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玩弄村妇棒子张娟 我征服了我的物理老师

第一百二十九章-129

忽然暴起的银色浪潮让所有人的眼眸都瞳孔紧缩,辉夜姬抬手就把自己的结界使用出来,把银色浪潮完全的遮挡在外,三日月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旋涡,从中一个又一个的刀剑男士跳跃而出,一副备战状态。

“哈哈哈,我们现在算是对自己的主君刀剑相向吗?”

三日月的话语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然而,只有他知道,面对对面相似的自己,刀刃相抵的瞬间,他的手,是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的。

小乌丸瞪视了三日月一眼,“孩子果然是孩子吗,出战前说出这样撒娇的话语动摇人心,真正的主君在哪里,我们不是完全的能够感觉得到吗?”

“这些银色的液体是主殿身体组成的,但是只要灵魂还在,这些都是外物而已。我们首要的目标不是应该镇压这些的暴走,然后寻找主殿的灵魂吗?”

莺丸平时平和喝茶的眉眼这时候也锐利了起来,他承认小主殿的确很让人喜欢,三日月不肯出手也是理解的。看了一眼身后有些刀剑犹豫的神色,莺丸有些无奈的叹气。

“三日月殿,你真的没事吗?”

药研走到三日月身边,看着三日月已经开始闪烁着的红光的瞳眸,担忧的神色一闪而过,五个五虎退跟在药研身后,神色各不一样,看着脸色最严肃的那位五虎退观察了一下情况,银色的潮水被辉夜姬加成的晴明结界包裹着,人形在内部不断的使用着力量攻击着。

“哈哈哈,我果然还是无法对主殿出手呢……”

三日月垂眸,再次抬眸的瞬间,藏蓝色的长发瞬间化成了银白,藏蓝色的衣服化成了纯黑,藏蓝色的眸子也化为了红色的新月,刀刃抽出的瞬间,刃尖指向的确是晴明他们。

鹤丸笑眯眯的眸子也瞬间严肃了起来,“认真的吗?那里的已经化作了一团的,还是主殿吗?”

“啊,气息完全能够感知得到,主殿就在那里……”

随着红光,三日月浑身散发着奇怪的紫黑色的电光,额头竟然慢慢长出了尖角,“主殿的身体或许现在已经化为银色的奇怪液体,但是那个灵魂和心灵,就在那里。”

晴明看着被环绕在其中,那个透明的仿佛死寂的玻璃一般透明圆球,微微垂眸,再次凝视起眼前的三日月。

“三日月君,刚刚的动作你也感觉到的对吧……”

“啊,就是因为那样,我才确认了,主殿还存在着,所以,我是不会对主殿刀刃相向的。”

三日月的刀尖一转,更加的指向了对面,几个大妖怪守在一旁观察着情况,他们从刚刚的对战中也大概了解了,对方复刻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外形,力量也或多或少的相应复制了,但是其中的某些力量本质却好像有些微妙的残缺。

“三日月……一直很是阔达的你为何现在忽然这么的固执?”

“哈哈哈,大概因为老年人总是顽固的……”

酒吞童子和玉藻前看着被结界封锁着的银色浪潮,相较于玉藻前漫不经心的态度中有着的那么一丝担忧,酒吞童子就是完全的没有任何感觉,酒吞童子斜眼看了玉藻前一眼,大概做了父亲的人,对于幼崽的心态总是更加的柔和。

虽然他们这些大妖怪对待幼崽的态度是会好上那么些,但是玉藻前大概就真的有那么些老父亲心态了。

“怎么,狐狸,担心那个幼崽?”

“……”玉藻前回了酒吞童子一个冰冷的视线,准备无视。酒吞童子喝了口酒,视线又回到了晴明与刀剑们之前的争执闹剧之上。一旁的茨木童子兴奋的盯着结界内部沸腾,正在不停攻击的人形,凝重的思绪在眸子里面一闪而过。

就在晴明和三日月的一触即发的时刻,一抹淡淡的投影出现在了三日月的肩膀上,僵硬的气氛瞬间冷淡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这个站在三日月肩膀上的小小的奈哲尔的投影。

“多露?”

晴明率先开口询问,显然这个忽然出现的小投影让他很是惊诧。奈哲尔的小投影大概只有成人巴掌大小,那个小投影出现了就开始四处转头观察着。

“啊,终于联系上了。晴明,作用在我身上的法印是与这个城市的一些隐藏起来的法印有关的。

虽然不太清楚是用了怎么样的炼金术阵加上了灵术的印,而使用出来的力量,但是,很明显,对方的权限偶尔会更迭在我之上,所以纳米电脑们才会这样暴走。所以,横滨里面的隐秘的法印就拜托你了……”

奈哲尔说着这话的时候依旧平淡的冷着一张小脸,显然对于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好像也一点都不紧张。

晴明有些无奈的叹气,感觉来到横滨的这段时间,他叹气忧愁的日子比当初生活在平安京里面还要多,晴明微妙的思考了一下,不会也是因为自己是老父亲心态吧……

果断停下这些思绪的继续,晴明看着奈哲尔抬眸看向了三日月。

“三日月……谢谢你……”

随后,奈哲尔在众人面前投影出了一个奇怪的法印,大妖们的视线或多或少都看了过来,显然对于这边的信息也是保持着时刻的关注。

晴明看到了这个印,沉默了一会儿。

“之前捕捉的那个我的复制体,大概也是能够解析的,对方体内的病毒应该是感染我的原体,三日月,拍卖会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我会压制纳米机器们的动作,法印的解除就拜托你们了。”

“……你有多少把握,多露,我能够感觉得到你现在的状态十分的不稳定,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啊,本来那个法印好像是要把我的人工灵魂和人格一同抹除,但是,那边大概发现了,我的人格消除了的话,身体会立即全部死亡……”

“那是在我制造出来的时候就存在的绝对性的条例,这些不断增殖的纳米机器的核心都是以我为主的,所以这个法印居然偶尔会更迭成我,真是让我惊讶。”

“难道在复制着你?”

“这个可能性无法回应,但是几率无限接近于零,因为构成我的元素过于特殊……”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9jnZb0rMnV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