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催眠女校之奴役众美 CHINESEGV男爵之影

第二天就要军训了,宿舍其余三人的父母也相继离开了学校。

这是几人睡在学校的第一晚,也是她们四人第一次齐聚在一起。

开始都在各忙各的,偶尔陶菲和冯小玉搭搭话又或者嘻嘻哈哈的笑着,言清和戴芳芳像是约好了一般,只自顾埋头忙着。另外两人不叫他们的名字他们也就不说话。从下午开始陶菲就一直和冯小玉在一起,言清也和戴芳芳一起购置其他生活所需的物品并一起吃了晚饭。

到了差不多九点的时候四人才停止了忙碌,有的坐在桌子上有的上到了自己的床铺。

陶菲拿出一堆瓶瓶罐罐往脸上涂抹,言清从她身旁走过的时候憋见了瓶子上的英文字母。她不认识那些牌子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到底有什么作用,她想起电视里的广告和从别处听过的那些化妆品护肤品名词猜想它们可能是某某品牌,至于有什么用她不曾细想,反正从小到大这些东西她从没用过,也只偶尔逛商场的时候见到。不过看着陶菲认真的样子和瓶身精致小巧的包装言清猜想这些定是好东西或是有什么神奇的作用,但她并未开口过问,只当平常的样子走过。

冯小玉拿个小镜子和小剪刀在捣鼓她的齐刘海,她头发并不多也不长但却剪了一层厚厚的刘海,可能是特意为了遮住她那圆鼓鼓的脸蛋,但她脸颊虽有肉但脑袋又不大,况且额头上也没多少肉,这样遮着反而更突出了她脸上的肉感。

戴芳芳爬上了床,正打着电话,从称呼可以听得出是跟他爸妈打电话,说的都是一些学校发生的小事。芳芳的爸妈看起来也是朴实无华的长辈,所以芳芳大约遗传了父母的基因。

言清在床上坐着,拿着一把小扇子扇风。宿舍没有空调只有一台吊在楼顶转动的电风扇,刚洗完热水澡的她尤感闷热。

芳芳打完电话,陶、冯两人也相继爬上床位,还没到关灯的时间,大家都不说话气氛还有些沉闷。

言清想到了妈妈和弟弟。不知道妈妈忙完了?弟弟在家还听不听话?父亲去世的时候弟弟才两岁,连父亲长什么样子怕是都没记住,她至少得到了父亲十多年的疼爱。每当弟弟调皮她忍不住生气的时候,只要一想到这里她就心就软了下来。平常妈妈都要忙到八九点,第二天清早又要出摊,她读书也没有时间照看弟弟,好在善良的外婆见她家缺人手放弃了舅舅家住得舒服的大房子主动搬过来帮着照看弟弟。七点多的时候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向她汇报学校的情况,那时妈妈说还有些菜没卖完想着卖完回去,现在不知道妈妈已经到家否。言清拿着手机想给妈妈再打个电话,正在她犹豫着,宿舍有人开口了。

“以后我们四个就是大学四年的室友了,第一次正式见面都还没好好介绍自己,现在都做个自我介绍吧。”说话的人是冯小玉。

“可以,我们是要好好介绍一下,最后来的那位同学我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陶菲偏着脑袋附和道。

“我叫戴芳芳。”芳芳马上回答。

“芳芳,那就从你开始,你先介绍你自己。”陶菲说。

芳芳愣了愣朝言清这边看过来,仿佛除了名字她不知道自我介绍还要说些什么。

“比如你是哪儿人,你多大了,这些都可以说。”言清立即明白了她眼神里的意思。

“我叫戴芳芳,今年十七岁,我家是江州的。”

“十七岁,你年龄这么小的啊。”言清忍不住问道。

“我读书读得早。”她解释说。

“你为什么读会报江大教育系啊。”陶菲问。

“我都是听了家里的建议,我姐是中学老师他们都说当老师福利待遇好,所以我就报了江大的教育系,因为离家近。”

“你有个姐姐啊,真好我就想当妹妹,但是我有个妹妹,我也是姐姐。”陶菲笑着说。

“有个妹妹也不错啊,我家就我一个,以后要是结婚男方如果也是独生子女的话,我们以后要养四个老人呢,压力大。”小玉摇摇头。

“哎,苏言清,你是独生子女还是怎样?”陶菲继续问。

“我是姐姐,还有个弟弟。”

“那我们宿舍的独生子女就小玉一个哦,难怪你妈说让你别耍小脾气,肯定在家里都宠着你。”陶菲开玩笑似的说。

“芳芳介绍完了,苏言清到你了。”冯小玉转过话题。

言清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被点名。

“我叫苏言清,今年18岁,我家就是江源本地的。”她也照标本模式回答。

“你家这么近那你以后可以不住宿舍的,每天回家就行了。”小玉说。

“我家在最西边,过来学校很远坐公交车得两三个小时。”

