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您是我三叔不要这样对我 不哭宝贝儿全部进去就不痛了

帝都有三大富人住宅区,景江别墅区,华府公馆,世华景苑。

富人住宅区顾名思义就是有钱人住的地方,这三个住宅区住的不是在社会上有身份地位的人就是有钱的明星,其中以世华景苑的明星住户最多,所以世华景苑也被称为明星住宅区。

顾家和江家这种百年世家,自然不可能住在被称为明星住宅区的世华景苑,而是住在另两个住宅区之一的景江别墅区。

顾家和江家两辆小车一前一后驶进了别墅区的入口大门,他们一路驶到顾家别墅门口,顾家的车子在前头停下了车子,顾然跟:父母一起下了车,跟在后头江家的车子也停了下来,江衢从后座打开车门下车。

顾父见他走过来便开口问道:“要不要进家里坐坐?顺便在顾叔这吃晚饭。”江衢走到顾父跟前笑着地婉拒:“不了顾叔,我想你们应该是希望一家人先聚聚,我就不掺和了。”

顾父见他拒绝也不勉强也跟着笑说:“好,那下次来一定在顾叔这吃饭。”

“一定。”江衢点头,然后他转身对顾然说道:“那我先走了,你好好跟顾叔他们聊聊,想我了就给我电话。”

顾然默……她原本还认真的听他说话,结果听到他最后一句,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想不明白他一个三十岁的大叔怎么一点都不懂得含蓄,比她这个90后说话还要直白。

顾然实在对他没什么可说的,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说:“知道了,你走吧。”江衢原本还想跟她多说几句,但看她一副恨不得自己快走的模样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跟顾父顾母道别然后上车离开。

顾然跟着父母走进顾家别墅,或许是因为顾家是书香门第,所以别墅不是现在常见的欧式别墅,而是传统的庭院别墅,古朴中透着清雅,院里还种了一颗树,树上开满了花。。

花长得非常旺盛,新叶是嫩绿的,老叶是碧绿的,翻卷起来的叶边上都镶着一圈艳丽的枣红。花有四瓣.花瓣的根部是自色的,再向上渐渐变粉。花瓣的上端粉里透红,一阵微风拂过,一股馥郁的幽香飘来,顾然闭着眼轻嗅着空气中带来的甜甜味道。

“小然喜欢海棠?”小然是顾父叫的,顾然起初被这么叫很不习惯,她有被叫阿然的,有被叫然丫头,就是没有被人叫过小然,不过顾然却喜欢顾父这么叫她,她能从这个称呼里感觉到顾父对她的疼爱。

顾然睁开眼睛看向顾父,阳城没有海棠,所以她不知道这是海棠花,她问父亲:“这就是海棠花吗?挺好闻的。”

“呵呵,没错,你来得正是时候,现在是五月份,刚好是花开时期,要是过了花期就没有机会闻到花香了。”

这颗海棠树是顾父亲手栽种的,见顾然感兴趣,像是找到了共同话题,他给她介绍起了这颗海棠树,从它的习性讲到栽种技巧,就这么从庭院入口讲到了房门口还没有完。

顾然也不说话就耐心地听着,她看着顾父兴致勃勃地讲着海棠树的种植方法,从他的话里能够不难看出顾父对养植很有研究,很是巧合的让顾然知道了顾父地兴趣,怪不得院里除了海棠树还有不少盆栽,看来这些都是父亲自己在处理,看来以后可以多多跟父亲谈谈这方面的问题。

顾母走在前头没有参与他们的谈话,在房门口拿出钥匙开门,她率先走了进去,见顾父还滔滔不绝的说着,眼里闪过不耐,她语气冷淡的开口打断了父女两人愉快地聊天,说道:“好了,你就消停会吧,小然才刚下飞机,应该也累了,我先带她看看房间,你想过跟她讲这方面的话题以后有的是机会。”

经过顾母的提醒,顾父拍了下自己的额头,懊恼道:“对,你看爸爸,一高兴都忘记你才刚下飞机,你先跟你妈妈去看看自己房间,然后好好休息,晚上我让厨房好好做一桌好菜,爸爸跟你妈还有姐姐给你接风洗尘。”

顾然心里暖暖的,这就是有父亲的感觉,她感觉到从顾父身上传来的满满父爱,她扬起微笑对爸爸说道:“好的,等我休息好后,爸爸再跟我说些养植方面的知识”

顾父一听更是高兴,他满脸笑容的点头说:“好,你想听,爸爸就给你说。”

顾母见不得他们父女情深的样子,她动身走到楼梯口,一边上楼一边跟顾然说:“你的房间在二楼,上来看看吧。”

