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怎么摸才会有水 手指插小骚货穴15p

三、再无一生一世

罗德里赫中毒受伤的事情在第二天便由延康宫的侍卫向皇上禀告了,禁卫府的人很快就将当天灯会的主办者扣押了起来,他们还派人到现场收集信息以便进一步调查,宫里上到皇上下到各个部门官员都对此颇为重视。

作为全权负责费尔登外交联络事宜的宁王更是对此事伤透了脑筋。友好使节在本国差点遇害,对于华之国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又不是北方那些蛮族,是那些蛮族的话死一两个到无所谓。(喂,王港你在想什么呢)]

王港深锁眉头心情极其不佳。这其中还有一件事情让他耿耿于怀,就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为何到今天早上他才得知?延康宫里的侍卫都是在干什么吃的?!再想这些也于事无补,其实在得到罗德里赫出事的第一秒钟,王港便迅速指挥禁卫军火速封锁现场了。再得知罗德里赫已无生命危险后,他松了口气。

“宁王殿下,皇上紫宸殿有请。”

传令的宦官不失时机地到来,让王港不禁为之一颤,他在得知事情发生的时候曾经问过传令侍卫一句,是否只通知了他一人,侍卫的回答让他知道了父皇可能比他更早知道了这件事情。心中有些不满,统管费尔登使节在华事宜的人是他,有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并未完全尊重其的存在。一路与宦官同行,他也在深入思考这个问题,谁会在这个时候同时报告他和皇上两个人呢?亚瑟、艾斯兰?应该不会,如果他们真的觉得告诉皇上很重要,那他们早就在昨天晚上事发的时候说了。总体来说,这不只是一个面子或者逾越的问题,这里头的含义绝对不仅仅如此。

当王港来到紫宸殿内殿的时候,他不仅见到了皇上,也见到了最近同费尔登使臣一同回国的本田菊。自从那日在麟德殿宴请各位使节后他就几乎没有与本田见过面了,王港这才顿悟本田菊出现在这里的缘由,如果是关于罗德里赫的事情的话,他出现在这里似乎是可以解释为欠恰当的。

那么说,应该就是本田菊将事情直接禀告了皇上?王港心中不免出现了小小的疙瘩。他不太喜欢本田菊,因为从小他就喜欢粘着王耀。我们无法知道如果他知道了当初承天门之变本田菊还刺了王耀一刀之后,他又会是什么心情,估计他会杀了本田菊吧。

“本田菊。”眼神从他藏蓝色的燕服上划过,王港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猜疑。

皇上招手让自己的宝贝儿子进来坐在一边,他看上去气定神闲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港儿啊,快过来。”话虽如此,但他仍然来回踱步。本田菊恭敬地站在一边,在对王港行过礼之后他就没有说什么话。

“父皇找儿臣来是为费尔登使节中毒一事?”

“正是,朕也是刚从本田菊这里得知此事。”

[果然是他说的。]

“真是叨扰到父皇了,这本该是儿臣分内之事。”话说至此他随即看了一眼本田菊,对方忙转头不做多余的回应。

“好在人家已没有生命危险,这事至少没有给我们一个特别糟糕的结果。”

“是的,父皇。”看来皇上是没听出王港口中的弦外之音,或者是根本想把它岔开,“儿臣也是刚得知此事,已派禁卫军封锁了现场,不会让凶手逍遥法外。”

皇上点头表示赞同。

“使节这里你也要去拜会一下,这终是我们的疏忽,不可怠慢。”

“请父皇放心。”

皇上大笑,“为父当然放心你做事,让你过来是想让你也听听本田报告的情况,好有个更好的准备。”

接着皇上的话,谨慎的本田菊立即恭敬行了个礼表示未能到府上直接向宁王汇报,罪该万死。这时候的宁王就是再不满也不会在父皇在的时候表现出来。只是这件事让他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本田菊可能并不盏省油的灯。一面介绍罗德里赫的情况,本田也附加了一些说明,作为出使费尔登的使节,他可能是比较清楚应该如何处理这种事情的人之一了。跟罗德里赫的关系不错,也知晓不少他们国家情况,当仍不让地做起了中间人的角色。他告诉王港,目前为止亚瑟他们也不知道罗德里赫到底是怎么中的毒,他们在这里才很短的时间,也没有什么仇人。

“昨晚给罗德里赫查诊的大夫说,他中的毒属于后发性毒素,需要一定的作用时间才会起效,如果这样说的话,那需搜索的范围就大了。在他参加灯会之前去过什么地方,遇到过什么人可能都需要排查。”

“大夫可靠吗,御医是否已经重新会诊过。”

“已经会诊过,结果诊断是一样的。”

“不知道毒素的名称?”

