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涨奶了为夫给你吸出来 小黄文水多肉多推荐

理智和本性是支点,但是却不不一定是形成客观事实的第一因素,很多时候,一些事情都是随机性发生的!

寞小茜在荒野孤独和无助中,渡过足够恐惧的一夜。而郑美军在舒适床上辗转反侧,彻夜未眠!

揍个学生一顿,整某个学生一场,坏事他从不缺少做过。在父母的眼里、老师的眼里、同学的眼里,天使不折不扣的坏学生!

但是昨晚寞小茜居然那样说他——“外表桀骜,其实内心爱恨分明,嫉恶如仇,所有的不羁,只是掩饰你内心的脆弱的工具!偏激的性格,让你的做事方式极端,似乎每时每刻你都是最邪恶的伤害别人,但是其实在伤害别人的时候,你首先伤害的就是自己!如果我是罪有应得,那么你今天的行为就会是你自认为最理所应当的,但是如果你冤枉了我,告诉你,不用我对你有半分怨怼,你自己的良知就可以杀死你自己的半条命!”

当时并不觉得什么,但是一夜她的话却始终回响在他的耳畔,而更奇怪的是,他的心居然遽然有被触动的感觉!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被寞小茜看穿!在她的面前他那些伪装全被硬生生剥掉,只剩下裸裸的那一份他执意隐藏的脆弱!

别人都以为他在最富足的家庭长大,奢侈的物质生活,俨然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是谁知道他的精神世界一片贫瘠?他渴望被关爱,被保护,但是——

“美军最听话了,这件玩具让给哥哥,妈妈给你再买个更大的……”

“美军好乖的哦!哥哥生病了,妈妈要照顾哥哥……”

“美军是最勇敢的,这次爸爸妈妈要带着哥哥去迪拜看姑姑,要好好呆在家里,听管家的话……”

“美军是妈妈的好孩子哦!爸爸妈妈要回中国,你还是继续留在美国读书,要在这里读完大学,记得你可是爸爸妈妈的希望哦!要好好读书,不要让爸爸妈妈失望哦!”

“美军,为什么老和哥哥抢东西?以后放假也不许来中国了,就呆在美国!现在你去房间里呆着,晚上不许吃晚饭!”

“美军,妈妈累了,别打电话了,哥哥病了,妈妈要一直照顾他,好累哦!你就别烦妈妈了……”

“美军,你从小不是最懂事听话吗?怎么和哥哥打架?轩轩不哭哦,乖!妈妈最爱你了,美军不听话,妈妈不喜欢他了,好不好……”

“美军……”——

他是弟弟,可是却被早早的赋予了哥哥的责任;他是个小孩,可是却被迫早早的学习成为大人;他也是个孩子,可是却没有母亲的溺爱和关心;他是听话、懂事、学习好的乖乖牌,但是在父母眼里他却不是值得疼爱的好孩子!

“美军,你怎么打同学……”

“美军,你的成绩怎么没及格,太让妈妈失望了……”

“美军,你怎么打老师,太过分了……”

“美军,你为什么抢同学的东西……”

“美军,你太令爸爸妈妈失望了,你爸爸已经通知管家,让他带你来中国,以后你别想回美国……”

当他彻彻底底做了坏孩子,终于每天一睁开眼就看得到爸爸妈妈,虽然都是对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纵然每天都是责骂和冷漠,但是他得到了对他来说在梦里都会笑醒的幸福!

从此,他安心的做个坏孩子,不需要人懂他,拒绝人走进他。他自此以为他会习惯心灵游离在一片荒漠里,在那里不需要春天,不需要甘霖,更不需要滋养,他只管我行我素,只管学习将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他真的以为自己已经好习惯……,但是突然遇到寞小茜这个麻雀公主,自以为是的说着那么让他放声大笑的话!然后,他那颗如死海般的心,居然发现开始有棵水草长出来……,好小好孱弱的绿色萌芽……,他惊恐了,突然之间自己辛苦铸造的城墙,仿佛为寞小茜的一句话,轰然倒塌!

一夜无眠,到了学校里,郑美军更是从来没有的惶惶不安,让李智炫帮他去打听寞小茜有没有来上课,当一听到她没有请假无故逃学的消息,立即冲出教室,——

“美军,要上课了,你去哪儿?”李智炫在他身后大喊。

但是郑美军理都不理。

当他开车到学校大门时,门卫不肯开门,他发疯似地一边咆哮,一边狠狠的向门卫挥动拳头。

惹祸了!但是这算什么?要是寞小茜真的出了事,那么他赔上一生也弥补不了!

