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塞震动棒逛街体验 红酒木马冰块play

沐红花一听说家人来找她,脑子里顿时嗡的响了一声。

她的家人应该都远在米国,谁会突然跑到这里来找她?莫非是哥哥的腿伤痊愈回来了?可他为什么不提前打电话呢?他又是怎么知道她在杜家的?

沐红花也来不及多问,一路跟着老管家火急火燎的匆匆赶到前面客厅。

当沐红花看到老管家口中她的亲人是谁时,沐红花差点气歪了鼻子。

来的人竟然是吴兰芳和沐碧桃母女!

吴兰芳一看到沐红花出现,顿时哭喊着跑到她跟前,拉住她的手啜泣道,“花花啊,这回你可得帮帮婶婶啊……”

就算沐红花再讨厌吴兰芳,可毕竟还是亲戚,看到她又哭又喊的,沐红花的心也是一番过。

“怎么了婶婶?有话慢慢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时沐碧桃上前,抹着眼角泪花说道,“我爸爸出了点意外,妈妈要出去想办法弄钱,我自己一个人照顾不了爸爸,所以才来找你的。花花,你爸爸病了这么多年,你应该比我会照顾病人。能来帮帮我们吗?”

“叔叔出了意外?”沐红花惊讶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而后马上点头,“叔叔在哪家医院呢?我们快过去……”

话说到这里,沐红花突然想起林舒佩给自己下的禁足令。她转头对老管家说,“冯叔叔,我叔叔病了,我得去照顾他,林董事长那边……”

老管家一摆手,“你去吧,老夫人那边我早就让人去请示了,老夫人说这是特殊情况,准许你和你婶婶她们去照顾你叔叔。”

沐红花点头刚要走,却又被老管家拉住。

老管家压低声音对沐红花说,“沐小姐,出了杜家的门,外面说不定还有危险,你自己要加倍小心。”

沐红花充满感激的谢过老管家,叫上了伊丽莎白,随着吴兰芳和沐碧桃匆匆离开了杜家。

上了出租车,沐红花焦急的问吴兰芳,“叔叔到底怎么回事?很严重吗?”

没成想吴兰芳居然瞪了沐红花一眼,冷哼一声,“我看你是巴不得你叔叔早点死了吧?”

沐红花一愣。

坐在前面的沐碧桃发出清脆的笑声,“妈,你怎么还说这不吉利的话啊?这要是被爸爸知道了,他非跟我们生气不可。”

两个人这么一唱一和,弄的沐红花一头雾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兰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笑着幽幽的说,“哎呀,花花你可真是有本事,勾搭上一个大总裁不算,还能勾搭上一个名医啊。一会儿见面了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为了让我们把你从杜家救出来,人家可没少操心。”

名医?

诺顿医生?

出租车最后停在了一个咖啡厅门前,沐红花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医生。

四个人进了咖啡厅,吴兰芳和沐碧桃从诺顿医生手里接了个信封之后就走了。

不用他们说沐红花也能猜到,那信封里装的一定是现金!

“诺顿医生,这是怎么回事?”沐红花皱着眉头不解的问。

诺顿医生让她和伊丽莎白坐下,这才解释道,“我听说你们被林董事长扣下了,所以才想了这么个办法把你们救出来。”

他一把拉住沐红花的手,心疼的说,“花花,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人这样剥夺自由啊!杜绮云对你或许不错,可他身边那些人都太坏了!”

诺顿医生手心传来的温度像是慢慢渗进了沐红花的心里。她看得出来,这男人真的是在替她着想。

可就算如此,他用的方法也未免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你花钱让那对母女去说谎吗?”沐红花叹了口气。

诺顿医生有些紧张的看着她,低声说,“花花,你要相信我,要不是没有别的办法,我也不会这样做的。”

沐红花摇了摇头,苦笑道,“让你破费了。你给她们多少钱,我会还给你的。”

沐红花真的不想再欠诺顿医生什么人情了。还上这份钱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弥补方法。

可诺顿医生怎么可能要沐红花的钱,他转头可怜巴巴的望向伊丽莎白,想从她那里寻求一点帮助。

伊丽莎白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孩子,看到诺顿医生求救的目光,马上摇摇沐红花的手臂,笑道,“花花,我们这不是从大魔王的奶奶手里逃出来了吗?这正好啊,免得在那里还得绞尽脑汁去想怎么应付杜慧诗她们的阴谋诡计。现在我们只要等到大魔王回来,把一切解释清楚就好了啊!”