本田菊目光一闪,果然宁王不愧是宁王,很快就找到了重点上。原想先不说看是否能够糊弄过去,看来依然逃不过某人的思维。

“说是叫醉如意。”

醉如意,王港只觉得这个名字实在耳熟,应该是最近才出的新品,他似乎有点印象。记得前段时间他好像还听到过有人研制出了它的解药。

“有解药?”

他试探着问一句,看看本田菊是否对此有所了解。

“有,但也没有。”

“怎么说?”

“不能全部中和毒素,只能让中毒之人没有生命危险。”

“哦,”王港似乎嗅出了其中的可疑气味,“罗德里赫已经脱离危险了是吗?”

本田菊点头,他已经料想到王港会问到这里,接下来的那句应该就是要问是谁救了罗德了吧?他已经记住了那次王耀跟他说过的话,相信自己也要相信对手的能力,任何时候都不要怠慢。

“这么说有人有所谓的解药。”果然,事情不出本田菊所料。

“是的,有些地区的市面上有卖。”

“□□也有的卖?”

“…黑市应该有。”

“但你指的卖解药的市面不是黑市。”

“啊,是…是的,我只是说出实情而已。”这里应该自己没有把话说好,本田菊这么想,他将话题引到了一个不利于自己的方向,宁王在这方面依然思路清晰。

“你说话结巴了。”稍稍提醒一下本田,王港并没有直接问他为何慌张,他故意这么说是为了要给本田菊足够的时间解释,解释的越多破绽也越多。其实王港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本田与此次事件有关,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无法去思索本田为何会去暗杀费尔登使者,所以他并没有怀疑本田菊,就是到现在他没有觉得他跟这次的事有什么关联。唯一让他感觉不舒服的是,本田菊直接将情况跟皇上汇报了而不是他。按照本田小心谨慎的性格,他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出错,肯定是哪里有问题。王港是足够聪明的,他的聪明王耀从来都倍加认同。

本田菊的停顿同样也招来了皇帝的询问,跟着王港的思路,他也发现了本田菊话里的矛盾。无奈,本田菊只能说出‘实情’。他告诉皇上,救罗德里赫的是艾斯兰认识的一个乡野女人,是她用手中的解药将罗德里赫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之所以不愿意说这种解药市面上有的卖一是确实是事实,同时也是遵循了与艾斯兰的约定,不想让这件事与那个女人有所牵连。

“听说昨天晚上的灯会艾斯兰是和那个女人一起去的,之后才偶然遇见了罗德里赫与亚瑟,他似乎并不想让大家知道他有喜欢的人。”

听着这番解释,皇上不禁大笑,看来艾斯兰小小年纪就已经知道隐瞒爱情了。皇上大方地说,其实这没有什么好遮掩的,要是他真的喜欢,他完全可以将那名女子赐给艾斯兰。本田菊忙摇头称不能如此,费尔登是个讲究恋爱自由的国度,艾斯兰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王港站在一边细细品味着本田菊的话,他感觉这样的解释直接将事情引向了更为扑朔迷离的一面,但终归是找不到什么漏洞,虽然在他看来有些牵强。

“但市面上的确有卖醉如意的解药。”王港郑重地说了一句,他并没有说不相信刚才本田菊的话。

“啊,啊,是的,只是卖的地方很少。”

“本田知道吗,具体都是哪些地方。”

“这种解药原是一位江湖老郎中在给病人看病的时候调配出来的,我听说宫里掌管药学的少卿曾今高价收购它的配方?”

