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我才不要那混蛋的宠爱小说 出轨的味道

这天的天气很好,尹哲昊坐在了阳台的椅子上看起了报纸,突然莫名其妙,桌子上出现了两个东西。

看着把这些扔到桌子上的秦以涵,尹哲昊悠悠的说道:“这是什么?”

“看不到吗?印章,盖章的本子。这印章是可以调校数字的,特意为你准备的,本子咱们俩一人一本,这本是给你保管的。”秦以涵叉起了腰说道。

“为什么我要这些那么幼稚的东西?我又不是你。”尹哲昊看了秦以涵一眼,又继续低下头去,继续看报纸。

秦以涵半眯着眼睛鄙视了尹哲昊N回。

“那不这样,我怎么知道我每一次打扫卫生要偿还你多少钱啊,这几天,你也没有明说啊……如果今后我完成的每一天,都把这抵债的数字往两个人各自的本子上一盖,清楚明了,白纸黑字什么的,以后免于纠纷啊,你这都不懂吗?”秦以涵说道。

听完秦以涵这么说,此时尹哲昊把视线重新转回在桌上那两件东西的身上,随意翻了翻本子又扔回在桌子上。

然后看着秦以涵很是优雅的说道:“那好,我明白了,你放心,每天我都会帮你记录的清清楚楚的,你这个做法……我还挺欣赏的,你总算也做了一件比较有脑子的事情了。”

“什么叫做比较有脑子的事情,你最好把你的话说清楚!尹哲昊!”秦以涵的口吻越来越不客气。

“你非要我说吗?”尹哲昊反问了一句。

“你说啊,你倒是说啊!”秦以涵也理直气壮的说道。

“那好吧,不过跟你说之前,我有另外一件事情要跟你说。就是……你之前做的那些家务活,全部都不能用于抵债。”尹哲昊很是平静的说道。

“为什么?”但是秦以涵就一点都平静不了了……

因为在阳台,楼上楼下的,都听得一清二楚,秦以涵的惊吼。

“你这人什么都要明说吗?自己就不能好好检讨一下自己吗?”尹哲昊怪嗔了一句,看着秦以涵的吹鼻子瞪眼的行为,相当的淡定从容。

“我自问把你家打扫的干干净净的,你妹的居然要我检讨?我还没有要你颁发一个最佳员工奖就不错了。”秦以涵继续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是最佳员工?不要开玩笑了,大姐,现在是谁经常喜欢乱碰我粉丝送给我的礼物,是谁经常跟andre在沙发上玩的,又是谁,把自己的亲戚都带进来了?”

尹哲昊说着,似乎都有一点愠气。

“这……这……”秦以涵这回就语穷了,“这”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不过也可以称之为心虚……

秦以涵不由得警惕的看着四周,难道说,尹哲昊家里面家里面有装摄像头,怎么会把自己偷懒的举动都盯的一清二楚?

秦以涵心里面总觉得有点毛毛的。

“看来秦小姐是没有兴趣还我那100万,还是说,你已经筹到了有这么多钱还我了?要不然,秦小姐这合约……你也太不当一回事了,你说是吧?”尹哲昊很有意味的对秦以涵说道。

“我……我,”秦以涵被尹哲昊逼得没有了办法……

“好了,我知道了,之前的,不算就不算,现在算起,可以了吧……”被人捉到这个份上,她除了自认倒霉,还能够怎样!

“那就最好,那么,秦小姐是不是应该开始干点正事呢?”尹哲昊看着秦以涵,皮笑肉不笑。

“哼!”秦以涵瞪了尹哲昊一眼,只能怏怏的跑去了干活。

把地板简直当成了尹哲昊,秦以涵虽说扫地,但是看样子根本就是要铲掉地板一层皮。

突然扫出了一张旧旧的发黄的照片,秦以涵拿着照片,左看右看看了半天,对着阳台上的尹哲昊突然喊了一句:

“喂,这是不是你的啊,不是我就当垃圾扔了啊!”

尹哲昊前一秒还是优哉游哉的转过头来,后一秒一看到秦以涵手中的照片,立即露出了凝重的神色,脚下像装了火箭一样,冲了过来,夺走了秦以涵手中的照片,然后就匆匆的大步走进了书房,把门重重的关上,让秦以涵看的一愣一愣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把门关上,心里面突然涌起的一丝不悦一直持续到现在都没有停止的迹象。

放在书桌子上被调成振动的手机突然抖动起来,打断了尹哲昊的思考,他走过去看了看来电者,好像并没有想接听的意思,但是过了一会,他还是拿起来,听了:

“恩,是我。”虽然听了,但是用的却是一种冰冷冷的语气。

“尹总,是这样的,公司的一些事情需要您立即处理,文件已经发去了您的邮箱了。请您过目。”对方用的是毕恭毕敬的语气。

“爸还没有把我的职衔撤掉啊,不是让你们找个能做事的决策这些吗?你们集团都喜欢养吃闲饭的人吗?”冰冷冷的语气还要带点戏谑,不过他当然明白父亲没有撤掉自己的挂名职衔的用意。

