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口述肉根挺进侄女小说 欧美videosdese o孕妇

看着洛梦梦陪伴在薄宴身边多年,却因为自己的事情弄得薄宴生洛梦梦的气,江菲心想,万一洛梦梦回去找到薄宴,薄宴还是生她气怎么办?

于是,江菲坐起来,决定给薄宴打个电话。

可是电话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听,江菲无奈的挂了电话。

看着窗外的灯火,江菲忽然有点想念薄宴,没想到薄宴会这样在意自己,竟然为了自己,跟洛梦梦置气,可是这样会不会对薄宴不利。

好在洛梦梦一直对薄宴不离不弃,江菲收起手机,双手合一,希望上天可以保佑薄宴,让他平安。

幽暗的房间内,陆北延微微的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这个小房间只有一个窗户,可以看见天已经黑了。

他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和双脚被绳子捆绑着了。

“该死!”陆北延骂了一句。

还有回声,他看了看,心中疑惑,这里是哪里呢?

陆北延努力的回忆着,自己应该是在机要室外面等李檬拿章子,怎么会在这里呢?

并且这里气温很低,陆北延只是穿着一件风衣,暂时能抵御这份寒冷。

陆北延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

“是谁想陷害我吗?”陆北延自言自语道。

他想努力的挪动自己的身体,可是无奈手和脚都被绳子绑着,无论怎么使劲也使不上力。

忽然,陆北延看见那边的窗户,他躺在地上,想来一个弹跳,可是却失败了,可是陆北延知道,这个阴谋肯定是有人在陷害自己,要早点想办法出去。

陆北延躺在地上,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先平静下来,回想了下,难道是薄靳,这个小人?

可是应该不对啊,自己虽然是抢了他的项目,但是以程立的为人应该不会去主动找薄靳嚼舌根,何况以薄靳的为人,他应该是直接找到陆北延破口大骂。

而不是用这种阴险的手段,陆北延再次审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个房间很潮湿,很破旧,没有任何的物件。

再看看自己,身上的东西没有被搜刮,也没有什么硬伤,只是把自己绑着,可以观察到,绑架陆北延的人应该只是想吓唬一下陆北延。

陆北延用胳膊试探了下口袋里的手机,果然,手机还在,更加确定了不是因为金钱的问题。

忽然,陆北延冷笑了一声,他明白了,自己在这边根本没有的罪过什么人,如果非要说是因为得罪人了,那就只有一个人了。

想到这里,陆北延一个猛的弹跳,果然真的从地上跳起来了,这得力于陆北延平时锻炼身体的原因,陆北延这辈子还真是没有受过这种虐待呢。

他双脚跳到窗户边上,可是因为天黑的原因,根本看不清外面的景象,只见陆北延皱着眉头,眼神狠狠的看着这间潮湿的小房间。

江菲肚子很饿,但是她一个人也不想再出去吃饭,在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顺利,还无缘无故的跟公主接下仇恨,真是不值得。

只希望,徐倩能够信守承诺,把妈妈的债务还清了,这样江菲心里就舒服多了,也不知道妈妈这几天怎么样了。

一想到明天就能回国,江菲的心情也是很激动,她想,还不如早点去把任务完成,这样自己就能安心的睡个美容觉,等待着明天回家。

于是,江菲就开始去洗手间重新换上自己喜欢的那套装备,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江菲实在是不想回忆起自己的这段经历,这些都是江菲最不愿意回忆的。

其实江菲有时候也恨过妈妈,但是毕竟是血肉相连,江菲一想到妈妈,眼睛就不由自主的泛着泪光,妈妈就是江菲的软肋。

毕竟江菲是妈妈从小一手带大的,妈妈也算是含辛茹苦的把她拉扯大,江菲小时候,也有几个同学的妈妈转嫁,日子过的比江菲更加痛苦。

所以,江菲一度很感激妈妈,那么艰难的时候还没有抛弃江菲,也没有转嫁,江菲的妈妈年轻的时候也算是一个美人胚子。

如果在那个年代改嫁,应该还能找到一个条件不错的男人,可是江菲的妈妈并没有。

而是选择一个人带着江菲生活,就连江菲的外婆家,江菲也是很少去的,在江菲的心里,妈妈一直是很倔强的,但是,只要是江菲问到关于父亲的问题。

妈妈就会抓着江菲暴打一顿,再后来,江菲长大了,偶然问到关于父亲的问题,妈妈只是黯然神伤。

渐渐地,江菲就已经习惯了不去问了,反正这个世界上没有爸爸的孩子太多了,不在乎自己一个。

江菲拧开水龙头,用冷水洗了洗脸,好让自己的头脑清醒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江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还是自己吗?曾经那个青葱少女?