王港点头,他对此略有所知。也就是说,这种解药并不是非常罕见,宫里头也有。而本田菊呢,终是舒了一口气,看来王港好像无意在谁帮助罗德里赫脱离生命危险这个地方纠缠下去。不过他的要说的话,他要做的事情都还没有说没有做,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不能再等待下去。

“皇上、宁王殿下,现在关键的问题在下认为有二。”皇上示意继续说下去,“一是凶手是谁,二是使节的身体状况。”

“没错,前者可是非常地苦恼啊!”

“后者也同样让人苦恼,陛下。”

“嗯?罗德里赫不是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么?”

“是的,但是刚刚臣已说过,解药只能帮助其脱离生命危险,却并不能医好他。如果我们只是这样放任不管,使节大人很可能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我想,我们应该尽快帮使节大人整治,帮助他恢复健康。”

“这不是我们已经在做的么,御医已经去看过了。”王港不是疑惑,而是找不到本田这样说的寓意。

“但答复是静养,他们甚至不知道会有什么后遗症。”本田菊一脸焦急模样。

三人沉默了,他们在这里遇到了一个死结。醉如意留下的后遗症多重多样,甚至没有固定的表象,有的人中了会失去记忆,有的人中了会一辈子都无法走路,这些王港都有所耳闻。

“现在谁都不知道使节大人是如何中的毒,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人应该不是从华之国其他地方而来,毕竟使节大人只在永安一地居留。”本田菊继续分析着,“如果都城之中没有能够解决问题的名医,也不安全,皇上,何不将使节送往外地静养一段时间?夏天就要来了,都城燥热,有听说有人中此毒活命后因天气炎热毒性活跃而死的,臣怕——”

“如真如你所说,那要赶快行动才是。”皇上显然已经认同了本田菊的话,而王港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是的,陛下。”

“这件事这样吧,”思索片刻,皇上有了自己的决定,“港儿,你去给王澳写一封信说明情况,我们把人送到他那里去。”

“父皇?”王港一下并没有想到父亲会这样安排,送到王澳那里,虽说的确是个英明的决定,但那也是在要将罗德里赫送出之后的决定。如果一开始他就不需要送出去呢,为什么不能张贴皇榜广招贤士,而且要为罗德里赫住的地方降温也并不是那么困难。

“这事情说小不小,说大也不是很大。本田的提议很好,这件事就交给王澳去办好了,你也可以少为此操点心,还有那么事情需要你处理呢!”

王港没有说话,他有种被牵着走的感觉。事情一出,他就不用再管这件事情了。没有反驳,他也知道自己的事情很多,也知道这件事并不是什么大事。捉拿凶手的事情依然是由他负责,但总觉得有人在故意将他排除在外。在回去自己兴庆宫的路上,他想努力找出这件事之中的蹊跷,但却跟他来时一样毫无头绪。或许他根本就不应该把心思放在这上面,背后的那个对手太强大,根本没有破绽留给他。

与王港不同,本田菊知道几乎大部分的情况,也为今天事情的顺利而感到舒心,至始至终,幕后主使人之一就是他。不可否认,今天本田菊的表现近乎完美。而他自己也比较满意,虽然你无法从表面上看出他的内心活动。一切的发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或者说都在他和王耀的掌握之中。经过这件事,本田菊对于王耀充满了更多的敬佩,事情的发展如同当初王耀与他说的一样,甚至连一点小插曲都没有,如果不算自己结巴那会儿的话。

还记得王耀昨天深夜来到他的房间,将将要发生的事情与他说明清楚的那会儿急迫,本田菊几乎顿时感到了危险。伴着一副女人的姿势与着装,王耀从窗台跃进,他告诉本田菊他的计划失败了。很难相信这个人会失败,本田菊惊讶地长大了嘴巴。王耀告诉他,中了毒的不是亚瑟而是罗德里赫,虽然现在他已经脱离的生命危险,但是事情败露是不可否认的了。本田菊不做回答,他看着王耀的神情,知道他早就是有备而来。如本田菊所想,随后,王耀立刻给出了一套方案,他要本田菊按照他说的去做。此次计划失败了但并不表示他们的行动到此结束,如果草草了事,以宁王的聪明才智很快便会查出真相。为此,王耀安排了以下的工作,首先他要本田菊确保灯会老板不会将他本田菊捅出去,因为事情一出,王港定会第一时间派人封锁场地,捉拿与之有直接相关的灯会主办人。在得到本田菊肯定的回答后,王耀说出了第二个需要实施的行动。他告诉本田菊,虽然他们早就做了假象用了原本是缓慢作用的醉如意做下手的工具,但如果再皇宫派人继续探查罗德里赫的病情的话,保不齐会被发现他们在这之中用奇术做的手脚,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就一定要将罗德里赫搬出都城,当然是连同亚瑟与艾斯兰一起,他们两个也是危险因子。本田菊表示认同,他认为王耀在这方面考虑得相当周到,但具体要怎么做?使节要搬离都城不是他们自己想搬就搬的。王耀笑了。