“怎么会呢,尹总,您的才能是整个公司众所周知的事情啊……”对方继续拍着马屁奉承道。

“今天我没有时间看,等我什么时候有空在说吧,挂了。”都没有等对方把话说完,尹哲昊已经直接挂断了电话。

一手握着的电话,一手拿着照片,尹哲昊在书房里面来回的踱步,也慢慢的陷入了沉思。

这张照片已经很久了,是五岁的时候,尹哲昊五岁参加幼儿园亲子活动的时候,母亲与他拍的合照,照片里面两个人都笑得很开心很开心,但是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除了这张照片,他再也没有别的有关于母亲的照片或者是任何有关的东西了。

九年前,母亲趁着父亲出差,单独一方签下了离婚证书,然后便与自己的情夫私奔,尹哲昊的父亲气得把所有有关于他母亲的东西都撕的撕烧的烧,还派人到处找母亲,还找了好一阵子。这张照片当时刚好是夹在尹哲昊的书中才幸免于难地留下来了。

虽然这张照片有母亲的样子,但是都已经是十九年前的照片了,现在的母亲,过的怎么样呢?

他一点都不知道。曾经请过很多私家侦探去查找母亲的下落,不是查到中途查不下去的,要不就是被父亲发现给拦截了下来然后被父亲痛骂一顿,这样子的情况差不多持续了两三年。

渐渐地,尹哲昊开始放弃追查母亲的下落了,不是不想了,只是,也许,没有消息也许就是好消息,有些东西太过执着的话,可能最后会伤到自己,也会伤害到别人。现在的尹哲昊,对于母亲,唯一不变的,是一个坚信,母亲现在一定会在一个地方很快乐的生活着,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有些回忆只需要简单的一张旧照片,那些追溯不回的往事就像放电影那样在你脑海中开始回放了……

九年前的圣诞节前夕,那时候的尹哲昊还是国外的一所著名商学院的大一学生,准备回中国过圣诞。尹哲昊从小就对父亲反感,不喜欢父亲的处事作风,更不喜欢当一个商人,也不喜欢学商科,但是上天却开了个玩笑,让他继承了父亲的优秀基因,对商科有独特的天分,才让尹哲昊父亲决定送他去国外读商学院。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拒绝,他出生优越,是个天才型的儿童,除了商科以外,他在其他的各方面都很是优秀,自然而然也因这样,他迷失了自己的方向,他除了只懂得要与父亲作对以外,却找不到能够令他会感兴趣,想去用心做的事情,因为对他而言,似乎都太简单的就会得到了……因此对于父亲的决定,虽然不感兴趣,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就当作混日子,还可以避开父亲的视线,于是他选择默默地接受了……

就在尹哲昊回到自己的家时候,才刚开门,尹哲昊就遇见了行色匆匆的母亲。

很显然,母亲并没有料想到尹哲昊会现在回家,但终究还是遇上了。

“妈,你这是……?要去旅游,跟爸吗?”尹哲昊随意的问着母亲。

看到尹哲昊,听到尹哲昊天真的问话,母亲忍不住哭了,好一阵子,一句话也说不上。

“孩子,对不起,妈这不是去旅行,我是,我是……是要离开你爸爸。”

尹哲昊听出来是什么意思了,突然看到了茶几上的离婚书,那样的刺眼。

其实这一天,他也料想着终究会到来的,他的语气没有太多的意外:“你们离婚了?”

“我已经在离婚纸上签字了,你爸,还不知道,我没有告诉他……但是等他回来,就会看到了。”“你在他还不知道的情况下你就走了?”尹哲昊淡淡的问道。

“我没有办法。”母亲的话中简单的几个字透露出满满的无奈。

“为什么?”尹哲昊淡淡的又问了一句。

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知道了,以父亲的脾性,总有一天,母亲会离他而去。

只是,他想知道的是,母亲这么多年,为了他,都忍受了下去……突然下了这么大决心离开的原因是什么。

“我,我喜欢上一个男人了,那个男人,对我很好,为了我,他抛弃了这里他辛苦打拼的一切,说要跟我重新开始。”母亲的话,有点吞吐,而这个原因也是让母亲想对尹哲昊不辞而别的理由,离婚,他一点都不后悔,可是对这个孩子的愧疚,她却是一辈子都不能补偿,她只好选择自私一次,想与儿子不辞而别。

只是没有想到今天的意外碰面。

“是楼下的那辆黑色车吗?”

