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上下两张嘴同时进食 进入朋友新娘肉缝

戴笑笑的椅子被辰斯奇用力的砸到雷伊诺的旁边,明明同桌却非要用这种方式强调他当下的心里状态。

雷伊诺试探的瞄了一眼他,青一下白一下的脸色还伴有急剧加速的喘气声。

某人自知和收信的行为有关便不敢再他面前造次,不然受苦的还是某人。

“呵!”又是阴阳怪气。

她的一心两用实在是无计可施的“下下策”。

“哎!等一下!”

只见辰斯奇正准备扔一团东西,回头的一瞬间他用一种极具杀伤力的眼神瞪向她。

不好!雷伊诺赶紧认错!或许还能留个全尸……吧。

“心疼啦?!可以啊!这样,我摆个桌子再去老师办公室给你们端两杯热水顺便见证一下你们的浪漫时刻。”

“你……干嘛这样咄咄逼人?有点……吓……”

“我咄咄逼人,我吓人是吧!好啊,我觉得我确实管得紧了,也不知道某人选理科自讨没趣干嘛,滚回你的文科班去!”

雷伊诺彻底被辰斯奇激怒,她头一次被他气到立马都能飙泪的地步。

但这小妮子绝对不会让辰斯奇看到她此时的样子。

拿起书包便一路狂奔。

那天两个人都备受煎熬。

天蝎座吃醋的功力可见一斑,他的蝎子尾终究还是没能克制刺向了雷伊诺更刺伤了他自己。两败俱伤来形容天蝎的吃醋程度都觉得有些不适合。

之后的半个月这俩人都躲避着对方,同桌避免不了但就像自觉产生一条三八线,吃好丽友都没办法擦掉的那种。

英语课上对话朗读,平日里十分积极的雷伊诺一反常态,艾米叫她,她直接转身把戴笑笑扥起,开始朗读。

余峰很清晰的看到辰斯奇的腮帮子幅度快速的抽动,知道青蛙呼吸的样子吧。一样!

课间昨天的送信人又来到班门口找雷伊诺。

她刚离开座椅,辰斯奇就快速起身将门口的男生拉走。

“这?!雷伊诺什么情况?!”

“WHAT!”

目睹这一过程的人都一脸懵逼。

“赶紧追上去看看啊!”余峰和韦尼异口同声。

这两人什么时候心灵相通的?!

“嗖!”一行五人就跟辰斯奇身上装了追踪雷达一样精准定位追击。

艾联无奈,她并不想加入其中。她知道这样只会让事情更难以收场。

“哎哎哎!别跑!”

“快!”

“哎,我的鞋!”

“快点!”

一路上状况百出。

“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找我,放心你的事我一定帮你!”

前方勾肩搭背的人是谁?!

“这俩不应该是情敌吗?”

“早知道应该立马追上去!”

“你们……什么情况?!”

“天机不可泄露。”

辰斯奇和那个男生说笑着路过一行甲乙丙丁戊。

韦尼不由得感叹:“高!实在是高!”

雷伊诺本想试探的询问状况,可一想昨天辰斯奇说的那句让她滚去文科班立马就作罢。

一颗棒棒糖出现在她眼前。

“干嘛……”

“你……专心学习,其他事我已经替你摆平了。”一副我很厉害的表情。

貌似我连那个男孩找我干嘛都不知道吧,或许我不知道。雷伊诺默默在心中回应。

“想什么呢?!赶紧做题!昨天你欠的题今天加倍!”

靠!这过得什么日子!让人怎么过活!

于是那封未到雷伊诺手中的信就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高二二班雷伊诺,广播室有你的信!”

天!谁用广播室的喇叭在唤她。

广播室从高一开始就有一众小迷弟迷妹将自己听取节目后的感受投进每个人的专属信箱中。只有资深广播员才会有,包括:雷伊诺、余峰、辰斯奇、艾联。每每都是辰斯奇和余峰的信件居多。更准确概况就是雷伊诺和艾联的信箱完全是在无法投递到辰余两人后代为保管的暂存箱。

破天荒收到第一封来信,雷伊诺很兴奋,一路蹦跳着跑到广播站。

宏主任在广播室正拿着这封信在等着她。

“额……宏主任好!”