“可以让他们搬离永安的人,自然是在皇宫中。”

“话是如此,但是负责费尔登事宜的宁王会让他们搬离都城吗,对于宁王来说难道不是意味着脱离他的视线吗?”本田菊不解。

“傻瓜~”王耀摆着女人妩媚的微笑,斜眼望了一下本田菊,耳环的响声颇为清脆,“你去找宁王不是往火坑里跳么,这种事情当然是要找一个可以为我们所服务的人。”

“为我们所服务…”本田菊想,这样的人宫里没有吧,他们的势力现在还没有深入宫中,否则王耀也不会躲躲藏藏了。

“是皇上。”王耀一语点破,由不得本田菊反应,他一气呵成将准备将事情交代清楚,“你明天就去皇上那里建议将罗德里赫他们一行全部搬离永安,搬到晋州晋邑。”

“什么?!”要皇上下令将他们搬离永安已经是不容易的事情了,还要搬到晋州,那不是让宁王有机可乘了吗,况且皇上凭什么要他搬到晋州?根本没有理由。

“小傻瓜,动动脑子,不能什么事情都要我来教你吧?”王耀甚是无奈,本田菊好像天生就不是这方面的料,看着他那副吃惊的模样王耀就觉得他定是没有想到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了,果然是谨慎木讷过分了,看来他不得不对他说好所有的事情。

“记住,接下来的事情你要都听进耳朵里,如果出了差错,自己负责。”

本田菊紧张地点点头。

“明天一早或者或会儿时间,亚瑟肯定会联系你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他找不到别的人。这时候你要做的就两件事:向亚瑟艾斯兰了解情况并扣好时间将时间汇报给皇上。其中要注意先向艾斯兰打听一下罗德里赫是如何获救的,同时扣好时间让事情不要太快传到宁王的耳朵里。刚才我在延康宫救治罗德的时候已经控制了欲向宁王报信的侍卫,你大可放心地将自己的人安插进去。到明天早上,在消息传到皇上那里之时你要迅速在上朝之前面见皇上,这时候的皇帝肯定会让御医去查探,你要迅速安排。我估计御医查探的时间不会超过三个时辰,那时候你要尽量将时间延长,最好不要让皇上在御医没来之前就召见宁王。”

“当你向皇上交代完事情的时候,延康宫的侍卫会通知宁王事情已经发生。而皇上呢,在听到你的汇报后一定会召见宁王一同过来商讨。从这里开始你就要注意了,说话千万不要软泥怪宁王抓到把柄。”

本田菊认真听着。

“依照宁王的个性,他会怀疑你为何不直接跟他汇报而是去找皇上。这个时候不要做过多的解释,表示抱歉即可,解释得越多反而会让他怀疑你。对于这个问题,你要抓住两点,一是凶手是谁,二是如何治愈罗德里赫。你我都知道宁王是个很聪明的人,他一定会在药名上先下手,告诉他是醉如意无妨,关键是让他知道这种药并不是很稀有,解药也是市面上有的买。如果御医的诊断结果已经被告知,那么在这里他一定会想了解到底是谁救了罗德里赫,他一定会想知道有解药的会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大可告诉他是艾斯兰仰慕之女子,有了前面解药并不难找的铺垫,以他的脾气,不会太过深入追究,特别是如果你把话题岔开的话。”

本田菊咽了口口水,听着王耀滔滔不绝地讲解,他的心开始渐渐加快跳跃的速度,对于王耀的聪慧他再清楚不过,他太害怕自己无法跟上他的思维。

“这时候你就要适时地告诉他们虽然解药并不难找,但是这种毒根本就没有完全的解药,罗德里赫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并不明确,如果要治疗保住健康的身体不被永安即将到来的炎热天气所危害,又能躲避逍遥法外的凶手,就要将他送出永安。”说道这里王耀不知为什么轻笑了一下,“只要你抛出这个提议,皇上一定会想到王澳。”

“为什么?”

