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小雪要丢了要去了 小妖精你的花和水真多

秦以涵白了尹哲昊一眼,反问道:“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那好,你别告诉好了,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欲望想要知道。”尹哲昊还真的不卖秦以涵的帐了。说着尹哲昊还想要转身离开,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又对秦以涵说道:“但是……基于你刚刚的态度,要是你要请假之类的话,我可能就不答应了。”

请假之类的不答应?那她怎样去参加喜宴啊?

“喂喂喂,尹哲昊。”说着秦以涵连忙扯住了尹哲昊的衣袖,却被尹哲昊嫌弃的用弹指弹开了秦以涵的手。

“拿开你的脏手。是不是觉得刚刚毁了我那件衣服不够,还想要毁这件?”尹哲昊嫌弃的说道。

“哎呀,不要这样子啦,尹哲昊,我错了还不行吗?”秦以涵相当识趣的对尹哲昊说道。“你不是想要知道我去哪里吗?我告诉你就是了,你要给我假啊……”秦以涵央求道。

“好,我会给你的,”尹哲昊回答道:“但是,你还是要告诉我,你到底去哪里?”

“我去参加婚宴,我是伴娘团。”秦以涵此时只能乖乖的耷拉着耳朵诚实的说道。

“婚宴?”尹哲昊挑挑眉,又打量了秦以涵一下:“就你?当伴娘?”

“干嘛这样的眼神?”秦以涵最讨厌就是尹哲昊这样的眼神了,十足大太监挑秀女嫌三又嫌四的模样,秦以涵真的不知道尹哲昊上辈子是不是真的是一个太监。能把这样的眼神模仿的淋漓尽致,奇怪,为什么没有导演找尹哲昊演太监啊?

“不可以吗?我只是出于正常人的角度的正常质疑而已,正常到不能再正常了。”尹哲昊似乎是大条道理摆在秦以涵的面前。

“正常到不能再正常,全世界也估计只有你了……”秦以涵喃喃自语着。

“你说什么?”尹哲昊看到秦以涵好像一脸不爽的样子嘴唇一动一动的,连忙又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但是秦以涵却立即摆出了一副没事的样子,笑脸嘻嘻。

“算了。”尹哲昊摇了摇头,表示无奈,想了想,然后又问道:“那你去哪里参加婚宴?本市吗?”

“不是啊,A市啊……”秦以涵回答道。

“A市?”尹哲昊又挑了挑眉,然后追问道:“A市哪里?”

A市是新郎家还是新娘家,全市都是婚宴吗?

“哪里啊?”这下可把秦以涵问倒了,刚刚看喜帖也没有留意,只知道是五星级的,“你等等哦。”说着秦以涵进去了客厅把喜帖拿出来看,然后一边读着一边对尹哲昊说道:“哦,是伊登大酒店,五星级酒店。”

伊登大酒店是全国知名的高级连锁酒店,全国各主要城市都有分店,而且能在里面设宴或者是入住的,都是非富则贵的人。

所以显而易见的,这次张慧芳嫁不嫁对人秦以涵倒不知道,反正是嫁了个有钱人就对了。

“伊登?”尹哲昊听完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个表情,让秦以涵看不懂,像是一种……纠结?

“干嘛啊?我去而已,又不是你去。再说了,酒店也惹到你了?”秦以涵不解的问道。

“什么时候去啊?”尹哲昊又问道。

“我看看……”话说秦以涵好像真的除了喜帖两个字留意了一下之外,其他写在喜帖上的东西,真的什么都没有留意了。“这个星期六。”

看着尹哲昊,秦以涵又问道:“我刚刚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我先回去了,”此时尹哲昊没有回答秦以涵的话,倒是先自顾自的离开了。

“哎,喂,请假咧,你批不?吃的咧?不是说给我吗?”说着秦以涵想要追上去,结果却吃了一个结结实实的闭门羹。

“嗯嗯嗯,这个鸡翅好吃好吃。”在阳台里面跟众人烧烤的张浩元,整晚一直对秦以涵腌制的鸡翅,津津乐道中。

“张哥啊,刚才你说,我们要去哪里拍广告?要去那里住两天的?哪里啊?”走进阳台的尹哲昊对张浩元问道。

“A市啊,不是跟你说了吗,要去那边拍一个汽车的广告。”张浩元说道。

“什么时候去啊?这个星期六吗?”尹哲昊又问道。

“星期五吧,星期五晚上我们得过去,跟厂商那边吃个饭什么的,然后星期六再拍了,大概也要拍两天。”张浩元虽然没有还没有接到实际的行程安排,但是按照过往的来推测,这个也大致都错不了。

“那住呢?我们去哪里住?”尹哲昊接着还是继续追问道。

“不知道啊,那个是厂商的安排,也是厂商接待,我现在还没有收到实际的行程安排,不过你放心啦,都是五星级的,你不用担心,给fms住的酒店难道还会差吗?”张浩元对尹哲昊的说道,这次虽然只有三人去拍广告,但是酬劳已经高达九位数字了,当然不可能差到哪里去了。

但是张浩元倒是奇怪了起来。对尹哲昊奇怪的问道:“哎,哲昊,你这次很看重这个广告吗?你的问题不少啊?之前拍广告,你也没有这样啊?”

