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诱哄着她叫出来 书包网耽美h文

十七、还没开始,就已经输得那么彻底

房间里,粉红蕾丝边的公主床上,许多多躺得横七竖八。

小维尼熊已经被她踢到了床底下。

不时还传来轻鼾声,也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看样子还睡得很香甜呢。闹钟已经响了每七遍了。

“啪……”

很大的声响,门就这样被“敲”开了。

许妈妈双手叉着腰,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走了进来。这样架势跟她的喜羊羊的小围裙实在是很不搭。

“死丫头,怎么还不起床?”许妈妈在许多多耳边大吵着。貌似许多多没听见,翻了个身,继续打着呼噜。

刚刚她躺过的枕头,湿了一大片,这…!!这是口水么?

许妈妈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要不要上班呀?上班啦!!!!”许妈妈扯着她的耳朵,昴足了劲地放声大喊起来。

上班?!

我的天啊!

极艰难地睁开了眼,还是模模糊糊的状态。

映入眼帘的,居然是老妈?我没做梦吧?

约摸过了5秒钟,许多多终于反应过来,一下子蹦了起来。

“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想死我了”许多多一把搂住妈妈的脖子,开心已言溢于表。

“咳咳……放手啊,你想勒死我啊”许妈妈被这热情的拥抱搞得喘不过气来了。

“嘻嘻,噢耶!”许多多松开双手,咧开嘴笑着,像个孩子一样跳下了床,然后又是满屋子地乱踹。

跟之前不同的是,她这次是光着脚丫子。

许妈妈任劳任怨地帮她收拾着床上的东西。四十多岁的年纪,再也没有了少女时期的风韵,不过从骨架子上看来,许妈妈年轻时应该长得很美。

“妈,我上班去了。”许多多一边在门口穿着鞋子,一只手扶着墙,站都站不稳,这个样子许妈妈如何放心?

“吃点早饭再去吧”许妈妈赶紧迎上来。

“不了,要迟到了,迟到要扣钱的。”许多多检查着包包里的东西是否齐全。

“还有,多多,昨晚送你回来的那个男的是谁,你干嘛喝醉了?他没有占你便宜吧?”许妈妈像飞炮似的一下子问了这么多问题。

“额、那个……是我同事来的,我不小心喝醉了”许多多吱吱唔唔地应到,一边赶紧开门往外逃。

“再见了妈,别送,不要想我哦。”没等妈妈开口,许多多已经跑下楼梯了,临走时还不冲着老妈做了个鬼脸。

这丫头。

心里空空的,女儿真的长大了,还工作了,不再是以前那个事事都要靠着妈妈的小姑娘了。突然想到这些,心中感慨万千。

小房子平常看着东西堆了很多,很拥挤,这现在看起来却是空空的。

…………………………嘻嘻,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尽管许多多是打了的过去的,但她还是迟到了。

匆匆地走进凌华大厦,8点30分,现在已经是上班后的半个小时了。

电梯、电梯,怎么还不来,都把许多多给急死了。

第一天上班在礼仪课上出糗,第二天上班就迟到,这档子事,恐怕只有许多多才做得出来。

电梯在这个时候开了,许多多急忙地一头钻了进去。

“砰!”

还没钻进电梯,就跟一个妖艳的女人撞了个满怀。

痛,我的头!

“神经病,走路不带眼睛啊?”那女人很厌恶的擦了擦被许多多碰到的裙角,一身蕾丝公主裙,又整理了一下稍乱的波浪大卷发,圣洁而高贵。

可美丽的外表下,竟出恶语成章。

“不…不好意思”许多多抬起头,语气里充满了抱歉。

是她,那个妖艳的女人,舞若烟。

是她,萧洛凡的马子?

两人的脑海里分别闪过曾经见面的情形。

舞若烟怒着眼,她一米七多的身高很明显把一米六多的许多多比了下去。盛气凌人的盯着许多多看,似乎不肯就这样善罢干休。

许多多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了,“真的非常抱歉,我上班要迟到了,我先走了!”

许多多说完从她身边擦过,往电梯的入口走着。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啊?”

舞若烟一把拉住许多多的衣服,拽得许多多生疼。

“那你想怎样?”许多多回过头,迎上她的眼神。像一张受了伤的狮子却还是想要把自己武装起来,拼命地、保护自己。

“没怎样,我哪敢把你怎样啊,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是洛凡大少爷的情妇”舞若烟双手抱胸地谄笑着,特意把“情妇”这两个字说得很大声。周围路人甲也向许多多投来异样的眼光。

“啪……”很大的声响,在这座有回音的厦里显得荡气回扬。

“你敢打我?”舞若烟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左耳边散落的发丝显得有点落魄。

打你又怎样?

我许多多打架的时候还不知道你丫的在哪里呢!

