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男人要进入女人的身体 大肉棒好爽

鏖战之间,沈迟心头异样的沉重,沈殊虽讲的平淡索味,却在他心底引起一股冲激的悲哀浪潮,他合上眼帘,叹息一声,再张开,缓缓道:“天地气交,万物华实,终日不见阳光......”

就在此时,远处的屋脊上有几条人影向他奔来,一声“阿簸”,便倏然顿住脚步,其中一人身材窈窕,秋波盈盈,正是灯会上遇见的那位蛮服少女。

她身后紧跟着两名男子,一个是潇潇洒洒向无尘,一个是顽皮懒散的龚辞,再在他们之后跟随的,却是巫溪梁氏的兄弟,还有沈迟父亲,沈席清!

蛮服少女微微一笑,唤道:“阿簸。”笑容之间,隐含神秘,神秘之中,却又带着一些悲哀。沈迟猜不透她表情中的含义,却也没有再问,因为此刻街上的百恶突然跃上了屋檐。

一旁的沈殊身形跃起,左手凌空画出一道符箓,向正欲跃上屋檐的百恶击去,全然不顾正向他袭来的百恶,硬接百恶联手的攻击,嘴里喷出一蓬血雨,双目紧闭,呼吸急促,身躯剧烈地晃了两晃,但脚步却依然钉立如桩,没有倒下!

沈迟微微蹙眉,目光转回,沉声道:“走!”

蛮服少女目光深深凝注着沈迟,道:“阿簸,你......”

不知何时,沈迟竟脱下了自己的靴子扔给少女,左手又向少女肩头一推,道:“走。”这才知蛮服少女脚上那双男人靴不见了,竟是赤脚而行。

追逐上来的向无尘、龚辞齐道:“沈前辈!”语中皆是惊诧之意。

沈迟轻轻一拉叶归的腕子,道:“带着叶归和那姑娘离开这里。”

龚辞目光一转,道:“你们认识?”

沈迟满面凝重,目光突地一转,身躯一侧,甩臂沉腕,反手一掌直击身后袭来的百恶的胸膛,在此之间,回话道:“事后在谈,快走。”

在此情况下,向无尘、龚辞二人没有选择的余地,也来不及思索,抱起叶归跟在蛮服少女身后,如飞掠去,去的有如来时一般迅快。

沈迟目光瞬也不瞬地凝注着蛮服少女,身形轻捷灵便,轻巧竟似极有根基,全然不像凡俗女子。

一念至此,沈迟侧首看了一眼紧跟而来的梁氏几人,目光一转正好与沈席清的视线相撞,这一刹那间,有如火花交错,叶落波心,他心潮之中,立刻荡起一阵涟漪,亦不知是否该称唤他。

但此刻他无暇思索下去,一股强劲的风从他侧面猛地扑来。他脚下微错,呼地一声,一张灰白的面容笔直出现在眼前,风声虎虎,仿佛一柄流星铁槌。

沈迟方自一愣,这才想起这张脸的眉目甚是熟悉,刻骨铭心的熟悉,但他又想不起是谁。沈迟凝注半晌,心底不禁起了一阵寒颤,他不应该记得!

忽然回神,赫然发现向他攻击而来的百恶,双手顿在了空中,一双赤红的眼睛竟也在凝注着他。

沈迟向后退开三尺,只见百恶的嘴唇微微一张,但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身躯却缓缓向后退了数步,突地转身跃下屋檐。

就连与沈殊交手的几个百恶也突然之间纵身跃下地面,沈殊愕了一愕,此刻两人都是神情肃穆,你望我,我望你的默默无言……

沈迟目光一扫,只见梁氏一族俱是目光冰凉望向此处,除去沈席清,皆是面色铁青,右臂微曲,手掌紧握剑柄,但目光中却有了惊诧之色,沈迟心念一动,突地轻轻一跃,横飞而起,飘然落到叶妄徊面前。

叶妄徊道:“他们怎么来了?”

沈迟微微耸肩,道:“谁知道。”目光一转,不禁心生疑惑,沉声道:“何止他们!”

顺着他的目光方向望去,晋阳道宗、南屿扶风两大药门,加上他叶妄徊,五大世族都到齐了,除此之外,还有方才他们所遇到的子昴,意外的是,姑苏凌氏也来了!

沈迟低语道:“哥哥,我们可以退了。”

方等片刻,也未听见叶妄徊答话,沈迟微微侧首,与叶妄徊目光相对,似乎揣测到他心中所想,缓缓道:“你是否将我看的太善良,我不是好人。再者,我什么身份,或帮或救都轮不到我?况且,在场的哪个比我弱?”

