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渣男变忠犬的小说 我和闺蜜互摸下面自述

“Game7:6,立海大,佐中宥夕获胜。”裁判的声音在寂静无比的会场中回荡,回荡……然后观众席在下一刻便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与呐喊声。

场地上喘着气的宥夕看着走到网前的安藤雪,露出了一个认同的笑容,“不愧是你,竟然能将我逼到这个地步。”

“但是我还是输了。”安藤雪的心情并不好,作为冰帝的铁血部长,她带领着冰帝女子网球部一路闯到决赛,却以3:0惨败于立海大,这种结果对谁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打击。但是她美丽的脸庞上挂着微笑,今日终于与老对手一决胜负,在最后的一个夏天,她也该知足了,失败的怅然失落固然是有,但是与自己的劲敌来了一场畅快淋漓比赛的满足也依旧存在。

“你会一直走下去的吧?”双方握过手之后,安藤雪叫住了转身离开的宥夕,“不要让我失望。”宥夕微微一愣,随即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不会让你失望的,因为,我有想要证明给她看的人。”因为自己已经决定了的,要将自己的信仰坚持下去。

“是吗。”安藤雪微微怔忪,然后淡笑着转身离开。

之后举行的依旧的颁奖典礼,与昨日几乎没有什么不同,欢呼声,崇拜声,在这夕阳如血的傍晚,充满了整个网球场。而站在台上拿着奖杯与锦旗的少女们,笑颜灿烂如花。这一个夏天,终结了许多人的汗水与梦想,同时,又将放飞他们新的梦。

接下来的几天,便是少年少女们的期末考。在经历了各个项目的大赛后,激动兴奋的学生们又突然平静下来,对付着一科科的考试。三天过后,终于解放了的学生们纷纷欢呼着走出学校,互相讨论着明晚的夏日祭。

“如果是向南的话,肯定是和精市一起去的吧。”回家的路上,宥夕如此揶揄向南,而落在后面的小海带则在纠结着如何邀请银发的天然呆女孩一同去夏日祭。

向南装作没听到宥夕的话,转头看了眼正在扒着自己头发的小海带,微微一笑,“赤也也长大了啊。”宥夕回头一看,噗嗤一声笑出来,“他再扒的话就变成一个海带卷了。”

敏锐地听到有人在说自己的坏话的赤也立即抬头,瞪着两只眼睛怒吼,“我才不是海带!”将小海带逗怒的宥夕再次露出了恶劣的微笑,“怎么了小海带,在想要怎么邀请女孩子一起去夏日祭吗?”

被说中的小海带脸一红,变成了红烧海带,说不出话了。对此向南抱着看戏的态度纵容地看着宥夕一把捞过赤也的脖子,打着“让前辈我来告诉你方法”的名号恶劣地逗弄红烧海带君,然后将红烧海带变成了爆炒海带。

“对了宥夕,明天我想拜托你和一个人一起。”向南想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宥夕。宥夕终于放开了被杯具的小海带,走到了向南身边,“可以啊,是谁?”

“我的一个后辈,下任学生会长的侯选人。”想起义和,向南淡淡一笑,“是个非常内向的孩子,但是也在努力变得开朗,所以我想和宥夕你在一起,她也能学到很多吧。”今天一考完试,向南就去邀请了义和,而对方也答应了。

“啊拉,是叫我帮你调/教后辈么?”宥夕挑起了眉,她最喜欢逗弄可爱的容易炸毛的后辈了,可惜她根本不知道,她即将遇到的完全不是那个类型。

“总之她就拜托你了。”向南突然灿烂一笑,让原本想好好逗一逗那个后辈的宥夕眨了眨眼,然后默默地转身收回了这个念头。

第二天,洛美子一早就激动得不得了,翻箱倒柜地将她年轻时的那些浴衣全翻了出来,一件接着一件的给向南试,搞得向南哭笑不得,最后还是婉拒了洛美子的好意,因为迹部大爷寄给她的浴衣此时正端正地摆放在她的床上。

