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爸让我做你的情人 疯狂3p交换经历

“教授,你说得可是真的?”温柔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她的声调明显地比平时提高了许多。这也难怪,不论对谁来说,这都是难得一遇的机会。

刘教授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才接到法国那边来的电话,恭喜你,你获得了法国帝博国际小提琴比赛的参赛资格,老师我实在是太为你感到骄傲了,而且,老师也相信,以你的音乐天赋,你一定可以获得冠军。”

“谢谢教授,我一定会加油的!”说完,温柔向刘教授鞠躬致谢。

离开了刘教授的办公室,温柔飞快地跑出了学校,跑向了她与陆宗远约好的地点,也就是校门口那座艺术铜雕。

看到温柔像只小兔子一样跑向自己,陆宗远仿佛抛了所有工作上的不快,对着温柔露出了笑容。

“学……学长……我……有……好……好消息……告诉你……”温柔终于跑到了陆宗远的身边,她不明白,为什么每次与陆宗远约好在这里见面时,她都觉得这段路要比平时长上好几倍。

“慢点,你先把休息一下……”陆宗远笑着说道,温柔这个丫头每次见他都是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但是,也正是这样子,才让陆宗远觉得他在温柔心目中显得尤为重要。

温柔终于调匀了呼吸,她开心地笑着,她要在第一时间与陆宗远分享这个好消息。

“学长,我有好消息告诉你。”虽然她与陆宗远已经交往了一年多的时间,但是,她还是习惯于称呼陆宗远为学长。

“说来听听。”陆宗远亲昵地拨弄着温柔跑乱的长发,笑着说道。不过,看温柔这么开心,陆宗远差不多已经猜想到她的好消息是什么事情了。

“学长,我已经获得了法国帝博国际小提琴比赛的参赛资格。”温柔笑着,一脸像在等待表扬的小孩子的表情。

果然,陆宗远从温柔的话中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当初温柔再对陆宗远说提起她的导师为她报名参加法国帝博国际小提琴比赛时,陆宗远就已经断定她会轻松获得参赛资格。因为从陆宗远四年前在一次校际艺术节上听到温柔的小提琴独奏时,他就了解到了温柔的音乐天赋,他知道温柔一定会成为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

“才获得了参赛资格就高兴成这个样子怎么行?”陆宗远笑着揉乱了自己刚刚为温柔捋顺的头发,继续说道:“我可是认为你一定会拿到比赛的冠军哟。”

“学长怎么看起来比我还有信心。”温柔任由陆宗远摆弄着她的头发,每次陆宗远这么做,她都觉得很舒服,而且有一种被陆宗远宠爱的幸福感觉。

“那是当然了,要知道,你可是我的女朋友啊!”陆宗远最喜欢看到温柔流露出这种表情,就好像小狗被瘙痒时很舒服的样子。

温柔的眼珠转了转,想来想去想不通呢,于是,她侧着头看着陆宗远,问道:“咦,拿到冠军与我是学长的女朋友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了,要知道,我陆宗远的女朋友怎么可能是个普通人……”陆宗远看向温柔,认真地说道:“你一定会站在世界音乐的顶点,你一定会成为最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相信我,你可是我陆宗远的女朋友啊!”

“嗯,为了成为可以骄傲地站在学长身边的女人,我一定会成为最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首先,我一定要拿下法国帝博国际小提琴比赛的冠军。”温柔在陆宗远的怀里幸福地笑着。

陆宗远与温柔约会之后送她回了学校,返回家中,却看到他的祖母陆老太太正坐在餐厅吃晚餐。

“吃过晚饭了吗?”陆老太太看到陆宗远进门后,开口第一句话即问道。

“嗯,和温柔一起吃过了。”陆宗远倒了一杯水,坐到了陆老太太的对面。

“你还和那个玩音乐的小丫头混在一起吗?”陆老太太面露不悦,放下了筷子。

陆宗远笑着说道:“奶奶,我说过了,温柔不是玩音乐的,她有音乐天赋,她会成为小提琴演奏家的……”

“那又怎么样?”陆老太太不屑地皱起了眉头,看来,温柔绝对不是入得了她法眼的孙媳人选。陆老太太起身给陆宗远盛了一碗汤,待他接过以后,继续说道:“你先把汤喝了……不过,宗远,奶奶说过不只一次了,她一个玩音乐的,就是再有天赋,再著名,也不会对你的仕途有一丝帮助。”

陆宗远喝了一口汤,连忙笑着称赞道:“我奶奶煲的汤永远都是天下第一……”