刚刚尹哲昊在楼下的时候,就留意到了,坐在驾驶位置的那个男人,眼神一直闪闪烁烁,尹哲昊好奇的看了看他,他却不敢正面对着尹哲昊,但是他的视线方向始终朝着尹家的公寓这边看去。

“恩,对,是他。”事到如今,她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了。两个人相视而望,安静了好一会,对于尹哲昊来说,他表面很平静,但是事实上,他接受不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甚至已经忘记了这是哪里了,他只希望,闭上眼睛再睁开,这一切都会变成梦。

突然下面的响起了一阵喇叭声,像是一个暗号。

尹哲昊静静地看着母亲的表情动作,而母亲,尽管有很多的愧疚还有不舍,

但是自己走到这一步,一切都不能回头了……

“哲昊,我必须得走了,晚了的话,你爸就会回来了,算是我这个做妈的自私,你恨我,我不会怪你的,只是你要答应我,好好地生活下去,要懂得自己照顾自己,妈就只有这点要求了。孩子,我走了,要好好地保重。”

离别,总是那样的匆忙,尹哲昊的心却在匆忙中被抽空个彻底。母亲转过身去,噙着泪水,咬着嘴唇向门口走去,每走一步,都在撕碎她的心,如果,尹哲昊连一声道别都不肯说,她能够理解,只是她能不能在最后的几分钟去奢求还会出现这样的奇迹呢?

“妈,”静静坐在沙发上背对着母亲的尹哲昊突然喊了一句。

母亲停住了脚步,却不敢转过头看着尹哲昊,只是泪水已经决堤。

“妈,你会幸福吗?”尹哲昊很是平静的问道。

听到这句话,母亲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微微低下了头,努力制止住不让自己哭的更凶,泪水却像断线的珠珠簌簌地流下,她再也不能用理智来回答些什么了。

孩子是没有罪的,但是她却造了最大的罪给儿子来承受。前一秒,她只不过是在奢求孩子还能对自己说声再见,但是这一刻,儿子却对她说了她根本不敢奢求的话,儿子不怪他的不辞而别,只是关心,问自己会不会过的幸福,这句话太重了,重得她已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儿子问的每一个字像刀那样一刀一刀砍在自己的心上,痛入心扉。

“妈一定会幸福的。”母亲的声音那样的沙哑,但是却是一个对儿子的承诺,回答的那样的坚定……

没有再见,然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了。

画面停在了这里,这也是尹哲昊记忆中关于母亲的最后一个画面了。

九年了,以为会记住一辈子的画面,好像在繁忙的岁月中也被渐渐洗的褪色了,有时候,他甚至会害怕忘记母亲的样子,所以尹哲昊总是隔一阵子会拿出母亲的照片端详,可是越是端详,心却越乱,这个时候,他总会抽起平常不抽的烟来,看着缓缓吐出的圈圈烟雾,心,这样才会慢慢地稳了下来。

是因为年少轻狂吗?

所以那时候才不挽留母亲?所以那时候才故作那样的潇洒?

可是明明,他就想紧紧抱住母亲不放……

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变得沉默,忘了为什么要对着世界伪装自己的难过,也忘了心被完全掏空的感觉?更是忘了爱和被爱的感觉?

这么多年来,自己曾妄想着能够从恋爱中汲取一点被爱的感觉,可是越是贪图的,才发现越是没有办法强求的了。到头来,不过用更多的经验告诉自己,有些事情,多做了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而已,更加的提醒自己,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强求的。

就算秦以涵这样无意间勾起自己的兴趣,尹哲昊到现在,也不过将其归类为是一个意外。

但是讽刺的是向来做事当机立断的他就算了解一切现状,如今还是没有丝毫意思要去阻止自己对秦以涵作更进一步的了解……

被尹哲昊因为不能够在偷懒了,所以秦以涵只能认真起来干家务活了,却没有想到一忙就忙到了晚上,突然听到了门铃声,秦以涵立即就上前开门。

“您好,请问这是11A吗?”小男孩彬彬有礼地向秦以涵问道。

秦以涵被突然冒出的一个男孩弄得有点莫名其妙,看着门外只有他一个在站着,寻思着也许身边还有别人,秦以涵连忙探出半个身子往门外左瞄右瞄,但是整个走廊空空如也。这么晚,一个小男孩找上门来?秦以涵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奇怪。

“您好,请问这是11A吗?”小男孩开始有点怀疑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否听不懂中文。

“哦哦,”秦以涵一下子回过神来,连忙答应着小男孩:“对,这里是11A。”停了一下,秦以涵稍稍俯下了身子,对着小男孩轻声问道:“小朋友,你是不是迷路了?”

“迷路?如果这里是11A的话,那我就没有找错了。”

“可是,你知道这里住着的是……”

“我找尹哲昊。”小男孩倒是先把话给说了。

一个小男孩来找尹哲昊?秦以涵更是懵了,看小男孩这个年龄……该不会,真的如她那天早上所说那样,尹哲昊真的有儿子了?哇塞,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真的是个大新闻了。

大概是感觉秦以涵去开门开了那么长时间有点不对劲,尹哲昊慢悠悠地往大门的方向走过来,“怎么了?谁在外面?”

“尹哲昊,有个小男孩找你……”

“小男孩?什么小……”瞬间尹哲昊看到小男孩的摸样,俊秀的脸庞被瞬间石化。

秦以涵第一次看到这么窘态的尹哲昊,也没有顾得上嘲笑什么的,只是一脸稀奇地来回打量着此时的尹哲昊和门外的小男孩。

门外的小男孩倒是持续着彬彬有礼的态度,看见了尹哲昊,对尹哲昊微微地一笑,然后慢慢地说道:“好久不见了,大外甥。”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dnHcQk4hWU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