顾然从隐形人刘伟拿过自己的行李跟着顾母一起上楼,一上楼就看见目测有15米左右的走廊,楼上的格局设置很是简单,平行相连的有两间房,与楼梯相接的左右侧各一间,在右边走廊的里侧也设有一间,跟右侧的房间呈三角相对着,而左侧则是一个窗台,窗台边还设一只陶瓷花瓶,看着倒真是古色古香。

顾然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遍,当看见左侧摆放着的花瓶时,眼里闪过了浓厚的兴趣,这只花瓶跟她学的专业很符合,距离有点远看不出是是现代制作还是古董,但不乏她对这只花瓶感兴趣。

于是就在她想走过去好好观摩的时候,顾母开口给她介绍起了房间,她朝左边与楼梯相接的房间说道:“这是主卧,我跟你爸就在这间,对面是书房,平时你爸办公的地方,没你爸的允许不要随便进去,想看书的时候楼下有公用的书房。”

左边的介绍完了,她转身走到右边,指着与楼梯相接的房间说:“这是你姐的房间,对面是客房,你的房间是这间。”她指向了两间房中间最里侧的房间。

“你别看房间的位置好像不好,其实这间房才是采光最好,你还能在阳台看到小区里的风景。”顾母一边对她解释一边给她开门,虽然她偏心顾清,但总归还是自己生的女儿,不可能真的苛待了她,在给她安排房间的时候也是花了一番心思,重新布置了一番。

“房间是重新布置过的,妈妈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只是简单的装扮了下,想着你过来了再依你自己的喜好布置一遍。”

一打开门,房间的摆设就如顾母所说的一样,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一张床一张单人沙发,还有一些房间必要的家具,比如梳妆台跟衣柜等。

顾母走上前打开了衣柜,里面挂着几套当季流行的衣服,她拿出一套杏色的很有名媛气质的网纱连衣裙,对着顾然比划着说:“这件你姐姐一起给你挑的,怎么样?喜欢吗?我们只挑了几套,不清楚你喜好也不敢挑多,现在你来了,妈妈明天再带你出去买几件。”

顾母这时候一改之前在机场时的冷淡,她褪下了一身的疏离开始亲热的给顾然安排接来的事宜:“还有,房间还缺什么你一并跟妈妈讲,明天我们一起搞定,被子的颜色还有窗帘你要是不喜欢也可以换掉,对了,妈妈还给你买了whoo后新推出的护肤品,来……”

她拉着顾然走进浴室,在洗漱台上的架上拿下标志上写着“后”的瓶子,她对顾然说道:“这是韩国品牌,这个保湿系列最适合你们女孩子用了,妈妈也在用这个牌子,不过用的是另一个系列,很好用的,对皮肤超好的。”

顾然有些发懵,不明白刚刚还态度冷淡的妈妈怎么突然热情了起来,不过看着这么热情的妈妈,想着她有可能也不知道怎么跟自己相处,所以现在进了房间找到话题了也就亲切了起来。

楼下客厅。

顾父坐在客厅沙发的主位上,他面前站着跟随顾然过来地刘伟,不同于在顾然面前地和蔼可亲,现在的他全身散发着一种威压的气势,用犀利的眼神打量着刘伟,刘伟就这么站着任由他打量,要是没有足够的定力老爷子也不可能派他来保护顾然。

良久,顾父看着他才开口:“既然你是老爷子派来的,那他是怎么交代你的?”

刘伟军人的站姿,目不斜视的答道:“老爷让我随时随地保护二小姐的安危,只听令二小姐一人。”

“呵……”顾父笑,“还只听令小然一人,连我也使唤不动你吗?”他问。

“是的,老爷的吩咐,除了二小姐,我谁的命令都可以不听包括您。”刘伟冷声再次开口。

“老爷子这是怕我亏待了小然?罢了,既然老爷子不放心派你来了,那就好好护着小然,也省得我重新安排人,我让管家给你配辆车,以后小然的司机就是你。”

“是,先生。”

“下去吧,去找管家,你的房间给你安排好了,让他带你去。”顾父挥手让他退下,拿下鼻梁上的眼镜,揉了揉眼睛。

他把头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想着老爷子派刘伟来的目的,是对他们不放心怕顾然受委屈派刘伟过来监视他们,还是只是单纯的派来保护顾然的安危?应该两者皆有吧?!

不过他也能理解老爷子的担心,毕竟这孩子是在二老身边长大的,跟他们又不亲,怕他们偏心也是正常的,看顾然她妈妈就是这样,原本对顾然并没有像现在这样不喜,但在听说顾然会是江家的媳妇,顾清又喜欢江衢,对顾然就开始不喜。

顾清也是, 他说也说了,劝也劝了,可就是怎么也说不通,就吊死在江衢这棵树上了,只希望她能够跟顾然好好相处,可依他对顾清好强的性子了解,怕是不会给顾然好脸色。一想到两姐妹会因为这件事而有了芥蒂就开始头疼起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Va1HEb0oaHV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