许多多还是沉住了气,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从小就很坚强,没有爸爸的孩子是不是每个都会像她这样。小时候妈妈为了挣钱供她读书,便批发了一些零食的冰淇淋在小区的巷子里卖,没想到竟遇上几个吃东西不给钱的小屁孩。妈妈拿他们没办法,最后还是许多多拿着棍子把他们赶跑的。

还懂事地安慰妈妈说,会保护她。

那一年,她只有十岁。

许多多的眼神里有着从未见过的坚定,我是不会向恶势力低头的。

旁边依稀多了几个看热闹的人,还有的对舞若烟指指点点的偷笑。

舞若烟心里恨极了,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了她,害得她面子丢尽了。

许多多,我呸,这笔账,咱们以后慢慢算。

舞若烟整理了一下裙子跟头发,走到许多多耳边,“咱们走着瞧!”

临走前,还不露出一抹妖艳的笑,很美,却让许多多看得心惊,不知道这个女人又会使出什么法子来整她。

看着舞若烟大步踱去的背影,许多多这才回过神来。看看手表,天啊!已经迟到了足足一个多小时了。

赶紧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到了三楼办公室。

………………………………………………………………

“你知不知道,你足足迟到了一个小时零五分三十一秒?”

莫子夕坐在舒服的沙发里,手上拿在咖啡,小抿了一口。

“知道”许多多低着头,声音很轻,双手不安地互搓着。

难不成你还要炒我鱿鱼?

“知道?”莫子夕饶有兴趣地盯着许多多看,他翘着二郞腿,把咖啡放到一旁的桌子上,脸上的表情就像是看动物一样。

许多多被盯着极不自在。

“嗯”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一声。

还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我会喝醉吗?如果不是你,我会睡得那么沉吗,如果不是你,我会迟到吗?

还有,就是因为那个女人。

“莫总,有位小姐找您”甜美的女声打断了许多多的沉思,这个声音使她忍不住往门口方向望去。

那天打电话通知她来上班的,应该就是这位小姐了。

许多多对她报以羞涩的一笑,她也点头示意。

随着高跟鞋响起的声音,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过来,她的手倚在门侧,摆了个很性感的posture。

又是她-舞若烟!

真是冤家路窄啊。

“陈小姐,大架光临,非常欢迎”莫子夕看到站在门口的舞若烟,马上站起来迎接,并邀她进来。

许多多看到这里,实在是太生气了。

“呵,莫总,不要这么客气嘛,叫我若烟就好了”

说完还不忘抛了个媚眼,再加上性感的双唇,简直就是挑战男人的忍耐性。

“嗯…那个,你去冲杯咖啡进来吧。”莫子夕朝许多多招招手,吩咐道。

那个?谁?

我??!!

要我给她冲咖啡是吧,好,没问题,哼哼!

“是,莫总。”许多多在心里偷笑着,嘴上却是乖巧地回应。

冲咖啡是吧,我加点味精进去,吃死你。在毫无人的情况下完成这一切。

偷偷地窃喜着,小恶魔在许多多脑海里张牙舞爪着。

对舞若烟抱着妒忌、讨厌的心态,抢走了芸的男朋友不说,现在还想打莫子夕的主意,这个女人,太可恶了!

许多多端着咖啡一边走,一边想象着呆会舞若烟喝下咖啡的表情。

“啪……”

正在暧昧的两人也停下了动作,看着呆立在门口的许多多。

咖啡,撒了一地。

许多多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口,刚刚的这一幕,另她彻底的心碎了。

舞若烟坐在莫子夕的大腿上,搂着他的头。而莫子夕的手则在舞若烟的腰际游离。舞若烟的裙子微微翘起,露出一大截雪白的大腿。室内橘红的色调映在两人身上,暧昧得让人窒息。

被突如其来的许多多打断了正在上演的精彩戏码,莫子夕似乎心有不悦。而舞若烟则装作一脸的娇羞,赶紧从莫子夕的怀里挣脱。

看到这里,许多多再也忍不住了。

眼睛里多了一层雾水,好想逃离。自己只不过是路人甲乙丙而已!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先出去了”荡起勉强的笑,退了出去。转身的瞬间,清楚地看到了舞若烟嘴角胜利的笑。

莫子夕的眼神里,似乎闪过一丝愧疚。愧疚?连他自己都吃了一惊,怎么可能!

彻底地,输了。

飞快地逃离,泪再也止不住地往下掉。那个人的记忆,就像有人要硬生生地把它给格式化,再删除。心,就像被掏空了一样。又像中了病毒般地间歇性发作,许多多捂着自己的胸口,撕裂般的痛!

一路往着洗手间的方向狂奔,一边擦着不受控制而掉落的泪,想把这一切,逃得远远的。

原来,还没开始,就已经输得那么彻底。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dnHbQl4dWVl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