“这么远,那你还是住学校吧,不然每天时间全浪费在路上了。”

“是啊,隔得太远了。”

“你为什么报江大教育系呢。”还是陶菲问。

“因为我想当老师,所以报了江大教育系。”言清立刻说道,这是在他们问芳芳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就想好的答案。她的理想原不是当老师的,而是当空姐,这么说只是为了让室友们不再多问。

“你长这么高身材这么好,怎么没学服装表演或是空乘啊。”冯小玉问。

是啊,她怎么没学服装表演当模特,或是学空乘当空姐呢?“我不想学别的,就想当老师。”她喝了一口水肯定的说。

“这么好的身材真是浪费了,要是我有你那个身高我肯定去当模特。”陶菲惋惜的说。

言清又何尝不觉得惋惜呢,但是她有什么选择的权利。父亲出车祸的时候受了重伤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十多天花光了一家人的积蓄更是借了许多外债,可是父亲最后还是没抢救回来。那时候她刚中考完,弟弟尚且只有两岁,母亲又没有工作,她本想辍学打工。幸好她考了个不错的成绩,舅舅觉得女孩子这样可惜了,于是给她出了高中三年的学费,要是没有舅舅的帮助,她本是连高中也上不了的。至于报考江大教育系,也是舅舅的一句话,国家大力发展教育,以后不会失业,不愁没有一碗饭吃。于是她便听了舅舅的话。

“好了到我了,我来自我介绍。”小玉正襟危坐很正式的自我介绍道:“我叫冯小玉,今年18岁,本来我也是17岁就可以上大学的,但是我复读了一年所以18岁才上大学。”她说话的样子一点也没有言清和芳芳的扭扭捏捏。

“你复读了一年啊,那你怎么会来江大。”陶菲像是很吃惊的问。

“我去年只考上一个三本,本来要是将就着也能读的,但是家人看我年纪都还不大,所以就让我复读一年,我自己也想再试一次,所以多读了一年。之所以报教育系想当老师是因为我觉得当老师太好太轻松啦,平时除了节假日不说还有几个月的寒暑假,想想就觉得开心。”看着冯小玉高兴的样子,言清没想到她读教育系的原因竟这样简单,而且讲起她自己复读的经历也没有任何遮掩很大方就说了出口。

“该你了。”小玉对陶菲说。

“几位室友你们好,能和你们成为室友我很高兴。我叫陶菲,今年18岁,我来自福建。”

“福建?那你去过厦门大学吗?”陶菲刚说完,言清就忍不住激动的问。

“去过啊,去过很多次,我爸妈经常带我和妹妹去厦门玩。”陶菲似乎有些得意的说。

“厦门的海很漂亮吧。”言清继续问。

“还行,但是看多了觉得也就那样,以后你们要是去我给你们做导游。”她热心的说。

“你怎么会报江大的教育系呢?”一向没怎么插嘴的芳芳像是知道了问话的套路似的问。

陶菲伸出自己的手掌,眼睛盯着手掌手背翻动着说:“其实我到哪里读书读个什么系都不是特别在意,因为家里有关系以后是要考公务员的,能顺利毕业就行。”

“那你以后不用愁工作了,公务员可是铁饭碗。”芳芳笑着。

“你们以后要是都当教师,教师待遇也不错。”

言清看了看三个室友,一个是独生女,一个家里有后门,连她觉得亲切的戴芳芳也是家里最小的宠儿,哪一个的家庭条件拎出来都比她好太多。此时她的心有些苦痛,不知该说什么。

见没人说话了,陶菲站起来说:“你们都累了吧,明天还要军训我们关灯睡觉吧。”

“哇,好美。”小玉突然大喊一声。

“什么好美?”陶菲凑过去问。

小玉把自己手机屏幕上一个穿白裙子女生的照片给几人看,言清只凭着远远的一眼也可以断定那就是她白天见到的‘仙女’。

“谁呀。”陶菲语气冷冷的问。

“不知道,高中同学发给我的,说只见了她一眼就被迷得不要不要的,我同学可是个女生啊,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小玉说。

“确实很美,很有气质,我今天进学校的看到她了。”言清说。

“我也看到了。一群人围着,我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凑过去看,就见到照片上这个女孩子穿着白裙子站在中间,特别美特别仙,我从没见过那么美的人。”芳芳说。

“你们都见过啊,看来我同学所言非虚。”

“好了,关灯睡觉。”

啪的一声,陶菲重重关了灯……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dzDxAr2sSTZ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