“没什么,随便问问而已。”尹哲昊说着,也没有再问什么了,直接离开了阳台,去厨房拿个保鲜盒,想要随便拿些东西给秦以涵吃,毕竟那家伙,今天没有功劳也算是有苦劳了。

“奇怪,哲昊这家伙,”张浩元继续回过头来,一边啃着鸡翅一边说道:“平时这些广告,他连随便问问都没有,怎么今天问的这么详细?难不成要去会情人?”

张浩元随意的说着,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坐在旁边的金道锡,倒是好奇了起来。

很快的,张慧芳的婚礼的日子便步步逼近了。

因为K市距离A市的距离有点远,要是搭车的话可能要搭5个小时,所以余煜祺决定搭飞机过去,对于余煜祺这种年薪过百万的人来说,搭飞机算的了什么,三五百攥在兜里不见了估计也不会心疼,但是对于有省钱习惯的秦以涵来说,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起初秦以涵根本不同意去搭飞机,说浪费钱,也舍不得这么一点距离就搭飞机过去,后来~经不住余晓晓软磨硬泡之下,才肯乖乖的就范。

虽然三五百注定了省不了,但是秦以涵无意中发现了网上有秒杀飞机票这么一说,居然为了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秒杀环境,特意跑到了余煜祺家中去用他的超速宽带来秒杀,让余煜祺在一旁一直无奈的笑着,还说不如帮秦以涵付来回的飞机票算了。

但是秦以涵是一个有骨气的人,所以坚决不要余煜祺请自己,还坚持一番“好意”顺便帮余煜祺也秒杀机票,结果不知道是秦以涵的运气好,还是余煜祺家中的超速宽带够厉害,还真的让秦以涵秒杀到两张飞机票了。让秦以涵乐呵了一个晚上,而余煜祺,则是很艰难才忍住没有把那两张飞机票的普通舱升为头等舱,只是一直无奈的看着秦以涵在开心的胡蹦乱跳的。

而尹哲昊,因为星期五晚上就要启程去A市,所以下午的时候,已经把刘子彦交给了余晓晓,拜托余晓晓照顾刘子彦两天,余晓晓见到能够帮助偶像的忙,当然也是一百个的没有问题。

只是尹哲昊却没有把去A市的事情告诉给秦以涵听,只是接受了秦以涵的请假,也简略的告诉了一下秦以涵需要出去几天工作而已。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此时此刻,他们居然却在同一架飞机上。

张浩元,尹哲昊,金道锡还有damon都坐在了头等舱,而秦以涵还有余煜祺则是坐在了普通舱。

“我没有想到,这次搭飞机终于坐在了靠窗户的位置,却看不到高空的蓝天白云。”秦以涵看着窗外,嘟起了嘴巴抱怨道,钱都花出去了,至少拍个外景拍个爽啊,结果外面却黑漆马虎的,什么都看不到。

“放心,至少回来的时候我们是白天,你肯定能够看到的。”余煜祺一边看着杂志一边说道,其姿势的优雅,让机上服务的空姐一直像只苍蝇一样,来回的绕着余煜祺转个不停。

“话不能这么说啊,要是那天是阴天咧?或者是暴雨天咧?那些人都说,飞机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但是要是发生起意外,也是死亡率最高的交通工具,要是我们这次去,就立即发生了空难,回不来了?怎么办?天啊,我坐飞机都没有坐过几回,我要是就这样死了,怎么办?”秦以涵越说越吓着自己。

让余煜祺无奈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哪有人飞机都还没有起飞,就先诅咒空难降临的?要是这次真的承秦以涵贵言,余煜祺真的做鬼都不放过她了。

“先生,请问你需要毯子吗?”明明才上飞机没有多久,一空姐看到余煜祺后,便立即热情的招待了起来。

“不需要,谢谢。”余煜祺迷人的一笑,魅惑的嗓音,更是颠倒众生。

“我要毯子,我要毯子。”余煜祺不需要,但是旁边的秦以涵却拼命的嚷了起来。

余煜祺连忙问道:“很冷吗?”

“对啊,不知道因为什么就是觉得很冷。”秦以涵如实的说道。

“要是你不要乱想什么的话,我保证你会暖和许多。”余煜祺没好气的对秦以涵说道,刚刚说了一大堆自己吓唬自己的事情,换谁谁也冒冷汗啊……

空姐献殷勤不成,反倒把毯子给了秦以涵,当然是一副不情不愿不爽的脸了。

空姐离开后不久,余煜祺看着看着杂志,看到秦以涵就是混乱的披在了自己的身上,于是忍不住,又对秦以涵说道:“你看你,就不能披好毯子吗?”余煜祺说着,帮忙把毯子均匀的披在了秦以涵的身上。

“余煜祺,你好像妈妈哦!”秦以涵看着这样细心的余煜祺,不由得说道。

余煜祺却只是微笑了一下,只笑不语。

看着这样飞机上昏黄的灯光,秦以涵也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而且现在时间,也的确适合睡觉了。所以秦以涵忍不住连连打起了哈欠。