“因为他毕竟是我的父皇,”眼神中透露出不明意味的光辉,似是杀气也是自信,本田菊看不清也摸不通,他只觉得王耀当时的表情带着点阴郁,让人不免心生恐惧。只见他的嘴角淡然地微微上翘,眉心似是沉重但却轻巧,“父皇的看法,我怎么可能不了解~”

无须多问,本田菊告诉自己只要相信王耀就好,而现实也证明了这点,老天就好像是王耀本人,所有的事情没有任何一个地方逃过他的眼睛,所有的安排没有任何一个他没有想到。本田菊进行得相当顺利。

乘着行将暗下来的天色,本田菊坐车向邸宅行进。他的思维在不断地理顺思绪,待到他回到家中,打开自己房间的门,果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一切顺利?”女人的身影未动,只是用极富美感的嗓音询问情况。本田菊点头,他有些愉悦但依旧表现得不明显。

“皇上直接下的诏令,让宁王安排费尔登使者到晋州晋邑修养,修养的事宜由宁越王负责。”

本田菊关上门,小声将结果告诉王耀,即使在家里他也依然小心谨慎,王耀甚是欣赏他这点,虽然有时候也做的有些过头。不过,本田似乎没有等来他想象的王耀应有的回答,他的眼神望着窗外,更加地深不可测。这样的停顿不免让本田菊想到了些不该想的事情,紧张过后他是否应该轻松一下谈点只关于他们两个的事情?他的脸颊有些微微泛红,就他个人来说王耀现在的打扮很适合他的想象,那么窈窕的女子,妩媚动人又精明干练。呆呆望着思绪不知在哪里神游的王耀,看着他侧面精致的轮廓以及身上随风起舞的轻纱,本田菊觉得有些什么掐在了喉咙处。

“那个,那个,那个春燕姐,”鼓起勇气发起一次只关于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本田菊还是紧张得结巴了,“需…需要我为您准备房间吗?”他想着王耀会在这里呆很长时间吗?哪怕一天也是好的,那样他就可以多看到他一天。

“不用了,我今天就回去。”

一下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天好似要下雨一般,本田菊原本充满期待的内心一下变得暗淡无光。不免有些尴尬,他痴痴地干笑了两声。

“啊,呵呵,哈,好…好的。”

[什么啊,这样抱着希望的自己真像个傻瓜。]

“小菊,”王耀轻唤一声,细腻温柔,听得本田菊的心酥软了一半。抬头看向王耀转过来的脸庞,分明落着些许的伤感,“春雨绵绵妻独宿,醒已戌时月方出。夫曾一人游未返,蝶今破茧任枝枯。”

那是灯会上的一首诗谜的谜面。本田菊没有告诉王耀,所有的诗谜都是他亲自选的,每一首的诗谜都包涵着他想传达给王耀的那浓浓的情意。

“答案是,一.生.一.世。”

本田菊一时梗咽,王耀果然猜到了,猜到了这句诗的谜底,那他也一定感受到了自己的心意吧?聪明如他,定能明白每个字中溢满的感情。没有细想王耀为何会在这时读出这个谜面,本田菊像一个孩子一样心中欢呼雀跃,又充满了羞怯和不安。他甚至不知道当时自己的手到底是怎么紧张得捏坏了自己的衣角,让它浸湿一片。

王耀终究没有走过去,他依旧站在窗边。

“小菊,我们都再没有一生一世了。”淡然的语言随风飘散,本田菊没有听明白。当他抬起头想捕捉那最后的一点沙粒,一切却又如空气一般安静无声,而王耀却早已消失不见。

[我们都再没有一生一世了]

那句话仿佛魔咒一般用同样的旋律重复着,不知觉间夜晚的寒冷已经充溢了空间。

又一次,本田菊脱离了王耀的脚步。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9jHRcZsMHU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