言语似笑非笑,说的极其轻便,却夹杂着一丝苦涩。

叶妄徊沉吟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沈迟身躯瞬间僵直,不禁起了一阵寒栗,有些语无伦次道:“嗯......那个......你先将百姓带离此地,沈殊受伤了,我去看看。”

话音未落,他便身形一闪,向百恶群里掠去,

还未落地,只见梁胤歌落在他的前方,挡住去路,“铮”然一声,梁胤歌反手拔剑出鞘,直指沈迟,暴喝一声:“欺骗之行,万不可恕!”

此言不禁让沈迟发出一声闷哼,突地又阴恻恻笑了起来,道:“欺骗之行?”

他此刻心中,有如被人撕裂了一般,回想起当年被众人欺骗后的愤怒与悲哀,无可奈何的绝望与痛苦,仿佛时间从未消逝过,一同往日那般,残酷地撕着他的生命与情感。

他一字一字的道:“我何曾骗过你,大,少,爷!”

梁胤歌轩眉怒目,一步掠来,挥剑向沈迟劈下!他早已存下杀人灭口之心,是以这一剑不但其快如风,而且早已将灵力蕴于剑中,蓄势而发!

哪知他这一剑中途,沈迟突地大喝一声:“小心身后!”单掌翻出,举臂一挡,心中泛起一丝苦笑,他的身后何须你沈迟来提醒,自有人护着。

看着缓缓而来的沈席清神情凝然,不言不语,一副长者气度,却没有阻止梁胤歌的举止。

沈迟心中一动,激动的情绪,立时平静下来,恢复原有的镇定,恳切地道:“是不是沈迟,有这么重要吗?我已经死过一次,还是不放过?”他目光一转,接着道:“揪着我不放,不如......先抓了姬限,还有这一地的百恶,大少爷应该掂量掂量,哪个更危险?”

远处的姬限突然大声笑道:“沈前辈,好计谋!”

沈迟提嗓回道:“多谢!”

突然,房檐上的姑苏凌氏有一人站了出来,大声喝道:“无知竖子,厚颜无耻,一丘之貉。”

沈迟不认识此人,此时沈殊缓步走了过来,低语道:“此人与梁胤歌,道宗姬氏大公子誉为“岁寒三友”。”

“岁寒三友”?沈迟虽不认识其余两人,但对梁胤歌的了解,“岁寒三友”这尊称有些名不符实了。

哪知姬限隔着距离竟听入了耳,与那百恶撕斗着还不忘调侃道:“什么岁寒三友,狗友还差不多!”

房檐上的凌氏怒红着脸,半晌也未回上一句来,只见他身形一侧,怒目看着沈迟,道:“沈迟,杀父之仇尚且一放,我只问你,我弟弟的尸首呢?”

沈迟一愣,惨然一笑,道:“我都不知我杀了这么多人。”他向前走了一步,忽然大声道:“诸位,还有谁家死了父亲、兄弟,都一一道来?”

在此氏族不多,但那些一一陈述的罪状,竟多的令沈迟意外的诧异。不意外的都是杀人夺命,意外的是那些他从未听过的氏族,晃眼七年,竟不知自己的罪名涉及的如此广泛。

一语言闭,四下漫无回应,沈迟几近陷入沉沦,他微一闭眼,沉声道:“我竟不知自己杀过这么多人。”他突地睁开眼睛,道:“姓凌的,你弟弟是谁?”

凌氏道:“凌谢来,前些日子进了葛庄的密林,再也没出来过,也寻不见尸首。”

沈迟冷哼一声,道:“既寻不见尸首,你是怎么断定他就是死了?我也不曾去过什么密林。”

见凌氏面容一阵痉挛,垂首皱眉也答不上话来,沈迟心中的疑惑已解除一半。他微一苦笑,道:“我的确去过密林,你似乎、好像不知道?”

沈迟心头突地一颤,缓缓道:“我确实在密林中杀了一名少年......”他语声一顿,接着道:“你们凌氏的法器是什么?”

凌氏霍然抬头望向沈迟,面容变得阴森愤怒,虽然既不呼喊,亦未动手,但双双眼睛却已都露出了愤怒之色,像是他埋藏了多年的愤怒与情感,此刻都从目光中宣泄,那眼色是何等可怖,普通人若被这许多双眼睛望上一眼,也要心寒胆裂而死。

只听他低声怒吼道:“畜生......”

声才出口,沈迟便截口道:“如果你觉得那名以蚕丝作为武器,以尸养阴的少年是你弟弟的话,我也无法可讲。人,我杀了,尸体没有。不过......”

他语声微顿,又道:“你是如何得知,如此肯定的认定我便是杀死你弟弟的人?是谁向你传达的?”语声停顿,接着又道:“还是说,污蔑我,犹如信手拈来之事?一丘之貉,你们倒是做的的淋漓尽致!”

一声大笑,姬限道:“前辈厉害啊!当年怎么就想不开,自刎了呢?”

沈迟怒瞪姬限一眼,哪知对方竟回他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9jHRbZJMHV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