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老师的奶大揉揉 娄艺潇新恋情

快到休息时间,樊莎莎就睡在苗芳家的客房,她刚关上灯想睡觉,苗芳突然敲门进来,抱着一个枕头,说:“莎莎,我睡不着,我们聊聊天吧。”

然后挤到樊莎莎床上,自顾自地说:“我这人就是闲不住,我这才一周没去看那些爷爷奶奶们,我就闲得睡不着了。”

樊莎莎坐了起来,伸手摸着她圆滚滚的肚子,笑着说:“你不想睡,这里有个小朋友想睡呢。”

“他呀,我睡着了他都不会睡,天天有事没事抬腿踹我……”苗芳无奈中带着甜蜜地笑了笑,往床上一躺,顿了片刻,又说,“其实我们县的烂脚病老人,除了周奶奶,其他都没有需要担心的了,我就放心不下她,她要是去做手术,康复的肯定快,现在我们的护理,说到底只能治标不治本。”

樊莎莎点点头:“是啊,可是周奶奶一直不愿意去医院,真是没办法。”

“我觉得有办法。”苗芳眼珠一转,说,“莎莎,周奶奶不是说她儿媳妇在县里面带她孙子读书吗?咱们找时间去劝劝她儿媳妇。”

樊莎莎不太确定:“我也和那位阿姨说过几句话,我觉得她……不是很好说话。关键她还不会直接翻脸,她就软软的把人家的话推回来,叫人碰软钉子。”

苗芳哈哈大笑:“莎莎,我没想到你平时不声不响,一说话就这么一针见血。你说的没错,那位阿姨确实很精,跟她说什么都像打在棉花上,叫人心里难受还撒不出来。她不愿意婆婆去医院,还会摆出一副不是她不愿意啊,是她婆婆自己不愿意去的样子。”

“所以我觉得跟她说再多道理都没用。”樊莎莎总结。

苗芳点点头,她也觉得是这样。

……周奶奶家的孙子,按道理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接受过教育,应该知道孝顺老人,可他也是跟他妈妈站在一起的,这一家人实在太棘手了。

“要不,我们从张兵身上下手吧?”樊莎莎提议,“张兵到底是一家之主。”

苗芳有些迟疑:“是倒是,但是,张兵对这个妈也不是很孝顺,要是孝顺的话,他早去了,还轮得到我们提醒?”

“我感觉张叔叔是想带周奶奶去医院的,但是还有没最后下这个决心。需要一个刺激……”

苗芳点点头:“我跟你的想法一样,我也觉得他需要一个刺激,我曾经还想把他不孝顺的事发布到网上去,叫网名给他施加压力,但是万科长不允许,还说我不尊敬人。”

樊莎莎看着她,迟疑很久,还是点了点头:“我说你别生气,我觉得万科长说的对,那人也没有道德败坏到人神共愤的地步,网络暴力会给他带来的后果不是我们能控制的,要是出了什么事,周奶奶也会伤心,我们就好心办坏事了。我们也不想有什么事都被人到处宣传,弄的众人皆知吧?所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苗芳似乎发现了她小心翼翼的神情,突然笑了,伸手圈住她说:“好了,我知道我想的不对,你直接说我不会怪你的。要是朋友之间就什么真话都不能说了,那还叫什么朋友?”

“嗯!”樊莎莎也笑了,重重的点头。

两个人又想了一会儿,苗芳说:“要不然咱们再搞个东西,去感动张兵一下吧,上次鞠泽拍的小朋友给牛爷爷加油的视频,立马就让牛爷爷感动,让他放下了对我们的戒心。如果能再拍个视频或者搞搞别的东西,让张兵认识到母爱是多伟大,他肯定会带周奶奶去做手术的。”

“……好办法。”

“嗯……”苗芳想了想,突然说,“对了,你现在在妇产科,我听说妇产科最近在搞关爱女性计划,那个是怎么回事?”

“哦,就是把女性生产后会遇到的一些问题,印成小册子,给孕产妇们看,让她们提前主意。还有就是开了一个疼痛体验项目,让孕产妇的丈夫,去体验一下生孩子到底多疼,目的是让他们更懂得关爱女性,避免因为他们的不理解而使得孕产妇患上心理疾病……”

苗芳听完,若有所思地说:“叫张兵也去体验一下。”

“可以嘛?”樊莎莎不确定地问。

“不仅丈夫要知道妻子生儿育女的不易,孩子也要知道母亲的痛苦,才能更尊敬母亲啊。”

樊莎莎侧身看着即将为人母的苗芳,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樊莎莎突然觉得,苗芳这次一定能成功,因为她此时应该非常的明白母爱到底是什么。

*

过了几天,苗芳在午饭时间兴冲冲地找到樊莎莎,告诉她自己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规划方案。

樊莎莎听完她的想法,瞪大眼睛看着她:“真的行吗?我听着好像电视剧里的情节。”

苗芳眨了下眼睛,说:“我就是从电视剧里来的灵感,我早上还和万科长提了一下。”

“他怎么说?”