吃过午饭后,洛美子就开始为向南和赤也打扮了,虽然洛美子对向南拒绝她的浴衣这件事很是怨念,但看到迹部给向南的浴衣时还是乖乖地闭了嘴,在心里默默赞同起对方的审美观来。一个下午,向南就在被淹没在了发誓和手袋和化妆品里。而赤也早就受不了母亲的这种疯狂举动,换上浴衣后就别扭地扯着衣服走了出去。

对此洛美子和向南皆是宠溺一笑。

下午五点,受到赤也的笨拙的邀请并且很爽快地答应了的银发天然呆少女——年里叶绮慢吞吞地敲响了切原家的门,鉴于赤也的迷路历史,他们一致决定让赤也乖乖呆在家里,而麻烦年里走一趟。

洛美子一看到有女生来,而且还是找自家儿子的,脸上立即开出了一朵灿烂的花,热情地拉着小女生进家里来坐坐,虹也显然也对这个小女孩很感兴趣——上次年里叶绮来切原家找赤也一起打电动的时候他们都不在,所以不知道这个小女孩早就来过一次了。

赤也从楼上下来,一看到自己心仪的女生被父母那样围着,立即烧红了脸嘟囔着些什么拉着人家出门了,洛美子在感叹了一声“儿子终于长大了”后站在门口目送两人离去,同时挥挥手里的手绢喊道,“要好好玩呀!”

远处的赤也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个狗啃泥。

而在两人走后不久,切原家的门铃再次被按响。洛美子想着一定是接向南的同学来了,于是开了门,在看到少年如矢车菊般俊美的面孔后脸上再次出现了一朵灿烂的花,“是精市啊,向南在楼上呢,快进来吧。”她热情地拉着少年进门,然后一看到少年的虹也立即如同一个自己食物要被抢走而炸毛的狮子一样警戒地看着他。

“叔叔,阿姨,好久不见了。”幸村少年装作没看到中年男子警戒的目光,不卑不亢地打着招呼,脸上的笑容温和有礼。此时他心里打着谁也不知道的算盘——眼前的人就是未来的岳父大人,不讨好点怎么行呢?想到此,他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看到少年如此的有礼,虹也怀疑地看着他,结果受到洛美子狠狠的一脚以及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立即默默擦泪对少年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脸看报纸去了。

楼上的向南早在听见铃声就知道是幸村精市来了,于是提上了装着钱和手机的手袋后便走了下来,“精市,你来拉。”

幸村精市抬头,看见少女一身深蓝色的浴衣搭配着银色腰带好不高贵的样子微微一笑,然后对她点点头,“叔叔,阿姨,我和南南就先走了。”

谁是南南!你才是南南,你全家都是南南!虹也对着报纸吹胡子瞪眼的,结果没人理他,所有人都像是商量好了一般,默契地无视了正在闹别扭的老男人。

“玩得开心哟!”洛美子依旧站在门口挥着手绢,然后看着两人的背影是越看越满意——怎么看都很相配!

向南和幸村一同走到夏日祭举办的地方,吃着各种各样的小吃来填饱肚子,两人默契的身影遭到所有人会意的目光。面对老板一脸“我知道我知道”的表情,向南苦笑一声将手中的苹果糖递给了幸村。

而平时不爱吃甜食的幸村此时也难得接过了苹果糖,在咬碎了甜蜜的表皮后尝到了苹果酸甜的味道。两人就这样站在原地看着行人来来往往,热闹的模样。

沉默片刻后,向南将手中的牙签丢进了垃圾筒,然后看着正温柔地对她笑的少年说道,“来玩一个游戏吧,精市。”

幸村同样将手里的牙签丢进了垃圾筒里,然后微笑地看着向南不说话。

“现在是七点,我们两个人往两个方向走,看看能不能在人流中遇见对方,怎么样?”向南歪了歪头,“如果九点钟还没能遇见对方的话,就到后面的神社汇合。”

幸村只是笑着看她说完,然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到时候……我有话跟你说呢。”

“呵呵,我也有话想跟南南说。”幸村说着揉了揉向南的发,“那么开始吧。”

“恩。”向南点点头,两个人分别转过身,往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

他们都知道,如果不打破那层隔膜……是无法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c9jDRJZJMDJ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