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老公睡老丈人 双性受被撞开子宫红肿0

死亡…是什么感觉?恐惧?压抑?还是疑惑? 我想活着的人没有谁能给出确切的答案,如果有,那也都是生者的感受,并不是死者的。

死亡,既是平静,所有感觉和意识都归为零,如同人在深度睡眠时一样,没有任何感觉!既然如此,那为何我能感受到这些?除此之外,还能感受到胸口的那份躁动与不安,以及鼓动耳膜的呼吸,错觉?还是死后的既视感?不,不对,手指能清晰的感触到丝丝凉意,手腕上也能感觉到有东西缠绕,从这一系列的神经反馈中,我能明确的知道自己还活着!既然是这样,那为何无法睁开眼睛,为何身体和四肢无法动弹,就连呐喊声,都无法发出?正疑惑时,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一幅画面:一辆鸣着尖锐喇叭的重型卡车朝自己驶来,两只抱死的轮胎撕裂着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随之画面戛然而止,一种绝望的答案在脑海中蔓延开来,充斥着全身,强迫着身体动起来!

“心率?”

“心率75~!”

“血压?”

“血压70,110~!”

“这段时间她有没有什么异常状况?”

“我们24小时轮流看守,暂时未成发现任何异常!”

“哎~!对了,待会通知一下水医生,就说…病人可以拆绷带了。”

“是!”

… …

在自己苦苦挣扎时,耳边传来男女的对话,女的声音甜美,男的略显沉重,鼻子也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除此之外,手臂也传来一阵抚摸感。

听到这里,眼泪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是啊,自己还活着,而且是以一种极为特殊的方式活着!

“医生,医生,她…她好像醒了~!”一个略显兴奋的女性声响起,将沉溺在悲痛中的我,拉回了现实:醒,醒了?什么意思?

“你觉得怎么样?”一个男性声音在耳边响起,头上传来一阵抚摸感,让我很是不舒服,但听这声音,想必是刚刚那位大姐姐喊的医生吧,此时真的很想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可嘴巴好像被什么封住了,根本说不出话来。

“哦呵呵~,忘了,你现在还不能说话,这样,没有…你就摇一次头,有…就摇三次头,听懂我的话就摇一次。”

他的意思是我还能动?带着疑惑我试着晃了晃头,还真的可以动啊,那太好了!

“好,那我现在问你…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比如…头,有没有感觉到晕眩或者…恶心之类的?”

听完提问,我仔细地感觉了一番,虽然有点昏沉,但没有发现医生所说的情况,便摇了一次头。

“好,那…你有没有感觉到肚子…很饿?很想吃东西?”

一说到吃的,肚子瞬间传来饥饿,让自己有种饥渴难耐的痛苦感,不明白他为何这么问,但还是摇了三次头。

“哈哈,不错,不错啊,意识和神经传感都很到位,等下水医生来,就让她拆绷带吧!”

“是~!”

医生的这话让我很是费解,不过想想毕竟是被大货车所撞,有所顾虑也很正常,便没有再对他的这话有太多心思,一心期盼着赶紧拆除绷带,好看看这久违的世界。

… …

等待是一件煎熬的事情,特别是在默数时间里等待,最熬人!本打算用睡眠来打发这无聊的时间,却怎么也睡不着!

“水医生,这么早?”

“呼~,听说…她醒了?”

“是呀,刚醒不久!”

“真是太好了,你们…你们都去准备一下,马上拆绷带!快~!”

“是~!”

一段略带兴奋的对话将我拉回现实,感受到有人在靠近,自己内心不由兴奋起来,本以为还要等很长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自己右侧,不一会儿脸上便传来一阵抚摸感,而这双手有些轻微地颤抖,“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不明白她口中所说的成功是什么意思,但能感觉到她异常的激动,或许是因为医生职责的缘故吧:为自己能从死神手中抢回生命而感到自豪!

… …

拆完绷带,我试着睁开双眼,当昏暗的灯光映入眼帘时,内心的激动根本无法言喻。在这间昏暗的病房内陈列着各种仪器,而自己则躺在一个类似太空舱的病床上,四周摆满了药剂,至于全身为何不能动弹,那是因为身体能活动的部位都被束缚在床上,就连脖子也不例外,就好像一只被捆绑在案板上的动物,等待解刨!