“他说我……就这种稀奇古怪的点子多。”

“那他同意咱们这么做吗?”

苗芳迟疑一会儿,点点头:“应该是同意的,万科长说了,只要不违背道德和法律,就让我们去做。”

“好吧……”应该是不违背的吧?

然后,樊莎莎按照苗芳的说法,成为了她的“间谍”,在这周末去看沈爷爷之后,回来经过周奶奶家门口,樊莎莎走了进去。

前屋没人,这个时间点张兵两口子应该都在外面打麻将,后院周奶奶的房间里传来电视的声音,应该是周奶奶在那里看电视剧。

樊莎莎直接走了进去,叫了一声:“周奶奶。”

周奶奶先是一愣,看清来人后,惊喜地说:“是小樊啊,万主任他们刚刚走。”

樊莎莎当然知道万科长他们刚刚走,本来都是他们在这里看完周奶奶,自己看完赵爷爷,然后一起坐车回医院。

今天她为了接下来的计划,所以故意让他们先走了,她待会儿带周奶奶一起去做大巴回县城。

“周奶奶,是万科长让我来接你去县医院的,说是要给你做一个体检。他刚才忘记给你说了,所以特意让我回来跟你说。”

周奶奶惊讶地问:“体检呀?什么体检啊?”

樊莎莎点点头:“我们不是给您治疗好几年了吗?想给您做一个全身的体检,看看我们护理的效果怎么样。周奶奶您放心,体检是不收费的。”

周奶奶当然相信县医院的人,他们在她的心目中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此时也没有怀疑樊莎莎,关上电视后,说:“那我去跟我儿子说一声。”

樊莎莎拉着她说:“不用啦,我刚才在外面看见他在打牌,我已经跟他说过了,他说知道了。”

“哦,我现在就跟你去县里。”

周奶奶跟着樊莎莎出去,两个人走到大巴站点,坐上了前往县城的车。

车开了之后,樊莎莎给苗芳发了一条消息,说:“来了。”

樊莎莎把人带到医院,苗芳已经等在那里了。县医院的体检中心通常只有上午开门,此时是下午,早就没有人来体检了,苗芳提前和体检中心的人打好了招呼,等周奶奶以来,就带着她进去真的进行了一遍体检。

她们俩带着周奶奶去查了一下一般检查,身高体重、BMI(体脂指数)、血压脉搏、心肺听诊、眼耳口鼻之内的。

检查完了,苗芳又说:“周奶奶,还有验血,这个最好在早饭之前空腹检查最准确,所以你在这里留一晚上,明天继续检查,可不可以?”

周奶奶开始有些紧张了:“要不我今晚先回家,明天再来吧?”

“您就不要来回奔波了,奔波也会影响体检准确性。”苗芳劝她。

“那……那你们有电话吗?借我用一下,我打个电话给家里,不然我儿子要担心的。”

樊莎莎立马过去说:“周奶奶放心,我待会儿就去给张叔叔打电话,叫他们放心。”

然后周奶奶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安排在医院了。

张兵媳妇是晚上六点多结束了打牌的,回到家,张兵媳妇没看见婆婆,还找邻居问了问,邻居都说没看见。她也没太在意,回家做了晚饭。

晚饭做好,张兵也从外面回来,看见家里就她一个人,问了一声:“我妈呢?”

张兵媳妇说:“没看见,估计去文化广场玩了吧。”

张兵觉得有些奇怪:“以前也不见她玩的忘记回家啊,你去找一下。”

“哎哟,这么大人了,还能忘了回家的路?你妈腿不行但是脑子好好的,肯定是去文化广场玩了。”张兵媳妇匆忙吃了一碗饭,站起来说,“老刘家里的喊我晚上打牌,我先过去了,你吃完了碗放着,我回来洗。”

然后一抹嘴,就跑出去继续找人打牌去了。

张兵始终觉得不太对劲,但他也没有继续寻找……他想着村子就这么大,他母亲住了几十年,而且平时也不爱和陌生人说话,所以既不会被陌生人带走,也不会走丢,可能真的是在文化广场吧。

他晚上也有麻将场子,也就没多想母亲去了哪里。吃完饭后掩上门就走了。

到了晚上十点多,张兵两口子才回家,一回家这才发现大事不好,家里黑洞洞的,他的妈妈还没回来!

张兵这才开始慌,拿着手电筒就出去找,张兵媳妇也有些慌了,一遍抱怨她婆婆大晚上不睡觉,一遍也跟着张兵出去找人。

此时的下塘村,除了一些刚散场的牌友,其他家早已经进入了梦乡,只有那两道细长的光线,往相反的方向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Vn1xEJ2dWTJ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