“你读还是我读?!”

“别……别了吧,主任,这有点太那个什么了……吧……”

宏主任抢过信封,打开后看到正反面都为空白。警戒的播报着:“喂喂喂!我希望同学们一定要注意校广播站的信箱正确使用方式。这可不是寄送靡靡之音的地方,如果我发现还有人以此为契机送不该送的,校广播站节目将进行严格整顿!望同学们知晓!”

雷伊诺目送宏主任离开广播站,但那张空白纸也被一并重新装入信封带走。

回到教室的雷伊诺很沮丧,班里有男生调侃:“呦!看来是被抓包了,雷伊诺你的信呢?”

雷伊诺不搭理他。

“哎,那封信被宏主任抢走了,你写的什么直接说吧。”

“有人给你写信这事不用再次跟我强调!”

“不是你?!我还以为……”

“整天不好好学习就想着这些不务正业的事,我看你趁早转班!”“嘭!”有个身影摔门而去。

“伊诺,你最近桃花运够旺啊!”戴笑笑调侃道。

“哎,你可别开我玩笑了……我……哎……”

“赶紧服个软,他向来吃软不吃硬。”艾联提议。

戴笑笑试了一个眼色给余峰,于是小信鸽就这样将劝和的口信捎给辰斯奇。

于是又一封来无影去无踪的信光荣进入宏主任的“战俘集中营”。

纪思思看到辰斯奇怒火中烧的样子,便猜想到他是因何而起。

她偷笑,尤其是从她们班可以看到雷伊诺沮丧表情时,更是笑逐颜开。

她也知道不能上前劝说辰斯奇。时机不对只会招人厌烦,不过她知道她的机会又来了。

自从奶奶住院后,她明显和老是假借奶奶身体状况,要挟辰斯奇一同到医院看望。

还记得那个义正言辞的让雷伊诺不要来到医院骚扰奶奶的她吗?果然符合双标女对人不对事的做事风格。

她就是这样,以如此“光明正大”的理由将辰斯奇带离雷伊诺身边。

或许从某种程度上雷伊诺要感谢纪思思,让她可以将地狱训练早些结束。

一开始辰斯奇还询问雷伊诺去不去,可纪思思明显一副不愿意的表情还有提醒她当初所说话的样子。

雷伊诺会意,拒绝两次后这个询问仪式也就戛然而止了。

而“承诺”关系也逐渐遇冷。

辰斯奇其实知道为何纪思思会如此,但始于长辈的嘱咐与寄托以及对纪奶奶的喜爱就一直迁就着纪思思的任性。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得出是一种另类的“宠”。

魔鬼训练也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各种事件干扰而逐渐削弱了存在感。

进入冰封的关系,如何解冻?

两个死命派的家伙,正试练自己的耐力。

还记得“战俘集中营“里的信吗?雷伊诺抱着忐忑的心情誓言要将其解救。

一场别开生面的潜伏行动正再秘密实施。

“干嘛呢?!“

在宏主任办公室旁,雷伊诺正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结果被硬生生的吓得面色惨白。

“嘘!!!!!!!!”

雷伊诺一步一回头的将不明情况的韦尼扥到身边并让他闭嘴。

“哎,如果需要帮忙我义不容辞,如果不需要,我就……主任……!”

“好”未说出口他就被雷伊诺捂嘴逃离开。

只听见有人在说:“奇怪,刚才明明听见有人叫主任。”

“你这神秘兮兮的打算干吗?”

“哦!我知道了,是不是想解救苦难中的人民,跟罗宾逊一样打算惩恶扬善顺势做掉宏主任。可以啊?!没想到你还有这魄力。”

雷伊诺听到此番言论只觉这哥们是不是学傻了,脑洞穿越了银河系。

“今早上的广播你应该知道吧,我有样东西被宏主任没收了。我这不是想赶紧……”

“呦西!不用说啦!我帮你!嘿!”