“你不要跟我嬉皮笑脸的,你以前很听奶奶的话的,怎么自从认识了那个小丫头,奶奶说什么你都不听了。”陆老太太一生气,索性饭也不吃了,气乎乎地站起身,走出了餐厅。

“奶奶……”陆宗远一看陆老太太不吃饭了,顿时慌了,连忙站起身,连哄带劝,总算让陆老太太回到餐桌继续吃饭。

陆宗远也未敢再提温柔的事情,只是坐在陆老太太身旁一边给她夹菜、一边向她赔不是。

涮了碗,陆宗远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陆老太太正在那看电视,看她对着电视乐成那个样子,陆宗远觉得现在也许是个机会。

陆宗远给陆老太太泡了一杯她最爱的玫瑰花茶,轻轻地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坐在了她的身边。

陆老太太是何等聪明的人物,她猜到陆宗远肯定是有话对她说,于是,她拿起遥控器,把电视的声音调小了一点,然后,一脸严肃地问道:“你又要跟我说那个小丫头?”

“奶奶,我一定会靠我自己的能力出人头地的……”陆宗远像以往一样表明着自己的决心,只是这一次,却似乎没有了以往那么足的底气。但是,就算连他都怀疑自己的话,他也还是要这么说,因为这是为了温柔,为了让陆老太太能够接受这个孙媳。

“宗远,奶奶跟你说过了,这个社会光有能力是不够的,你要想在政界混出名堂,你就要有能够支持你贤内助,更要有一个能帮你摆平升官阻碍的老丈人做后台,这才是你出人头地的捷径,但这些都是那个玩音乐的小丫头所没有的……你说她能帮到你什么?她的那个爹能帮到你什么?她父亲不过就是个教书先生。”陆老太太越说越激动,真不明白她的乖孙怎么在那个小丫头的问题上这么不听话。

陆老太太的话陆宗远不是没有好好地考虑过,而且,他已经不是脑中总是充满幻想的大学生了,经过两年的实际工作,陆宗远对于陆老太太的话也并不完全反对,确实,在这个社会上,只靠能力是不够的,对于这一点,他确实是深有体会。

在政界发展,没有后台是不行的。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不舍得与温柔分手。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像温柔那样单纯的女孩子已经很难遇到了,能够与温柔交往,能够成为温柔所爱的男人,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

“但是……奶奶,我对温柔是认真的,我是真的喜欢她……”陆宗远希望陆老太太能了解他的感情。

陆老太太非常强势地一挥手,打断了陆宗远的话,她态度十分坚决地说道:“那个小丫头我绝对不会接受她做我的孙媳。宗远,奶奶说过,你毕业之前,找个喜欢的女孩子谈谈恋爱,奶奶并不反对。但是,你现在已经毕业了,也已经开始工作了,你就要对你以后的仕途做好打算,那个小丫头你趁早和她分手,我不想让她影响你今后的发展。如果你遇到有个好后台的女人,你就一定要抓住了……”

陆宗远没有再说什么,慢慢地点了点头。他一向无法忤逆陆老太太的话,毕竟是陆老太太把从就失去双亲的他一手拉扯大。

“宗远,听奶奶的话,还是早点与那个丫头分手吧。”说到这儿,陆老太太的神情突然变得十分难过,她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一丝抱怨地说道:“你爸就是过世得太早了,要不,他现在的官职一定小不了,如果有他的帮助,你现在恐怕早已经平步青云了,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窝在这个没有油水的科室做一个小科员。宗远啊,奶奶知道你有能力,你现在只是需要一个机会以及一个给你制造机会的后台。”

听着陆老太太的话,陆宗远脑海中一个女人一闪而过。但是却不是温柔,而是省委书记的女儿叶亦可。

叶亦可作为佑生慈善协会的代表,正在与陆宗远所在的民政局合作一个项目。陆宗远与叶亦可只是有过一面之缘,再加上她为人低调,陆宗远并未对她特别留意。如果不是陆宗远无意间见到叶亦可与叶佑祖以及一个与她极为相似的男孩子一起吃饭,任凭陆宗远怎么联想,他也不会把叶亦可与省委书记叶佑祖联系在一起,更不可能猜到叶亦可就是叶佑祖的女儿。

如果按照陆老太太的说法,那叶亦可就是陆宗远的一个机会,而叶佑祖就是一个能给陆宗远制造升官机会的后台。

想到这儿,陆宗远摇了摇头,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自己不是已经有温柔了……只是……如果温柔的父亲不只是个教书先生就好了。

那样的话,一切就简单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dnHxQh4dWTh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