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顾彦深申子衿 好看的h文

从聚会回来的第二天,秦铭睿把专门负责替秦家上下打理着装和配饰的造型师请到秦宅来,不过暂时只替温韶安服务。

理由是,她这一去日本估计要待三个月,得提前把夏装都给准备好才不失秦家的面子。

温韶安虽然坦然接受了,但还是忍不住的问:“不是说每个周末都要回来一趟?”

本着才新婚,并且才度蜜月回来,秦铭睿是待在家陪着她一起挑,闻言头也不抬的说:“那是在国内,父亲说日本太远,总是飞来飞去太累,不能让你这么辛苦,所以改为一个月回来一次就好。”

说完,他又补充说:“还有就是,离那个男主角远一点,拍戏归拍戏,我不希望你们私下里独自在一起的照片上报,你明白的。”

“明白。”温韶安扭过头去撇撇嘴,说来说去总是强调这个,在娱乐圈里混虽然很容易跟拍同一部戏的演员传绯闻,但如果不想也绝对可以做到。

也是跟造型师沟通过后,温韶安才知道购置夏装并不是纯粹的买几件,而是需要把整个更衣室的衣服全部替换掉,估计等她下次回来春装就都会被收起来,换上夏装。还有其他的配饰、鞋子、化妆品之类的也会通通换成适宜夏季用的。

好在造型师只需要了解她的大概喜好以及她的身材肤色等等之类的问题,然后再自己去帮她挑去帮她搭配。

温韶安挑了几个比较喜好的品牌,又给出比较喜好的几种色系,然后再是说明她忌讳什么又讨厌什么样的设计。

整个过程还不到一个小时就顺利结束。

温韶安看着偌大更衣室里满满当当的衣服轻叹,她知道有钱人家的生活都是极为的奢华,但却没想过这么浪费,这些衣服她应该都是不能再穿第二次了吧?

可能哪一天她真的要离开秦家,不再过这样的生活,都会不习惯了吧?

摇了摇头,温韶安走进更衣室里,开始给自己准备去日本的行装。

而许是遭了那天高太太的打击,沈如画已经失了教训温韶安的心情,对她要出发去日本只点点头,嘱咐了下要她注意身体,然后便不再发话。

秦铭睿这次全套服务,替她去接了高音和小可,然后再带上她一起奔赴机场。

等秦铭睿一走,高音就凑上前来挑眉:“你们感情……嗯?”

“还好。”温韶安笑着开口:“音姐放心,私事我还是会处理好的。”

高音也不在意,从包里拿出剧本给她:“这都是秦家给你折腾来的事,我也是昨天才拿到,不过秦三少应该跟导演打过招呼了,可以先不拍你的戏,你有足够的时间看剧本。”

“嗯。”温韶安接过剧本,也不急着看,径自转给了一旁的小可。她不担心演技,也不担心因为没花心思看剧本会临时忘词,她只担心到时候如果是演个傻乎乎的女主,她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高音继续说:“等到了日本安顿好我就回来,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给我,别跟那边闹什么冲突。”

温韶安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她:“音姐,下次给我接戏前能给我看剧本先吗?”

“啊……”高音没想到她突然来这么一句,有点愣的说:“哦,当然,公司还是会尊重你的意见。”

“谢谢。”温韶安满意的转回头去,看高音这反应很明显之前这温韶安接戏是公司说什么就是什么,说是会替艺人选择最好最合适的,但却从来不知道体会艺人的感受。不过这都是新人的待遇,等在演艺圈里闯出点名头,身价涨了,就有更多的自由了。而她现在算是靠秦家直接跨过这一步,好在她也不算担不起。

到了日本,见到来接她们的人竟然是秦家派来的后,温韶安才知道这偶像剧是因为有秦家的全面投资才能让她当女主角,另外剧中一个很重要的拍摄场地某酒店也正是秦家在日本的产业。

秦铭睿为了公平交易往她身上砸钱挺正常的,而竟然秦远山也会答应,她还真是有些看不透秦铭睿在家中的地位了。

不过她也不可能蠢到一惊一乍的打电话去问秦铭睿为什么,她宁愿到时候出个秦家砸重金捧秦家三少夫人,也不愿出个因为秦家三少夫人如何导致秦家撤资金不再赞助某偶像剧的拍摄。

