知倒是什么样子的?”

“果真惠心纨质,我说一次,你全记下了。”离与夸奖芷兮两句,又嗔责她两句:“只是这般多愁善感,可怎生是好。”

“没有谁活得容易,”芍药点语:“妖魔神仙,全不例外,也没有谁可以决定谁的未来。孩子,心量放宽些,要学会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前面便是天丝罗纱帐了,”离与指着第五层天女宫,向芷兮说:“我猜,你会更喜欢这里。”说完,拉起她的手来,往前走去。但见天丝罗纱帐,名为纱帐,却是天然洞石的结晶,浑如帐幔,状若散花,从洞顶直垂到洞底,洁白如玉,晶莹剔透。

芷兮摸着冰冷的玉石,不禁感叹道:“好个天女散花,看似柔软,竟比石坚。姑姑的芍药洞,和娘娘的娲皇宫,倒几分相似。”

 “这芍药洞,本便是娘娘赐的,一花一木,也是娘娘费了心思的。娘娘母仪天下,待谁都这般体贴。”

“娘娘慈爱,却落得一身病体,都怪我,”芷兮想起娘娘病态难熬,歉意道:“不如我到人境后,给娘娘送几株白芷来,想来那儿白芷不会成妖。”

“不必了,这话荼蘼问过娘娘,”芍药答道:“娘娘统领六界,要得早得了,只是人境之物,皆已沾染俗气,寄生龌龊,入不得口。”

漏已两更。芍药安排芷兮歇息在天女宫,吩咐离与回青丘:“你快回去,要不白狐又得来寻我要你。我不愿与他瓜葛,他厉害得很。”离与便稽首作别,道:“明日我再来。”

翌日清晨,露尚未褪尽,芍药便送芷兮和众采药女到了妖界结界边境,嘱咐道:“过了这道密境八卦,便是人境,尔等各自珍重。”

她手捻兰花指,将结界打开一屏圆月状太极门,言语急促吩咐她们速速离境:“走吧,莫作耽搁,封锁密境的乾坤八卦,乃伏羲用混沌之力画成,即便是我的修为,也只能让它开十分三寸,过时不候,若有迟滞,自成齑粉。”

滇儿闻言,领着众采药女,疾疾走出密境,芷兮刚待迈步,被气喘吁吁方才显形的离与一把扯住衣袖,一同过了密境来,密境呈八卦连锁,湮灭于空气中。密境这端只留下他的余音:“芍药姑姑,帮我挡住父亲!”

离与话音甫落,白狐已至:“这个孽障,简直自寻死路!”说着便要施术破结界,被芍药百般阻拦,且不提。

密境那端,门不着地,离地三丈有余,滇儿和采药女摔落在地,不免个个痛苦呻吟,各自揉捏痛处,一时不能动弹出原地。

离与是最后一刻扯着芷兮出来的,见前面采药女被摔的惨状,情急之下,将芷兮拽入怀中,自己身先着地,将芷兮托在其上,芷兮因身下有离与垫底,未伤分毫。只是如今,又是在十二采药女众目睽睽之下,二人辗转,不甚雅观,芷兮的脸,腾地泛起红晕来。

离与看她,自有娇羞草木的美,一时忘情,揽着她的手,忘了松开。芷兮匆忙为自己解围:“劳费妖上扶持,芷兮万谢。”她边说边挣扎着起身,却终因高空下落的重力感,而无力做到。

离与的思绪,这才被她的言语扯回来,他素知她脸皮薄,忙用妖术起身,又扶起身边的芷兮,半开玩笑:“姑姑也不提前透漏一声,果真被你言中了,前途未卜。”

滇儿见离与竟也跟着她们出了密境,大为惊讶,焦灼喊道:“离与,你之前不是告诉我你受不了人气么,怎么来人境了?娘娘也罚你了么?”

离与闻言,看看滇儿,脸上现出一抹尴尬的神情,似乎她这话,很不好作答。他之前日日出入中皇山,见到这些人类采药女,便避而远之,滇儿之前便好奇问过他,他便告诉她是因为自己害怕人气。如今被当面问起来,他倒不知如何是好了。

“哦,是从前的事了。以后,我会慢慢适应这人间的。”他思虑片刻,答复滇儿。

“反正出了妖境,这里便是人境了,我们不如就安家在这里,以后有机会,再回妖境也近些。”滇儿听离与这样说,虽还是一脸懵懂,不知何故,但还是替他和自己这行采药女着想,准备就地安家。

“是呀,是呀,我们都摔坏了,懒得动弹去远处了。”采药女们随声应和。

芷兮这时一一扶她们起身,顺势行了几丝妖气,诊断出她们筋骨无恙,也便放心地微笑起来:“好在不是很高,你们都无恙。”

“反正摔的又不是你。”滇儿小声嘟囔着:“我们没有垫背,只能自己长结实些。”

“不行!此处妖气横生,善妖也就罢了,若碰上妖行高深的恶妖,我们全得搭上性命。”离与未理睬滇儿小声嘟囔的话,只是断然拒绝了她们此地驻足的打算。他虽然有妖力护体,但这一行中,其她人包括芷兮在内,都法术微末,他不敢拿诸人性命冒险,担心自己护持不周,陷她们于险地:“况且,一出妖境,前途似海,你当真以为,我们还有机会能回去么?!”

滇儿无奈笑笑:“我们都是被罚没,倒是你,平白要受一遭无妄之罪了。”她说话时,眼神望着芷兮,似乎在心里对她又多了一重怨怼。

“无妨,赶路吧。”离与领着芷兮和众采药女沿路而走,寻找有人烟的部落。

翻越过连绵起伏十二峰的勾余山,只见青山绿岭间,包裹着一村落,依山势而建,从山顶向山腰间蔓延,古舍黛草木篱,被周边树木掩映。往下瞭望,浓雾缭绕,村落中间的一条街道时隐时现,旁生里巷,状如“鱼骨”。

滇儿众人见状,喜不自胜,皆跑入山腰,信步闲走,随步可见古磨、古井、古庙,恍若隔世。

离与捻指算来,此处无碍,妖魔未侵,地处偏远,不失清幽,便于村落鱼尾处,结一茅舍,黛草木篱,与原先古舍浑然一体。

正所谓: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9ljkhyrMjh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