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我和三个女同学3p 哥太涨了太大了太痛了

第二天一早言清就被若灵叫起去学校。

“你要上课了吗?”言清睁开惺忪的睡眼问。

“没课。”

“没课,怎么起这么早,不多睡会儿?”

“去练舞。”

“你们期末考核?”

“不全是,我一个月没跳舞,如果我要在短时间内赶上他们的水平我需要付出他们平时三倍的努力;如果我要做到最好,成为第一,那么我要付出十倍的努力。”

言清一听,一股脑就从床上爬起来。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努力,那你还有什么不努力的理由。言清想,她也要赶紧回去复习了。

一早起来,阿姨已经做好了早餐,和若灵一起认真的坐下来吃了早餐,两人便朝学校去了。

今天天气还不错,看样子是一个大晴天,只是早晨笼罩在一片雾气之中,能见度不到100米。

言清很少起这么早,每次要是有早课,都是到了快上课才起,匆匆忙忙的收拾的就去课上。如果八点上课,最早也得到七点半才起,在家里的时候倒是经常和妈妈一起起很早,可是到了学校就像是粘贴在了床上,迟迟不愿起来。

不过,早起也有早起的好处,就像今天的空气很好,也不时看到很多晨跑的帅气小哥哥从她身边跑过。

进了校门,两人就要分开从不同的方向去了。

言清对她昨天借宿了一宿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若灵好像并不在意。

她也不知这时该去哪里,图书馆还没开门,宿舍她们肯定还在睡觉,她一进去反而打扰他们。

分开走了几步她一拍脑袋想起,还在去看若灵跳舞吧,自己也是一种享受。

转过身,走到离校门口不到50米,隐约看到一个形似陶菲的身影从一辆出租车里出来。她匆匆从言清面前跑过,言清那确定就是陶菲,她穿着和昨天一样的衣服,头发也乱糟糟,就像是刚被人灌多了酒,如梦初醒一般。脚步是慌张的,神色是紧张的。

言清在犹豫要不要跟她一起回宿舍,但是看她这样子估计回宿舍也没什么好事,到时候和她正面掐架反而影响自己一大早的好心情。还是去看若灵跳舞吧。

若灵说着是来跳舞,可是言清看着她还是练的昨天那些动作,跳啊、蹲啊、转啊、爬起又摔倒,摔倒又爬起。还有体能训练等等,并没有看她跳一支完整的舞蹈,言清皱着眉不解,但还是一眼不眨的看着若灵做着这些动作。

不知不觉间,她也很想和若灵一样转过起来,跳动起来,颇有些跃跃欲试的冲动,看着若灵站着笔直的肩背,她也会有意识的告诉自己要站直,敲打着自己弓着的背部;看着若灵轻松的劈叉,她也不禁想要试一试,但是双腿只跨出了一小步,大腿内侧肌就已经不停的在抗拒。

她想,若灵的气质这么好,一定是与她长年累月练习舞蹈有关,自己这辈子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以后如果她要是生个女孩的话,一定要让她学习舞蹈。

上午第二节课上课时,看到陶菲和冯小玉、戴芳芳一起出现,但是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涂了粉底、花了淡妆,已经不似早晨那般狼狈不堪了。

言清直盯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和若灵呆许久之后就连气场都变得十足,陶菲大概还不知道她的落魄样子已经被言清目睹,还装作高傲的样子盯着言清。

今天心情大好,回到了宿舍脸上也是洋溢着喜悦的笑容,嘴里还哼着小调。

芳芳今天也对她格外温柔,走过来问:“言清,怎么了刚回学校就这么高兴。”

言清冲她一笑,大声说:“放了三天假,和我妈我弟我外婆待在一起当然高兴了。”

她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又左顾右盼不好开口,言清问:“怎么了,芳芳,忸忸怩怩的干嘛呢。”

冯小玉和陶菲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言清看都懒得看她们。把芳芳拉到宿舍外问:“芳芳,是不是她们欺负你了?”

芳芳笑着说:“没呢,没有。”

“那你有什么事这么为难?”