一路赶到酒店,先是跟导演打了个招呼,然后晚上剧组一起在酒店聚餐,然后她便被通知先好好休息,三天后才开拍她的戏份。

是个她并不认识也从未听过的导演,大概是因为她以前公司只给她接拍电影,从未跟电视剧导演有过交集,更别说拍偶像剧的导演。

不过看得出来那导演对她期望并不高,面上态度很热情,可那种热情却到不了眼里。

也是,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对一个花钱买女主角来演的人抱有期待。

时隔多年没再这样被人看轻过,温韶安初初还是有些无奈,后来就给自己顺平了心思,安安心心的待在酒店房间里看剧本。

高音在日本陪了她三天,帮着她上上下下的熟悉了一番,然后本来还想看看她的表现,却无奈公司来电催促,也只得匆匆忙忙的赶回去。

从头到尾的将剧本看了好几遍,温韶安倒是有点意外。

不同她印象中的偶像剧女主,这个女主不再是带点小白,虽然还是灰姑娘,但却是漂亮干练理智偶尔带点小情绪的最终会成为白天鹅的灰姑娘。

女主现年二十八岁,是酒店住房部的部长,有个相恋十年却仍旧没谈及结婚的初恋男友。在一次小车祸里,女主得知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是酒店的董事长,而她母亲就是传说中的秘密情人。而就在女主感到很混乱并不想接受这样的事实的时候,董事长的义子因接手酒店很自然巧妙的闯入她的生活。他多金,英俊帅气,单身,温柔沉稳,是酒店所有员工心里最具魅力的男人。一切都是这么美好,偏偏与女主同父异母的富家千金妹妹也很喜欢他。知道他和女主来往密切后,她甚至亲自到酒店来向女主示威,被董事长父亲教训一顿后更加怀恨在心。于是她就派人查女主,把女主和初恋男友的亲密照匿名寄给董事长义子,然后又把女主其实是董事长的私生女的事实在酒店里大肆宣扬,还说女主这样装可怜其实是想脚踩两条船和她抢董事长义子。

她没想到女主和董事长义子之间只是兄妹之情,两人将那些传闻丢在一旁,只一心做好自己的本分。最后则是以女主认董事长为父,然后和初恋男友结婚作为结尾。

两个男主是由已经出道五年,并且年纪都快三十的Sunny组合饰演。而不得不说两人的确很适合这两个角色,外貌条件算是中上层,身材因为跳舞也算是很标准。定妆一出来,一个普通白领,一个金领精英就立即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但毕竟是歌手出身,演技什么的还是很让导演头疼。

更让众人眼前一亮的是化好妆,穿上酒店工作服的温韶安。

头发全被梳起盘在脑后露出巴掌大并且五官精致的小脸,眉眼间无意间流露出些许自信和柔和,一身紧身西服短裙更是突显了她那虽瘦小但却并非没有料的身材,短裙下的小腿白皙紧致,不算高的平凡单鞋在她站的笔挺的情况下愣是要比别人的要出彩。

上午拍的第一场戏是在她酒店里参加董事长义子的继任仪式,紧跟是酒店住房发生一些小问题,她与他并不怎么愉快的第一次正面交锋。最后是一场比较后的戏,也就是女配把她和男配的是闹得沸沸扬扬,然后两人在酒店碰见却依旧如初,丝毫不避讳的开会,并肩在酒店里通行讨论工作。

而似乎是偶像剧女主的特权,她拿着对讲机用飞快的语速安排事情,然后紧赶慢赶还是迟到,开门进去得到所有人的侧目注视,温韶安表现的很淡定,冲众人礼貌又温婉的一笑,再坦然的走到自己的位置站定。

看到这样纯熟并且完全符合剧本的演技,盯着拍摄屏幕看的导演愣了好一会才抬手喊:“卡,这场过,准备下一场!”

这一场主要是拍她,其他人就只是站着配戏,听到导演说一场就过还惊讶了片刻才纷纷反应过来的散场。

温韶安瞬间出戏,冲周围的人笑说:“辛苦了。”

小可则连忙冲上前来拉着她到一旁坐下,然后让化妆师给她擦汗补妆,再递上瓶水。

温韶安摆摆手:“不用,谢谢。”

Sunny的组员、也就是饰演董事长义子的靳旭阳信步走过来在她身旁站定:“你好,我是今天要跟你演一天对手戏的靳旭阳,初次见面还请多多指教。”

温韶安连忙拨开化妆师的手,站起身来冲他点点头:“我是温韶安,指教不敢,互相学习吧。”

她是演艺圈的半新人,他是歌坛的老人演艺圈的全新人,说互相学习也不为过。

靳旭阳微微一笑:“你谦虚了,看得出来你演技很好,我是第一次拍戏,哪里做的不好的话还请不要吝啬的指教。”

特地找她挑明,看来会是比较好相处的人,而不是总想着装。

不等温韶安回话,那边导演就吼了起来:“各就各位各就各位,开拍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dnHcQl4oWUl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