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我把我妈妈捅到深处 吃吃我的奶尖儿

回到家冷慕寒温柔的将漫夭放在了床上,漫夭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着话,冷慕寒就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冷慕寒,你就是个大冰山,那么冷,你就不会好好的跟我谈场恋爱吗?喜欢我就这么难吗?我喜欢你我就的受着你的狗脾气吗?动不动就翻脸咬人!”冷慕寒听着漫夭说的话,脸上一会青一会白,这丫头居然敢骂他,估计骂他的话早就在心里说上百遍了吧。

漫夭忽地从床上坐起了身,转过脸面对着冷慕寒,那眼神里冷慕寒可以感受到漫夭炙热的感情,他相信她,他早该相信她,她怎么会骗他呢?

漫夭双手捧着冷慕寒俊俏的脸,朦胧的双眼看着眼前这个帅气的男人,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唇,而冷慕寒没有拒绝。

“慕寒,我爱你……我的心里在装不下任何人,你要相信我。”漫夭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冷慕寒错愕在空气中,气氛突然从尴尬变成了粉红色的暧昧。

似乎在这个夜晚能听见樱花盛开的声音。

“我相信你。”冷慕寒低沉的声音飘入漫夭耳中,好听到让耳朵怀孕。

冷慕寒没在等漫夭说什么,直接吻上了漫夭热烈的红唇,他想要她明白,自己也是爱她的。他们早已经彼此占据了对方心里最重要的位置。

清晨,窗外的花香从窗缝中飘进来,漫夭在冷慕寒的怀里睁开眼,她皱了皱眉,头好疼。她已经忘了昨天晚上都发生了什么。当她发现冷慕寒正用着一脸温柔的目光看着她,她一脑袋的问号!

昨天不是生气了吗?我记得昨天不是跟伊芙喝酒去了吗?怎么此刻跟冷慕寒躺在一张床上?他还用这样温柔的目光望着我?难道我们之间的误会解开了?

冷慕寒没等漫夭张嘴询问先开了口:“夭夭,以后我再不会让你哭了。”

漫夭瞪大了眼睛看着冷慕寒,这大哥吃错药了?怎么突然这么温柔,弄点她好不习惯。

“昨天……发生了什么吗?你怎么……变得这么快。”漫天小心翼翼的问着。

“你对我表白了。”冷慕寒一脸邪笑的看着漫夭,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冷慕寒这样的笑容了,确实有些想念这样的他。

“什么……我昨天都说了什么……还有,那件事你……”漫夭刚想起来报纸的事还没有解释清楚。

“不用解释了,我相信你,记住,以后你的世界里只能有我一个人。”冷慕寒霸道的说着,“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都不会改变。”

“好……谢谢你……慕寒。”漫夭忽然一夜过后,春天来了,冷慕寒完全变了个人。

吃过早饭以后,漫夭还是好奇这件事最后到底是什么解决的。漫夭不敢问冷慕寒,于是悄悄问了魑厸,魑厸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虽然没有查到照片的出处,但是已经将爆出消息的报社查封,当然,查封的理由冷慕寒随便就能找出来一个,所有没有售出的报纸均被回收,暗地里还在查照片的来源,只是匿名送去的,有些不太好查。

不管如何,此事终于告一段落。或许还要谢谢这件事,才让两个人都明白了自己和对方的心意。

“这几天,我带你去度假。”冷慕寒吃过早饭,觉得因为上次的事,让漫夭哭了于心不忍,总觉得应该补偿她什么,可是因为最近比较忙,两个人都没有好好相处,终于空下时间来,可以出去让漫夭散散心。

“可是我还有戏。”漫夭一脸想去却不能去的无奈。

“我解决。”

冷慕寒让魑厸解决了这个问题。没有他冷慕寒办不到的事,只有想办与不想办之分。

“穿好衣服车上等我。”他有扔下一句话,回了房间。

商场里,漫夭一手挎着冷慕寒的胳膊,四处张望着,身后跟着魑厸,商场的经理,还有接服务人员,手里是大包小包的拎着。

冷慕寒说了,今天随便她买,凡是家里的衣服全部扔掉,他要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冷慕寒的。结果最后魑厸又叫来一辆车,他们车的后备箱已经装不下了。

家里所有的衣服冷慕寒早早已经吩咐简姨全部扔掉。

漫夭自己整理着新买来的衣服,冷慕寒说让简姨来弄,漫夭不肯,她想象个女主人一样,亲手操持跟冷慕寒有关的一切,包括他的衣服,他的房间。

自从那个误会解开之后,冷慕寒一直对漫夭很温柔,虽然话不多,但是经常带着漫夭出入各种场合,之前的流言也就不攻自破。

白泽看到报纸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那份报纸是一个无名氏送来的,他没有看到送报纸的人是谁。

报纸上他和漫夭的照片清晰可见,甚至连两人的表情都如此清楚。他左思右想究竟是谁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可想而知,一定是希望漫夭和冷慕寒分开的人。

白泽已经知道冷慕寒的存在,就像冷慕寒知道他的存在。

白泽陷入沉思,这个人究竟是谁?