“额……”

“别犹豫,多一个人好办事!是吧~”

“是吧”有时是疑问句,有时则是强调句。

雷伊诺很多时候都佩服汉语的博大精深,四声发音能让同样的字有不一样的表达结果。

于是韦尼以自认为很完美的胁迫式语境赢得了参加此次潜伏计划的机会。

“当!当!当!”

“请进。”

韦尼从容的走向宏主任办公室。

“主任好!”

“同学,有什么事?”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我刚才看到有几个臭小子在高一年级男厕所里抽烟,就特地过来看看您在不在。”

“走!这帮小子简直反了他了!”

韦尼成功将宏主任支开,顺势给在门外装作看风景的雷伊诺一个眼色。

哪呢?真是太郁闷了,这老头一般会搁在哪里???

“宏主任,我想跟您谈谈有关我辞职……谁?”

雷伊诺猝不及防被吓得撞到了桌角上。

“同学,你在干嘛……”

“韩雅老师?”

雷伊诺与消失了一个多月的韩雅四目相视。

韩雅偷笑,示意伊诺翻看办公桌的键盘槽。

“你个小子竟敢谎报军情,有人抽烟,烟屁呢?烟味呢?!你!”

“主任,您轻点,或许记错了楼层要不我再去确认一下。”

“你说!你来找我究竟为什么?!”

门外传来宏主任和韦尼的声音。

慌乱的雷伊诺又磕了一下桌角,韩雅赶紧站在宏主任办公桌前用她的身躯遮挡。

“你给我进来!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呦,小韩来啦?!”

“宏主任,这不是有事想跟您详谈嘛。”

韦尼满屋子寻找雷伊诺,他看到她的衣角正被韩雅老师踩着。

他示意韩雅老师,韩雅也跟他会意。

两个人默契的配合。

“你小子,你的事一会儿在说,放学后找我!你可以走了!”

“谢宏主任。那个……”

韦尼见宏主任要踱步走向办公桌,他便快步上前挡住去路。

“干嘛?!你小子还不走,没看到我和韩雅老师有话要谈。”

“这不是自知有错,先向您陪个不是,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保证日后再也不这样了。”

“行,觉悟还不错,你可以走了。”他又一次挡住。

“别别别,这可不行,宏主任也是为了我们好。您不处罚我,我会自惭形秽。这样我回去立马写5000字检讨给您,您看还满意不?”

“嗯,可以,走吧!等等……”

等等这俩字现在听来可不美妙。

“下不为例。”韦尼顿时冷汗直流,向门口走去时立刻向韩雅交换了眼神。

“宏主任,这样,我觉得我有必要跟您详细的汇报一下我休假期间的思想。正好下面是跑操时间,要不您和我边走边聊。”

于是宏主任离开了办公室,走之前他将门锁上,而可怜的雷伊诺为了一封信被关了半个小时。

但那封信她仍然没找到。

跑操时,韦尼不见雷伊诺踪迹便使用凌波微步重回教学楼。

“雷伊诺,你在吗?”

“我在,我被锁在里面了。”

“你等着,我马上回来。”韦尼立刻跑去操场找韩雅,他知道只有她有机会接触到宏主任。

期间办公室的门发出扭动开锁的声音,她快速冲过去,逃离了现场。

这小妮子将头用校服裹得紧紧地,监控器也没能看出是谁。

刚拿到宏主任办公室钥匙的韦尼被雷伊诺一个巴掌差点拍成土行孙。

“你小子办事真靠谱!谢啦!”

“你……不谢,那是!我是谁啊!”

韦尼顺茬接梗,但他深知搭救雷伊诺的另有其人。

雷伊诺也只能继续等待下一次机会的到来。

而跑操结束后,出现在她桌洞里的同款信件,更让她匪夷所思。

那个开锁匠是谁?这封同款信件又是谁的?

一个个谜团就这样渐渐渗透到雷伊诺的校园生活中。

谁知道呢?

或许这就是主动权不在自己,被迫接受生活戏谑的滋味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VN1nFwJhNnQ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