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别人的老婆就要狠狠操 老师不可以这是学校

恩?什么意思。不过那算是原谅了她们了吧?虽然有些疑惑仁王的话,但向南还是礼貌地直起身子,准备离开球场。毕竟不相关人员一般是禁止进入这里的。正当向南转身刚迈出一步时,一个灵活的身影便跳到了她的身边,扯住了她的手。

“哈!向南,是你耶,向南!”向南转头一看,黑线立即就爬上了她的额头。此时抓住她的人正是她天天不想遇到连去餐厅也要躲着的酷爱甜食的丸井文太。

“呃……丸井君?”向南有些尴尬地回应。现在可以说是全球场的人都看了过来,她甚至能感觉到身旁千若兴味的目光。原因无他,在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保守的,男女生碰个手搭个肩都是非常会令人脸红的事,更何况眼前这与千若同样大条的男孩子还死死抓着她的手不放。

“向南,我跟你说哦,在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蛋糕店……”丸井似乎没有发现向南的不自然,倒是向来严肃的真田救了向南一回。

“丸井!”严厉的声音吓得丸井立即松开了手,本人却毫无自觉疑惑地看向副部长,他不明白为什么副部长要这样严厉地呵斥他。

“呃,失礼了。”拉起千若,向南急忙往场外走去,快要到铁门时视线不经意撞上了另一双,那双明明闭着却让人觉得在看着你的眼睛。向南一怔,加快了速度离开。

剩下一天的假期就在无聊的时光中度过。

星期一到校,班导急急忙忙地拿了一张纸给向南,“这是社团申请表,柳生同学你跟切原同学解释一下,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就踩着高跟鞋走了,向南惊讶地看着那离去的漂亮身影,一直以来那都是悠然自得的,“很少会看到酒井老师这样匆忙呢。”

“大概是在准备月考和修学旅行的事吧。因为太忙了所以直到今天才给你社团申请表。”柳生看着酒井离开的方向推了推眼镜。

“修学旅行?这么早!”向南更加惊讶,明明才开学一个月,竟然就要去修学旅行了。

“这是立海大的惯例。”柳生转过身来,“好了,来填你的社团申请表吧。你想加入哪个社团?”

“诶?”向南歪了歪头,沉思许久,“哪个……都不想。”

“这……”柳生有些尴尬,“每个人必须加入社团,至少要一个。否则到期末社团学分会不够。”

“真是麻烦。”向南摇了摇头。一个星期过去,她似乎跟柳生更熟了,说话也自然就放肆起来,“没办法。恩……那就外语社吧。”

“那么在这里打一个勾。”柳生只了指外语社的格子。看着向南一脸不情愿地把社团申请表给填好了,嘴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交给班长就可以了,要我帮你吗?”

“不用了,谢谢。”向南摇摇头拒绝柳生的好意,什么都麻烦别人的话不太好呢。拿起纸,起身,迈步——停。

“呃……那个……”向南回头看向柳生。“请问班长是谁?”

“……”头顶上响彻着乌鸦的叫声。柳生轻咳几声,“是真田。”

“啊,知道了,谢拉。”向南点点头朝真田走去,把社团申请表交给真田。

接来来的课堂时光转眼就过去了。放学后向南准备去学生会归还达如借她的衣服,顺便再去外语社报个道。却没想到会在途中遇到不速之客。

“……有事吗?”

看着眼前那闭着眼的俊脸,向南的心中浮上淡淡的恐慌,脸色也渐渐变得苍白。身体像是很自然地变得僵硬,麻麻的触感爬上了手臂。

“……你。”对方似乎也有些犹豫,许久后他终于开口,“为什么不见幸村?”

幸村二字重重地砸在她的身上,向南扯出一抹难看的笑,“为什么我要去见他?”

“幸村他一直很对不起你。”柳难得皱眉,手里还拿着笔记本,破天荒地没有记笔记。

倒是向南,她变得不再如往常一样平淡,口气生疏而僵硬,“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他什么都没做啊。”

“你……”

“我还有事,失礼了!”重重地一鞠躬,向南飞快地朝学生会大楼跑去,甩下身后看不懂是什么表情的柳。

立海大,果真是一个满地熟人的地方。但她却不喜欢。

到学生会归还衣服时,意外地遇到了另一个熟人。

紫色的直发披散在背上,一双淡紫色的眸闪烁着无人可及的亮光。那就好像一个发光体,生来就是站在顶端,被芸芸众生仰视的人。

“宥夕,好久不见。”向南把衣服交给达如,转过身笑着说。达如会心地看了她们一眼,走出去把空间留给她们。

“向南,你这个混蛋,几年不见了竟然还不给我打电话!”对方直直冲上来,气势汹汹地迎来的却是一个狠狠的拥抱。“你也不想想我一个人多么孤单啊!”

“对不起了啊,宥夕。”轻抚着宥夕的背,向南淡笑。几年不见,这个开朗的少女已经带着些王者的大气,却不改小孩子的脾气。转念又一想,是不是立海大的学生将来都会成为睥睨众生的人呢?一个两个都是王者。

拉拉扯扯又是好几回叙旧之后,宥夕终于不再数落向南的不是,被起肩上的球袋,看着向南笑道,“要去看我练习吗?”

知道宥夕的意思,向南淡笑着摇头,“不了。”

本以为会就此结束,却换来宥夕一束凌厉的目光。这是成长后的宥夕,身为王者的宥夕所拥有的目光,“你在逃避吗?!”

不想面对宥夕的质问,向南只能答应宥夕。她的确是在逃避,但现在她要证明,现在的她,已经不再忌讳她所失去的梦想。

宥夕带向南去的练习场,正是女子网球部。

不较于隔壁的男子网球部那般有人气,女子网球部是安静又不失活力的女生们的舞台。来看女子网球部练习的人多半是男生,或许是因为立海大的男生都比较沉稳的原因,他们再激动也只是笑着看那些在球场上奔跑的女孩,没有像旁边激动的女生们那般大吼大叫。

来看女子网球部练习的女生,估计也就只有她一个了。向南环顾四周下了结论。看着在球场上指挥着的宥夕,向南淡淡地笑了。当年那个叫嚣着要跟她比赛的少女,如今已经越过了她,成为了立海大女子网球部的部长,而当年远远超过她的自己,已经被远远甩在后面,再也没有爬起来了。

网球,是她的梦想。

她曾想象过呀,数年后的自己,意气风发地站在球场上,尽情打球的快乐的面貌。如今,那已成为了奢望。自己无法站在球场上,几天前却厌恶着那些快乐奔跑的少年,真是太可恶了。

太可恶了,比谁都可恶。

向南低下头,刘海遮盖了微微湿润的眼。她怎么能去厌恶那些努力追逐梦想的人?她没有那个资格!

站起身,向南看了眼正挥洒着汗水的宥夕,浅浅一笑,转身离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9jERlZdMEl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