宇文柔以为这件事情后,冷慕寒便会将漫夭扫地出门,可没想到反而起了反作用。两个人因为这次的误会更加亲昵。宇文柔气的恨不得撕了漫夭,看来她还要在想办法。

宇文柔发誓,不达目的她绝不罢休。

正在她计划以后怎样刁难漫夭的时候,电话响了。宇文柔拿过电话,发现是陌生的号码。宇文柔有些纳闷,她的电话号没几个人知道,而且从没有泄漏出去,一般不会有陌生号码的来电。

会是谁呢?宇文柔皱了皱眉,犹豫着接了电话。

“你好,我是白泽。”

白泽.....漫夭的那个前男友?他怎么打来电话?难道他知道那个照片是自己找人发布的?来算账的?

“对不起,我不认识什么白泽!你打错电话了。”宇文柔撒谎道,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从容而自然。

“宇文柔女士,我相信继续往下听才是明智的选择。”白泽的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与淡淡地威胁含义。

他接着说道:“宇文柔,我知道那报纸上的图片是出自谁的手,我相信你也不想让冷慕寒知道。所以,以后不要再用这种手段伤害漫夭,虽然我是想跟漫夭再续前缘,但绝不是以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得到她,你好自为之,再有下次,我绝不放过你。”

白泽的语气凝重而又认真,宇文柔心底里骂着这白泽是不是个傻子,如果冷慕寒跟漫夭分开了,他才有机可乘,她这明明是在帮他,他居然还不领情,反过来警告自己。原来还想拉着他一起,结果,看来还得自己亲手解决了漫夭。

宇文柔放下电话,看了看日期。

“明天就有和漫夭的对手戏了,哼哼,看我怎么挑离她。”宇文柔心想,既然这次没有得逞,那么接下来拍戏的时候,她是绝对不会让漫夭好受的。

拍戏现场,大家已经准备好开拍。这是漫夭和宇文柔的第一场对手戏,剧本是讲宇文柔扮演的女子喜欢的男子喜欢上了漫夭的角色,宇文柔处处刁难漫夭,将冷水撒在漫夭的身上,作为报复。

宇文柔在来之前就早已经看好了剧本,于是偷偷让亭葑将冷水换成了热水,在一盆热水泼向漫夭的时候,宇文柔心底乐开了花。热水正好不偏不倚的浇在漫夭的身上,疼的漫夭喊出了声,在场的伊芙以及工作人员吓坏了,赶忙上前带漫夭去清理,宇文柔连忙装出一副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表情,很是同情并且一脸抱歉的靠近,连连说着对不起。

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包括衣服和漫夭,只是,她们都不好说什么,只有伊芙不顾一切站出来为漫夭说话,她指着宇文柔的鼻子大骂:“宇文柔,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你有能耐来明的,别暗地里犯损。”

宇文柔一听,冷哼了一声,一脸无害的笑容解释道:“伊芙,你可别血口喷人,这道具又不是我准备的,你怎么就能赖到我头上,我看啊,这是遭天谴了,哈哈哈哈。”

漫夭实在不想在这样吵下去,忍着疼皱着眉拉了拉伊芙:“别吵了,赶紧带我去看看烫伤没有,好不容易当回女主角,在因为一盆热水,毁了我的戏。”

伊芙一听也有道理,以后再来收拾这个宇文柔。

漫夭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去了医院,坐了紧急处理。还好现在天冷,热水凉的也快些,再加上衣服厚,没有太大程度的烫伤,只是左手小臂处的皮肤红了一大片,需要上几次药。

伊芙陪着漫夭处理完毕后,连忙给导演打了电话,导演一听没有太严重,松了一口气,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漫夭是冷慕寒的女人,这要真是出了什么闪失,冷慕寒还不得要了他的命。

漫夭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傍晚,街道两旁昏黄的灯光暖着要回家的人。伊芙执意要陪着漫夭进屋,因为她知道如果冷慕寒问起漫夭的伤,漫夭肯定是不会说是宇文柔弄的,虽然她没什么证据,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件事肯定和宇文柔有关系。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ddHxRh1JdTh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