“怎么?困了?”余煜祺微笑着问道。

“恩,困了,这灯,还有这氛围,好适合睡觉啊,又有毯子披着,暖暖的。”秦以涵说着说着就闭上了眼睛了。

“睡吧,至少还有二十分钟才起飞,要两个小时才到呢!睡吧。”余煜祺对秦以涵说道。至少这家伙睡着了,总比在那里诅咒有空难来的强多了。

“恩,好。”说着秦以涵也不用先经过余煜祺的同意,直接就把头靠在了余煜祺的肩膀上,还东挪西挪的想要找个合适的位置。

“余煜祺,不要坐的这么高,我靠不了你的肩膀了……”秦以涵逼着眼睛,不满的抱怨道。

“好,知道了。”余煜祺笑了笑,又调整了一下位置,然后轻声的问道:“这样呢?这样可以了吗?”

“恩,很好,非常好,不要乱动哦。我要睡了,晚安。”秦以涵满意的笑着说道,但是其实说的话已经有点的迷迷糊糊的感觉了。

“好,晚安了。”余煜祺嘴角微微的上扬,余煜祺不喜欢在飞机上睡觉,只会一直在听歌,看电视,或者是看报纸杂志之类的,而且其实这个姿势,对于余煜祺而言,相当的不舒服,但是余煜祺还是尽量的不要打扰到了好不容易睡着的秦以涵,余煜祺知道秦以涵不同余晓晓,秦以涵算是浅眠的人,有时候入睡可能很容易,但是却很容易被一些细微的声响所惊醒。而且却也很难再睡的那么熟了,最起码这对于秦以涵而言,不是一件好事。

毕竟余晓晓已经把张慧芳描述到如此恐怖的状态了,所以很难保秦以涵这次过去,会不会被张慧芳折磨的连觉都没有办法睡。

女人的恐怖,别的男人可能不相信,但是余煜祺,长期打滚在女人堆中,他可是相信个十足了。所以这次,余晓晓也暗自拜托了余煜祺,一定要余煜祺好好的看着秦以涵,既要保护秦以涵不要给无谓的男色狼骚扰,也要保护不要被那群余晓晓口中所谓的恶毒女人给撕了个粉碎。必要时,余晓晓还要余煜祺出卖色相拯救秦以涵,当然,余煜祺出卖色相的对象,是要对男的,还是女的出卖色相,余晓晓这点上,还是有所保留的。

此时又有另外一个空姐递上了一杯专属于头等舱乘客喝的天然果汁给余煜祺,走到了余煜祺的面前,用着自以为最能够勾住男人的笑容,对余煜祺说道:“先……”

可惜了这位美丽动人的空姐。

甜美的嗓音都未能完全使出,“生”字都还没有说出口,余煜祺已经先悄声的“嘘”了一声,然后指了指身旁的秦以涵,对空姐抱歉的微笑了一下。示意空姐不要吵到秦以涵。

看着秦以涵这样相貌普通的女子居然可以被这样帅到离谱的帅哥保护着,空姐当然是抱着各种羡慕嫉妒恨,强挤出最后一个笑容,然后含恨离开。

“什么声音啊?”秦以涵迷迷糊糊的说道,从毯子中伸出手来,挠了挠鼻子,然后索性勾住了余煜祺的手臂,继续想要入眠。

“没什么,睡吧。”余煜祺说着,细心的为秦以涵重新盖上了毯子。

“恩……”秦以涵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已经分不清楚现在到底是在哪里了,梦里,还是飞机上?只是知道,暖暖的,同样靠着一个暖暖的人的肩膀,真好。

有时候,你以为幸福会有多难得到,但是只要自己觉得心中有了那一份满足,就自然而然的觉得幸福了起来了。

秦以涵大概也就是这样的感觉,才能够安稳的睡着了。

感受着秦以涵平稳的气息,让余煜祺居然也萌生出一个想要小憩一会儿的念头,蹑手蹑脚的放好了杂志后,余煜祺把头微微的靠在了秦以涵的头上,然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夜色越来越深了,向来是个夜猫子的尹哲昊自然也睡不着了,更不要说在飞机上了,自从自己红了以后,一年里面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飞机上的,飞机外的什么样的景色,尹哲昊几乎都见过了,回想起最惊心动魄的一起,估计就是突然遇上了狂风暴雨,把飞机上的大部分的乘客,都吓得个半死,很多人以为自己快要死去。甚至有些悲观的人,还把遗书都给写上了。

但是那个时候,尹哲昊倒是平静的很,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很从容的面对着死亡,也许是因为,根本自己心中就没有一点值得他牵挂的东西吧……

有些东西,不是他不想牵挂,只是牵挂不来,勉强不来,尹哲昊也只能够放弃了。

就像是他母亲的下落。

但是有时候,尹哲昊却也觉得这样的结果,或许更好。

不刻意的,或许更好。

然而现在,他的心上,好像多了一点……但是,

那个算是牵挂的东西吗?

现在这样说,会不会有点言之过早?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dnHbQl4oWVl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