回到抛下寞小茜的地方!这通常是人的第一本能!当遗失或遗弃什么东西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到第一现场查看!

当他在印象中扔下寞小茜的地方,反反复复几次找,声嘶力竭的喊,终于让躲在田地里的寞小茜现身的时候,那一刻的感激,真的宛如寞小茜是从地狱救赎他到人间的天使!

“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我就知道!”一身狼狈的寞小茜看到郑美军情绪崩溃,扑到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仿佛害怕她一松手,他又狠心扔下她跑掉似地!

郑美军哑然了。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为什么信我会回来?”

“就是相信啊!”寞小茜居然得意且自信的微笑,那微笑真挚的纯粹,像一缕最明媚的阳光,灿烂的辉映进郑美军的心底。

她赌对了!寞小茜在心里为自己的孤注一掷得到胜利而欢呼。

她相信他?她居然相信他?郑美军心中已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连他的亲身父母都不会对他说出来的话,这个和他根本是冤家的寞小茜,却愿意相信他!在他那样恶劣的将她扔在荒野之后,她还敢说相信他!还老骂别人是猪,她自己不就是一只最笨的猪吗?哈哈……

不管出于什么立场,郑美军真的从心底笑了!这是他很久都不曾有过的!

路上,寞小茜倦意浓浓,一夜露宿,又饿到现在,真真的又累又困。实在支持不住,就在车上睡着了。

郑美军发觉寞小茜歪斜着身子,才发现她睡着了。缓缓停下车,将座椅放低,然后将车速开到最低。不愿惊扰寞小茜的睡眠。

也是这个时候,郑美军才真正的开始打量眼前这个曾让他讨厌的麻雀公主。很英气的浓眉,紧闭的眼睑上,长长的眼睫毛,不打睫毛膏,自然的微卷,那犹存着浅浅掌印的脸颊,让郑美军有一丝丝的触目惊心,因为一半是他的杰作!这张俏脸不施脂粉,自然的好肌肤,不是很漂亮,至少在见惯美女的他眼里,不是大美女,但是蛮可爱的!郑美军不禁的微笑,然后被自己吓一跳,怎么突然好奇怪,自己居然不再那么讨厌她,反而觉得她可爱呢?

就因为她是唯一肯相信自己的人吗?或者因为她是个大笨蛋?郑美军低笑着准备专心开车,但是无意中眼神落在寞小茜的手,郑美军被重重的震慑了!

那双手,指甲上的裂痕都扳倒肉里了,十指的指肚上都磨脱了皮,泛着瘀紫,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她曾经徒手挖过什么——

难道——,郑美军的冷汗流下来了!

只要去医院看清楚轩的手,如果一切都如所有人那样判断的,轩是自己拓宽空间,才得以逃出车,那么挖那么大的坑,他的手一定会有损伤——

但是如果是寞小茜救了轩,那么她怎么知道轩在桃花阜出事?是他们在一起吗?如果在一起,为什么后来110只发现了轩,捡到她的手机而已——,还有为什么打报警电话的是霍炯彦?事情好多疑问,无法衔接和推测——

而最终,当晚上郑美军到医院去看望仍昏迷不醒的郑美轩,至少明白了一点,轩的手完好无损伤!其中的事,郑美军没有能力明白更多,一切等轩苏醒,就会揭露。不过结果似乎也不再那么重要,只要轩好好的康复,是怎么到得出事地点,怎么逃生,已经不再重要!

当然,对于寞小茜,郑美军还是有所改变的,至少没有之前那么浓重的敌意了,虽然不可能做到朋友,但是敌人的立场也不再那么坚决!

同一个女生作对,毕竟也不是他意愿之内,有失男儿风范。若不是寞小茜太拽太狂,他怎么也不会气不过去针对她!以后,各归各位,以后谁也别惹谁也就算了!

可是事与愿违!当然,这个世界如果都是所想得所愿,也就不是这个世界了!

“美少……”翌日下午,汪炎彬找到在操场上打篮球的郑美军,

郑美军正忙着投篮,一个利落的投篮之后,才一边擦汗,一边走到界外。“怎么?”看到汪炎彬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莎伦带着一群女生殴打寞小茜,是你让她这样做的吗?”以前他们Evilspirits也喜欢打架,但是就算最恶劣也是针对男生而已,即使有私愤也不会下作到群殴一个柔弱女生,今天即使并不是他们亲自动手,但是因为莎伦的关系,殴打寞小茜的责任也会落到他们身上,谁不知道莎伦就是他们一伙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dNHHQw4fNHQ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