“我想请你帮个忙。”

虽然对戴芳芳之前做的事情有一些意见,但言清还是立即说:“跟我还这么客气干什么,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啊。”

芳芳有些犹豫,后又看着她低着头娇羞的说:“我给刘威学长准备了新年礼物,可是我约了他几次,他一直都说没时间。”

言清想了想:“你要送她什么,我帮你给他好了。”

似乎戴芳芳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言清也马上明白了过来,她送的礼物怎么好由自己转送,这岂不是借花献佛吗?她马上改口又说:“这样,我等会儿问问学长,看他什么时候有时间。要是确定了他有空,我再告诉你。”

芳芳一脸高兴的说:“言清,谢谢你,谢谢你。”

看到芳芳笑着这么灿烂真挚的笑脸,言清又仿佛觉得之前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她们还是最最要好的朋友。

芳芳又皱起了眉头,带着几分歉意说:“言清,对不起啊。”

“什么对不起?”

“我不是有意要和陶菲一起孤立你的,我只是……几次都找了机会想告诉你,但是一想到你会因此而难过,我就想还不如迟些让你知道,这样你也不会太伤心。”说道最后,她徐徐抬起眼睛看着言清问:“亲爱的言清,你可以原谅我吗?”

言清听到她这么说,心中仅有的一点疙瘩也已经烟消云散了。她笑着的说:“我从来就没有生过你的气,我们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不管你是跟我在一起玩,还是和她们俩在一起。我都相信我们的友谊是不会变的。”

戴芳芳简直是要被言清说得这番话,感动得哭了,给了言清一个大大的拥抱。可是呢,刚背过言清,她就收紧了笑容,斜瞪了言清一眼。一是那次在江边看到的画面还在她脑海中出现,二是她不服气,凭什么我约他就不出来,你说话他就乖乖的听?只是言清身处其中,所以浑然不知。

正说着话呢,楼下有个声音在叫苏言清,往下一看高远身着正装拿着一束花站在楼下,言清转过身心跳的很快。心想,他这是干什么,莫不是特地送花给我的。

芳芳正在旁边推她,她往下看了看,跑到宿舍照了照镜子。除了心跳得快,脸有些红之外,其他一切都好。衣服来不及换了,理了理发型奔了出去。

楼上楼下早有人看着拿花的高远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看到言清的出现全都投来羡慕的目光,就连言清自己都有点羡慕自己了。

“苏言清,你见到若灵了吗?”

高远第一句话就让言清的笑容瞬间凝结在脸上,猛地抬起头看着他,他还是那样遥远,刚才的喜悦不见了,刚才的激动也没了。

“苏言清,你见到若灵了吗?”见她愣在原地,他又问了一遍。

“哦,你找若灵什么事?”言清极力控制着自己失落的情绪。

“新年来学校上课第一天,想给若灵送束花。”

白色又带点粉色点缀的花朵,开得正艳,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可爱、美丽,刺激着言清的眼球。

“这是什么花?我好像从没见过。”

“桔梗。”

言清淡淡的问:“为什么不是玫瑰,你不应该给若灵送玫瑰吗?”

“玫瑰是可以代表爱情,但是我觉得桔梗的寓意更好,知道他的花语是什么吗?”

“什么?”

“永恒的爱,不变的爱,无悔的爱,这不正是我想对若灵说的话吗?她看到这话一定会明白我的意思。”

言清转过头,她不愿再听了。“她应该在舞蹈室,走吧,我带你去。”

高远并没有把手中的花送给言清,看客纷纷捂嘴大笑,刚刚还是羡慕的眼神,这时就变成了嘲笑。

一路上,言清都在犹豫要不要阻止高远,昨晚若灵已经很清楚的对她说了她不会喜欢高远。如果把这句话告诉高远,他一定十分痛苦,如果不说他必定会被若灵直接拒绝,横竖都是受伤。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知道若灵在哪儿?”言清还是说不出口。

“我去她家了,阿姨说你们昨天一起睡的,早上也是一起出去的,你肯定知道她在哪里。”

“你今天这么盛装打扮,是打算对若灵表白?”

“算是吧,,她看到我的花自然就明白我的意思。”

言清小声自语:“她当然明白你意思。”

“她昨天对你说的?”

言清快走了两步,她不想高远再问下去。

“她还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

……

若灵果然还在舞蹈室,衣服都还在原地,言清估计她是一上午就没离开过。看着两人的到来,若灵表情没有一丝变化,但是她停了下来,径直向高远走过来。

“若灵,新年快乐。”高远开心的露出牙齿笑对若灵说。“也庆祝你身体康复。”

若灵看了一眼花朵,言清以为她不会接,心底里略过一丝担心,但若灵已经接了过去。

只是后面她没想到。

若灵走到她前面,把花递给她:“苏言清,花送你了。”

言清转头看着高远,高远也木讷的看着她。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dzDxAr2dSTZ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