“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或者哪里感到不适?”

看着趴在仓缘边的美女医生,本来还比较冷静的大脑,瞬间开始充血,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没…没有!”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听完医生如同泄气的皮球般,身上紧绷的肌肉瞬间松弛下来,脸上担忧的面色也换成了喜悦,她突然很调皮的在我鼻尖上点了几下,“我的小乖乖,待着别动,等会在给你松绑哦!”说完便领着在场的所有人走到了一处开始商讨着什么。

看着他们的背影,冷静下来的自己忽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感觉胸前似乎多了两块肉,沉甸甸的压抑着心脏,有点难受!而且自己刚刚在回答问题时,声音感觉好娘,感觉就像是女性的声音,错觉?应该是错觉吧,这又不是泰国,“呵呵,无聊~!”

一周后…

“啊~~~!”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我痛苦地狂吼了一声便晕了过去,待醒来时人已经躺在了病床上,床边坐着从醒来到转出ICU病房,一直守护着自己的美女医生,“运动能力才刚恢复,这么就迫不及待的去一睹自己的尊荣?”

“不是,那个…医生,我…,我怎么变成女的了?你看!”说着便抬起裤腰带,却被她一巴掌拍在手背上,怒视着我,“没礼貌,不用看了,没有了!”

看着她坚定的眼神,那最后一丝幻想瞬间被打破了,在出ICU的这几天里,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训练肌肉上,没有在意身体的微妙变化,至于声音,也只是觉得或许是在插氧气管时声带有所损伤,等过段时间就恢复了,再说到小解问题,外排尿管一直插/在/身/体/里,直到今天早上才解除掉,而这段时间里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个最重要的地方, “完了,什么都完了!”

“什么叫完了?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那就一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所以凡是都要往前看,OK?”

“OK?O个屁啊,这哪叫给我开了一扇窗,明明是给我挖了一个坑啊!”说着眼泪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什么玩笑都可以开,唯独这个玩笑,真的过分了,本是堂堂七次男儿,一觉醒来就变成了薄命佳人,虽然平时自己从来不关注下面一点,如今没了,还真的难以接受!

“好了好了,不哭哦,做女生有什么不好,又有人疼,又有人爱的,你看现在的泰国,越南,好多人都去那边做变性手术,变成女生呢!”

听她这么一说,我幡然醒悟,双眼怒视着她问道,“我这是在…泰国?”

“呵~,这怎么可能?”

“那你们是怎么把握变成女生的?”

“换脑手术…听说过吗?”

“换脑…手术?”对于这个新意的词汇,我全身僵住,脑海里努力的想要去理解它,虽然知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但还是无法接受现实。

“你的身体已经完全坏掉了,但大脑还是好的,所以…我们就给你做了一个换脑手术!”医生有些无奈的站起身子,双手拍了拍身体两侧,眼睛注视着窗外,“我知道这个事情很难接受,但我想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了,不是吗?”

是啊,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既然如此,那为何不坦然面对现在的自己?但要是活着比死了更为痛苦,那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对于这句话我不敢说出口,一是她是医生,只要自己不服输,这种争论就会无休止的讨论下去, 二是自己对这个世界认知得太少,正因为认知太少,或许还没有遇到让自己无条件活下去的理由!

“嗯,你说得对,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了!”

“听你语气…好像委曲求全一样!”医生面色严肃的回过身,双手自然的插在衣兜里,“我们有什么说什么,别憋在心里,不然憋坏了姐可是会心疼的!”

“呵呵,没有了!”

“真的?”

“真的!”

“那…行,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你就先一个人待一会!”

“嗯,谢谢姐姐!”目送着她离开,我不甘地再次走入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陌生面孔,心莫名的抽出起来,这是一张晶莹剔透的脸蛋,白皙细腻的肌肤吹弹可破,一头耀眼光泽的黑色发丝垂在肩上,一双宛如翡翠般好看的眼瞳。唇瓣宛如桃花般迷人,“你到底是谁?”

… …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dNHHQw4yNHQ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