听她这么一说,诺顿医生马上迎合着点头。

“是啊花花,你和怀特小姐到我那里去住几天吧。住在我那里,一定比在杜家安全多了。”

沐红花知道伊丽莎白说的话有道理,她和伊丽莎白向要报复杜慧诗,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只有扮个鬼脸吓唬吓唬人家,可反过来杜慧诗和秦晨瀚要是想对付她,那是要多少阴损狠毒的办法都有。

在杜家虽然有林舒佩的承诺,可那老太太不讲道理,要是再发生之前那样的事情,恐怕林舒佩还是会一味埋怨沐红花。

“如果住我那里不方便……”诺顿医生以为沐红花是在纠结这件事,情绪低落的提议,“你们回杜绮云那里去也好。我会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你们的。”

沐红花一看诺顿医生那受伤似的样子,马上反省起来。

人家诺顿医生无条件的对她这么好,为她做这么多事,难道还换不来她的信任吗?

“诺顿医生,如果不嫌弃的话,请让我和伊丽莎白在你那里暂住几天吧。我可以为你做些家务作为补偿。”

诺顿医生为沐红花决定信任他而感到高兴,马上带着沐红花和伊丽莎白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他们这边暂时安顿下来了,却不知道另外一边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就在沐红花离开杜家的第二天,杜绮云回来了。

“奶奶,那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杜绮云没来得及休息就来见林舒佩了。

林舒佩皱着眉头摆摆手,“这件事不用你操心了。”说罢,她马上转移话题,“那个沐红花被她婶婶接走了,说是去照顾她叔叔。你去找她吧,然后马上和她分手。”

杜绮云闻言心中暗惊,他非常清楚沐红花的婶婶和沐红花关系一直很不好,而且那女人还曾经被赵琪琪利用过几次。她把沐红花带走,杜绮云太不放心了。

就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林舒佩提高声音说,“绮云,别把奶奶的话当做耳旁风。那女人随随便便就跑到别的男人那里去住了一夜,这次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绝对不会同意让她再进我们杜家的门了。”

“什么?”

杜绮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到别的男人那里住了一夜?这是怎么回事?”杜绮云返身回来问林舒佩,“奶奶,我把人交给你照看,你怎么会让她跑出去的?”

林舒佩闻言一拍桌子,恼怒道,“那是个水性杨花的东西,我拦得住吗?她夜不归宿之后还回来和我叫板,我看连这次她婶婶接她出去都是她那一家子人算计好的!绮云,你可擦亮眼睛好好看看自己找的是个什么女人吧,别再让她把你耍的团团转了!”

杜绮云没再和林舒佩说什么,迅速离开了她的书房。

刚出门没走多远,就见老管家迎面走了过来。

“冯叔叔。”杜绮云见老管家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便停下脚步打了招呼。

老管家愁眉苦脸的对杜绮云说,“小少爷,那位沐小姐离开之后我不放心,就让人去跟着了。她没和她的婶婶走……”

杜绮云的脸色阴沉下来,“她去哪儿了?”

老管家叹了口气,“沐小姐和那位伊丽莎白小姐被秦先生聘请来的那位综合诊断专家诺顿医生接走了……”

老管家这话说完,杜绮云的脸色更阴沉了。

“奶奶说花花之前在男人家住了一夜,那男人也是诺顿医生吗?”

老管家苦着脸回答,“那天大小姐为了迎接沐小姐,在后面庭院开了个变装派对。后来听说沐小姐和诺顿医生一起离开了……第二天也是诺顿医生把沐小姐送回来的,所以……”

老管家说完这话再抬头看一眼杜绮云,发现小少爷真的发火了。

要查出诺顿医生的住处对于杜绮云来说只是小事一桩。

他很快来到诺顿医生房门外。

此时此刻,房门的另一边,沐红花正在和那两个外国来的人一起包饺子。

“不对不对,这样……”

沐红花手把手教伊丽莎白包好了一个,诺顿医生马上凑过来也让沐红花手把手教他。

“这样?啊……漏了……”

“别装这么多馅儿啊!”

三个人都弄的满身白面,看上去有点狼狈,却其乐融融。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了。

诺顿医生放下手里那个已经失败的饺子,随手把面粉在围裙上拍了拍,过去开了房门。

杜绮云看着诺顿医生这一身面粉的样子,顿时想到了他在做什么。杜绮云的火气蹭的一下窜了上来,一把推开诺顿医生,大步走了进来。

手里捏着饺子的沐红花抬头看到突然冲进来的的杜绮云,顿时惊呆了。

“绮云……你怎么回来了……”

杜绮云过来拉住沐红花,冷声道,“谁准许你跑到这里来给别的男人包饺子吃了?跟我回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ddHERkJfdEk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