答案是显然的,被残酷的现实打压的变形了,江菲,已经不是那个单纯的江菲了,她太累了。

肩膀上背负着妈妈的债务,有时候,她似乎也能理解,妈妈用她最好的那段时间来养育自己,她太累了,一个女人扛起了一个家,可以说,在江菲的心目中,她从来没有受过伤害。

单亲家庭的孩子在学校,在社会,很容易受到伤害,但是江菲没有,那就是因为江菲有一个很坚强的母亲。

现在,江菲长大了,妈妈有理由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有理由放纵下,人生不能都是苦的啊!

想着这些江菲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等妈妈的债务还清,自己就去找工作,挣钱,带着妈妈去旅游。

终于装扮完了,江菲满意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会儿,应该没有人能认出来自己吧。

江菲关上灯,走了出去。

外面灯火辉煌,凉气逼人,江菲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每次江菲都是走的那条小路,果然没有人认出来江菲,她心跳加速,不知怎么的,不是第一次,但是却这样的紧张。

终于到了陆北延住的房间门口,江菲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轻轻的敲门。

这个门上面有个猫眼,前几次,陆北延听到敲门声,会谨慎的通过这个猫眼,确认是自己想见的人才会开门。

但是这次,江菲听到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后,门嗖的一下开了。

伴随着是一声:“铛铛铛挡!”

可是江菲瞬间傻眼,这是什么情况?

只见开门的是李檬,她化着谈谈的状,不记得是在哪个场合,陆北延说他比较喜欢化淡妆的女子。

平时,李檬喜欢化浓妆,似乎是想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

她穿着一件金色的裙子,宫廷式的,美极了!

满屋子的玫瑰花香扑面而来,房间里没有开灯,点的是香薰的蜡烛,仔细听,似乎还有天空之城的音乐。

看起来浪漫极了!

可是直觉告诉江菲,自己似乎又闯祸了。

这明显不是为自己安排的,陆北延没有这份心,李檬更加没有,江菲忽然明白了,难道是李檬和陆北延在约会!

目前只有这个解释比较行得通,这样浪漫的场景,被自己给打搅了。

江菲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才比较容易不被李檬怨恨呢?

在开门那一刹,李檬先是惊讶,然后是失望,最后演变成愤怒。

是啊,江菲真是点子低,每次都在李檬满怀期望的时候,出来浇李檬一盆冷水。

可是江菲也不是故意的啊。

江菲尴尬的点点头,摆摆手,示意自己走错了,她怀着侥幸的心里希望李檬没有认出来自己。

可是,江菲刚想转身,却被李檬拉住了她衣服上的帽子。

李檬低吼道:“怎么?想跑吗?你怕什么?”

听见李檬这样的声音,江菲十分的害怕,她听说,这个国家人民拥有枪支使用权,这个公主自然也是有枪的。

而且,李檬一向是暴躁型的,今天竟然这样冷静的叫住了江菲,江菲感觉却是暴风雨前兆。

江菲背对着李檬,假装听不懂李檬在说什么。

“怎么?江菲!还以为你打扮成巫婆的样子我就认不出你了吗?”李檬咬牙切齿的问道。

看来已经被识破了,江菲勉强的笑着,转过身,低眉顺眼的说道:“公主,我走错地方了。”

江菲很拘束的样子,从小,妈妈就教过江菲,不吃眼前亏,要能曲能伸。

看来妈妈也是深谙在这个社会上生存的道理,看来妈妈也是受过很多委屈,才总结出这样的道理。

其实,陆北延不在,本来是件好事,但是谁知道,李檬在这里等他。

“哎,这个陆北延也真是的,有约会不知道提前告知下嘛,害死人了!”江菲心里骂道。

风吹起了江菲的头发,扑在人脸上针扎似的疼。

李檬出其意料的,十分的冷静的质问道:“你打扮成这样是来讨好的陆北延的吗?他喜欢这种风格?”

看到李檬明显是误会了,江菲看着李檬落寞的神色,忽然有些心疼,爱而不得,是最痛苦的。

在这世间,爱情就最叫人心醉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dNHjQg0sNjg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